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Game on a Chess Board (上)



*  @山羊乐园 的点单,她说要看20岁的二副默契地合力解决完事件后又吵架的故事


* 不小心写太长了!!!如果是高考作文,大概还没写完开头就已经没有格子了………………………………


==================================


01

 

夜凉如水。

近郊都市リーヴス在夜幕笼罩下显得更加恬静,托尔兹士官学院第二分校的校园也已经安然入睡。夜色中,特务科教官办公室窗户透出的孤零零的灯光格外显眼。

黎恩·舒华泽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脸上挂着和安然的夜晚格格不入、胃抽筋一样的表情,盯着桌上一张人畜无害的纸。纸上并没有印什么骇人听闻的消息,只不过是特务科下周的课程安排,黎恩的排课也并没有多到突破天际,反而比平时少了,因为周四下午安排了两节由校外人员授课的政治学讲座。特务科的学生除了普通课程,学校还时常邀请校外知名人士为他们进行特殊授课。黎恩胃痛不已的原因,正是下周四的授课人员安排。并不是什么作奸犯科的恶人,说是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也不为过:一个是克鲁琴州代理领主尤西斯·阿尔巴雷亚,另一个是年轻的司法检察员马奇亚斯·雷格尼茨。好像还嫌不够搞事一样,上面特意用黑体字标注了“共同授课”。

一想到这两人当年在学校的“光辉历史”,黎恩的胃部就一阵绞痛。至于他们毕业后的关系如何,他并不清楚。巴利亚哈特离得远,加上尤西斯向来不爱多谈自己的事,偶尔的几通电话也只是谈论公事,或者向黎恩打听一下七组其他同学(马奇亚斯除外)的近况。至于马奇亚斯,他还在政治学院的时候,黎恩和他关系挺亲密,只是每次在他面前提起尤西斯,他立刻露出吃了酸柠檬的表情忙不迭地说“为什么要提起他、他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他的事情有兴趣、呸呸呸”。黎恩曾经向艾略特提起自己很担心那两人的关系,结果艾略特用“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慈祥目光看了他很久之后,低下头一边喝茶一边讳莫如深地说:“你为什么不自己问问尤西斯呢?哦对了,去之前可以向马奇亚斯打听一下火车班次,我听说他对帝都和公都之间的火车时刻表很熟悉。”

黎恩再一次确认自己最近没有得罪校长后,无奈地将课程表收进抽屉,拿过纸和笔开始估算周四下午教室被损坏的赔偿金和要扣的奖金。

 

 

02

 

尽管万般不情愿,周四依然如期而至。

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黎恩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遇到了尤西斯。黎恩欣慰地看到,许久不见的昔日同窗,脸上已经有了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稳重,发型也有了变化,但不变的是双眼里透出的清澈和举手投足间与生俱来的锋芒。看见黎恩,尤西斯也久违地露出轻松的微笑。

两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尤西斯便劈头盖脑地问:“他呢?”

黎恩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笑了笑说:“今天在音乐厅有一场当地商会组织的慈善舞会,商会会长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马奇亚斯来了这里,硬要邀请他出席,还让他在舞会上发言。马奇亚斯实在推托不了只好去了,要晚些才能到这边来。”

尤西斯冷笑一声,“可怜那些参加舞会的人,被迫听那个人无趣至极的长篇大论,怕不是耳朵都要流出血来。我看你还是通知救护车到会场外面待命吧。”

黎恩能说什么呢,他只能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说:“上课时间到了,我们进教室吧。”

进了教室,特务科的三位学生都是见过世面的,见了最近名声大盛的尤西斯本人也没有任何骚动。不过黎恩注意到,尤娜见了尤西斯后,不由自主地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发夹,还刻意挺直了腰。他心里暗笑,拿出点名册做好了这堂课为尤娜多加一些课堂表现分的准备。

可惜粉发少女注定在这堂课上没有表现的机会。因为尤西斯的开场白还没说完,窗外远处传来的一声轰鸣便打断了他的话。

教室里的全部人几乎同时作出反应,迅速地靠在窗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

“爆炸?”尤西斯皱眉望向远处升腾起的黑烟。

“糟了,那边是音乐厅的方向!”黎恩的语气里有几分紧张,“正巧今天校长和主任教官都不在……”

听见事件可能发生的地点,尤西斯的眼神里闪过几分难以察觉的慌乱,脸色一凛,说:“哪有这么多巧合,很有可能是趁他们二位不在发动的事件。没时间了,我们过去支援。”

“我们也一起去。”三位学生几乎异口同声。

黎恩略一沉吟,同意了。“特务科全员,立刻前往支援市内可能发生的事件!但是要记住,你们还是学生,一切请以自身安全为优先考虑。”

“是!”

 

 

03

 

爆炸发生的地点果然是音乐厅。五人到达现场时,领邦军已经先一步赶到拉起了警戒线,将围观的群众拦在外围。在场的领邦军认出了尤西斯和黎恩,马上将他们五人引进警戒线内,领到暂时负责现场指挥的长官身边。

“发生了什么事?”黎恩问。

音乐厅上方的浓烟还没完全散去,现场散落着窗户被震裂的玻璃碎片,然而音乐厅的大门却紧闭着,窗户的窗帘也全都拉得严严实实,理应从里面被疏散出来的民众更是一个都看不见。

领邦军的首领看见他们二人,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汇报说:“音乐厅内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炸弹爆炸。目前我们怀疑有一群歹徒占领了音乐厅,将里面的人挟持为人质。暂时没法和里面取得联系,不清楚歹徒的人数和里面的人员伤亡情况,歹徒也还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挟持人质?”尤西斯没想到事情比想象中的还严重,忍不住扶额,“那个呆子是哪国的公主吗,怎么整天被恶龙抓住关起来?”

“要尽快搞清里面的情况。”黎恩掏出ARCUS,问:“试试用ARCUS和马奇亚斯联系?”

尤西斯盯着黎恩手里的ARCUS,犹豫了。眼下用ARCUS联系马奇亚斯无疑是最快捷有效的方法,但是考虑到今天马奇亚斯出席舞会并不在计划内,所以这次人质挟持事件极有可能不是针对他,他只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一头撞在了网上,而帝都知事的儿子以及司法部监察员的身份无疑会成为歹徒谈判的重要筹码。尤西斯几乎可以肯定,事件发生后马奇亚斯会第一时间隐藏自己的身份,如果贸然用ARCUS联系他,会不会让他暴露了?

就在尤西斯犹豫不决的时候,黎恩手里的ARCUS反而主动响起来了。两人有些错愕地对视了一眼,尽管看见了对方眼中的不安,但还是同时点了一下头。

黎恩按下通话键和免提,好让尤西斯也能听见通话内容。“我是黎恩。”他默默祈祷答话的人是马奇亚斯。

然而并不是。

从ARCUS里传出的是一把陌生的男声,声音低沉又沙哑,令人联想到野兽的利爪在沙地上摩擦。“这个果然是通讯器嘛,”他说。

黎恩的心往下一沉,“你是谁?让我和这台ARCUS原来的主人通话。”

“你是指帝都知事的乖儿子吗?”

尤西斯狠狠地啧了一声。那个呆子果然已经暴露,情况变得更加被动了。

见他们没有立刻回应,对方放肆地嘎嘎大笑起来:“他以为能躲过去,被我一下揪出来了。老子今天真是撞大运了,你就是那个‘灰之骑士’吧,还有你旁边的小金毛,也是个大人物啊。”

两人立刻望向音乐厅的窗户,果然看见其中一扇窗的窗帘掀开了一道小缝,但又马上拉得严严实实。

尤西斯讨厌这种处于下风的感觉。他索性拿过黎恩的ARCUS,直截了当地问:“说吧,你到底要什么?”

“爽快。我手上有六十三个有钱的先生太太,加上你们的老同学,一共五千万米拉,再给我们提供撤退用的交通工具。啊对了,差点忘了你是代理领主大人,这么尊贵,大老远从克鲁琴过来肯定不是坐火车。就要你的私人飞行船,很划算吧?光是知事儿子就不止值一架飞行船了。”

“他当然值这个价,但前提是,他还活着,一具尸体可换不了米拉和飞行船。”

“你想怎样?”

“让我和他通话。”

黎恩明白尤西斯的用意。这样做不仅可以确认马奇亚斯的生死,还有可能通过他获知音乐厅里的状况。

ARCUS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是一句压低音量的“带他过来”。一阵推搡的声音后,从ARCUS里传出熟悉的嗓音:“我是马奇亚斯,你们不要进……嗯!”伴随马奇亚斯闷哼声的是枪托击打在肉体上的声音。

虽然局势没有任何进展,但起码知道马奇亚斯还活着,在场的人还是松了一口气。

“这样可以了吧,我给你们一个小时准备好钱和飞行船。”

“慢着!”尤西斯阻止了对方试图中断通话的意图。现在必须争取和马奇亚斯多说几句,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获取有用的信息。“我怀疑刚才那个根本不是他。”

“你什么意思?”

“你完全可以杀了他然后找一个声音和他差不多的人来冒充,就凭刚才的一句话什么都说明不了。我要问他几个只有他能回答的问题。”

“你他妈在耍我是吧?我看起来像邻居家卖牛奶的亲切大叔吗,还跟我讨价还价!一个小时后看不到钱和飞行船,我就杀一个人质。”

尤西斯从未感受过这么大的压力,两手的掌心已经全是冷汗。但目前的状况不允许他露出哪怕半分的怯意。他用力咬了咬下唇,镇定心神,说:“你既然不愿意让我问他问题,我只好假设他的确已经被你杀害。这样一来我也没有什么好顾虑了,索性带着领邦军正面突破,我希望你已经做好交战的准备。”

对方反而哈哈笑了。“音乐厅的主要入口都已经被我们布下了炸弹,你们要是强行突破,大家就一起被炸飞!我手上除了你的老同学,还有六十三个人质,他们要是全部被炸死了,你要怎么跟舆论交代?”

黎恩和尤西斯心中一惊,在对方眼里看见了恐惧。他们没有想到暴徒还有这一着,考虑到音乐厅里已经发生了一起爆炸,他的话多半不是虚张声势。拖延时间然后部署兵力正面突破看来是行不通了。然而棋才下到中局,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尤西斯把心一横,再开口时,语气里多了几分冷酷:“你别忘了我是一个阿尔巴雷亚,想想内战的时候我的家族是怎么对待凯尔迪克的,我们连自己领地上的民众都可以不在乎,你觉得我会在乎几十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说实话,如果那家伙不是刚好是帝都知事的儿子,一旦在我的眼皮底下遇害,会影响到我们贵族和宰相一派的关系,你猜猜我关不关心他是死是活?”

虽然知道尤西斯在演戏,黎恩还是被他话里的寒意震慑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切地感受到,尤西斯身体里始终流着和阿尔巴雷亚公爵、卢法斯同样的血。然而尤西斯微微发抖的手也在告诉黎恩,他终究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你在唬我。”尽管对方没有马上被尤西斯的话威吓到,但他们还是听出来,他没有那么有底气。

尤西斯一咬牙,对身边的领邦军下令:“开枪射穿一扇玻璃。”

“尤西斯,太冒险了!”黎恩忍不住出言制止,“你真的不管其他人质的安危吗!”

“开枪。”尤西斯再次下令。他当然知道这是一着险棋,但也是眼下唯一的一着棋。

士兵看看黎恩,再看看尤西斯,心一横,拔枪瞄准了一扇窗。枪声响起,玻璃应声而碎,音乐厅里一阵骚动,女高音中混着男高音,尖叫声在音乐厅外也听得真切。然而随着音乐厅内响起的一发枪声,尖叫声戛然而止。

尤西斯的心猛地一沉,十指指尖骤然冰冷。

“你他妈疯了!”从ARCUS里传来气急败坏的咒骂,反而让尤西斯心里一松。对方这样的反应恰好说明他的威吓起效了,刚才音乐厅里的枪响多半只是镇压人质的骚动。

“让雷格尼茨跟我说话。”尤西斯的语气平静得就像在说“红茶加两块糖”。

ARCUS里噼里啪啦地响起一串咒骂,然后又是一阵推搡的声音,接着便传来马奇亚斯的声音:“我是马奇亚斯。黎恩,是你吗?”听见他的声音,无论是黎恩还是尤西斯,脸部表情都不由自主地和缓了一些。

“让你失望了,是我。”

“啧,尤西斯,怎么偏偏是你,真倒霉。算了。人质暂时没有伤亡,你们……啊!”马奇亚斯一声惨叫,显然又被揍了,随之有人喝骂了一声“不要多嘴”。

这个呆子。尤西斯咬咬牙,“光凭你的声音我不能肯定你就是雷格尼茨,我会问你几个只有他知道答案的问题,你想清楚再回答。”

“你问吧。”

“上个月我们在你办公室下的那盘棋,我吃了你几个卒?”

ARCUS里沉寂了一小会儿,马奇亚斯突然爆发:“你在乱说什么!那盘棋你输得那叫一个惨烈,我用一个马吃了你六个卒!你输了棋还不认,非说窗外树上的一只白嘴鸦吵到你思考了!”

“够了!”ARCUS里的声音又换回那把低沉沙哑的男声,“现在是给你们叙旧闲聊的吗!听好了,一个小时后准备好五千万米拉和你的私人飞行船,否则我就杀一个人质,再砍掉你老同学的一根手指!”说着就切断了通话。

尤西斯的嘴角却浮上了一丝微笑。

黎恩意识到了什么。“尤西斯,你刚才和马奇亚斯的对话……”

“没错,我们根本没有在他办公室下过棋。”尤西斯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了,“那个呆子就连根本不存在的棋局也不愿意让我赢。他刚才是在告诉我们,里面一共有七个歹徒,其中六个是手下。他特意说了‘一只白嘴鸦’,也就是rook,车。所以歹徒的头领只有一个。”

黎恩和他的三位学生听完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尤西斯临时抛出的问题,马奇亚斯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还用不令歹徒起疑的方式成功传达了信息。

但黎恩也意识到,他们现在只掌握了歹徒的人数,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信息。”

“嗯。”尤西斯抿紧嘴唇,死死盯住音乐厅紧闭的大门,“那个呆子会想出办法的,我们只要等着就行。”


tbc


评论(4)
热度(32)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