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You've Got a Call - Part. Ⅰ

*大家各奔前程之后,二少和副班一个在帝都一个在翠都,隔了那么远,谈恋爱果然只能靠方便快捷的ARCUS通讯了吧,所以这是两人的电话恋爱文


*说是谈恋爱,其实两人的关系还处于【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阶段


*在写的时候一直骗阿苍说这是一篇电话sex文,还聊到说ARCUS说不定有群聊功能,那两个在电话play的时候不小心开了群聊功能然后七班全员都听到了云云233333其实全文只有电话没有sex,连sex的s都没有


*因为不小心写太长了所以分成两part来发吧


===================================


手边的ARCUS响起通讯提示音的时候,马奇亚斯没有将视线从参考书上移开,单手接通了通讯然后将导力器贴在耳边。

“这里是马奇亚……”

“雷格尼茨,来下棋吧。”

“诶?”一瞬间,马奇亚斯担心自己脑细胞消耗过大出现了幻听,因为他分明听到七班里面最不可能和他通讯的人的声音从ARCUS里传了出来。

“‘诶’什么,你是K书K过头连最基本的语言理解功能都受损了吗?”

马奇亚斯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大脑还挺正常,能若无其事地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七班里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一般人接通通讯后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好’,而不是没头没脑的‘来下棋’,你们贵族阶层最近流行这种开场白吗?”经历过动荡的内战和在政治学院一段时间的学习,马奇亚斯的性格沉稳了不少,已经不是刚进入士官学院时、一点就着的小炮仗,这次久违地遇上“宿敌”尤西斯的挑衅,也能泰然自若地回嘴了。

“下次如果换成‘亲爱的,我想你了’,你会比较容易接受吗?”

“千万别!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久违的斗嘴,尤西斯一如既往地轻易占了上风。马奇亚斯合上书本,看来今晚的学习时间到此为止了,“你居然会主动邀我下棋,明天的帝都大概会刮起龙卷风吧。”

“只不过是想久违地体会一下在棋盘上杀得你丢盔弃甲的快感罢了。”

“哈啊?!你是红茶喝太多喝坏了脑子吗?”一说到棋局的胜负,马奇亚斯轻易地丢掉了来之不易的沉稳,拍案而起,快步走到窗边放着棋盘的小桌子边坐下,“别忘了我对你的战绩可是十六胜十五负,占上风的是我!”

ARCUS里传来一声傲慢的冷哼,“是个男人就不要耽湎于过去的战绩,而且,很快就会改写成十六胜十六负。”

“还真敢说啊,我就让你先手吧!”

“哼,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兵到E4。”

 

马奇亚斯在帝都政治学院的生活已经开始了三个月。这里的学习强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每天的日程表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基本都是满的。虽然已经咬紧牙关在拼搏,他还是觉得有点力不从心。除了偶尔和同在帝都的艾略特吐槽一下各自的学校生活,这三个月他几乎没有时间和七班的大家联系,钟爱的棋盘上也渐渐沾了灰。今晚突然接到尤西斯的通讯,而且是棋局的邀约,说实话,马奇亚斯心里有些高兴。当然啦,他宁愿吃100份玛格丽特的黑暗料理也不会承认。

但是,和尤西斯的对局并没有预想中的难分难解,棋局才刚进行到中盘,白方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败势。

马奇亚斯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自认为他和尤西斯的关系,肯定不是“挚友”,说不定连“好朋友”也算不上,充其量只是“孽缘”;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立场和身份问这个问题,但如果不问清楚,今晚说不定会失眠,然后直接影响到明天的听课。一番衡量后,马奇亚斯开口了:“……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ARCUS里沉默了很久,就在马奇亚斯以为对方已经单方面切断了通讯的时候,“……为什么这么问?”

“你的棋。”马奇亚斯抬手示意了一下面前的棋局,马上又意识到对方看不见他的动作,“你一贯的棋风,应该说是傲慢呢还是自信,总是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今天晚上你却下得畏首畏尾。而且,以你的棋力,和我对局不可能在中盘就输得这么明显。”

ARCUS里传来一声轻笑,“虽然是个呆子,意外地却很敏锐嘛。”

“不要叫我呆子!”马奇亚斯移动棋盘上的黑色皇后,“皇后到F2,将军。所以呢,你是哪根筋不对了?”

ARCUS里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然后传出了尤西斯带着厚重无力感的声音,让马奇亚斯一下子回想起在卡雷贾斯上得知领邦军在凯尔迪克纵火时,请求托娃会长随便找个地方让他离舰的尤西斯。

“前几天处理公务的时候犯了个错误,最后靠兄长出面才把事情摆平了。”

虽然只有寥寥数语,尤西斯的语调也没有太多起伏,但是马奇亚斯不难从中窥探到这几天他经历了怎样的狂风骤雨,同时,不由得佩服起卢法斯的手腕,居然将事情处理得如此滴水不漏,媒体上一点风声都没有。

“离开军官学院之前我还向黎恩夸口,用半年时间熟悉代理领主的工作,现在看来,我果然还是太狂妄了。”

“……说这样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你啊。今晚的晚饭,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难得我……算了,晚安吧,雷格尼茨。”

“等一下!”马奇亚斯拿起棋盘上的白色国王举到眼前,心里有点犯难。说实话,他不擅长安慰别人,这种工作一向是由黎恩来做的。但由得那个傲慢的人挂断通讯一个人继续郁闷,这样的事他做不出来,毕竟开导有烦恼的同班同学,也是副班长的工作之一嘛。“我也难得地告诉你一些好事情吧。在士官学院的时候,每到临近考试我就看你不顺眼……”

“那个时候,你几时看我顺眼了?”

“你不吐槽嘴里会长疮吗?”尤西斯难得没有回嘴,马奇亚斯心里油然产生了几分成就感,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总之、一向长得不顺眼的你在考试之前会变得特别不顺眼,因为你表现得太游刃有余了!等到公布成绩,你虽然比不过我和艾玛同学,”这句话,马奇亚斯说得特别用力,并且选择性地无视了ARCUS里那声似有似无的嗤笑,“……但是你的成绩还是比其他人高一大截!当时我就觉得,尤西斯这家伙,如果动起真格来,搞不好能办到些很不得了的事吧。”

“后来,大家决定提前毕业走上各自的道路,虽然大家选择的出路都很艰巨,但是你这家伙毫无疑问是最乱来的……”

“事实证明,我的确太……”

“尤西斯·艾尔巴雷亚!”马奇亚斯打断尤西斯的自怨自艾,“接下来的话我只会说一次,所以你给我闭嘴听好!”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要把这番话说出口。马奇亚斯握紧手里的白色国王,有点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我一直相信你会成为最出色的领主,比你父亲和哥哥都要出色。”

“雷格尼茨,你…………”

“虽然你是我看得起的男人,但也别太自恃过高,你不是神也不是什么英雄,你是个凡人,只不过有点小聪明。既然是凡人,就必然会犯错。只不过,我认识的尤西斯,不会因为一两次错误就否认自己。”

ARCUS里一片沉默,但马奇亚斯知道对方在听着。他笑了笑,将导力器换到另一边耳朵,继续说:“如果能令你好受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上周我有一篇论文只得了C。”

“什么?”

“C!我得了有生以来第一个C!现在我不得不把那篇论文重写一次然后去哀求那门课的教授帮我重新打分!”

“书呆子,放松点,只是个C,又不是F。”

“你在说笑吗?我怎么可能容忍我的成绩单上出现B以下的评分!还有,从开学到现在,我的作业最高才拿了A—!如果今晚有人需要安慰,我认为那个人应该是我!!”

“我不打算安慰你,书呆子。”

“什么?!你老是挂在嘴边的‘贵族的义务’呢?”

“别指望我把贵族的义务滥用在你身上,”尤西斯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明显的笑意,“如果能令你好受一点,今晚的棋局我认输。”

“本来就是你输了!不过,你居然会主动认输,看来明天帝都真的要刮龙卷风了。”

“哼,认清自己的失败然后重整旗鼓,才是贵族的矜持。明天晚上洗干净脖子等着吧,雷格尼茨。”

马奇亚斯愣愣地看着陷入死寂的ARCUS数秒,怒吼:“这个高傲的混蛋贵族!”

 

第二天晚上,马奇亚斯果然又收到了来自尤西斯的通讯,但是两人的棋局并没有如约进行。

“这里是马奇亚斯。”

“亲爱的,我想你了。”

为什么可以用这么高高在上的语气说出这么肉麻的话,马奇亚斯真的无法理解。“晚安,尤西斯·艾尔巴雷亚。”说完,他就合上ARCUS并将其塞到那堆厚重的教科书底下,打定主意无论再响几次他都不会去搭理。

 

但是,那天晚上,他的ARCUS再也没有响过。第二天白天也没有。第二天晚上也没有。

在“我的态度是不是太粗暴了?”和“谁管那个混蛋贵族啊!”的纠结中度过了又一个白天的马奇亚斯,终于在晚上听到了ARCUS的通讯提示音。

“我是马奇亚斯。”
“……………………………………”

“是尤西斯吧?为什么不说话!”

“每次我的开场白你都不满意,我索性不说了。”

“像个正常人一样说‘晚上好’,如何?”

“兵到D4。”

“为什么又是你先手啊?!!!”


TBC



评论
热度(7)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