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闪之轨迹] (Not) A Tale of Dragon (1)

* 上一回扯了2k多的废话,这次故事终于开场!

* 马奇亚斯出场了,但是没有台词

* 在这一章里,你们会看到很多熟悉的地名,那是因为作者非常非常不擅长起名字所以直接借用了闪轨里的地名,但这是个架空故事,那些地名跟原作故事没有半米拉关系


=======================================


Chapter 1


然而尤西斯终究没有实现成为龙学者的梦想。

尤西斯十三岁那年,一场百年不遇的寒流席卷了整个埃雷波尼亚帝国,尤西斯和卢法斯的父亲,阿尔巴雷亚公爵因为年老体衰再加上平日缺乏锻炼,在酷寒之中患上了严重的肺病,最终未能熬过那一年的冬天。

第二年春天,卢法斯·阿尔巴雷亚继承爵位,成为克鲁琴州的领主。

尤西斯十七岁的时候,帝国军队的铁骑和飞龙攻破了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城墙。同年十月,卢法斯接受皇室任命,就任克洛斯贝尔殖民地的总督。

克鲁琴州不能没有领主。尤西斯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将所有的远行装备,包括一双上好的牛皮长靴、施过秘术的防风斗篷、指南针、羊皮地图等,全都锁进一口檀木箱子里,然后出席了自己的就任仪式,担任克鲁琴州代理领主。

当他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第一次在装帧精美的羊皮卷宗的下端盖上阿尔巴雷亚的印章时,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兄长,你说得没错,每天坐在书房里批阅公文的无趣男人,一个就够了。


虽然克鲁琴州的面积并不算大,但繁荣的港口为居民带来了各地的货物和数不清的财富。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随着海风而来的除了财富和温暖宜人的气候,还有残暴的海盗。巴里哈亚特港口和往来的商船,每年总有那么几次会遭到海盗的袭击,克鲁琴州也因此建立了帝国数一数二的海上防御力量,拥有5艘搭载超过30门火炮的风帆战船。

富裕又不太平的地方的居民通常是比较难伺候的。尤西斯刚上任的时候,引发了民众不少的反对声音:“我不相信那个黄毛小子能管理好克鲁琴州。”“他还不如我儿子年纪大!”“我们要卢法斯大人!”“我还不如直接把我的商船开到海盗的老窝去(笑)。”

尤西斯用了半年时间,令民众的声音变成:“尤西斯大人万岁!”“我早就看出来,尤西斯大人的治理手段并不比卢法斯大人差。”“如果我年轻十岁,真想嫁给尤西斯大人啊(笑)。”

宽松的税收政策、严厉的犯罪打击、良好的个人形象,以及一场漂亮的海上防御战,迅速为尤西斯建立起无可动摇的威望。


尤西斯将羽毛笔插回龙爪造型的笔座,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问:“今天的公文就是这么多了吗?”

“那个……我、我查一下,请、请稍等。”新上任的秘书官艾略特慌慌张张地翻看着手里的皮面笔记本,“嗯,是的,接下来也没有别的安排。太好了,这样尤西斯大人就能好好休息一下了。不如我把小提琴拿过来,为尤西斯大人演奏一曲?”

尤西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位新人秘书官,足够聪明,待人体贴,脸上带着天使般的笑容,有着不输于皇室乐团小提琴手的演奏技巧,但如果他可以像上一任秘书官阿诺那样,将日程安排和文件编号熟记于心,会议记录写得详尽清晰,甚至将书库里每本书的摆放位置都记得清清楚楚,尤西斯觉得,自己每天的工作大概会轻松很多。

“谢谢,艾略特。虽然你的演奏的确能够治愈心灵,但今天我不得不回绝。我收到报告,有人在城西的郊外看到了可疑人物,我担心是海盗的奸细。等一下我打算骑马到城西视察一下,顺便散散心。”

“诶?!尤西斯大人要一个人去吗?这样可不行,太危险了,至少叫上库洛大人一起!我这就去找库洛大人,然后让马厩备马。”艾略特说完便躬身行了个礼,转身快步退出了书房。

尤西斯有点无奈地看着书房门。库洛·安布斯特在卢法斯担任领主的时候,便被册封为骑士,是卫兵队的队长,惯用一把造型奇特的双刃剑,有传闻他少年时期出身佣兵团,那一身高强得吓人的武艺便是那时习得的。在尤西斯看来,库洛这个人虽然有不少无伤大雅的缺点,出身也有点不明不白,但为人正直、值得信赖,而且,他相信卢法斯的判断,既然兄长认为这个人配得上“骑士”这个高洁的称号,那么他也会认同。

只是,库洛的个性太过轻浮,话也很多,正好是尤西斯搞不定的类型。他不知道,孤身到城郊视察遇上危险,与忍受库洛的喋喋不休一起到城郊视察,哪个令他更头痛。


“……所以说,小少爷你绷得太紧啦,神经会断掉的,你要学会放松。”库洛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捏着一朵刚才随手从树上摘下的小白花。他挤眉弄眼地对尤西斯说:“不如这样吧,下次我带你到红灯区去,那里有两家相当高级的俱乐部,我试过很不错,你肯定也喜欢。”

如果你再不闭嘴,我的神经大概会当场断掉……尤西斯苦闷地想,然后目不斜视地看着眼前的景色,说:“你是在告诉我,你拿着阿尔巴雷亚家发的薪水到处花天酒地,而且很有可能是在当值期间?看来你是嫌每月的薪资太高了对吧?”

“咳咳。”库洛干咳两声,“那啥,小少爷,我不是故意岔开话题,不过那边是不是躺着个人,还是有条死尸?”

尤西斯一怔,顺着库洛手指的方向看去。大概二十米开外的河边,有个人脸朝下一动不动地躺着,半边身子泡在水里,不知是死是活。

尤西斯双脚用力一夹马腹,喝一声“驾”,爱马修特拉尔便离弦之箭一般往河边冲去,库洛跟在后头大喊“小少爷你等等我”。

来到河边,尤西斯看清了那人有一头墨绿色短发,看身形应该是个青年男人,身上穿着一件褐色旅行斗篷,质地结实的黑色长裤,皮质短靴,衣物上沾满尘土,似乎经过了一番长途跋涉。由于斗篷的遮挡,看不清身上有没有佩戴武器,但最让尤西斯在意的是,那人身下的河水呈粉红色,说明他的身上有还未愈合的伤口。

尤西斯心里一急,立刻想翻身下马,却被从后赶上的库洛伸手拦住了,“小少爷,你也太鲁莽了!也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说着,库洛便跃下马背,反手握住背上的双刃剑,用脚尖把躺在地下的人翻了过来。

库洛发现那人的右肩上一大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腰上还佩着一把短匕首,于是第一时间蹲下身卸下了他的武器收在自己的后腰,然后才探手试了试他的鼻息。“还活着,但是只剩半条命了。”库洛头也不回地对尤西斯说完,便伸手撕开了那人的上衣,仔细检查着他肩上的伤口。“是枪伤,已经发炎了。”库洛的语气有点凝重。

这时尤西斯已经下了马,站在库洛身后低头打量着躺在地上的青年。虽然脸上沾着血迹和污泥,他的眉目依然显得文质彬彬,透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但尤西斯却注意到,身后的两匹马此时都表现出异常的不安,一边哼哼地喷着鼻息一边不停用前蹄刨地,时不时还往后退几步,如果这两匹不是血统纯正训练有素的战马,大概已经远远逃开了。动物的第六感一般比人类灵敏得多,尤西斯不明白爱马的惊慌到底源自何处,是因为那人身上沾着猛兽的气息吗?

他身上的枪伤也让尤西斯很在意。尽管有明文规定只有皇室军队和领邦军可以佩枪,但近年随着枪支制造技术逐渐流入民间,一些小贵族和富裕的商人也开始通过黑市购入枪支,而且屡禁不止,这些缺乏管理的枪支为治安增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当务之急是救活眼前的伤者。“让开。”尤西斯说着,拔出了腰间的骑士剑。库洛站起来退后了几步,全身的肌肉依然绷得很紧,如同一把张开的弓。只见尤西斯将骑士剑的剑尖插入身前的泥土里,合上眼,低声念动咒语:“Licht der Curationum。”骑士剑的剑身慢慢泛起淡蓝色的光,并逐渐凝聚成一个光球从剑身激射而出,注入伤者右肩上血肉模糊的伤口,伤口马上泛起同样的淡蓝色光芒,并逐渐暗下去。

库洛吹了个口哨,说:“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搓法术好帅气!可惜我身上连半滴贵族的血液都没有,不然真想没事就搓几个火球玩玩。”

尤西斯将骑士剑收回剑鞘,并没有理会库洛的感叹,只是淡淡地说:“你把那个人抱到马背上,带回城堡治疗。”

“诶?小少爷刚才不是用法术给他疗伤了?”

尤西斯瞥了库洛一眼,微微皱着眉说:“如果治疗术这么万能,还要医生来干什么?我只是给他简单止了血。”

库洛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应了一声“遵命”,便弯下腰打算将地上一动不动的人打横抱起来,没想到双臂刚一用力,就险些一个踉跄朝前摔去。库洛怎么都想不到,那个青年的身形看着瘦削,抱起来居然死沉死沉的,以他的臂力,刚才竟然差点抱不起来。库洛咬一咬牙,使出浑身力气,才终于将那人抱起。他狐疑地打量着怀里那人毫无血色的脸,心想:小哥,你都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沉?


第二天,尤西斯批完公文后,想起昨天捡回来的人,便将城堡的医生叫到书房,问:“昨天那个伤者怎么样了?他醒过来了吗?”

这个时候,尤西斯怎么都想不到,他会生平第二次从医生的口里听到这句话:

“对、对不起,尤西斯大人……我、我已经尽力了………………”


TBC


评论(5)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