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Mirror (03)


* 喂,还有人zaima


* 前文: 01   02


* 闪3情报好大一口糖!!!20岁的尤西马奇我能舔一年!!


======================================


一顿简单但美味的午餐、饭后在花园的散步,加上对马奇亚斯惨无人道的口头攻击,将尤西斯的不安一扫而空。

马奇亚斯恼怒地看着身边明显心情不错的金发贵族,说:“如果阁下已经享受完对我的折磨,我要去午睡了!和养尊处优的某人不一样,我昨晚可是在火车上颠簸了一夜。”

尤西斯收起脸上轻松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你先跟我到书房,有份文件要你签一下。”

马奇亚斯感到些许错愕。因为两人的立场不同,他很谨慎地不去过问尤西斯的工作,除非对方主动和他讨论。像今天这样,和他相关的文件出现在尤西斯的书房,是从来没有过的。马奇亚斯有预感自己不会喜欢那份文件上的内容。

 


尽管只有薄薄几页纸,马奇亚斯却破天荒地用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把手上的文件看完,因为他不得不多次停下来,在脑里问自己“我到底在看什么”。他能看懂文件上的每个词,也能看懂这些词串联起来的句子,他看不懂的是尤西斯。

“这是什么?”他问。

“上面写得很清楚,是给你的聘用合同。”尤西斯回答。

“作为实习政务秘书?”

“是的。”

马奇亚斯放下手里的文件,深吸一口气,压下已经涌到喉部的怒气。他不打算对尤西斯发火。暂时。

“克鲁琴州没有这样的职位,从来没有。”他尽可能平静地说。

面对马奇亚斯的质问,尤西斯依然淡定,“以前没有,从现在开始有了。”

正是这份的淡定彻底点燃了马奇亚斯的怒火。他抓起桌上的文件甩在尤西斯面前,忍无可忍地提高了音量:“你终于承认给我捏造了一个职位!因为你觉得我靠自己申请不到一个实习职位,还是你觉得我是你养的宠物,是时候拴上链子了?”

说完,他看着尤西斯眼里的怒火慢慢溢出,心里涌上一股病态的快感。

“我这么做是因为正好有这样的空缺,而你是最适合的人选。”尽管尤西斯说话的语气平静得像深海里的巨鲸,但原本交叠的双手已经握成拳,指关节略微发白。“而且我联系过你的导师,他告诉我,你似乎在毕业去向的问题上感到困惑,然后他向我推荐了你。”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拳头朝他的肚子揍了一拳,马奇亚斯感到胃部涌起强烈的背叛感。我就说怎么这么滴水不漏连导师的推荐信都有,马奇亚斯忿忿不平地想。枉我平时这么尊敬他,居然在贵族的威逼利诱下轻易把我出卖了!

尽管愤怒不已,但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你的情报过时了。我已经决定好申请哪里的职位。”

“是吗,哪里?”

“卢雷。”

马奇亚斯回答得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事实上这个答案的产生的确没有经过太多思考,他只是在脑里的帝国地图上随手戳中一个离公都足够远的城市。也许是时候拉开一点距离了,因为尤西斯的这一举措恰好印证了他的恐惧,他们之间的关系正渐渐变得复杂。

听了他的回答,尤西斯没有太多反应,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他们独处的时候,马奇亚斯有过很多机会近距离观察尤西斯的眼睛。冰蓝色的眼睛清澈透明,仿佛能听见细雨轻敲玻璃窗的声音。他很喜欢。但这一次,这双眼睛让他有些害怕,好像一下将他完全看穿,一字一句地读出了他心里那些怯懦的想法。他想移开视线,却又羞于这样做。

时间在他们身边静悄悄地路过。

“好吧。”尤西斯略一点头,将散落在面前的几页文件收拢起来,朝马奇亚斯扬了一下,说:“那这个看来你是不需要了。”他将文件收进最底下的抽屉,抬起头看见马奇亚斯像张肖像画一样呆坐在对面。他睁大眼睛,仿佛目睹了什么出人意料的事,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午睡?我要工作了。”

“哦、嗯。”马奇亚斯手脚不太协调地站起来,朝书房门口走去。就这样?马奇亚斯努力不让脸上的诧异表现得太明显。刚才他已经电光火石般在脑内模拟出好几套和尤西斯争辩的方案,该如何进攻、如何防守,都做好了准备。然而尤西斯轻描淡写的回应让他全部方案都落了空,就好像全力挥出的一拳突然失去了受力点,倒害得自己失了平衡差点踉跄着摔个大跟头。

离开了书房,马奇亚斯没有选择去午睡,而是径直去了图书室,然后整个下午都呆在里面。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总共看了一页书,咖啡倒是喝掉了两壶。图书室里静谧的气氛加上咖啡的香气,使他总算静下心来思考。

太不合理了,这个行为太不“尤西斯”。如果当时保持冷静,他应该能想到,以尤西斯的性格和傲气,是不屑于用这种幼稚又显而易见的方法来宣扬主权的。

马奇亚斯突然懊恼起来。原以为自己多少成长了一些,没想到经过一年的学习,除了脑子里多塞了几箱书,别的什么都没改变,还是像过去那样急哄哄地下结论。

除了自我反省,他还尝试用尤西斯独有的暧昧又曲折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那份聘用合同的真意。在接近晚饭时间的时候,他还真的想出了一个答案,至于这个答案是不是正解,他决定最好的验证方法就是直接去问当事人。可惜的是,经过一下午的冷静,他还是没有把握能心平气和地跟尤西斯交谈。于是,他找到在走廊上遇到的第一个女仆,对她瞎编了一个自己立刻马上要外出办事的蹩脚借口,拜托她转告老管家,然后便偷偷摸摸地从花园的后门溜到大街上。

胆小鬼。马奇亚斯站在公都的马路边,狠狠地咒骂自己。

 


再回到公爵府,马奇亚斯被告知,尤西斯已经早早地回了卧室。站在那扇熟悉的房门前踌躇了好几分钟,他叩响了门。

“……是我。”

“进来。”

推门进去,马奇亚斯看见尤西斯坐在窗前的桌子边,面前摆着一盘下了一半的棋。他知道这是尤西斯的习惯,心烦的时候就跟假想敌下棋。他不知道这次的假想敌是谁,他希望不是自己。

“咳。”马奇亚斯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清了一下喉咙作为开场白,“我是来道歉的。”

尤西斯将视线从手中的白骑士转移到马奇亚斯的脸上,目光里有些许错愕。

“下午我不该立刻对你发火的。但是这不代表我感谢你给我捏造了一个职位,更加不代表我会接受。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做肯定有理由,”马奇亚斯有些窘迫地摸着后脖子,说,“明天我们谈谈?”

“好。”尤西斯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便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棋局上。

马奇亚斯却犯了愁。尽管公爵府的仆人们每次都会为他准备一间客房,但他在这里的每个夜晚,几乎都是在尤西斯的卧室度过的。曾经有一次,他在夜里试着推了一下那间客房的房门,发现被锁上了。真是让人说不出话。

现在他到底该当作没事发生过,还是继续和尤西斯冷战?

你就不能开口让我留下来?!马奇亚斯狠狠地想,该死的贵族和他该死的傲慢,去你的吧!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公爵府,我找不到一间能睡觉的房间!

“晚安,祝你好梦。”马奇亚斯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走。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尤西斯轻飘飘的一句:“锁了。”

“你说什么?”马奇亚斯没有转身。

“给你准备的客房,阿诺多半已经锁上了,像往常那样。”尤西斯不动声色地又加了一句,“但是我这里有钥匙。”

马奇亚斯转过身,看见尤西斯朝他伸出的右手食指上勾着一把铜钥匙,眼神还特别真诚。他又看向桌上的棋局,金发贵族所执的白子已经处在上风。于是他走过去,接过那把钥匙。

然后一扬手,把它远远地丢在房间的另一头。

马奇亚斯弯下腰揪住尤西斯的衣领,“在惹我生气这件事上,你可真是专家。”

尤西斯突然笑了,仿佛刚被夸了一样,说:“彼此彼此。”

 

半夜,尤西斯被冷醒了。他将双手从被子里探出,举到面前,朝麻木的指尖呵了一口气。黑暗中,呵出的白雾清晰可见。

这不合理。

尽管公都的夏夜并不酷热,但也不可能冷如寒冬。

他伸手往身边一探。没有人,而且枕头和床单都是冷的。

尤西斯推开被子坐起身,朝黑暗中喊了一声:“雷格尼茨?”但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他坐在床上,又仔细听了一会儿。什么声音都没有,周围十分安静。

太安静了。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尤西斯知道,深夜的公爵府并不安静,不知道哪里的木地板发出咯吱声、风吹过走廊的呼呼声、钟表的滴答声……就好像大宅有了生命,在夜里呼吸。但现在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就如同宅子……死去了。


tbc



评论(8)
热度(26)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