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Game on a Chess Board (下)



*  @山羊乐园 请叫我堇业先锋


* 用爱发电不易,且行且珍惜


================================


04

 

马奇亚斯双手被反捆在背后,身后还站着一个持枪猛男。所有人质里,只有他有这样的待遇。剩下的人像羊群一样被赶到音乐厅中央,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其余歹徒则轮流在他们四周巡逻,如同尽职尽责的牧羊犬,只不过骨子里其实是一群恶狼。

最开始的爆炸发生在音乐厅的天花板上。巨大的水晶吊灯轰然下坠,天花板的装饰石膏也扑扑地往下掉。惊慌失措的人们尖叫着四下散开,所幸没有人被压在吊灯下面。大家惊魂未定,一群蒙面持枪的歹徒已经从音乐厅侧门和正门涌入,二话不说就朝上方扫射,大家来不及反应,只能尖叫着抱头蹲下,试图逃向门外的人立刻被歹徒拳打脚踢地赶了回去。混乱的场面很快就被歹徒控制,他们把所有人都聚集到音乐厅中央后,便封锁了全部门窗,装上了小型炸弹,然后开始用枪胁迫大家交出身上的财物。

意识到这是一次抢劫挟持事件后,马奇亚斯立刻低下头将自己隐藏在慌乱的人群中。他不再是当年那个莽撞的17岁少年,如今已经对自己的政治价值有所自觉。在这种情况下逞英雄没有任何作用,他决定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先暂时扮演一个惊慌失措的人质,然后再找机会用ARCUS和外面联系。

可惜的是,歹徒首领很快认出了马奇亚斯。他被人掐着下巴从人群中揪了出来,捆得结结实实,藏在身上的ARCUS也被搜走。

本来还在担心情况陷入僵局,但是和尤西斯的通话令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马奇亚斯舔了一下嘴角的伤口,刺痛感和血腥味再一次激发了体内的肾上腺素。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得知尤西斯就在外面,不仅使他安心了很多,也让眼下的困境变得简单了。

他在刚才的通话中已经将歹徒数量传达出去,接下来就要为外面的人找到突破的入口。门窗全部被安装了炸弹,从正常的入口突破已经不可能。马奇亚斯首先想到通风管道。他快速扫视了一下天花板,看到两个通风口外面都安装了铁制的百叶窗,要从管道内部悄悄将百叶窗卸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正要放弃这个方案,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脚边有一枚扭曲的螺丝。他心里一动,仰头望向头顶。果然在他头顶上方不远处还有一个通风口,因为离天花板的爆炸点近,装在外面的百叶窗被爆炸的冲击力挤压变形,固定用的四枚螺丝已经脱落了三枚,只有一个角还连着通风口,摇摇欲坠。马奇亚斯心中暗喜,连忙用视线顺着通风管道的走向,找到了另一端的入口。

好了,突破口已经找到,难的是怎样告诉尤西斯。马奇亚斯眯起眼,回想起刚才的通话里提到了“棋”……他低下头,嘴角浮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再次抬起头时,马奇亚斯故意将视线投向歹徒首领手中的ARCUS,毫不掩饰眼神里的渴求。对方很快注意到他的视线,冷笑一声后,走到他面前蹲下,故意将ARCUS递到他眼前,问:“怎么,你又想和外面那个小金毛通话了?”

马奇亚斯直言不讳地回答:“没错。”

“想什么呢!”首领伸手攥住马奇亚斯后脑勺的头发狠狠往下一扯,迫使他仰起头。“是不是因为我们到现在还没杀一个人,所以你产生了我们是好人的错觉?要不要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开枪打爆一个人的头!”

马奇亚斯咬牙忍住后脑的疼痛,说:“没用的,就算你们把人质都杀了,那个贵族也不会给你们半米拉。”

“他可以不管其他人,但总要拿钱来换你吧,你可是帝都知事的儿子,宰相大人应该也没少关照你。”

“你说对了,他为了维持贵族和宰相一派的关系,肯定会想办法救我,但不是拿钱换。交赎金就等于输了,他那么傲慢的人怎么丢得起这个脸。所以他最后肯定会指挥领邦军攻进来,以救我为优先,至于其他人会不会被炸飞、或者在交战中被误杀,他根本不在乎!”马奇亚斯故意说得很大声,让其他人质也能听见,“想想吧,他父亲在内战中放火烧了凯尔迪克,他哥哥连自己的血统都能背叛!阿尔巴雷亚家的血全是冷的!这些人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几十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平民,死了就死了!”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果然骚动起来,各种尖叫、哀嚎此起彼伏,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不要吵!”首领怒吼,拔枪朝地上的吊灯残骸开了一枪以示威吓。其余歹徒也纷纷扬起枪托、拳头揍打还在呼天抢地的人,好不容易才让所有人安静下来。

“就你他妈话多!”歹徒首领恼怒地扬手扇了马奇亚斯一巴掌。然而他心里多少有些动摇,之前他和尤西斯的通话,马奇亚斯并不能听见,但现在他们两人说的话却微妙地全对应上了,已经不是用巧合可以解释的了。

马奇亚斯强忍住脸颊火辣辣的痛,吐出嘴里的血沫,继续火上浇油,大声说:“那个贵族不在乎这些人,我在乎!你让我跟他通话,我来说服他交赎金!”

其他人质的情绪再一次被煽动了,其中几个胆子大的忍不住嚷嚷:“快让他去说服外面那个贵族!”“你们只是求财,我们要是死了你们就拿不到钱了!”

“都他妈闭嘴!”歹徒首领怒喝一声,然后拽住马奇亚斯的刘海把他扯过来,压低声音恶狠狠地问:“你凭什么说服他?我看你是想趁机向外面通风报信!”

马奇亚斯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你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从当年入学斗到现在,我有多讨厌他就有多了解他。如果今天我当着外面那么多人低声下气地求他,像他那样从小缺爱心理变态的人,会答应的。”他停了一下,然后特别诚恳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命特别值钱?老实告诉你,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你在一旁听着,如果你觉得我透露了什么,可以开枪杀了我。”

暴虐的男人眯起眼不说话,被面罩遮住大半的脸部看不出是喜是怒。半晌,他突然拔枪,把还带着硝烟味的枪口顶在马奇亚斯的额头上。

 

 

05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距离歹徒限定的时间已经不到半小时了,情况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他们对着音乐厅的平面图研究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破口,ARCUS也毫无动静。

刚刚从音乐厅里传出的一声枪响彻底打破了黎恩的耐心。“尤西斯,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去尝试从屋顶潜入。”

尤西斯抿紧嘴唇,双眼紧盯着音乐厅的大门。他心里其实也很焦虑,可是万一贸然潜入触发了不知道布置在哪里的炸弹,反而让情况变得更糟。再三思量后,他还是选择相信马奇亚斯。“再等等。”

仿佛是回应他的期待一样,ARCUS突然响了起来。

尤西斯不假思索地按下通话键,“我是尤西斯。”

“是我。”从ARUCS里传出马奇亚斯的声音,“尤西斯,不要尝试攻进来,他们在所有入口都布置了炸弹,我亲眼看见了。你们一旦强行突破,音乐厅里所有人、包括我,都有可能被炸死。”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攻进去了。”

“可是你也没打算交赎金对吧?尤西斯,我求你了,按他们要求的去准备赎金,现在开始准备还来得及。我很害怕,我不想死,求求你一定要把我们救出去。”

尤西斯和黎恩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清楚,以马奇亚斯的性格,宁愿跳进熔岩里游泳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对尤西斯说出一个“求”字。尤西斯意识到,马奇亚斯接下来要说的话也许十分关键。

“赎金已经在准备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求你一定要按时把赎金给他们,我真的不想死!万一……万一我今天出了什么意外,你替我把钥匙交给我父亲。”

尤西斯心里一动,“什么钥匙?”

“当然是我房子的钥匙,门牌号是81号那间。”

“你烦不烦!我都说了我会按时交赎金把你们救出来。”

“你最好这么做,”ARCUS里的声音变成了那把低沉沙哑的男声,“否则你交给知事大人的,除了你老同学的房子钥匙,还有他的骨灰盒。”然后通话便被切断了。

尤西斯片刻也不耽误,立即拿起笔在音乐厅的平面图上画上纵横线条,将平面图分成了64个方格。

黎恩明白尤西斯已经听懂了马奇亚斯话中的话,忙问:“他说了什么?”

“钥匙,key。”尤西斯头也不抬,又在平面图上标注了数字1-8和字母A-H,“他告诉了我们破解眼下困局的答案,应该就是潜入的入口。81,这里。”他指了指平面图右下角标注为H2的方格。看见其他人还是一脸没听懂的样子,尤西斯只好接着解释:“因为第一次通话时我提示了棋局,所以他这次也用了西洋棋做暗语。棋盘上的位置是用字母和数字搭配来表示的,而能用这种方式表示的还有32进制数字,把他说的81转换成32进制就得到2H,也就是平面图上H2这个位置。”尤西斯把手里的笔一扔,整理了一下双手的手套,说:“是时候去把哭鼻子的公主救出来了。”

 

 

06

 

ARCUS的通话已经被切断,但顶在马奇亚斯额头上的枪口并没有移开。歹徒首领朝守在窗边的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个手下连忙把窗帘掀开一道小缝往外张望,过了一会儿,他回过头紧张地说:“老大,他们走了!那个贵族和灰之骑士,还有他们带来的三个小孩,都不见了!”

马奇亚斯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明显感到抵在头上的枪口顶得更用力了,但他脸上还是努力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他们去哪了,领邦军有什么动静吗?”

他的手下往外又张望了一下,然后回答:“他们出了警戒线,走进了围观的人群里,然后就看不见往哪里去了。领邦军没有任何动静,也没看见有增援。”

“说,你刚才跟他讲了什么!”歹徒首领向马奇亚斯狠狠发问。

“你不是都听见了吗,我只是求他交赎金!”马奇亚斯装作既害怕又愤怒的样子大声回答。

他话音刚落,就被一把拽住了头发,肚子上被狠狠地连揍三拳,痛得话都说不出来,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偏偏头发又被紧紧扯住了。

“你最好什么都没说。从现在开始你他妈给我把嘴闭紧了,说一个字我就砍你一根手指!”歹徒首领凶巴巴地说完,扯住马奇亚斯将他往地上一推,然后开始指挥手下看守好各个入口,提防有人潜入。

马奇亚斯倒在地上,本想着这样的姿势未免太没有骨气,正要忍痛挣扎着爬起来,却意外发现,这样躺着正好可以观察到头顶的通风口而不被歹徒怀疑,索性装出一副没骨气的样子躺在地上哼哼,偶尔还抽泣一声,戏也是很足。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马奇亚斯能明显感觉到歹徒们正变得越来越焦虑。正当他暗忖黎恩和尤西斯怎么还没有动静,面前的地板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圆形光斑,一闪就不见了。马奇亚斯心里大喜,连忙朝头顶的通风口望去,正好看见尤西斯用怀表的表盘将黎恩手中的小电筒的光再一次反射到地面上。这时,俯身在通风口的两人也注意到了马奇亚斯的视线。

确认马奇亚斯已经看见他们,尤西斯便掏出怀里的烟雾弹朝他晃了晃。

原来是这样的计划。马奇亚斯以微小的动作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后立即四下张望,很快发现自己左侧不远处正好有一排长桌,本来是用来摆放舞会供应的点心和酒水,现在虽然桌面一片狼藉,所幸桌子没有翻倒,形成了一个不错的藏身点。他朝左边侧了侧头,用眼神示意了那排长桌。躲在通风管道里的尤西斯点了点头,然后朝他比出三个手指。

马奇亚斯绷紧全身肌肉,在心里暗数,3,2,1。

就是现在!

他腹部猛一用力,从地上挺身坐起,右脚往地上用力一蹬,动作虽不优雅,但也成功地从地上跃起,朝左侧长桌后方跑去,同时大喊一声:“所有人趴下!”

看守他的歹徒措不及防,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朝他举起枪,但已经晚了。通风口外摇摇欲坠的铁百叶窗被黎恩一脚踹飞,正好砸在这个歹徒的身上,顺便把他的枪也砸飞了。与此同时,数个烟雾弹从通风口里被掷出,落在音乐厅的不同方位,顿时烟雾弥漫。五个矫健的身影从通风口里跃下,刚一落地,便按照事前商量好的计划,借助烟雾的掩护朝不同方向散开。

一切只发生在数个弹指间。尤西斯跃到马奇亚斯藏身的长桌后面时,音乐厅里才刚刚响起歹徒的第一声枪响和咒骂声。

尤西斯用小刀割断捆绑马奇亚斯的绳索,小声问:“下一步棋怎么走,不用我教你吧?”

“嗯,checkmate。”

 

 

07

 

战斗过程完全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结束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他们制服了最后一名歹徒时,音乐厅里的烟雾才刚刚散去。

随后,黎恩通知了军队里的技术人员,通过通风管道进入音乐厅拆除了门窗的炸弹,成功解救了所有人质并且逮捕了全部歹徒。

当黎恩带着三名学生在出口处协助领邦军安抚并且疏散人质时,他看见马奇亚斯正独自站在水晶吊灯的残骸旁,仰着头望向天花板上被炸出的洞,不知道在看什么,而尤西斯正面无表情地朝他走过去。

黎恩不由得心生不安。虽然在解决事件的时候,他们表现出了令人惊叹的默契,可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一言不合就重返三岁?

果然,黎恩眼看着尤西斯刚在马奇亚斯面前站定,他们就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拳头……相互碰拳,然后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旁若无人地交谈起来。

黎恩忽然像一个站在丰收的瓜田旁的老农一样,欣慰感油然而生。时间真的很奇妙,在不知不觉间改变很多东西。

“这就是教官之前一直跟我们夸口的‘七组的羁绊’吗?今天总算见识到了。”尤娜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黎恩身后,“虽然没有把握可以和你们这些帝国人达成那样的默契,不过……我会以那两个人为榜样努力的。”

黎恩转过身,他感受到了眼下正是为人师表循循善诱的大好时机,谢谢你们啊,尤西斯、马奇亚斯!“没错,但是你们不要忘记,这样的羁绊和默契是建立在相互信任之上的,而这份信任需要共同经历很多事件才能得到巩固。我来给你们讲讲当年我们七组在旧校舍……”

黎恩只顾着侃侃而谈,没留意到他的三个学生的表情正变得越来越奇怪。

“……教官,”“黑兔”忽然幽幽地开口,“扯头发也是七组建立羁绊的手段之一吗?”

“是的,我们当年在学校经常扯头发……什么??!!”黎恩惊呼一声,光速回头,果然看见刚才的“好榜样”正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增进友谊:尤西斯捏住马奇亚斯的左脸颊,马奇亚斯则揪住了尤西斯的刘海,大有要徒手将他扯成秃头的气势。

“STOP!!!”黎恩像足球场上的裁判一样朝他们跑去,然后一把架住马奇亚斯的胳膊将他拉离尤西斯的身边。好熟悉的感觉……黎恩不禁心想,好像在某年的某个旧校舍,我也是这样把马奇亚斯拉开的……

“别闹了!”黎恩懒得问他们为什么吵起来,说实话他也不想知道,“冷静点,外面还有媒体!”黎恩看见三个学生站在一旁已经看傻眼了。好脆弱啊……黎恩欲哭无泪,我的“好老师”形象为什么这么脆弱,我真是谢谢你们啊,尤西斯、马奇亚斯!

“正好!”尤西斯像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优雅地撒泼,“我要把你刚才在ARCUS里哭着求我的电话录音送到媒体那里!”

“滚回你的克鲁琴!”马奇亚斯就算被黎恩架着胳膊也不忘身残志坚地企图伸腿去踹尤西斯,“少在这里装解救了公主的王子殿下!”

“我回克鲁琴之前,麻烦你先把上次从我家书库顺走的珍本还回来!”

“顺??!!别说得我像个偷书贼一样!明明是你偷塞进我的行李箱的!我告诉你,我上次是因公出差,所以你这种行为已经构成了行贿,那本书我作为证物扣下了。”

“你是诬蔑!你等着,我要以代理领主的身份向你的上司投诉你。还有,你以后别想吃到厨房的凯蒂太太做的可可派。”

“你以为我会被这种贵族阶层的糖衣炮弹打败吗?你等着收司法部的警告信吧!”

黎恩架住马奇亚斯手越来越无力。

时间真的很奇妙,它能让枯萎的花枝再次开出鲜花,也能让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然而即使是时间,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比如说,就连它也改变不了,当马奇亚斯和尤西斯之间距离小于等于三米时,两人心理年龄之和等于六。

 

Fin


评论(6)
热度(36)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