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Witches, Wands and Wizards

前两天和 @异步清零 聊到了二副的HP au,立刻屁颠屁颠地写了个超短篇,没什么情节,就是随便想象了一下在HP设定下两人的相处模式。哦,对了,一不小心又变成了霸道少爷…………………………


先记一下设定


马奇亚斯:拉文克劳,因为是学霸

艾玛:拉文克劳,因为是学霸

尤西斯:斯莱特林,这没啥好说的吧,二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蛇院的气息

(下面的角色没有出场,但还是写一下设定吧)

里恩:格兰芬多,这也没啥好说的,因为是主角

劳拉:斯莱特林,因为是贵族

米莉亚姆:格兰芬多,但是是转学生

艾略特:赫奇帕奇,因为性格很温和,没有格兰芬多那种热血

其他人暂时还没想


下面是正文


==========================================


星期四早晨,阳光明媚,天气好得简直让人忍不住深呼吸一下然后振臂高呼“今天也要精神百倍地努力!”——不过,总有人的画风和背景不一样。

正值早餐时间,喧喧嚷嚷的大礼堂里,拉文克劳的长桌子一角,非常显眼地出现了一小片无人区,无人区的中央,马奇亚斯·雷格尼茨带着一身的低气压,用叉子以扎诅咒草人的气势戳着面前的松饼。

艾玛仿佛带着结界一般,无视了萦绕在马奇亚斯四周的黑色Aura,微笑着在他对面坐下,拿起枫糖罐子在已经被戳得千疮百孔的松饼上浇上琥珀色的糖浆,“早上好,马奇亚斯同学。”

“早、早上好,艾玛同学。”马奇亚斯如梦初醒般猛一激灵,从刚刚的阴暗忧郁大魔王恢复成平时的优等生模样。

周围的拉文克劳学生几乎能明显感觉到空气变轻了,不约而同地长吁了一口气。

“马奇亚斯同学好像没什么精神?”艾玛倒了一杯南瓜汁放在他面前。

“谢谢,”马奇亚斯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南瓜汁,叹了一口气说,“因为今天是星期四。”

“啊哈哈……”艾玛有点为难地苦笑几声,望向马奇亚斯的眼神里多了一种几乎称得上是“怜悯”的成分。

 

如果马奇亚斯能找到一个时间回转器,他一定会回到学期初,然后给排课表的教授施一个夺魂咒,这样他就不用面对一张星期四全部三门课都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课程表了。

可惜马奇亚斯不能使用夺魂咒,他也没有时间回转器,所以他每到星期四就必须和斯莱特林一起上魔药课、变形术和魔法史,所以他每到星期四就会化身人形自走低气旋。

因为,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课,就意味着他必须和宿敌尤西斯·阿尔巴雷亚一起上课。

凡是有尤西斯和马奇亚斯的地方,总会有无休止的斗嘴和四处乱飞的咒语,这已经成了一条魔法学校公认的真理。

分院仪式上,马奇亚斯表现出对贵族巫师的露骨的厌恶,尤西斯身为四大贵族之首的阿尔巴雷亚家的次子,自然容不下这样的言论,于是,两人的针锋相对就此拉开帷幕。从在走廊上擦肩而过时的热嘲冷讽,到课堂上的剑拔弩张,两人没少给各自的学院扣分,被双双罚留堂的次数也是不胜枚举,可惜,这些年他们抄过的校规、刷过的坩埚、铲过的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粪便,都未能成为两人关系的润滑剂。当然啦,在两人不知道的地方,女生之间流传着多少关键字为“尤西马奇”或者“马奇尤西”的淑女故事小薄本,就是题外话了。

如果两人只是斗嘴也就算了,被罚留堂马奇亚斯也认了,可最近尤西斯对他的挑衅越发有峙无恐,甚至大有以此为乐的趋势。马奇亚斯深深怀疑,他成为了这个贵族恶少的欺负对象。

上星期四的魔药课,为了避免和尤西斯撞上,马奇亚斯特意四处游荡到上课铃响才进入教室,可他万万没想到,整个教室居然只剩下倒数第一排的角落,尤西斯的旁边,有空位置。怎么可能?!马奇亚斯记得清清楚楚,魔药课的教室,坐下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两个班的学生后,至少还剩下两排空桌椅,可那一天,所有的空桌椅都不见了,就只剩下尤西斯旁边的唯一一张。马奇亚斯认为,是那个贵族恶少对教室的空桌椅施了消失咒,从而达成坐在他旁边、以便整堂课对他进行言语攻击的目的。而那堂课,的确成为了马奇亚斯的噩梦……

 

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马奇亚斯才刚想起那节不堪回首的魔药课,罪魁祸首就推开大礼堂的门,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尤西斯走路的时候,腰挺得很直,校服长袍的下摆在他的身后扬起半个弧形,仿佛张开了结界,他的气势,就好像一个来视察领地的领主,而不是一个走进学生食堂吃早饭的学生。有不少斯莱特林的学生纷纷向他道早安,语调里或多或少地带了点谄媚,对此,尤西斯虽然没有做出太多回应,但也都一一点头回礼。他最终选择了斯莱特林长桌尽头的一个人少的角落,坐下后,开始往自己的盘子里夹松饼和炒蛋。

艾玛将视线从尤西斯身上收回,望向正忙着假装看魔史课本的马奇亚斯,无奈地笑了笑,说:“我觉得尤西斯同学说不定是个很温柔的人。”

“哈啊?如果他也算得上温柔,那深渊蠕虫也能成为很不错的家养宠物。”

“我昨天看见尤西斯同学为几个找不到课室的一年级学生带路。周末的时候在糖果店碰见他给新来的格兰芬多转学生,米莉亚姆同学买糖。”

“哼,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说不定他是想把那几个一年级带到扫帚棚里关起来,至于给米莉亚姆买糖,搞不好他是个幼女控!”马奇亚斯双手抱胸,气呼呼地说道。

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其实马奇亚斯心里也明白,尤西斯和他想象中的贵族少爷不太一样。在他的想象里,尤西斯应该身后跟着几个狗腿子,每天趾高气扬地在校园里走着,看谁不顺眼就让狗腿子去欺负谁,还要利用自己大贵族子嗣的身份各种谋特权,最好还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然而事实却无情地打了他的脸。尤西斯不但没有带跟班,也没有和其他斯莱特林的贵族学生拉帮结派,基本都是独自行动。无论是对教授还是同学,都是温文有礼,也从来没听说他利用“阿尔巴雷亚家的次子”这个光环为自己谋取什么权利,最气人的是,他的成绩在年级里也是名列前茅。

“难道马奇亚斯同学真的认为他是这么坏的人吗?”艾玛为自己倒了一杯南瓜汁,将杯子凑到嘴边,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咕……就算他不是恶霸,但肯定是个性格孤僻的怪人!”

“哦,是吗?”艾玛笑得越发纯良。

“对,”马奇亚斯双手抱胸,用力点着头,“你没发现吗,他总是一个人在图书馆看书,吃饭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坐在长桌尽头,上课的时候虽然一般和斯莱特林的学生坐在一起,但没有固定的同桌,那些贵族学生搞出来的俱乐部,他也没有加入的样子。我敢断言,他这个人,肯定没有朋友!”

艾玛放下手里的高脚杯,交叠起双手,慢悠悠地说:“马奇亚斯同学了解得很清楚嘛,看来你一直都很在意尤西斯同学?”

“谁、谁谁在意那个傲慢不逊的混蛋贵族了?!!!”马奇亚斯话音刚落,桌上的方糖罐子突然“嘭”一声炸开,白花花的方糖像礼花一样喷溅起来,落得满桌子都是,周围的学生纷纷向这边看来,有几个胆小的女生还被吓得“啊”地叫出声来。

马奇亚斯伸手想把校服长袍里的魔杖抽出来,结果慌慌张张地,手肘又碰翻了盛着南瓜汁的高脚杯,橙黄色的液体沿着白色的桌布滴滴答答地往下流。

艾玛见状,连忙抽出自己的魔杖,动作利落地挥舞了几下,先将碎裂的方糖罐恢复原状,然后消除了桌布上的南瓜汁。

好丢脸……都已经老大不小了,居然还因为情绪波动导致魔法失控,马奇亚斯简直想给自己施个变形术,变成桌上的一块松饼。

他红着脸站起来,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给周围受惊了的学生道歉,视线扫过斯莱特林的桌子时,正好对上了尤西斯的视线。金发贵族正单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边的小闹剧,和马奇亚斯视线相对后,嘴角一勾,对着绿头发的拉文克劳比了两个嘴型。

马奇亚斯透过厚厚的六角形眼镜片,看得清清楚楚,尤西斯说的是:

呆。

子。

桌面上,刚刚修复的方糖罐又“嘭”地一声炸裂了。


FIN



评论(5)
热度(4)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