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 How to Kill the Pain

 @山羊乐园 写好啦!


身为一个非洲难民,我真的不知道肉要怎么炖,我尽力了……………………


===========================


尤西斯睁开眼的时候,左边太阳穴的钝痛还没有完全消散,感觉就好像左脑里有五个马奇亚斯在同时朝他的头盖骨发射破甲弹,医务室里过硬的床铺、鼻腔里挥之不去的消毒水气味进一步加深了他的不快感。

“……停下。”尤西斯抬起手揉了揉左侧太阳穴,试图跟脑里的副班长们谈判。

“你是醒着,还是在说梦话?”回答的声音意外地从右上方传来。尤西斯侧过头,还带着点睡意的视线里出现了马奇亚斯的身影,用在课堂上课的姿态坐在床边的折叠椅上,膝盖上摊着一本砖头那么厚的书。

尤西斯用刚睡醒、还有点沙哑的声音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我不是特意来看你的!”马奇亚斯啪地合上膝盖上的书,尤西斯看见封面上写着《导力学概论》,忽然觉得这个标题充满了嘲讽。“我只是手指头被书页划破了,过来贴块止血贴。”马奇亚斯像是要炫耀什么似的,朝尤西斯伸出了左手的中指。尽管上面的确贴着一块褐色的药布,金发贵族却怀疑那下面根本没有伤口,嘴倔的副班长只是单纯想对他做这个动作而已。

“哼,你拼命掩饰什么的时候,脸特别蠢。”尤西斯把右手盖在眼睛上,试图遮挡眼角的笑意。

“你!”马奇亚斯忍住将手里的《导力学概论》砸在尤西斯脸上的冲动,说:“你偏头痛发作时皱成一团的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气呼呼地翻开书,一边把视线锁定在书页上一边絮絮叨叨地说:“居然因为精神紧张患上偏头痛,你这样的贵公子还真是脆弱。幸好里恩发现了你有不妥,不然到了战斗的时候倒霉的就是跟你LINK的我。你现在每天晚上睡几个小时?刚才萝西努同学有没有让你吃药?”

尤西斯只是继续用手盖着眼睛,对他的话充耳不闻。马奇亚斯刚想发怒,又硬生生忍住了,重重地合上书,语气却和缓了不少:“凯尔迪克和巴里哈亚特的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也处理得不错,用不着整天摆出一张忧国忧民脸,也不用什么都憋在心里,长着嘴巴不是光用来吃饭的。”

尤西斯移开右手,张开一只眼睛看了看马奇亚斯,说:“有谁说过你战斗的时候一定要跟我LINK吗?”

马奇亚斯告诉自己,尤西斯的脸上之所以还没多出来一本《导力学概论》是因为书一旦沾了血就不能看了。他很冷静地站起来,转身就走。没想到才刚迈开腿,手腕就被拉住了。马奇亚斯抿了一下唇,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金发贵族,用尽可能冰冷的眼神询问他的意图。

尤西斯松了手,往床的里侧靠了靠,腾出来小半边床,然后拍拍空出来的半个枕头,说:“陪我躺一下。”他顿了一下,又加了半句,“好吗?”

马奇亚斯对自己说,像这种任性又无理的要求,他是不会同意的。万一他同意了,也只是出于身为七班副班长应有的人道主义精神,绝对不是因为尤西斯说这句话的表情,令他想起了住在奥斯特区的时候,有一只金毛的野猫经常会蹭着他的裤腿喵喵叫着讨吃的。


为什么医务室的床边非要有个帘子不可呢?马奇亚斯躺在不太舒适的硬板床上思考着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方面很感谢床边拉得严严实实的帘子,这样就算有人突然进来也不会看见他们两个大男生挤在一张窄窄的小床上,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承认,和正在交往的人一起躺在拉起帘子的床上,很难令人不产生歪念。

但尤西斯显然并不这么想。他现在面朝马奇亚斯侧身躺着,闭着眼,呼吸平稳,似乎睡得很香。

“喂,你睡着了吗?”马奇亚斯侧过脸问。

理所当然地没有回应。

那我躺在这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他很想大声地质问,却又不想破坏眼前的平和。不得不说,尤西斯的睡颜很好看。他忽然觉得身上有些燥热。红翼上的房间很紧张,自然不可能像在第三学生宿舍那样住单人间,他们必须和艾略特、盖乌斯一起住在一个很小的四人间里,而且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乌云密布,在这样的情况下,自从上舰以来他和尤西斯之间便没有发生过什么。

也许是荷尔蒙作祟,也许是鬼迷心窍,马奇亚斯忽然凑过去在尤西斯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哼,你这种行为叫做‘乘人之危’,非常不绅士。”冰蓝色的双瞳里全是戏谑。

“不、我只是……那个……不是……你居然装睡,太卑鄙了!!”总之先反咬一口吧。

“居然还恶人先告状?”金发贵族一翻身压了上去,“我本来想遵循身为贵族应有的修养,看来不需要了。”说着就往马奇亚斯嘴上凑去。

“别闹!”马奇亚斯在危急之中爆发了从未有过的敏捷度,一手推开了袭击者的脸,“发情也看看地点,这里是医务室,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他的声音因为急躁,比平日高亢了不少。

“嘘!”尤西斯立即用手捂住身下人的嘴,责备地说:“声音小点,你想把整艘舰的人都引过来吗?"他松开手,压低声音,“我尽量动作小点你也安静些,我们速战速决。”

“哈啊?!不要用作战说明的语气说这种……嗯!”口腔内被尤西斯的舌头侵入时,马奇亚斯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为什么这么苦”。抱着学术研究的心态,他主动地用自己的舌头缠上口里的入侵者。

尤西斯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进攻遇到的不是反抗而是迎合,楞了一下,松开了马奇亚斯的唇,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身下的人。

马奇亚斯咂了咂嘴,皱眉问:“你刚才吃了什么药?好苦。”

“想知道?再仔细尝尝看。”尤西斯用手指捏住马奇亚斯的下巴,再次封住了他的嘴。


以下内容开启心眼可见


尤西斯懒洋洋地瘫在马奇亚斯的身上,嗅着他的汗味,以及弥漫在空气里的性的气味。

“告诉你一件好事情。”金发贵族慢悠悠地开口。

“嗯?”马奇亚斯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不置可否地应答着。

“我的头一点都不痛了,我想我找到了治头痛最有效的方法。”

下一个瞬间,尤西斯发现自己仰面躺在了医务室的地上,后脑勺和背部重重磕在了硬邦邦的地板上。

……我现在不仅脑袋很痛,背上也很痛。他悲哀地想道。


FIN



评论(24)
热度(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