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闪之轨迹] (Not) A Tale of Dragon (4)

* 如果你们觉得哪里很雷、很OOC,千万别藏着掖着,一定要告诉我!


* 哪天silly茶婊我这篇文,我就二话不说砍了这个故事


=======================================


Chapter 4

 

没有姓氏的马奇亚斯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有时候你还需要一个中间名。得知这个知识点的那天下午,他回想起刚到阿尔巴雷亚城堡的日子,便认定,混蛋金发贵族的全名是“尤西斯·言出必行·阿尔巴雷亚”。

虽然事实是,尤西斯有着一个更加优雅的中间名,但这并不妨碍他做一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所以,当他告诉马奇亚斯“你不能离开这座城堡”,马奇亚斯便悲哀地发现,城堡的防线堪称滴水不漏。无论马奇亚斯尝试用什么途径逃离城堡,他都会在路径的前方看见卫兵队的队长,一头银发的库洛,然后就会被库洛亲热地搭着肩膀“护送”回房间。他也试过用武力突破防守,但结果是,在他出拳的下一瞬间便眼前一黑,再醒来时,已经躺在睡惯的大床上,窗外阳光灿烂。

所幸的是,尤西斯并没有限制他在城堡里的行动自由。基本上所有房间,只要不上锁,他都能随意出入。

有位智者曾经说过,当神关上了房子的门,你就要学会在里面住得舒服些。于是,马奇亚斯便一边继续着徒劳无功的逃跑计划,一边老实不客气地在尤西斯的城堡里安居乐业。

 

尤西斯走进书库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令他不由自主地露出柔软的微笑:西面书架前的地板上,垒起了数摞书本,围成了一个半圆,像个鸟巢;他的不速之客蜷缩起两条大长腿、侧着身睡在用书筑起的巢里,脸上还盖着一本翻开的书,只露出几蔟桀骜不驯的墨绿色短发,简直就像花园的玫瑰丛里、长得比精心栽培的鲜花还要生机勃勃的杂草。

尤西斯注意到马奇亚斯盖在脸上的书,是一本在帝国广为流传的儿童寓言故事集《吟游诗人之歌》,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也特别钟情这本书里动人心弦的故事和线条优美的插画,但他有些惊讶,像马奇亚斯这样的成年男子居然会看儿童故事,他原以为这个书生气很重的人肯定会选些更加晦涩的读物,例如查尔墨的哲学经典《非此即彼》。

“喂。”尤西斯踢了一下马奇亚斯的小腿,“起来。”

“哇啊啊啊!”睡在巢里的人发出一连串怪叫,手足乱舞地惊醒过来,围在身侧的书墙在他夸张的动作下轰然倒地,幸好全都向外倒侧,并没有砸在他身上,但也足够令尤西斯的呼吸滞了一拍。

看见马奇亚斯没被书堆埋起来,尤西斯暗自吁了一口气,表面上却露出了高傲的神情,“阿尔巴雷亚家的床不好睡吗,怎么睡到这里来了?”

马奇亚斯瞥了他一眼,也不回答,自顾自地翻身起来,用双臂把散落的书本拢到身边,仔仔细细地按照只有他才知道的分类系统摞成几叠,那副专注的样子令尤西斯联想到坐在自家小金库里数钱的守财奴。

“当我告诉你‘不必拘礼’,虽然不完全是句客套话,但你的礼仪一如既往地令我惊叹不已。”

马奇亚斯用一种要将眼球翻到头盖骨里的气势朝城堡的主人翻了个白眼,“我的礼仪不适用于禁锢我人身自由的混蛋。”

尤西斯竖起一根食指左右摇摆了几下,“我希望你不要用‘禁锢’这种充满戾气的词语来污蔑我的待客之道。从一开始我就说得很清楚了,只要你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能随时离开。第一个问题,你的姓氏。”

“没有那种东西。”

“你说你有事要做,是什么?”

“无可奉告。”

“你的法术是从哪里修习来的?”

“我不懂什么法术。”

尤西斯居高临下地看着马奇亚斯,把手一摊,风度翩翩地说:“欢迎来到阿尔巴雷亚城堡,我希望你能喜欢阿尔巴雷亚家为你提供的一切。”

马奇亚斯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两手各抓起一本厚重的精装书,似乎准备往尤西斯身上砸,但内心挣扎几下之后,又把书放下了,还小心翼翼地把书堆往自己身边又拢了拢,活脱脱一副守财奴的模样。他用尽可能高傲的语气说:“谢谢款待,我在这里的确住得挺舒服的。”然后躺回筑好的书巢里,随手拿起一本翻开,挡在眼前说:“晚饭我想吃烤全牛,如果再加几个苹果派就更好了。”

“我会让厨房准备的。”这便是尤西斯全部的回答。

马奇亚斯又等了一会儿,不见再有任何下文,便移开了眼前的书本,发现尤西斯若无其事地站在离他不远的书架前,取下了一本书,正在仔细翻阅着。

说实话,除去禁止他离开城堡半步,尤西斯的待客之道算得上无微不至:自从马奇亚斯表现出对贵族服饰的鄙夷和不满后,送到他房间的衣物便全都换成了简便宽松的款式;餐桌上的食物每次都保持能撑坏三个大汉的分量;城堡的上上下下对他这个不速之客都彬彬有礼;他拼尽全力对尤西斯冷言冷语,诸多挑衅,金发贵族却只是偶有言语上的反击。

尽管马奇亚斯并不会因为小小的感激便将极力隐瞒的事情和盘托出,但不代表他能做到完全无动于衷。

“喂。”他重新用手里的书挡住视线,“我看书的时候什么都听不到。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实在憋得慌,想找个地方自言自语,可以到这里来。但是你别误会了!并不是说我愿意听你唠唠叨叨!不,我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我是说,反正我听不见,谁在乎你说什么呢?当然啦,如果你选择到花园里挖个坑,或者憋着不说,就更好了……”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渐渐远去的靴底叩击木地板的声音。

马奇亚斯挪开眼前的书本,偌大的书库里还在呼吸的,便只剩下他,和一只路过的蜻蜓。

“去死吧混蛋贵族!”

 

第二天上午,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仆风风火火地将一张红木书桌、一把高背扶手椅抬进书库时,马奇亚斯吓得书都掉了。

“你们在干什么?!”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马奇亚斯的面前放一面镜子,他就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像一匹领地被入侵的狼:呲着牙,毛发炸起。

“马奇亚斯先生,”领头的男仆恭恭敬敬地回答,“尤西斯大人吩咐我们在书库添一套办公用的桌椅。”

“不,他不能这么做!”马奇亚斯看上去就像马上要扑上去咬那个男仆的鼻子。

“为什么不能?”熟悉的傲慢声音从书库门口传来,“这里是我的城堡,只要我愿意,在浴室的天花板上添一套桌椅都可以。”尤西斯迈着大步走进,神情如同一头逡巡自己领地的狮子(严格地说这里的确是他的领地,马奇亚斯不甘心地提醒自己),身后还跟着几个捧着各种卷宗、文具的女仆。他看也不看马奇亚斯一眼,挥着手指挥女仆将办公的用具铺设到书桌上。

“你为什么不到花园里挖个坑!”马奇亚斯揪住自己头发,几近崩溃地怒吼。

“说什么蠢话,”尤西斯皱起眉头,“我怎么能在一个土坑里批阅公文、修订法令?”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当尤西斯和马奇亚斯在书库里就“在花园的土坑里办公的可行性”这个议题展开热烈又友好的讨论时,艾玛在占星塔的房间地板上,用散发着奇异气味的墨水画下了一个极其复杂的法阵。

法阵画好后,扎着麻花辫的魔女取出一件右肩处沾着大片黑红色血迹的布衣,小心翼翼地放在法阵中央。

往日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如今散落着写满了各种符号和卢恩文的羊皮纸、来不及清洗的坩埚和研钵、散发着怪异气味的灰烬和兽骨。最近,她翻阅了大量古籍,用猫头鹰送出了大量信件,也使用了不同的方式来尝试验证自己的几套推测,然而那位绿发青年的真实来历却依然隐藏在迷雾之中。她接下来要施行的法术,非常古老,只流传于北方一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法师部族,是她通过信件辗转从一位隐世的老魔女手中求来的。艾玛明白,以自己目前的法术修为,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成功施行这个古老的高阶法术。

她在法阵前合眼凝神,缓缓诵出冗长的咒文,手中的法杖在法阵上方划出繁复的轨迹。随着她的吟唱,法阵渐渐泛出红光,四周的温度也在慢慢上升,仿佛有人燃起了看不见的火焰。艾玛丝毫不在意周围环境的变化,一心不乱地诵唱咒文。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她张开双眼,手中的法杖重重地敲击在法阵上,这时,法阵中央的布衣毫无征兆地迸发出火焰,瞬间燃烧成灰,同时升腾起一团灰黑色的烟雾。

就在灰黑色的烟雾中,艾玛看见了一直在追寻的答案。


TBC



评论(10)
热度(1)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