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闪之轨迹] (Not) A Tale of Dragon (3)

* 我到底写的什么鬼啊!!好想打死自己!!!五月快到了,脑里的小精灵和文力一起离家出走了


* 求推荐看完了能令人哇哇哇大哭的电影,急需!


* 感谢 @再也不出门 的技术指导


=======================================


Chapter 3


尤西斯一向很珍惜睡前的空闲时间。摆脱了沉闷的公文和修订个没完没了的法令,他会坐在卧室最舒适的扶手椅上,捧一本最新出版的龙小说,或者研究龙的学术专著,看到眼睛发酸才去睡觉。

然而最近,《翡翠城之龙》的第三卷已经发行五天了,他还没翻开书本的封面。

“晚上好,尤西斯大人。”负责看守房间的守卫莱恩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向城堡的现任主人问好。

尤西斯微微点头,问:“他今天怎么样了?”

“呃,跟昨天一样?”莱恩有些迟疑地回答,不太确定领主大人是否满意这样的答案。

金发贵族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抬手示意了一下紧闭的木门。守卫连忙打开房门,退到一侧。尤西斯走进房内,木门随之在他身后轻轻关上了。

与十二天前相比,房里的光景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家具和地板收拾得一尘不染,中央的法阵散发着绿色光芒,缓缓流转。不同的是,法阵的光芒与黯淡了许多,而躺在中间的人脸色则红润了不少。

尤西斯站在法阵边缘,拔出腰间的骑士剑,将剑尖抵在地板上,低声吟唱:“Ventum Puritatis。”房内忽然吹过一阵凉风,法阵的光芒随之明亮起来。尤西斯吁了一口气,收起骑士剑。每日维持法阵所需的工作到这里便完成了,然而尤西斯并没有着急离开。

小时候他在某本书里读过一个故事:倒霉的小帽匠发现了国王长着驴耳朵,他将这个秘密说出去便会被国王处死,但憋在心里又太难受,于是小帽匠对着一个树洞大声将这件事讲了出来。以前他觉得这个故事实在太傻,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他觉得,小帽匠简直太机智。

克鲁琴州的几乎每个人,无论是尤西斯的信徒还是对他诸多不满的地方小贵族,都很关心新颁布的法令能否让自己开心,然而却很少有人关心颁布法令的人开不开心。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住在华丽的城堡里坐拥阿尔巴雷亚家的财富手握克鲁琴州的政权,没有理由不开心。对这个想法抱有异议的人,看来只有尤西斯一人。

“你为什么还不醒?”尤西斯说着,背对着门在法阵旁的地板上盘腿坐下。如果卢法斯看到他现在的动作,肯定会扬起眉毛瞪大了双眼说:“你是谁?我从来没教我亲爱的弟弟做出这种粗野的坐姿。”然而最敬重的兄长现在远在克洛斯贝尔,这里只有他、和他倒霉的树洞。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虽然我并不十分介意你现在的状态,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特别有耐性的人。”

“那个三流贵族今天也来抱怨个没完没了。如果按他说的那样征税,伊诺尔的人民连黑面包都吃不上了。也许下次他再到我面前大放厥词的时候,我该给他的红茶里添点晒干的虎斑蝙蝠粪便,我听说那玩意喝下去之后就好像有两头大象在脑子里一边跳踢踏舞一边交配。”

“最近迷雾蘑菇又开始在巴利哈亚特的黑市里流行起来了,这种对人体危害如此大的药品为何屡禁不止?非法枪支的持有率也开始上涨。难道我颁布的刑罚还不够重吗?”

“今天艾略特又搞错了文件的编号,也许我应该把他调到乐团去,他拉小提琴的时候的确看起来开心多了。”

…………

…………

他的树洞一向都很安静,但今天似乎有点不一样。

“嗯……”法阵中央的人像是再也无法忍受尤西斯的碎碎念一样,闷哼了一声。几乎与此同时,法阵的流转剧烈波动起来,尤西斯感到自己体内的魔法也在积极地回应着,就好像有一头野兽即将冲破囚笼。

尤西斯单膝跪在法阵边缘,骑士剑已经半出鞘,剑身泛起幽蓝的光芒,目不转睛地看着法阵中央如同被困于噩梦之中、身体微微颤抖的人。“莱恩,”他头也不回地朝门外下令,“马上把米尔斯汀老师请来。快!”

“是,尤西斯大人!啊、米尔斯汀小姐……“

尤西斯感到身后吹来了一股凉风,随之听到嘭地一声响,回头一看,艾玛手持法杖款款地从敞开的房门外走进,法袍的下摆扬起一个优雅的弧线。

“晚上好,尤西斯大人。看来我们的客人终于要醒了。”她在尤西斯身边站定,眼睛注视着法阵中央的人。

尤西斯站起身,注意到虽然艾玛的语气轻松自若,她的法杖上却凝着法力。于是他抽出了已经半出鞘的骑士剑,银白色的法阵隐约出现在剑尖。尽管很清楚艾玛的法力远在自己之上,他还是踏前一步挡在了魔女的身前。

躺在地板上的人忽然大吸了一口气,四肢抖动了几下,像个发条玩具一样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弓起身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抬起头,目光茫然地看了看如临大敌的尤西斯和艾玛,毫无新意地问道:“……你们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尤西斯注意到那人的瞳色,墨绿中带点灰,令他联想到笼罩在迷雾中的森林,尤其是现在那双眼睛里还带着睡意和迷茫,再加上嘴角还沾着点口水,他不由自主地觉得那张脸长得挺蠢,忍不住想笑。不过,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拔剑相向就已经够无礼了,如果再嘲笑别人的脸,实在有违贵族的修养。

尤西斯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艾玛,然后便将骑士剑还剑入鞘,拿出一个领主应有的风姿,说:“你现在身在巴里哈亚特城、阿尔巴雷亚家的城堡。我是城堡的主人,克鲁琴州的现任领主,尤西斯·阿尔巴雷亚。这位是艾玛·米尔斯汀。迷途的旅人,报上你的名字。”

“我……”灰绿色的双眼眨了几下,恍然大悟取代了迷茫。他抬手指着尤西斯,大声说:“原来就是你!”

尤西斯狐疑地和艾玛对视了一眼,然后问:“你认识我?”

“我当然不认识你!我还肯定你不认识我!”虽然还盘腿坐在地上,他看上去却像是一只炸了毛、跳着脚的猫,“你为什么天天在我耳边叨叨叨,烦不烦!吧啦吧啦地抱怨个没完没了,法老王都要被你烦到从金字塔里跳出来了!如果你那么讨厌那个三流贵族,把他骂一顿然后让他滚蛋如何?我不知道怎么杜绝非法药品,别来问我!还有,既然那个孩子喜欢拉小提琴,你就让他去当个快乐的提琴手!”

尤西斯瞠目结舌地听他说完,忽然想用一个雷系法术将他打晕,或者将自己打晕。他的角度看不清艾玛脸上的表情,但能看到她的肩膀在一耸一耸。最可气的是,罪魁祸首正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看着他,仿佛他才是这件事的加害者。说好的树洞不会将秘密说出去呢?

“你……”尤西斯难得地无言以对。艾玛轻笑了一下,行云流水地接过话头:“这位旅人,看来你的身体恢复得不错。尤西斯大人刚把你带回来的时候,我还担心这个世上又要失去一个纯洁的生命了。虽然你们的初见似乎有些不愉快,但今夜的火星落在了狮子宫,我能预见你们将会有一段不错的展开,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告知你的姓名,以此纠正这个错误的开场?”

灰绿色的双眼眨了几下,视线在艾玛的脸上稍作停留,便拘束地移开了,再开口时,语气里少了刚才的怒气,多了几分羞涩:“……马奇亚斯。”

“说出你的全名。”尤西斯皱了皱眉,“难道你的姓氏见不得人?”

“没有那种麻烦的东西,就是马奇亚斯,”他朝尤西斯翻了个白眼,“你爱信不信。”

尤西斯和艾玛对视了一眼。

艾玛沉吟了一下,又柔声问:“马奇亚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告诉我,你修习的法术是师从哪位隐世的法师?”

“什、什么法术!我不懂那种东西!我、我只是个普通人……”马奇亚斯很努力地撒着蹩脚的谎言,眼神躲闪地四处张望,慌张的样子令人联想到雨中的小犬。

尤西斯眉头一皱,刚想开口,艾玛却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袖,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马奇亚斯用手撑起身体,语速很急地说:“如果你们审问完了,我该走了,我还有事。”说着便想站起来,没想到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你对我做了什么?!”他怒气冲冲地质问尤西斯。

怎么又是我的错?尤西斯刚想发作,艾玛却抢在他的前头,“我想,你只是……饿了。毕竟,你昏迷了接近半个月。”

像是在附和艾玛一样,马奇亚斯的肚子很合时宜地咕咕响了起来。

尤西斯扬了一下眉,毫不掩饰眼里的笑意,对马奇亚斯说:“虽然你的存在简直令人难以忍受,但这并不妨碍我当一个称职的主人家。我会派人带你去沐浴,换一身得体的衣服,然后到餐厅来见我。”

“我是你的下人吗?!凭什么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跟我讲话!”

尤西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也并不喜欢你现在说话的语气。但我想提醒你一下,你的食物,”他故意让自己鄙夷的视线在马奇亚斯光裸的上身停留久一些,“以及衣物,都会由我来提供。所以,注意一下你对我讲话的语气。”


“我一点都不信任那个人。”尤西斯对走在身边的艾玛说,“连聋子都能听出,他对我们隐瞒了很多。”

“我不否认。但是,”艾玛说话的语调依然轻松自若,“星星是不会说谎的,最近我在星象仪上并没有看到任何凶兆。也许他不是什么坏人。”

尤西斯冷哼了一声,又问:“关于他的法术,米尔斯汀老师是否有头绪?”

“目前我的确有几个理论,但几乎每一个都有点匪夷所思,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证据来验证它们。”艾玛在通往占星塔的楼梯前站定,“其实尤西斯大人并不需要太戒备马奇亚斯。我想,他只是个有秘密的人。我们都有不愿示人的秘密,不是吗?”艾玛狡黠地朝尤西斯眨眨眼,“他的秘密只是恰好比我们多而已。晚安,尤西斯大人,祝你用餐愉快。”

尤西斯望着艾玛的背影,今晚第二次陷入了无言以对的状况。


然而和马奇亚斯的共同进餐,并没有尤西斯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忍受,反而非常……有趣。

马奇亚斯跟在女仆身后走进餐厅时,尤西斯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看得出来,马奇亚斯非常不习惯身上的(用他的话来说)“贵族风情”服饰:衣领和袖口缀着繁复装饰的衬衣,黑色丝绸领巾,扣子上挂着银链的黑色马甲,修身黑色长裤,长至大腿的深灰色外套,紧紧包裹着小腿的马靴。马奇亚斯看上去就像忘了该怎么走路,而且像是要被领巾勒死了一样,从餐厅大门到座位这一段短短的路程,他至少扯了三次领巾。

不过,当他开始往嘴里塞食物,似乎就不怎么在意身上碍事的服饰了。

像是要下马威似的,尤西斯特意吩咐厨房准备了至少能喂饱五个成年男子的食物。然而在马奇亚斯吃下第二个烤羊腿后,他开始担心准备的食物不够。

他想起库洛提过,马奇亚斯的体重要比看上去重得多。见识了这个文弱青年的食量后,他忽然觉得那样的体重设定才是合理的。

“干、干嘛……”注意到尤西斯的视线,马奇亚斯有些迟疑地放下了已经举到嘴边的肉馅饼,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油,小声问:“我……是不是吃太多了?”

“不。”尤西斯真诚地回答,“如果我的目光冒犯了你,我向你道歉。你不需要有任何顾虑,即使有一个军队的你,阿尔巴雷亚家也能养活。”

马奇亚斯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情,然后便以一种要将尤西斯吃成穷光蛋的气势继续扫荡桌上的食物。

当马奇亚斯终于心满意足地捧起饭后的咖啡,桌上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

“感谢你的热情款待。”他朝尤西斯举了一下手里的咖啡杯,“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忙的人,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叨扰。喝过这杯咖啡,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你想到哪里去?”尤西斯动作优雅地用银勺子搅拌着杯中的红茶。

“到我该去的地方。我应该讲过,我还有事要做。”

“不,你哪儿都不能去。”金发贵族交叠起双手,“在你清楚告诉我你的身份和来历之前,你不能离开这座城堡。”

“哈!”马奇亚斯往后一靠,在胸前叉起手,说:“腿长在我身上,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就凭我是这里的领主。当然啦,如果用上你古老又高明的法术,我相信这座城堡里没人能拦得住你。要试试看吗?”

“什什么法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马奇亚斯倔强地别过脸。

“真是太遗憾了。这样我只能请你留在城堡里做客。幸好阿尔巴雷亚家的食物储备足够丰富,我想你不需要担心饿肚子。”

“你!”马奇亚斯刚想发怒,忽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抬起下巴说:“如果你领地上的人发现,他们英明神武的领主大人其实是个满肚子牢骚、啰里啰嗦、自言自语的小疯子,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呢?”

尤西斯扬了一下眉,慢条斯理地回答:“如果我把你关进城堡的地牢,每天只给你一个黑面包和一杯冷水,你说话的对象只有路过的老鼠,你觉得老鼠会怎么想呢?”

“不!你不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我是这里的主人。”尤西斯将铺在膝上的餐巾丢在桌面,站起身,向马奇亚斯行了一礼,说:“欢迎来到阿尔巴雷亚家的城堡。”说完,便转身朝餐厅大门走去,只留给他的宾客一个傲慢的背影。

“混蛋!!”马奇亚斯怒吼着,抓起一个小面包朝尤西斯的背影砸去,却悲哀地发现,面包在距离目标还有两米的地方便颓然落地。


TBC


评论(6)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