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猿美】有你的森林(十七)

*陆陆续续写了大半年的这个长篇,她终于…………变成实体书了!本子的天窗链接:http://doujin.bgm.tv/subject/20912


十七、How to Happy End


八田一向是将心情写成大字报贴在额头的类型。所以他的外婆和杏子很快就发现了山神祭之后,他的情绪就像心律不齐病人的心电图一样,波动很大。一开始是焦虑,然后变成了愤怒,最后陷入了茫然。无论是旁敲侧击还是直言不讳的询问,都只能获得语焉不详的回答,“我没事”“别担心我活得挺好的哈哈”“……可恶,我不懂啊”。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周,转眼就到了八田在神社的最后一晚。

晚饭后,三人一起坐在后院的走廊上,一边吃着用井水冰得凉丝丝的西瓜,一边纳凉。杏子见八田这几天心情乱七八糟的,为了安慰他,有意无意地把最大片、最红的西瓜都让给了他。八田的外婆摇着纸扇,随口谈论着山里的轶闻、村民的八卦事,杏子也随着她的话头东扯西扯,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引到了手机游戏上。

“美咲,你前一段时间给我玩的那个游戏,我通关了。”

“……什么游戏?”

“就那个文字游戏嘛,两个男主,一个智商很低一个情商很低的那个。”

“通关是指……把所有结局和CG都打出来了?包括HE?”

“对啊。”

“诶,不是吧,”八田顿时来了兴趣,不由得放下了手里啃了一半的西瓜,“……那个游戏,真的有HE?”

杏子得意洋洋地挑起眉毛,伸出手指在八田脑门上弹了一下,说:“当然。既然你诚心诚意地看着我,我就好心告诉你吧。其实很简单,游戏后期好感度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在事件里随机出现一个‘告白’的选项,只要选了这个选项,后面无论怎么玩,最后的结局都是HE,两个男主在一起了。说起来啊,这个居然是BL游戏,美咲你玩这种游戏你爸妈知道吗?你该不会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新大门……”

“等一下!”八田目瞪口呆地打断了杏子的碎碎念,“……就这么简单?”

“对啊,你玩的时候没看到这个选项?”

“有是有,但是……没想过要选。”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杏子理所当然地下了结论,“不,应该说你们这些男生大部分都是笨蛋,有话不肯好好说,有机会也不知道要把握,活该一辈子孤独!”像是触发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似的,杏子越说越激动,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手里的西瓜,两三下就吃了个精光,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八田手边仅剩的一片,“喂,那个,你还吃吗?”

八田像是如梦初醒一样猛地抬起头,把装着西瓜的盘子往杏子那边一推,“全给你了。”他“唰”地站起来,丢下一句“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先睡不用等我”就风风火火地跑了。

“臭小子!”杏子刚想去追,却被外婆制止了,“没事没事,由他去吧。”

“可是……”

八田的外婆微笑着摆摆手,然后慢悠悠地摇着扇子,看着院子里那棵已经几乎看不见花朵的梨树,说:“今年的梨花开得真好,也不知道能不能结出果实。”

 

 

秋山苦着脸看着比自己矮了足足一个头的少年凶巴巴地揪住了他的衣服,琥珀色的眼瞳像两团小火焰,毫无惧色地直视着他。

其实,秋山早就觉得,八田虽然长了一张童贞小天使的脸,身上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痞气,说不定有朝一日能在黑道混得风生水起。

经过今天晚上,他进一步坚定了这个想法。

“我果然没猜错,找不到猿比古的话,找你就行了!”八田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他举起手中的防风打火机在秋山面前晃了晃,“告诉我,猿比古那个混蛋躲在哪?”

“八田君,你先冷静点,把打火机放下,”秋山一头汗地望着在鼻尖前晃动的火苗,“伏见先生果然和你发生了什么事吗?难怪他最近都怪怪的。”

“怪怪的?你是说……他比平时还怪?我看他就没正常过……”八田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又提高声音,“他怎么个怪法?”

“伏见先生最近一直埋头工作,这几天一下子把积压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工作都做完了。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好……”

“他是假期结束前的小学生吗……”

“我不否认伏见先生有时候的行为还真有点像小学生……”

“……算了,不说这个了!”八田一扬打火机,“你快告诉我臭猴子在哪,不然我就放火烧……你的头发!我只数到十!”

“饶了我吧八田君!现在就业形势很困难的,我不想变成大龄失业青年!”

“如果猿比古炒你鱿鱼,你就来东京跟我混!”

秋山若有所思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火苗。

说实话,如果动起真格来,秋山有一百零八种挣脱的方式,但他不可抑制地回想起最近伏见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桌前一张接一张地写公文的样子。完成的、还没完成的公文乱七八糟地堆满了桌面,甚至漫到了地板上。比起像机器人一样埋头工作的伏见,秋山宁愿看见过去那个一边咋舌一边碎碎念一边写公文、虽然三天两头就翘班但最后还是会好好完成工作、在抽屉夹层偷藏着《美咲观察日记》的山神。

“…………找到了伏见先生你打算怎么做?”

“我有话必须和他说!”八田一字一句地回答,“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揍他一顿。”

 

 

八田跟在秋山身后,在森林里沿着小路绕来绕去。很快他就发现了,一开始明明走的是熟悉的路,但不知怎么的,周围的景色突然就变得陌生起来。

“奇怪,我好像从来没来过这里,”还以为猿比古带我跑遍了整个伏见山呢……

“这个……是因为前面那个路口布下了结界,所以平时你看不见。”

“…………什么嘛,猿比古那家伙为了躲我,居然做到这个地步。”八田说话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心和苦涩。

“诶?不、我想伏见先生不是这个意思!呃、他大概就是……嗯,那个……”秋山忙不迭地解释,却发现连最蹩脚的借口都找不出来,“……对不起。”

“哈哈,为什么你要替臭猴子道歉啦,说起来,我才是要道歉的那个,”八田停下脚步,朝秋山鞠了一躬,“对不起,刚才威胁说要用火烧你,我、我就是一时着急……总之,对不起!”

这是什么……八田君,你果然是天使吧?秋山看着眼前八田弯下上半身、仰起脸、眼睛朝上望着他的样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不不不,八田君不用道歉。那个、你顺着这条路走,”秋山朝前方指了一下,“很快就会看见一条小河,伏见先生现在应该就在河边。”

八田望着前方的小路,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双拳迈出了脚步。

“八田君,加油!”

八田回过头,朝身后的秋山咧嘴一笑,“谢谢!我会帮你揍他两拳的。”

“诶,不、不用了,”秋山连忙摆手,但转念一想,又把手放下了,“还是揍一拳吧,一拳就够了。”

八田哈哈一笑,背对着秋山扬起拳头,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果然很快就听见了“汩汩”的流水声。拨开挡在眼前的灌木,八田看见了一条小小的河流,河岸边不远处,一个身穿绀色浴衣的背影眼熟得要死。

混蛋,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星星看小河装文艺!

“猿!比!古!”

伏见心里一惊,一回头,眼前闪过了光裸的小腿的残影,然后胸口就遭受了一记冲击,顿时立足不稳朝后跌去,“扑通”一声落入了河里,溅起了好大一朵水花。


评论(7)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