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闪之轨迹] (Not) A Tale of Dragon (5)

* 这一章依然不知道在写些啥,再这样下去不敢打尤西马奇的tag了


* 越来越觉得马奇亚斯十分非常特别超级可爱


* 最近掉了无光坑,有没有同好?


================================


CHAPTER 5


深夜的城堡笼罩着令人心安的宁静。

马奇亚斯轻手轻脚地沿着螺旋状的台阶往上走,两侧墙壁上的油灯投下暖暖的橘黄色光芒,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他没有穿鞋,足下的石质台阶带着凉意,令他觉得十分舒适。他知道一路上不会遇到任何守卫的阻挠,那个恼人的银发卫兵队长也不会突然从某个转弯处跳出来,因为他要去的地方是城堡东翼最高处的天台。从那里逃离城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他能长出翅膀飞走。

他穿过台阶尽头的半圆形拱门,步入宽阔的天台。从港湾吹来带着咸腥味的海风,鼓起了他身上宽松的白色布衫。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将手肘支在石块砌成的围墙上,带着点痴迷的表情,看着不远处的巴利亚哈特港。繁荣的码头似乎从不入眠,即使在深夜里依然亮着数不清的火把和油灯,各式商船像发光的海兽。他看不清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但他知道那里很热闹,他真想知道那些人都在忙些什么。和码头的灯火相互辉映的,是头顶的星空。今晚天气很好,星星显得特别明亮,特别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

仿佛越过石围墙,纵身跃下,便能长出翅膀翱翔在星空。

马奇亚斯像是受到蛊惑一样,探出上半身朝星空伸出手……

“你打算从这里跳下去吗,马奇亚斯先生?”身后忽然响起了温柔如夜色的女声。

“呜哇啊啊!!”马奇亚斯的反应一如既往地夸张,险些真的从围墙上摔了出去。他堪堪稳住身体,有些慌张地回过身,便看见艾玛若无其事地微笑着从阴影处走出,在他身边站定。

“米、米尔斯汀小姐,我的心脏几乎被你吓出毛病了!”马奇亚斯抚着胸口长吁了一口气。他有点战战兢兢地把头探到围墙外看了一眼,又赶紧缩了回来,说:“差点就掉下去了……这里这么高,摔下去要没命的!”

“抱歉,我并不是有心惊吓。还有,叫我艾玛就可以了。”她垂下眼朝马奇亚斯微微颔首,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褐色条纹长裤下露出的一双裸足上,“马奇亚斯先生,你的鞋子呢?”

“我……”马奇亚斯捏着上衣的下摆,有些局促地蜷起脚趾,“我觉得这样比较自在。对、对不起,我是不是很失礼?”

“不必在意。偷偷告诉你,其实我也觉得摆脱了鞋子的束缚会自在得多。”艾玛掩住嘴轻笑了几下,又说:“不过,马奇亚斯先生刚刚痊愈,注意不要着凉了。”

马奇亚斯一听,立即慌慌张张地扯平身上衣服的皱褶,又用手指使劲梳了几下被风吹乱的短发,然后郑重其事地说:“米尔……不,艾玛小姐,感谢你之前救了我,我向你表示诚挚的谢意。”说着,左手按在右胸口,躬身向艾玛行了一礼。

他直起腰,却看见艾玛先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然后便忍俊不禁地将双手捂在嘴上呵呵地笑出了声。马奇亚斯一下红了脸,即使隔着几步远也似乎能感觉到他脸上散发出来的热度。“我我我是不是行礼的姿势不对?”他挥舞双手胡乱比划着,“但是书上是这么写的呀!难道应该用吻手礼?我是不是还要单膝下跪?”

艾玛有些着急地摇头说道:“不是的,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没想到马奇亚斯先生会用这么……贵族风情的礼仪。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有些受宠若惊。”她提起裙摆,半开玩笑地回了个屈膝礼,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歪着头微笑看着马奇亚斯。她的姿势和神情都十足一个妙龄少女,令人很容易忽略,她其实已经在这个尘世行走过许多岁月、见过太过变幻。

马奇亚斯觉得脸上更烫了,局促地拉扯着耳边的短发,恨不得拉成一头长直发,好用来挡住自己的脸。

“其实马奇亚斯先生真正应该感谢的人,是尤西斯大人。”

马奇亚斯翻了个白眼,“别忘了也是他把我关在这个城堡里的,要我跟他道谢?我选择死亡。”

艾玛捂嘴轻笑了一下,“我听说尤西斯大人把办公地点挪到书库去了。”她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马奇亚斯一眼。

“别让我想起这件事。”他露出一个吃了酸柠檬的表情,倔强地把脸别到一边,“我猜他目的是要用尽一切方法令我不得安生。这个混蛋!”

魔女抚了一下垂在右肩的麻花辫,转身眺望着远处的海港,“尤西斯大人从十一岁起便跟我学习法术。除了和他的兄长卢法斯大人,我几乎没见过他跟谁有过必要以上的交流。这两年他每天处理公务,想必心里积攒了很多情绪。如果可以,希望马奇亚斯先生能多陪他说说话。”

“凭什么是我?!我既不是他的保姆也不是教堂里的神父,没有义务听他诉苦!再说了,我还有非做不可的事。”马奇亚斯把手肘支在围墙上,气呼呼地看着远处。

“真的是‘非做不可’吗?”艾玛轻声问。她转过头看着绿发青年的侧脸,目光如炬。“区区一座城堡真的能困住马奇亚斯先生吗?还是说,你根本没下定决心?”

“我……”马奇亚斯神色闪躲地偏过头,小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很晚了,我要回房睡了。”说着便想转身离开,却被艾玛叫住了。

“等一下!”魔女咬了咬下唇,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马奇亚斯先生,请你不要杀那个人。”

“什么?!”绿发青年的脸上露出很复杂的神色,愤怒、诧异、不知所措……各种情绪像转盘一样在极短的时间里轮番出现,最后定格在愤怒。“别来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根本不了解我、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艾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垂下头说:“你说得对,我的确不了解……”

“哈!”马奇亚斯故作嚣张地叉起手、抬起下巴,说:“你的宝贝水晶球、星象仪全都失灵了吗?”

“我只是个魔女,并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星星告诉我的,只是笼罩在迷雾里的未来的可能性,一切都在流动,没有什么是‘既定的’。马奇亚斯先生,”她踏前一步,把手掌贴在绿发青年的胸口上,“你的未来不在星象仪也不在水晶球里,在这里。告诉我,你真实的愿望是什么?”

马奇亚斯一瞬间像是要哭出来了,但马上恢复了愤怒的神情,一下推开艾玛的手。“魔女小姐,”他的声音很冷,“告诉我,你杀过人吗?你们深恶痛绝的‘黑巫师’,你杀过吗?还有,那位高高在上的领主大人,有没有曾经在死刑判决书上签下他高贵的名字?”

“这不一样!”艾玛说话的语气很急。“你的灵魂……”

“没有什么不一样!”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别的情绪。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多少平静了一些,“我很庆幸你的水晶球没有告诉你全部,因为你不会喜欢你看到的。还有,我只是个过路人,你不需要管我的事,管好你们的宝贝领主就够了。晚安,魔女小姐。”他点了一下头,然后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天台。

艾玛静静望着他的背影从拱门外消失,然后将双臂交叉在胸前,郑而重之地弯腰行了一礼。

 

马奇亚斯盘着腿坐在卧室窗边的扶手椅上,摊开在大腿上的书已经好久没有翻页了。他呆呆地望着楼下花园里,正在给玫瑰花丛清除杂草的园丁,试图从他单调的动作里寻到几分宁静。

昨晚深夜和艾玛的不期而遇,令他有些心烦。

“你上午为什么没有来书库?”尤西斯的声音忽然从卧室门口处传来。

“哇啊!”马奇亚斯险些从椅子上翻下来,“你们这里的人到底怎么回事!一个个都喜欢冷不丁地在别人身后出声,这算什么,这里的风俗吗?”他用手稳住差点从大腿上滑落的书本,愤愤不平地抱怨着。

尤西斯没有理会他的抱怨,径自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随手拿起摞在小茶几上的一摞书最上面的一本,《帝国枪械图鉴》。尤西斯挑了挑眉。从儿童故事到枪械图鉴,这人的阅读口味真是难以捉摸。

尤西斯放下书,说:“你还擅自把书库的书拿到你房间里。”然而他的声音里并没有太多责怪。

“你、你又没说过书库里的书不能带出来。”马奇亚斯有些不自在地辩解着,把盘着的腿放下,坐直了身体。

这时,尤西斯注意到马奇亚斯踩在木地板上的一双裸足。“你为什么不穿鞋?”他皱起眉,有些不快地问。

马奇亚斯第一反应是赶紧把脚缩起来藏在身下,但他很快意识到,为何要在意这个混蛋贵族的看法?于是便大大咧咧地翘起二郎腿,脚上还一抖一抖,“怎么?你出台了新法令,禁止民众在卧室里光脚?你要把我关进地牢里吗?”

尤西斯用手扶额,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马奇亚斯听见他小声说了一句“野蛮人”。

“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如果想对着我啰啰嗦嗦,对不起我没空听。”马奇亚斯说着便捧起了大腿上的书,还故意把书立起来挡在面前。

“我来告诉你,你可以走了。”

“什么?!”马奇亚斯一下子合起手上的书,难以置信地看着尤西斯。

“怎么?你看起来好像不是特别高兴,是不舍得这里的食物吗?真是抱歉,阿尔巴雷亚家并没有养闲人的习惯。”尤西斯抚平裤子上的皱褶,站起身,“我给守卫传过话了,你要走,他们不会拦你。记住别在我的领地上干出什么触犯法令的事,我不想浪费笔墨签署你的绞刑判决书。”

“等一下!”马奇亚斯完全顾不上什么礼仪,伸手拉住了尤西斯的衣袖,“为什么?”

尤西斯低头看了一眼揪住自己衣袖的手,意外地没有生气。他用一贯的清冷语气回答:“我刚才去见了米尔斯汀老师,她向我证实了你并不是黑巫师。之前对你抱有不必要的怀疑,我向你致歉。”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又继续说:“她还跟我说了一些你的……事情。虽然我还无法对你抱有太大信任,但继续把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他轻轻抽回自己的手,又向马奇亚斯点了一下头,“那么,祝你接下来的旅途一切顺利。”

尤西斯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马奇亚斯一头雾水地坐在椅子上。他之前这么努力地想从城堡里逃出去,当尤西斯平静地告诉他“你可以走了”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TBC



评论(14)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