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被问到是喜欢红茶还是咖啡的时候我会机智地回答“混在一起泡成鸳鸯最棒了”

这是一个自认为是少年漫画男主角(其实是少女漫画女主角)的见习咖啡师,马奇亚斯,每天和红茶派店长尤西斯斗智斗勇的励(gou)志(xue)故事。少年啊,成为世界一流的咖啡师吧!然后迎娶店长,走上人生的巅峰


配合 @少年病 的人设图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


面试篇



马奇亚斯抬头看着橡木招牌上的烫金花体字“Albarea's Coffee Shop”,手心又开始冒汗了。隔着精致的玻璃门,他仿佛能闻到店内多种咖啡加上原木桌椅的醇厚、蛋糕的香甜混合而成的独特香气,仿佛能听到磨碎咖啡豆的咔吱咔吱声、咖啡机里热水沸腾的咕噜咕噜声,以及……

“喂,你挡路了。”一把清冷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

“啊,抱歉!”马奇亚斯下意识地侧身避开,脱口而出。看清楚说话的人之后,他立刻后悔了,恨不得把伸手把刚才那句道歉从空气中抓回来然后“咕噜”一声吞回肚子里。

马奇亚斯并不是盲目仇富的无脑愤青,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对于自恃过高的有钱人怀着近乎本能的厌恶,而眼前的金发青年,咋一看面无表情,但是眼角眉梢却流露出浑然天成的高傲,从头发丝到脚后跟,每个细胞都似乎在尖叫着“我很有钱!”,最令马奇亚斯窝火的是,他手里的热饮杯上,赫然印着“Rean's Tea House”。

众所周知,Rean's Tea House是Albarea's Coffee Shop在这个社区的最大竞争对手,这个人居然打算堂而皇之地拿着外带的红茶进去吗,这种行为和在麦○劳吃肯德○的炸鸡有什么分别?还有没有王法了!

“等一下!你打算把这个带进去吗?”马奇亚斯指了一下金发青年手里的热饮杯。

“有什么问题吗?”他依然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有点面瘫。

“当然有!这间可不是一般的咖啡店,是殿堂级的,说是咖啡界的罗浮宫也不为过!而你!居然打算拿着他们竞争对手家出品的红茶进去吗?简直是、简直是对咖啡之神的藐视!你这人有没有常识啊?”

面瘫青年的表情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惊讶、好笑、好奇,但仅仅只有一瞬,然后马上恢复了一贯的清冷,丢下一句“你是呆子吗?”,便洒脱地推门而入,在咖啡店门外清冽的空气中飘然留下淡淡的红茶香气。

以及呆若木鸡的马奇亚斯。

换作平时,他肯定会不依不饶地冲上去用(自认为)高明的辩论技巧将那个红茶混蛋驳斥到无言以对、跪地求饶为止,但今天,他没有这么做。原因有二:第一,他已经出离愤怒了;第二,接下来他要到Albarea’s Coffee Shop面试见习咖啡师。

 

马奇亚斯对咖啡有着近乎狂热的执着。大概是因为当他还没有书桌高的时候,就喜欢站在小板凳上、扒着书桌边缘,看着父亲娴熟地煮着咖啡,同时向他娓娓讲述些晦涩难懂的政治哲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马奇亚斯的童年是由尼采、霍布斯和咖啡豆组成的。长大后的马奇亚斯自然而然地立志从政,理想是成为像父亲一样正直、清廉、有思想的政治家。对于他的伟大理想,他的父亲哈哈大笑地回应道:“你这孩子,喜怒太形于色,恨不得把心里的想法做成霓虹灯顶在头上,还没来得及说出‘政治’的‘政’字就被对手打垮了。从政?不可能!”理想被最尊敬的人击打得粉碎,马奇亚斯做出了每一个理智的热血男儿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做的事——离家出走,追寻人生的第二理想。马奇亚斯的第二理想是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咖啡师。像少年漫画的男主角一样踏上修行之路的马奇亚斯将目标锁定在Albarea’s Coffee Shop,食品帝国Albarea Foods Inc.旗下的连锁咖啡店,荟萃了全国一流的咖啡师、号称出品的每一杯咖啡都为顾客度身而做。于是乎,我们的男主角(暂定)马奇亚斯踏上了征途。

 

在附近溜达了一圈、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的马奇亚斯在距离面试时间还差两分钟的时候推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

此时的他正跟在首席咖啡师艾玛·米尔斯汀的身后走向位于店铺二楼的店长办公室。

在他看来,艾玛·米尔斯汀是个颇有魅力的女性。年龄似乎和他差不多,但却散发出年长者特有的睿智和温柔,还带点神秘感。充满了女性美的丰满身材令他在初见的时候不禁脸上发烫,有点土气的圆框眼镜和麻花辫不仅没有削弱她的魅力,反而增添了几分邻家女孩的亲切。

当艾玛叩响了挂着“店长办公室”门牌的木门时,马奇亚斯闭上眼睛想象了一下门后的人:一个目光凌厉的中年人,带着精致的金边眼镜,头发是金色……不、棕色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由于常年烹煮咖啡,身上带着淡淡的咖啡香气……

……才怪!

办公桌后面的人抬起头:一头金发短发,面瘫得十分高傲,看见马奇亚斯后,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半秒惊讶,然后立刻恢复了平静,头一歪,用不大、但刚好让马奇亚斯听见的音量说了句“呆子?”

呆子你妹夫!

直到很多年后,马奇亚斯回想起这一天,都会陷入一种纠结别扭的情绪:当时居然忍住了没有扭头就走,是应该庆幸呢,还是后悔?

艾玛显然没有留意到两人之间的火花,浑然不觉地微笑着将马奇亚斯领到小沙发上坐下,然后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的店长,尤西斯·阿尔巴利亚;这位是来面试见习咖啡师的马奇亚斯·雷格尼茨。”

尤西斯不说话,低头“唰唰”地翻看着马奇亚斯的简历。

马奇亚斯突然紧张起来了,仿佛有十二只小白兔在胸腔里跳着踢踏舞。但他努力控制面部表情,不让紧张的情绪表现出来,同时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就是面试嘛,之前已经一个人演练过很多次了,接下来他肯定会先让我做自我介绍……

“你为什么要来面试这份工作?”

这个人不按牌理出牌啊!!

“诶?那个……自我介绍?”

“难道你简历上的信息都是假的吗?”尤西斯拿起桌上的简历问。

尽管尤西斯依然面无表情,但马奇亚斯发誓他在红茶混蛋的脸上看到了满满的嘲讽,于是他决定反击一下,“当然不是!关于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我在简历的第二页倒数第二栏已经写得很清楚了。”说完,下巴一抬,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尤西斯毫不动摇,“现在我是面试官。连小孩子都知道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什么就答什么吧,你这个人有没有常识啊?”

艾玛觉得如果她再不介入,这两个人很有可能会当场打起来,于是当机立断地抢过话语权:“雷格尼茨先生,请问你为什么选择了我们的咖啡店?”

马奇亚斯确保自己的脸是朝向艾玛的,假装这间办公室里只有一个面试官,然后深吸一口气,恢复了一贯的平静神色,用清朗的声音回答:“我的理想是成为世界一流的咖啡师……”

“噗!”办公桌后面冒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嗤笑。马奇亚斯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自己,没有越过桌子用尤西斯脖子上那条很有可能贵到离了五线谱的围巾把他勒死。

“店长!”艾玛突然产生了自己其实是个幼儿园老师的错觉。

马奇亚斯用力将视线固定在艾玛脸上,“……品尝过这里的咖啡后,我产生了一种‘啊!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咖啡’的感觉。我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煮出这样令人一见钟情的咖啡。”

马奇亚斯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下尤西斯,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接收到任何含有嘲讽意义的电波。办公桌后的金发青年仿佛一座大理石雕像一样,将视线锁定在马奇亚斯的侧面,似乎想要穿透墨绿色的短发、厚实的头盖骨,看穿每道脑回路的走向。马奇亚斯意外地没有觉得不快,毕竟,他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

接下来的面试异常地顺利。他对于各种咖啡豆的产地和特性、不同器具的用法、各款花式咖啡的制作方式了然于胸,倒背如流地回答了艾玛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好厉害,雷格尼茨先生对咖啡的了解果然很深!”艾玛由衷地赞叹道。马奇亚斯强忍住内心的得意,轻轻推了一下眼镜,不动声色地回答:“过奖了。”同时假装没听见来自办公桌后的一声不明所以的“嗯哼……”。

“那么,最后就是实操的测试了,”艾玛转身从身后的柜子上取下一套虹吸壶、酒精灯和手摇磨豆机。

哼,果然是虹吸壶吗,和我预测的一样。马奇亚斯轻推眼镜,胸有成竹地调节研磨度、磨粉、注水、点火、搅拌、熄火,每一步都如同教科书般标准。

马奇亚斯将泡好的两杯咖啡分别端到尤西斯和艾玛的面前,万分紧张地注视着艾玛端起咖啡杯轻酌两口,“怎么样?”

“嗯……怎么说呢?非常地……标准?”艾玛的表情有点微妙。

“标准,是件好事吧?”马奇亚斯惴惴不安地追问,同时发现尤西斯一直没有动过面前的咖啡,不禁有些不快,“你呢,你对我泡的咖啡又有什么高明的评价?”

“我不喝咖啡。”平淡的语气仿佛是在讲述“地球是圆的”。

“哈啊?!你是这里的店长吧?不喝咖啡是闹哪样?!”

“谁规定咖啡店的店长一定要喝咖啡?如果我是个时装设计师,难道我就必须每天穿着自己设计的吊带裙、高跟鞋上街吗?”

“店长!”办公室内唯一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及时出言制止了这场争论,并将话题引向了有意义的方向,“我觉得雷格尼茨先生的知识和技术都符合这个职位的要求,店长你觉得呢?”

尤西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以几乎微不可见的幅度点了一下头。

“太好了!”艾玛兴奋地一拍手,“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请多多指教,雷格尼茨先生。”

“诶?诶?!!是、是!非常感谢!叫我马奇亚斯就可以了!”马奇亚斯“唰”地站起来,一时之间无法决定是应该鞠躬呢还是和艾玛握手,情急之下做出了一个弯着腰向前伸出手的滑稽动作。

办公桌后面淡淡地传出一句“呆子”。

成功获得了心仪的工作,但是上司是个混蛋。踏出了修行第一步的马奇亚斯陷入了一种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愤怒的复杂心情中。


TBC(?)

评论
热度(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