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猿美】有你的森林(HE)

Happy End——到有你的森林去



夏去秋至,秋去冬来。墙上的日历很快就被翻到了12月。

八田站在斑马线前,夹在几乎全都一脸木然的人群中,等待信号灯变绿。灰蒙蒙的天空令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教导主任的脸,刺骨的寒风让人恍惚间误以为自己变成了停尸间里的一具尸体。

八田紧了紧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把手笼在嘴边呵着热气。抬起头就看见对面购物中心的外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起了巨幅的圣诞优惠活动的海报。

原来快到圣诞节了啊……不知道臭猴子有没有过圣诞的习惯?

最近八田不知不觉地养成了一种奇怪的习惯:无论遇见什么都能联想到伏见。“这个布丁很好吃耶,不知道猴子喜不喜欢吃甜食?”“啊哈哈哈那只猫的眼睛周围长了一圈黑毛,好像猿比古哦超好笑!”“啊咧?这个歌手的声音有点像猿比古,叫什么名字?一之濑?没听说过,算了,买他一张CD吧。”

八田歪着头,想象了一下伏见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秋山带着驯鹿角背着装礼物的袋子,跟在伏见身后挨家挨户地敲门,然后给村民送礼物,顺便再嘘寒问暖一番。

想着想着,他就忍不住捂住肚子“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连信号灯已经转绿了都没留意到。

 

 

身体好重……空气好浑浊……好挤……不行了我快吐了……

伏见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夹在早上高峰时期的地铁里,虽然被挤得东倒西歪,却怎么都鼓不起勇气伸手去握住头顶上的拉环。天知道那上面有多少细菌,尤其是当他看见旁边的大叔抠完鼻子之后又若无其事地去扶住拉环。

虽然外面冷得像一块铅,地铁车厢里却因为太过拥挤而闷热得如同桑拿室。伏见烦躁地扯开脖子上的藏蓝色围巾。

他最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统治地球的不是恐龙也不是鸟类,甚至不是神,而是人类。因为,再也没有别的物种有人类那样顽强的生命力了,居然能在这么脏、这么吵、这么挤的钢铁森林里安然无恙地活着。

伏见强忍着从胃部涌上来的一阵阵恶心感,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车厢墙上的一张圣诞节海报上,戴着红色圣诞帽的少年和身穿深蓝色兜帽外套的少年靠在一起睡得很沉,看上去非常幸福。

 

 

“好了,同学们都回到座位上吧,今天的班会时间要开始了。”

随着班主任的声音,原本吵吵嚷嚷的班级渐渐安静下来,学生也都三三两两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八田收回一直投向窗外的视线,百无聊赖地用手指去抠桌子上的一块污迹。

“首先要向大家介绍一位转学生,”教室里立刻响起了小小的骚动,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半吊子时间里转学过来的学生,大多有着不可告人的故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已经成为了大家默认的设定,“进来吧,伏见同学。”

啊咧,来了个和猿比古同姓的家伙。虽然知道这是个颇为常见的姓氏,八田还是不可遏制地对新来的转学生产生了一丁半点的兴趣。

教室门被“哐当”一声拉开了,门外的家伙似乎积了一肚子气。随后走进来一个散发着低气压,几乎能称得上是人形自走低气旋的男生。高个子,偏瘦,走路像是嫌麻烦一样猫着腰,柔顺的黑色短发简简单单地垂在脸侧,刘海有点偏长,五官精致,皮肤相对男生来说显得过白了,给人一种终日不见阳光的宅男感,鼻梁上架着一副非常书生气的黑框眼镜。

八田觉得自己的下巴快要掉到地上了。

“伏见同学,请先向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啧……名字是伏见猿比古。就这样。”

“呃……兴趣爱好之类的也可以向大家介绍一下的。”

“哈啊?没有兴趣爱好这种麻烦的东西,”又是一声咋舌,“话说,我现在可以找个位置坐下了吗,老师?”

“嗯?啊,哦!那个、伏见同学你就坐在……”

“那里,”修长的手指准确无误地指向了八田身后的空位,“我就坐那个座位。老师你继续上课吧。”

在一片厚重的沉默中,全班几十双眼睛一起看着新来的转学生带着一种闲人勿近的气场,猫着腰,穿过一排排的座位走向位于最后一排的空位。

当他走过八田身边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青草和杉木的气味飘进了呆若木鸡的八田的鼻子里。

“啪!”八田突然拍案而起。

“咿!八、八田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伏见同学说他肚子痛,我带他去保健室。”说完,不等讲台上的老师反应过来,八田已经一把抓住伏见的胳膊,以一种万夫莫开的气势,一路飞奔出了课室,然后在走廊上发足狂奔,一直跑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

八田将伏见重重地推到墙上,双手按住他的肩膀,风风火火地问:“你真的是猿比古?”

“如假包换。”伏见懒洋洋地回答,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像被不良学生勒索午饭钱一样,被八田按在墙壁上。

“你居然翘班翘到这里来了?!秋山知道吗?”

“不是翘班,我辞职了。”

“哦,原来辞职了,那就没问题……个屁啊啊啊!!!!什么叫辞职了?!做山神也可以辞职的吗?”八田觉得有点凌乱。

“又不是邪教组织,为什么不能辞职?”虽然吃了点苦头,但是这些你都不需要知道。

“诶?!”世界如此奇妙,八田倍感自己智商的渺小,“所以,你现在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不是……神明?”

伏见淡定地点点头,伸手从衣领下面掏出了一条用皮绳串着的项链,挂坠是一颗小小的玻璃珠,乍一看毫无起眼之处,凑近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珠子里面有一红一蓝两股光在缓缓流动。“这个,我的山神之力。”

“山神……之力,”八田鹦鹉学舌一般重复了一次,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一下那颗珠子,指尖感受到凉津津的,似乎有一股山风吹过,“妈呀!这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吗?你他妈的就把它挂在脖子上走来走去?!!万一弄丢了怎么办?不行不行不行!放学了我和你去银行开个保险柜把它锁起来!话说未成年人能不能开保险柜啊?不对,锁银行里也不安全,万一银行失窃了呢?还是装在罐子里埋在树根底下吧,或者……唔!”

喋喋不休的嘴被薄薄的唇准确无误地封住,灵活的舌头探进对方的领地,细细品尝一番残留在口腔内、属于早餐时分的橘子果酱味,然后收回,放开发烫的双颊,故意夸张地咂咂嘴,勾起一边嘴角笑着问:“美咲,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吵?”

“……我妈,天天说。”努力强迫暂时当机的大脑运转起来,橘发少年试探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嗯,没错,的确是猿比古的味道。

一个无心的小小举动,看在有意的人眼里,就成了活色生香的诱惑。

不好,美咲太可爱了,我好像有点把持不住……怎么办,就在这里吗?不行,学校姑且算是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而且被人撞见了也挺麻烦的;逃学吧,听说有种叫情侣酒店的很方便的东西?

但是下一秒,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就被一个紧紧的拥抱撞飞了。

伏见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靠在胸口的一头橘红色的短发。

“猿比古你这个笨蛋!”八田的声音从伏见的胸口处闷闷地传出来,“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山神不做,非要跑到这里来呀?”

“因为美咲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话刚说完,伏见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补充,“再说了,我也不怎么满意山神这份工作,待遇低、工作繁琐、工作环境不怎么样、上司也很烦……”

“你不要小看了我们这些凡人!我告诉你,做人啊,可是很累的,每天都要吃饭睡觉,要上学上班,忙着升学、工作、赚钱、养家糊口、谈恋爱、生孩子,呼吸着脏兮兮的空气、吃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要挤地铁挤公交挤电梯、等人等车等红灯,一不小心还会生病,会变老、会死掉……”八田说到最后,声音里染上了细细碎碎的哭腔。

“……美咲,你哭了?”你为我,哭了?

“没有哭!”说着就响亮地吸了一下鼻子。

“我明明听见你在嘤嘤嘤地哭。”

“说了没有哭!听不懂人话吗臭猴子?”八田拉起眼前属于伏见的衬衣前襟胡乱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然后抬起头瞪起一双三白眼,装出凶巴巴地样子说:“如果你非要跑来这里活受罪,那就随便你吧!只不过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可不能由着你因为吃了奇怪的东西拉肚子死掉、或者招惹了谁被人堵在后巷里揍得破破烂烂,所以,你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伏见看着眼前的少年瞪着一双泛红的、湿润的眼睛,鼻子下还挂着一行清清的鼻水,却非要装出一副黑道头目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之余,胃里涌上来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就如同春天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熊睡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那、我们现在该做点什么呢,美·咲·哥?”

八田打了个寒颤,斜着眼瞪了伏见一眼,说:“我被你这个家伙搞到没心情上课了,算了,今天就逃学吧。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有。情侣酒……”

“啊!对了,去游戏机厅吧,我教你玩射击游戏!”八田咧开嘴笑得风和日丽,他一把拉住伏见的衣袖,领着他顺着楼梯往下走,一边连珠炮一样说个不停,“然后去车站前面那家快餐店吃炸鸡块吧,或者去买可丽饼!要不去唱K,上次我发现有个歌手声音和你超像的!索性去游乐场吧……”

伏见一边听着八田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一边扭头去看窗外缓缓飘逝的十二月的天空。天空依然灰蒙蒙、冷冰冰,但他却觉得这样的天空也无端变得可爱起来了。


END



评论(7)
热度(5)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