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 Valentine's Day is for Morons!

* 情人节快乐!【尽管我的心情正如标题所说


* 在赶本子的空挡里随手摸鱼的产物,很短、没什么情节、大家随便吃吃


* 卖安利的勺子在情人节的凌晨划着了一把火柴,在微弱的火光中看见了很多很多的二副小伙伴、很多很多的二副同人本;火柴的亮光越来越微弱,勺子挂着幸福的笑容,冷死在情人节的清晨


========================================


“马奇亚斯,给你的。”菲从怀里抱着的花束里抽出几朵塞到马奇亚斯的鼻子下。

“为什么要给我花?”副班长一头雾水,“还有,这些花哪来的?”

正值午休时间,一下课就消失无踪的菲突然抱着一束五颜六色的花回到教室,径直走到马奇亚斯面前,不由分说地强迫他收下其中几朵。

“园艺社的花圃里摘的。放心吧,花是我种的,而且社长也同意了。”银发少女皱起眉,问:“难道你觉得我的手作巧克力更好吗?”

一想到菲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级别的黑暗料理,马奇亚斯不禁暗暗打了个寒颤,但“巧克力”这个词的确提醒了他,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巧克力商人和花店老板的狂欢日——情人节。

“……难道,这些花是给我的情人节礼物?”马奇亚斯试探性地问。

菲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看不出任何少女应有的娇羞。“只是义理的鲜花而已。而且,也不是给你一个人的。”银发少女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花逐一分给了课室里的艾略特、盖乌斯、库洛和里恩,剩下的几朵,端端正正地放在了不在课室的尤西斯的桌面。

分发完鲜花后,菲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若无其事地说:“反正,你们这群单身汉,今天连一个巧克力也没收到吧。”她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大概只有里恩和尤西斯除外?”

“呜哇……为什么要把这么悲伤的事实说出来!”艾略特看上去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虽然不太懂这是什么习俗,但我能感觉到风中夹杂了一丝悲凉。”

“喂……这到底是情人节还是整人节!”马奇亚斯在悲痛中也不忘吐槽。

“不要小看我的魅力啊!只要本大爷我拿出干劲来,无论是本命还是义理巧克力,十个八个都不在话下!”库洛虽然说得豪情万丈,但空荡荡的书桌抽屉早已看穿了一切。

“总、总而言之,谢谢菲的一番心意。”里恩有些尴尬地笑着,悄悄用身体挡住了抽屉。

但眼尖的亚丽莎还是看见了包装精美的纸盒一角,“啊啦,果然有收到嘛。”金发少女语气不太和善地说:“放学之后本来想和班长她们一起去给你们买巧克力,现在看来,不用准备你的那份也没问题咯。”

“里恩太狡猾了!明明收到巧克力居然不拿出来和大家分享!”米莉亚姆鼓起腮帮气呼呼地说完,作势要去翻里恩的书桌。

课室里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面对略显混乱的场面,一向遵纪守法的马奇亚斯意外地没有出言制止。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尤西斯的桌面。这个金发贵族也是一下课就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空无一人的课桌上摆着几支花,怎么看都觉得很微妙。他低下头拂去了花瓣上的几滴水珠,悻悻地想:虽然的确一个巧克力都没收到,可我没说过我单身啊……


放学后,马奇亚斯照例去了棋社活动室。但今天史蒂芬部长的话题三句不离“巧克力”,兴趣索然的马奇亚斯下了两盘棋就随便找了个借口,逃也似的离开了棋社活动室。

情人节什么的,只不过是巧克力商人和花店老板一起想出来的阴谋,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跳进圈套,简直不可理喻。而且,说到底,爱情什么的也只不过是大脑在多巴胺的影响下所产生的错觉。

太愚蠢了!

…… 反正,这种愚蠢的节日,我一点都不想过!

马奇亚斯在心里这么说着,推开了第三宿舍的大门。但眼前的情景令他有点想关上门,转身逃到天涯海角去:艾略特、盖乌斯和里恩围坐在餐桌边,桌面上放着好几盒拆开包装的巧克力,三个大男生其乐融融地分吃着。怎么说呢,这个场景实在太过“情人节”、太过粉红,有点诡异。

“马奇亚斯!”艾略特发现了呆站着的副班长,立刻热情地招呼着:“过来一起吃巧克力吧!”

“呃……好吧。”面对天使一般的笑容,要说出拒绝是很难的。马奇亚斯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拉开一把椅子坐下,随手挑了一颗贝壳形状的巧克力丢进嘴里,边吃边问:“这些是里恩收到的巧克力,还是……那个金发贵族的?”

“全都是里恩收到的哦!”艾略特兴奋地说,仿佛收到巧克力的是自己一样。

“嗯,真不愧是里恩。”盖乌斯点头称赞道。

黑发少年不好意思地拨弄着刘海,说:“大部分都是之前的委托人送来的谢礼而已……没想到全部收下之后数量会这么多,我自己也不可能吃得完,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帮忙吃一点吧。”

“怎么不见库洛学长?”马奇亚斯问道。难怪觉得这么安静,原来最聒噪的那位不在场。

“大概不知道在哪里追着女生讨要巧克力吧……”里恩眯起眼回答。他指了指脚边的一个纸袋,说:“不过我把他那份留下了。至于班上女生那份,”他尴尬地笑了笑,“……我觉得她们大概不会想要别人送给我的巧克力,还是下个月我们一起合请她们吃咖啡店的甜品吧。”

马奇亚斯点点头,在心里由衷地称赞:真不愧是里恩,想得真周到。

他又挑了个酒心巧克力拿在手里,装作不经意地说:“尤西斯那家伙收到的巧克力应该也不少吧,他是打算自己全部吃掉吗?我祝他快点得糖尿病。”

“我听演奏部的师姐说,尤西斯拒绝了所有女生的巧克力。”

里恩附和道:“我也听说了。所以大家都在猜测,尤西斯是不是有了正式交往的对象,所以才拒绝了其他女生的礼物。”

马奇亚斯咬破了嘴里的酒心巧克力,浓郁的樱桃酒香气混合着巧克力的香醇充满了口腔。好甜!酒心巧克力应该是这么甜的吗?他觉得有点困惑。

“巧克力……太甜了,我去泡点咖啡。”他站起来,走向放着咖啡豆的橱柜,假装没有注意到投在自己身上的三道视线。


分吃完那一堆巧克力后,四个人都觉得肚子饱得有点过分。虽然觉得对不起夏伦小姐精心烹制的食物,马奇亚斯还是决定放弃晚饭,收拾了几本课本到图书馆自习,顺便消消食。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图书馆门可罗雀。

哼,真是愚蠢,居然因为神经传导物质带来的虚幻情绪而放弃了宝贵的学习时间。马奇亚斯诽腹着,找了个位置坐下,翻开课本埋首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学习真的是解除烦闷的最佳方式。一旦沉浸在公式和理论的世界里,一个无关紧要的愚蠢节日所带来的小小烦恼便成了滚滚江水中的一粒细沙。马奇亚斯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僵硬的肩颈肌肉,才发现,居然已经快到闭馆时间了。

收拾好书本走到图书馆大门,他却傻了眼: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倾盘大雨。要回宿舍了才下雨,难道连老天都不喜欢我吗?他不禁这样悲叹道。

“怎么办呀,下雨了……”女生叹着气说。

“不怕,有我在。”男生这样回答,脱下了校服外套罩在两人的头上。

马奇亚斯瞠目结舌地看着身边的一对学生情侣顶着一件校服外套,挽着手,以一种冒着枪林弹雨私奔到夕阳尽头的姿态冲进了滂沱的雨幕。

他们是笨蛋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可以问图书馆的老师借伞吗?马奇亚斯扶着额想。所以说多巴胺会降低人的智商。

马奇亚斯摇着头转过身往图书馆的前台走去,没想到才刚走了两步,就迎面碰上了从图书馆出来的尤西斯。

“不用去了,最后一把伞被我借走了。”金发贵族趾高气扬地用手里的长柄伞点着地面。

“尤西斯?!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来图书馆的?”

“我一直都在。只不过副班长大人觉得书上的铅字比我有意思得多,所以根本没注意到我罢了。”

“当然!别拿你那张蠢脸和书本上的知识作比较,简直是对智慧女神的侮辱。”

尤西斯懒得继续和他抬杠,走到门廊下“嘭”地一声撑开手里的伞,侧了一下头,问:“你到底走不走?”

马奇亚斯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要和我打一把伞回去?”

尤西斯皱着眉,不耐烦地说:“伞就只有一把,你可以选择冒雨回去,不然就闭上嘴赶紧到伞下来。”他停了一下,又说:“或者你可以像刚才那两个呆子一样,把外套顶在头上,那样的话,恕我不奉陪了。”

“谁会干那种蠢事啊!”马奇亚斯一咬牙,钻到了尤西斯的伞下。

那是一把索然无味的黑布伞,伞骨看起来很结实,但伞面并不大,两人必须紧紧靠在一起才能避免半个身子被雨水打湿。

二月的雨带着寒意,隔着衣物传来的体温显得格外温暖。

马奇亚斯感到有些拘束。虽然周围很黑,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也全都步履匆匆,无奈七组专属的红色制服实在太过显眼,他不免担心,万一有人看见帝都知事的儿子和阿尔巴雷亚家的次子打着同一把伞走在路上,在局势这么敏感的当下,难免招人话柄。

但尤西斯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撑着伞,走得闲庭信步,仿佛是天和日丽的日子里在自家后花园里散步。

马奇亚斯觉得两人之间的沉默实在难以忍受。“你这家伙,今天好像很忙嘛,总是一下课就没了人影。”

“嗯,我出去躲起来了。因为一一拒绝女生的情人节巧克力,实在太麻烦。”

马奇亚斯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有自信啊。就这么有把握,会有一队一队的女生给你送巧克力?”

尤西斯理所当然地回答:“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他叹了口气,“不过,无论怎么躲,还是会被她们找到……情人节真是个可怕的日子。”

“这么怕麻烦的话,收下不就好了?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心意。”

“我拒绝。我已经有正式交往的对象了,怎么能收下其他人送的情人节礼物。这么无礼的行为,有损贵族礼仪。”

“……还真是有够贵族风情啊。”马奇亚斯小声地抬杠。

尤西斯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两人又沉默地走了一小段,尤西斯忽然说:“你还没送我巧克力。”

马奇亚斯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为什么我要送你这种东西!这么想吃巧克力,平时随便哪天去买来吃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等到这种巧克力涨价到离谱的日子,巴巴地等我买了送给你!不正好中了商家的圈套吗?这是只有被多巴胺冲昏头脑的笨蛋才做的蠢事,别指望我会做。”

尤西斯轻笑了几声,“这么没情调又无趣的话,也就只有你才说得出来了。不过,难得我会同意你的歪理。”

“什么?”

“我是说,我正好也觉得情人节是个愚蠢至极的节日。”

“哦?”

“因为,无论是告白还是表达爱意,想做就去做好了,非要等到特定的一天,难道不蠢吗?”

“真难得啊,我居然会觉得你的话很有道理。”马奇亚斯低下头,笑出了声。

尤西斯忽然停住脚步,“不过,遵守习俗也是贵族义务的一部分。”说完,他便抓住马奇亚斯的胳膊,硬把他拉进了路边的一条小巷里。

“喂,你干什……嗯!”话才说了一半,嘴唇便被霸道地堵住了。马奇亚斯知道自己应该在没被人看见之前赶紧推开尤西斯,但现实却是,他伸手拉住尤西斯校服外套的前襟,积极地回应着这个吻。所以说,多巴胺真的会降低人的智商。

尤西斯刻意把伞压得很低,挡住了两人的上半身,即便有好事之人看过来,也可以解释为他们只是在交谈。

这是一个绵长而和缓的吻,和他们平常交换的吻不太一样,没有攻城略地也没有一争高下的气势,有的只是舌尖的共舞、唇齿的缱绻,宛如在早春的草地上,惬意打着滚的毛茸茸的小熊。

“情人节快乐。”尤西斯主动结束了这个吻,小声说道。

马奇亚斯用手背擦着嘴唇,假装埋怨道:“你疯了,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

“那就把登着我们的头条新闻的报纸都买下来,裱起来挂在墙上。”尤西斯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你的回答呢?”

“啧。”马奇亚斯翻了个白眼,“情人节快乐!满意了吗?”

“差不多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今晚在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

“为什么又是这种展开!这跟平时有什么两样?!”

“本来就没有什么两样。”

“……服了你了。”马奇亚斯一把抢过尤西斯手里的伞,说:“快走吧,我都快冷死了。”说完,抬脚就走。

尤西斯微微一笑,快步跟上,小声说:“我有超过二十种方法能让你快速暖和起来,要试试吗?”

“闭嘴吧你!”马奇亚斯用力握紧了伞柄,在心里咒骂:情人节真的是个很蠢的节日!


FIN



评论(12)
热度(8)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