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试阅】二副库里架空小说本《BLACK & WHITE (Ⅰ)》

01

马奇亚斯·雷格尼茨一脸疲惫地解下枪套放在桌面,然后扯下领带随手丢在沙发上。他刚刚在警局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成功攻破了一个金融诈骗团伙的防火墙,获得了决定性的犯罪证据。一次漂亮的攻城战。

然而,伴随着成就感而来的是巨石一般的疲倦,他现在只想换上舒适的睡衣然后蜷缩在软软的毛毯下面睡到自然醒。

可惜他的胃却另有打算。

马奇亚斯和冰箱里仅存的一颗皱巴巴的番茄对视了10秒,然后默默地关上了冰箱门。柜子里还剩下最后一个杯面,可惜上面的喷码日期却无情地告诉他,已经过期十天了。

他努力说服自己,作为一个独居的年轻单身男人,他的生活其实还不算太悲哀,至少他刚刚成功打击了犯罪。

“呆子,”一把傲慢的声音这样说道,“人类爬到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吃过期的垃圾食品。到街上去找一家像样的餐厅,吃一顿像样的晚餐吧,雷格尼茨。”

“闭嘴吧你!”马奇亚斯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厨房里。他苦涩地想,绝赞,我已经开始和脑里的声音对话了,看来离彻底疯掉已经不远……

马奇亚斯闭上眼睛,双手撑在冰凉的料理台上,试图告诉自己,脑海里的那个人只是个幻影,一个徘徊不去的幽灵,只要无视他、只要好好地睡一觉,他就会消失……“别自己骗自己,你知道你摆脱不了我,”这一次,高高在上的语气里带上了些许的温柔,“说真的,像个正常人那样去吃点东西,你已经快把自己的脑子折腾疯了,还想把胃也折磨出一个窟窿吗?”

关你屁事!你他妈的为什么不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就好像两年前你从我的生活里干净利落地滚蛋一样?马奇亚斯一边和脑内的声音无声地争吵,一边表情木然地拆开了杯面的包装。

 

在等待水烧开的时间里,马奇亚斯想起被他整整忽视了两天的手机。但他不认为会积攒太多未处理的信息,因为他在这里既没有女朋友、工作以外的朋友也没几个,唯一的亲人和他一样是个工作狂。尽管如此,他还是例行公事一样从外套口袋里翻出已经断电关机的手机,插上充电器,点亮了屏幕。1封新邮件、5个未接来电、17条语音信息,无一例外全都来自“女魔头”。

女魔头的真实身份,是马奇亚斯曾经的教官,莎拉·巴雷斯坦,如今担任T市反黑部门的负责人。这位女警官作风干练,枪法和体术都是警局内数一数二的好手,不说话的时候是个美人,但只要一开口,过于豪放的说话方式令人颇为幻灭,下班后不是泡在酒吧里就是在去酒吧的路上,还喜欢随意差遣部下。马奇亚斯虽然没有在她手下工作过,但是做她学生的期间,也吃过不少苦头,其中一些还使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马奇亚斯在心里暗暗叫苦,无可奈何地打开第一条语音:“马奇亚斯!为什么不听我的电话?!是不是皮痒了?”

过高的分贝令马奇亚斯怀疑自己收到了来自魔法世界的吼叫信,并产生了一个错觉,如果不赶紧把剩下的语音听完,他的手机就会熊熊燃烧起来。于是他急忙打开剩下的信息:

“就算你不听电话,起码看一下邮件!”

“为什么不听电话不查邮件?!”

“你个小子不是在故意无视我吧?你要敢无视我,我立刻打飞的过去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臭小子你死哪去了!快点回我电话!”

“这不像你的作风,你不会真的死了吧?”

“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快回电话,无论几点!”

接下去的十条全是类似的内容。值得她像这样夺命追魂call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马奇亚斯在心里算了一下时差,T市现在是凌晨三点半左右,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国际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便接通了:“马奇亚斯!你还没死啊?!”听筒里传出的声音难得地十分清醒、没有半分醉意。

  “莎拉教官,早、早上好,还是应该说晚上好?我暂时死不了,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连续工作了差不多两天,刚刚回到家。”

“哦,大案子?干翻那些人渣没?”

“就是我上次提过的金融诈骗案,花了我一点功夫才攻破了他们的防火墙,那几个混蛋现在正在警局录口供。”马奇亚斯的语气里忍不住透露出几分得意。

“不错嘛,这次给自己打多少分?”

他有点羞涩地推了一下眼镜,回答:“勉强可以得八十分吧。”

“以你的标准就是离满分不远了咯?很好,正好给你的海外工作经历画上圆满的句号。”

马奇亚斯叹了口气,“我已经说了好多次了,我不打算调职回国,我现在在这边过得挺好的。”

“你他妈的好个屁!我一听你的声音,就知道你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坑然后躲在里面哭得昏天暗地。”

“……我非常肯定只是你的错觉,你难道希望我不眠不休工作了两天之后,还能给你唱一段《弄臣》?”

电话的另一侧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换上了谈论公事的语气:“他回来了。”

“……谁?”

“别装了,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尤西斯·阿尔巴雷亚回来了,就在前天。”

马奇亚斯突然觉得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掐住了他的喉咙,他想说点什么,声带却好像被冻结了一样。他的嘴里发干,舌尖尝到了并不存在的辛辣和苦涩,胃里一阵阵翻腾,但他知道和饥饿感没有半点关系。

电话还在毫不留情地继续:“一周前,老阿尔巴雷亚死了,被枪杀。尤西斯消声觅迹了两年,然后在阿尔巴雷亚家族生死存亡的关头突然出现,他这次回来肯定不止参加父亲的葬礼这么简单。我们的卧底拍到了他的照片,我发到你邮箱了。还有其他一些情报,但你现在是无关人员,我不能向你透露,明白?”

马奇亚斯第一次发现,开口讲话是一件这么艰难的事,但他还是努力做到了:“……调职申请最快什么时候可以通过?”

“……我就知道你会为了他回来,”莎拉似乎低声骂了一句“笨蛋”,又似乎没有,马奇亚斯听得不真切,但他觉得莎拉应该是骂了的,因为他也想揪住自己的领带劈头盖脸地大骂一句“你这个脑子里长满花椰菜的笨蛋”。

电话里陷入了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但很快被莎拉打破:“我已经提出申请,要求把你调到我手下,我会去好好调教一下高层那群老头子,让他们办事手脚麻利些,但是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两年,马奇亚斯不知道哪个对他来说更长一些。但他还是很庆幸终于等来了做个了断的机会。“拜托了。莎拉教官,对不起,我好像又给你添麻烦了……”

“笨蛋!我可爱的学生终于决定回来给我打工,我现在简直想到酒吧里喝上两轮!你一回来,我他妈的立刻把现在干情报的几个废物调到档案室,那些废物简直浪费氧气!”

“别这样,”马奇亚斯苦着脸说,“你是准备把我的剩余价值全部榨干吗?”

莎拉像个黑心煤矿主一样哈哈大笑了几声:“就是这么一回事。”她再开口时,声音却变得少有地温柔,好像一个正在给年幼的弟弟讲睡前故事的姐姐,“所以,马奇亚斯,给自己申请一个假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我尽量。那就先这样吧,教官,早点休息,别喝太多。”

“你这种老妈子一样性格怎么还不改,扫兴。挂了。”

马奇亚斯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想狠狠地吐槽两句,脑子里却一片空白,视线死死地锁定在未读邮件的提示上,手指擅自点开了阅读邮件的图标:邮件主题是“无题”,正文部分只有一张照片,照片的主角是一个淡金色短发、面容俊美的年轻男人,正从一辆黑色的路虎上下来,衣着打扮显得十分优雅,墨绿色的V领毛衣,脖子上松松地围着白色薄围巾,下身是一条藏蓝色的格子长裤。

拍摄者的动作似乎很仓促,图像有点模糊,但马奇亚斯还是一眼认出了照片上的人。

尤西斯·阿尔巴雷亚,T市四大黑帮家族之一的阿尔巴雷亚家族的次子,马奇亚斯昔日的同窗。

以及曾经的恋人。


================================


本子会参广州3月7日和8日的春季YACA,摊位号未定,场取的小伙伴请不要拍下面的预售链接,留个评论就可以了,方便我统计印量,谢谢!


通贩预售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md0pKn&id=43834490013


有兴趣通贩的小伙伴请尽量在2月26日之前拍下预售,年后送印,印量基本按照预售量下单,3月9日开始发货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40884



评论
热度(1)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