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 Say the words

*来源于 @少年病 的脑洞【贵族男学生当众向同学表白被泼咖啡】

*大家的性格都崩坏得很厉害,看完笑笑就好

*欺负副班长真好玩啊

*开始觉得【既然我写不出什么好故事至少在数量上取胜吧】,争取做到每周交一次党费

*机械键盘真好用,以及,欺负副班长真TM好玩!


=====================================


“黎恩,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把你叫出来是想问一下,你对‘告白’这件事的看法。”夺目的金发在午后微风的挑逗下懒懒地飘起又落下,湖蓝色的双目里,往日的清冷被灼热的认真所取代,清秀的眉头拧成了凝重的姿态。

“……诶?”

在阳光明媚的午休时间,被同班的男同学硬拉到教学楼天台,突然说起与“告白”有关的话题,黎恩·舒华泽不禁思考起自己的青春物语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Just say the words

the simplest, purest, crystal-clear words

Say the words, and I'll answer you...

 




“……我先确认一下,尤西斯提出这个话题,是打算对某处的某人实施‘告白’这个行为吗?”

“还用问吗?难不成我要对这个题目进行研究然后写一篇学术论文?”

“啊哈哈哈,也是呢……”他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尤西斯会是七班里第一个找他做恋爱相谈的人。

黎恩不禁回想起刚入学时,如同一块未经打磨的水晶原石、棱角分明的尤西斯。那个时候的他,简直是一块行走的人形告示牌,上面用白底红字写着“离我远点”。而现在站在这里的尤西斯,不仅表情柔和了许多,还有了倾心的对象。

“你这种欣慰又带点忧伤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我都快要打寒颤了,”尤西斯皱着眉问。

“啊,抱歉,我只是突然想到,会不会有一天,爱丽榭也像这样找我商量恋爱的事情……”黎恩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说。

“……兄长的话,我家已经有一位了,谢谢。”

“对不起,我并不是要以兄长的身份、如果冒犯了……”黎恩急忙摆着手解释道。

尤西斯低下头轻笑了几声,“我没有在生气。怎么,我在你眼中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吗?”

黎恩也忍不住笑了。笑过之后,很快恢复了平时一丝不苟的神态,说:“其实我对这种事情也没有经验……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心意吧,你的、以及对方的。”

尤西斯点点头,说:“这方面不用担心,需要担心的是实施的形式,”他从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拿出几张仔细叠好的纸递给黎恩,“我昨晚拟了几套方案,希望你可以帮我参详一下。”

“方案吗……”黎恩多多少少有点诚惶诚恐地接过那几张纸,展开一看,上面用清秀的花体字写得密密麻麻,有几处地方甚至配上了手绘的路线路,他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手上拿着的是领邦军的作战计划。应该说全力以赴的尤西斯很厉害呢,还是应该说他告白的对象很厉害,居然能让这位金发贵族拿出这等干劲来。

不过,黎恩看完这几套方案后才发现,全力以赴的尤西斯其实很可怕,因为当他的智商昂首阔步进入导力新时代时,他的情商还在钻木取火。

“……怎么样?”尤西斯被黎恩阴晴不定的神情弄得有点心神不宁。

黎恩叹了口气,慢慢地将那几张纸叠好交回他手上,“尤西斯,我也不转弯抹角了,这些方案,”紫色双瞳里射出慑人的光芒,“全部否决!百分之二百否决!”

“什……!”尤西斯的诧异,不亚于发现卢法斯并非他的哥哥而是姐姐。

“这些到底是告白方案还是整人方案?将告白信翻译成密文,然后将破译的方法隐藏在图书馆的藏书分类系统里?听好了,尤西斯,我们说的是告白信,不是军方机密文件。还有,那个定向越野一样的方案又是怎么回事?不过倒是蛮适合用在学院祭上,你有空了可以拿去给艾玛同学看看。”

“……因为、那家伙……好像很沉迷推理小说,所以我……”

看见尤西斯难得的沮丧模样,黎恩差点想伸手过去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句“Don’t mind”。

“你能考虑到对方的爱好,我觉得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只是实施的方式实在太过迂回了……不如我们暂时别考虑告白方案,你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对方的哪方面吗?”

尤西斯低头沉思了一下,“那家伙吗……是个只知道死读书的呆子,脑子一根筋,做事古板,咖啡中毒,对贵族抱有幼稚的偏见,在某些方面迟钝得像一只脑子被门夹过的骆驼,似乎对年纪比他大的的女性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随着尤西斯的描述,某个人物的形象逐步变得清晰起来。不过,黎恩并没有感到太惊讶,相反地,如果金发贵族描述出来的不是“那一位”,他才要觉得吃惊呢。

黎恩认为不仅是自己,七班的其他人应该也或多或少感觉到了,尤西斯和他的宿敌马奇亚斯之间,有什么一触即发的东西正在悄悄酝酿。只不过,和刚入学时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战火不一样,这次一触即发的,是某种粉红色的化学反应。

尤西斯的碎碎念还在继续,黎恩觉得如果再不干涉一下,他也许会即场写出一部共分上中下三卷的《论马奇亚斯》。

“……尤西斯,那个,从刚才开始说的基本全是缺点……”

“但是,”尤西斯似乎没听到黎恩的话,出神地看斜上方的蔚蓝天际,但是黎恩知道,此刻投影在那双眼睛里的,并不是接近透明的蓝,“我就是喜欢、全部都。”

黎恩点点头,“一百分。”

“什么?”

“刚才的告白,一百分满分,”黎恩微笑着说,“把所谓的方案全都丢进壁炉里吧,你只需要找到马奇、不,对方,将刚才的话再说一次就可以了。”

“………………我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呃、毕竟,四目相对的次数实在有点太多了…………”

“这、这样啊……”

“尤西斯,”黎恩绽放出一个温暖人心的微笑,伸手拍着金发贵族的肩膀,“Don’t mind!”

 

又到了自由行动日。托利斯塔的街道上,随处可见闲庭信步、欢声笑语的士官学院学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咖啡厅的露天茶座里,一桌学生模样的客人,正肆无忌惮地辐射着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剑拔弩张。

“啧,今天出门忘记带闪光弹了,如果用携带式炸弹……”银发小个子女生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可恶!我答应了黎恩不可以在街上把小卡叫出来……”蓝色短发的小女孩狠狠咬了一大口黑森林蛋糕。

“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补习,我只是刚好路过打了声招呼……”橘红色头发的小男生一脸的欲哭无泪。

“啊啊啊!真是够了!”铁面判官一般的副班长大人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你们到底还有什么不满!”他朝菲一摆手,“你嫌课室里气闷,我就把地点改成了露天茶座,”他又朝米莉安一挥手,“你说肚子饿,我又给你们每个人都买了点心和饮料……”

“我只是路过……”艾略特弱弱的抗议被干净利落地无视了。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地把这几页习题做完?下次测试如果再考了那种让人笑掉牙的分数怎么办?”

米莉安握起拳头锤着桌面,“我今晚绝对要向尤西斯说你坏话,哼!”

马奇亚斯皱起眉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个名字?再说了,那个傲慢……”

“啊,是尤西斯!”菲猛地指向马奇亚斯身后。

“这种古典到可以进博物馆的把戏,你以为我会上当?我一回头你们就会光速溜……”

他话还没说完,肩膀上就突然多出来一只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手,那只手的主人说:“雷格尼茨。”

“呜哇!!”马奇亚斯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回过头去,身后的人正是他口中的“傲岸不逊的贵族”,“尤、尤西斯!光天白日的别吓人啊!”

金发贵族难得地没有对副班长的窘态发表任何评论,凛凛说道:“跟我去一下那边的小巷,我有话对你说。”

“似乎是S级紧急状况,快去吧马奇亚斯!”副班长还没来得及说话,菲就急忙插嘴。

“你别老想着偷走!”马奇亚斯扭头呵斥了一句,然后推一下眼镜,仰起头对尤西斯说,“你没看见我现在很忙吗?有什么话今晚回去再说吧!”

尤西斯不用转过头都能感受到,三双忽闪忽闪的眼睛正以不同的波长向他发射出SOS的讯号,他无奈地扶额说道:“不行,必须现在说。”

“那你在这里说吧。”

“不方便,到那边去说。”

“哎!你怎么这么多要求!大家都是同班同学,有什么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吗?”马奇亚斯双手抱胸,一挑眉,说道,“四大名门的子嗣什么时候变成躲躲闪闪的鼠辈了?还是说你今天早上出门忘记带上你那凛凛的贵族风情?”

虽然金发贵族的脸上依然波澜不惊,但是艾略特隔着一张桌子也能感受到尤西斯身上辐射出来的怒气,出于小动物的本能,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哼,既然你坚持,那我就在这里把话跟你挑明了吧,洗干净脖子听好了,雷格尼茨,”尤西斯一手叉腰,一手撑在马奇亚斯身旁的桌沿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笼罩在金发贵族的气场下,马奇亚斯忍不住“咕噜”地咽下一口唾液,虽然内心多多少少在动摇,但表面上依然毫不退让地直视着湖蓝色的双眼。

桌子另一侧的三人几乎能看见两人之间劈啪作响的电光火石。

菲自信地点点头,小声说:“这种架势我见过,是下战书。”

“诶,好有趣,”米莉安天真无邪地笑着,“小菲,如果他们打起来,你帮谁?我肯定帮尤西斯。”

“嗯,那我就帮马奇亚斯吧,他看起来比较弱。”

“你、你们两个不要再火上浇油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艾略特脸色有点发白,悄悄把手伸进外套口袋握住了里面的ARCUS,打定主意万一势头不对就马上联系黎恩和盖乌斯。

主角二人组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小剧场,互不相让的对视持续了差不多半分钟后,尤西斯开口了:“雷格尼茨,你是一个只知道死读书、脑子一根筋、脾气一点就炸、做事古板、咖啡中毒的呆子,某些方面比脑子进水的野猪还迟钝……”

“你是想打架吗!”马奇亚斯愤然而起,险些把桌子也撞翻了。他一手揪住尤西斯的领带,另一只手已经握成拳头。

“你们两个冷静一点!”艾略特急忙站起来,上半身越过桌子,双手按住了马奇亚斯的拳头。

几乎同一时间,菲和米莉安也站了起来。“要上了哦,小菲!”“Ya!”

“我求你们两个不要帮倒忙了!”艾略特几乎要哭了,恨不得长出第三只手去掏ARCUS。

“哼,我真是没说错,你果然一点就炸,”就算被人揪住了领带,尤西斯依然保持如同在后花园散步的风度,冷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藏在六角形镜片后的深灰色双瞳,“你就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行,”马奇亚斯松开尤西斯的领带,抽回被艾略特按住的手,说,“你说,说完了我再揍你。”

尤西斯张嘴正准备往下说,又被马奇亚斯打断了:“你等一下!我太火大了,先喝口咖啡压压火。”他说着,端起桌上的冰咖啡凑到嘴边。

但是金发贵族显然没有等他把咖啡喝完的闲情逸致,自顾自地说道:“虽然你是个这样的书呆子,但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全部。”

“阿噗————!”马奇亚斯一下把满口的咖啡喷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喷了站在面前的尤西斯一头一脸。

一刹那,在场五人的时间似乎都凝固成了果冻状,纹丝不动地呆立在场,只听见周围路人的窃窃私语。

第一个恢复过来的是米莉安:“啊哈哈哈哈尤西斯你的脸好好笑哦哈哈哈哈哈哈!”

接着是菲:“好厉害,刚才我好像看见彩虹了……”

然后是艾略特:“什么嘛原来是告白呀,我还以为要打起来了,吓死我了……”

第四个是尤西斯:“雷格尼茨,你到底什么意思!”他的双眼里投射出的感情颇为复杂,愤怒、难以置信、失望、茫然、伤心、苦楚、屈辱、自嘲……

慢了半拍的马奇亚斯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是伸手握住了尤西斯的手腕。他有种感觉,如果不立刻抓住的话,尤西斯也许会拂袖而去,某些极为重要的东西也会随着金发贵族的背影,离他远去。“对、对不起!总、总之,你先擦一下脸,”他急急忙忙地拿起桌上的餐巾递过去,尤西斯却没有接, 扭过头,沉默着抬起手用衣袖擦着脸上残留的咖啡。

一刹那,现场的气氛颇为尴尬。

在这个关头,艾略特突然不知从哪里拿出深藏不露的气势,猛一拍桌子,大声说:“现在,所有人都闭嘴、给我坐下!”

 

亏得艾略特的一声怒吼,五人总算重新围坐在桌子边,对话也得以重开。

“对、对不起,尤西斯……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因为突然告告告、告白什么的,还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我太、太吃惊了,所以一下没忍住……”马奇亚斯一边抠着桌面上的一块污迹,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

“马奇亚斯逊爆了!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哦。”米莉安天真无邪地说,“小菲你呢?”

“不是决斗有点无趣,不过这样的展开也是情理之中,艾略特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诶嘿嘿,虽然跟想象的有很大出入……”

“什么,你们全都察觉了吗?”尤西斯有点惊讶。

三人齐齐点头。

“喂,为什么我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我姑且算是个当事人吧……”马奇亚斯哑然说道。

尤西斯斜眼看着马奇亚斯:“你一点自觉都没有吗?真是的,我拿你跟脑子被门夹过的骆驼作比较,简直是对骆驼和门的侮辱。”

“你说什么?!”

“ 哎呀!”米莉安双手捶着桌子大声说,“骆驼怎么样都无所谓啦!现在该轮到马奇亚斯回答了,yes or no?”

四道目光一下子集中在马奇亚斯身上。

“等、等一下,我我我跟这个每天出门都忘带羞耻心的男人不一样!这么私人的问题,我拒绝当众回答。”马奇亚斯执拗地别过头去,通红的耳朵就这样暴露在大家的视线下。

“哼,既然大家都是同班同学,你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吗?”尤西斯嘴角一勾,笑得胜券在握,“帝都知事的儿子,什么时候变成躲躲闪闪的鼠辈了?”

“你!”

“快说啊马奇亚斯,yes or no?”米莉安兴致勃勃地拍着桌子,“我赌一个布丁,是yes!”

“嗯,那我也赌一个布丁,yes。”

“这、这样啊,那我也押一个布丁在yes上。诶,可这样还怎么赌……”

“哼,那我押十个布丁,yes。”

“呜哇哇啊!真不愧是尤西斯,”米莉安的眼睛闪闪发亮,“决定了!如果答案是yes,尤西斯就请全班吃一个礼拜的布丁!”

“喂,小鬼头,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说!”马奇亚斯突然猛拍桌子,“你们都给我差不多一点啊啊啊!!”

面对马奇亚斯的突然爆发,尤西斯淡定地故作惊讶:“什么呀,雷格尼茨,原来你在啊……既然你在,那就赶紧回答吧。”

“你、你你!”马奇亚斯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可就是没办法把那个简单的字说出口。突然,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几乎细不可见的弧度。

“你想干什么?”尤西斯眯起眼,他认得这个表情,这是马奇亚斯在checkmate前的表情,“你为什么不说话?朝我挤眉弄眼是什么意思……啊!”尤西斯突然醒悟过来,顺着对方的视线往下看去,果然,马奇亚斯正曲起食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击着。

长、短、长、长。

短。

短、短、短。(*)

尤西斯哑然失笑,扶额说道:“真是服了你,一点都不率直。”但是这一点,我也很喜欢。

“哼,唯独不想被你说。”

只不过,他自以为聪明的小把戏却没有逃过米莉安的眼睛:“切,马奇亚斯好狡猾。不过,结局all right就一切all right!一周的布丁get!”

当然也没能逃过菲的眼睛:“好了,你们两个快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做些黏黏糊糊的事吧。尤西斯,布丁就拜托了。”

也有人依然状况外:“什、什么?发生了什么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面对这样的反应,马奇亚斯瞠目结舌:“你、你们都看懂了?!那我不就白费力气了?”

“呆子,”尤西斯白了他一眼,然后长身而起,顺手拽住马奇亚斯的胳膊把他拉起来,“走了。”

“去、去哪里?你放开我!”马奇亚斯努力想挣脱,无奈在力气上比不过使惯了骑士剑的尤西斯,只能像个布娃娃一样被拽着走。

“还用问吗,呆子,我要回宿舍换衣服。”

“你换你的衣服,跟我有半米拉关系!喂,谁都好,过来帮我一下啊!”

可惜,他的三个小伙伴很有默契地低下头,热烈地讨论起红豆饭的做法。

 




Say the words, and I'll anwser you

the simplest, purest, crystal-clear anwser

Y-E-S.



FIN

============================


(*)摩斯电码YES,同时在网上查到一种说法,摩斯电码里会用C(长短长短)来代表yes,但是这种说法不见出现在英文维基上,尚待考证



评论(4)
热度(7)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