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 Hunger in the Midnight


* 标题看起来好像有点黄暴


* 半夜四点醒来,觉得肚子饿,爬起来把早餐要吃的pancake吃掉了,浇上蜂蜜和一块黄油,泡了咖啡,咖啡里加了甜酒,一边喝一边码了这篇文,码完之后发现天快亮了,索性去洗了个澡然后看完了剩下的半集康斯坦丁;一个人住,就是这么任性


* 说起来,没人觉得晚饭到早餐之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吗?!半夜饿醒的肯定不是只有我一个吧?


* 写到最后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贵族二少X奴隶副班,副班的烙印是打在屁股上的,只是一个脑洞而已,我不会写的,因为不舍得让副班去服侍鸟贵族,这样的脏活累活还是放着我来吧


==========================================


饥饿感。

马奇亚斯缓缓张开眼睛,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饥饿感。并不是长时间不进食所产生的如同被巨大石块猛烈撞击般的饥饿感,而是像小石子投入湖面激起的阵阵涟漪,虽不猛烈但连绵不断。

几点了?

房间内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就好像空间内的亮光都被一头看不见的野兽吞噬了一般。凌晨三点,或是两点?不,时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饥饿感。

为什么会在这样的时间点里产生如此强烈的饥饿感?

仿佛是回答他的提问似的,躺在他身边的人呼出一口悠长的气息,温热湿润的呼吸轻如羽毛地撩拨着他的脖子。马奇亚斯侧过头,逐渐适应了黑暗的视线模模糊糊地描绘出枕边人的轮廓:较之白天柔和了不少的脸部线条、笔挺的鼻子、两片微微张开的嘴唇、几缕顽皮的金发垂在鼻侧,随着平稳的鼻息颤动着,马奇亚斯光是看着便觉得心里痒痒的,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将那几缕头发拨到那人的耳后。

他眯起眼,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尤西斯平和的睡颜,突然产生了扇对方一巴掌的冲动。凭什么他在大半夜醒来、饱受饥饿感煎熬的时候,罪魁祸首却能睡得这么心安理得?

说出来大概没人相信,白天里清冷得如同玻璃罩下的水晶玫瑰一般的金发贵族,在夜里的床上会变成一头野兽,以至于马奇亚斯被迫过早地消耗完晚餐所提供的热量。

要在这么强烈的饥饿感下再次入睡几乎不可能,眼下唯一合理的做法就是起身到楼下的厨房里找点吃的:热一杯牛奶,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找到一些水果、几片面包或者饼干。

现在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在不惊醒沉睡的野兽的前提下,挪开压在腹部的胳膊和缠住小腿的下肢。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马奇亚斯怎么都想象不到尤西斯一旦熟睡,就会如同依存症一般紧紧缠上来。这让他禁不住思考起尤西斯一个人睡的时候是怎样的光景,是抱住被子吗,还是枕头?又或者在房间的某处其实藏着一个巨大的咪西玩偶?

马奇亚斯一边想象尤西斯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住毛绒绒的咪西,一边轻手轻脚地将自己从金发贵族的禁锢中解放出来。身体恢复自由后,他侧过身,一手扒住床沿,另一只手伸到地上的衣服堆里,将手指接触到的第一件衣物捞出来。获得关键物品“尤西斯的T恤”后,他用手撑住上身慢慢坐起来,身下的床板似乎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满,发出了几声吱呀吱呀的抗议,幸好坏脾气的野兽没有被惊醒,依然呼吸平稳地熟睡着。马奇亚斯松了一口气,将对方的衣物套在身上然后转身坐在床沿,用脚在地上盲目地寻找拖鞋。

如果把床头的导力台灯打开,自然方便得多。不想惊醒了床上的人所以不开灯,但不是出于关心或者别的什么贴心的理由,只是因为那个人醒了之后会很麻烦。马奇亚斯就这样在心里和一个不存在的人据理力争。

突然,撑在床沿的右手腕上传来不轻不重的力道,低头一看,手腕已经被五只苍白的手指牢牢地箍住,马奇亚斯心里一惊,险些“呜哇”一下叫出声。

“……去哪儿?”清冷的声音染上了刚睡醒的慵懒和沙哑,显得格外色气。

马奇亚斯回头一看,半睁半闭的眼睑下,湖蓝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半埋在枕头里的脸带着几分不快。没说错吧,这人醒了就会很麻烦。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声埋怨:“你醒了也别吓人呀,大半夜的……”

“为什么这么心虚?是打算抛弃我,去和不知道哪里来的漂亮大姐姐偷偷见面吗?”

“说什么梦话……我饿了,到楼下找点东西吃。”

“……三更半夜饿了?你是还在哺乳期的婴儿吗?”

“你以为是谁的错?!”

反正醒都醒了,马奇亚斯索性报复一般“啪”地打开了床头的导力灯。“嗯……”尤西斯被突如其来的光线闪得睁不开眼,一下缩回了手挡在自己的眼睛上。

马奇亚斯心里油然升起了几分恶作剧后的快感,顺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借助灯光很快找到了躲在床底下的拖鞋。

尤西斯把脸埋在枕头里问:“这种时间,厨房里有什么吃的?”

“牛奶总是有的,或许还能找到一些面包或者饼干。”

“这样啊……”尤西斯翻了个身,把姿势改成仰卧,然后把被子拉到胸口,闭上眼,“我的牛奶里加一勺蜂蜜,面包涂上柑橘酱。”

“什么?”马奇亚斯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尤西斯睁开一只眼睛,懒懒地说:“怎么?你不仅大半夜把我吵醒了,还打算一个人吃独食?哼,我可不记得跟一个这么无情的人在交往。”

“不……我是说,我看起来像你们家的女仆吗?”

“怎么可能!”尤西斯把另一只眼也睁开了,皱起眉,仿佛马奇亚斯刚刚说了什么很失礼的话,“如果我们家雇了像你这样说话粗鲁的女仆,阿尔巴雷亚之名就要染上污点了。”

马奇亚斯后悔刚才没有趁尤西斯熟睡的时候扇他一巴掌,现在他只能咬牙切齿地穿上拖鞋,准备到楼下给“尊贵的尤西斯少爷”拿一杯加了蜂蜜(以及别的什么东西,比如一口唾液)的牛奶和抹了果酱的面包。

他的手还没摸到门把,身后又传来一声懒懒的呼唤:“喂,雷格尼茨。”

马奇亚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答:“又怎么了,少!爷!”

“把裤子穿上。”

马奇亚斯这才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尤西斯的睡衣T恤,就只有一条内裤。但他并不打算穿上裤子,因为如果这么做了,看起来不就像他对尤西斯言听计从了吗?

“哦,裤子就免了吧,我注意到,你正好挺喜欢我的屁股。”

“我不打算否认这一点。但你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不喜欢跟人分享属于我的东西。”

“据我所知,”马奇亚斯把手搭在门把上,用一个没穿裤子的人所能说出的最高傲的语气说道,“我的屁股上既没有你的签名也没有阿尔巴雷亚的家纹,无论在逻辑上还是在法律上,都不是‘你的东西’。再说了,我不认为这个时间还有谁会在宿舍里游荡。所以我准备就这样拉开门,抬头挺胸地走到楼下厨房。”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如果他知道,当他走进厨房的时候,会看见莱恩福特家的女仆雪伦微笑着问“请问雷格尼茨少爷想要烤面包还是水果沙拉?”,他一定不和尤西斯怄气,乖乖把裤子穿上。


FIN


评论(4)
热度(7)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