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猿美】有你的森林(十六)

*挑这个时候发这一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十六、吻,以及更多的吻

 

目送完最后一朵烟花消散在夜空中,八田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好棒的烟花……呐,猴子,明年的暑假,你再带我到这里看烟花吧!”

伏见抬头望着一片寂静的夜空,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低声说:“明年……吗?”

八田显然没有听见。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因为一直仰着头而有些发酸的脖子,“走吧,猴子,我该回去帮忙收拾神社了。”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离开。

可是,手臂却被轻轻握住了。

伏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伸手拉住八田,只是无端地忽然惊恐起来,好像如果不拉住八田的话,他也许就会像刚才的烟花一样消失不见。

“猿比古你怎么了?表情、好奇怪啊,哈哈。”八田轻笑着,伸出食指想去戳伏见的脸,但是,还没戳中就被他握住胳膊一把拉到了身前。

“干、干嘛?”八田突然紧张起来,有些不安地仰脸望着近在咫尺的伏见。

然后,他的眼睛就被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掌覆住了。突然被夺去了视线,八田有些害怕,但他不打算反抗,只是静静地等着,带了些许的期待。

“……美咲。”他听见伏见在很近很近的地方,用极轻极轻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混合着青草和杉木香味的气息温温热热地喷在他脸上。

不要叫我后面的名字啊混蛋猴子,就算你用这种好听得令人小腿发软的声音也不可以!还有,不要……靠得、这么近……

可是,这些话却没能说出口。

干燥的嘴唇犹犹豫豫地擦过他的双唇,轻轻地落在嘴角,稍作停留,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接着,覆住他眼睛的手慢慢下滑,擦过他的鼻尖、嘴唇、下巴,留下了一道酥酥麻麻的痕迹。

八田战战兢兢地呼出一直无意识地屏住的呼吸,过了好几秒,空白的大脑才像一台老旧的留声机一样“吱吱呀呀”地运转起来。

……我是,被吻了吗?

他不知道是该尖叫着跑开,还是像那些烂俗言情剧的女主角一样娇羞地低下头,又或者一拳打爆眼前那副黑框眼镜?

但是,伏见脸上的表情却让他将以上的选项都扫进了垃圾桶。

面无惧色地拔刀斩杀妖魔的山神伏见,此时竟然像一个在游乐场与父母走失的小孩一样,茫然若失、不知所措。

真难看啊猿比古,这种表情一点都不适合你!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神情?是我的错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由我来将它抹掉吧!

八田这样想着,伸手揪住了伏见胸口的衣服,然后踮起脚尖,重重地将嘴唇压在了他的唇上,力度之大,令措手不及的伏见后退了小半步才稳住身体。

可惜八田是个在某种意义上满脑子花田和独角兽的纯情小处男,他不知道什么是老汉推车冰火两重天或者高速旋转攻三点,他甚至不知道接吻的时候应该侧一下头,所以当他们的嘴唇紧紧地贴合在一起的时候,两人的鼻子也来了一次重重的亲密接触。

“好痛!”八田捂住鼻子,瓮声瓮气地说。

伏见因为八田突如其来的举动而愣住了神,虽然鼻尖一跳一跳地痛,却忘记了伸手去揉一下,愣了半响,然后“噗”地笑出声,“美咲你好逊,真不愧是百分百纯正的童贞。”

“吵、吵死了!”八田红着脸用手指戳着伏见的胸口,“你才逊,不过是接个吻就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伏见被呛得一时说不出话,但很快决定,这种时候语言是苍白的,行动才是最实际。

他不由分说地用手捧住八田的脸强迫对方仰起头,然后俯下身,准确无误地将双方的嘴唇贴合得天衣无缝。不等八田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已经用舌头霸道地撬开了倔强的牙关。仿佛在宣誓主权一般气势汹汹的吻很快和缓下来,狂风骤雨的攻城略地在对手缴械投降之后转变为春风细雨般的绵长。

这个似乎能持续到地老天荒的吻,最终因为八田喘不过气猛敲伏见胸口而被迫暂时休止。

伏见依依不舍地轻咬一下了八田的下唇,然后直起身,心满意足地欣赏着如同溺水一般红着脸半张着嘴喘粗气的小处男。

“为、为什么,要……”

“……要吻你?”伏见单手撩起八田被汗水沾湿的额发,将微凉的额头抵在对方如发热一般滚烫的额上,“不为什么,想做就做了。”

“……你呀,性格真恶劣。”

“嗯,我知道。”

“可、可以……再来一次吗?”虽然声音小得几乎和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混为一体,但还是好好地传达到了。

语言是苍白的,行动才是最实际。伏见今天也在身体力行着这句座右铭。

 

================================================

 

“行了行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回去就行。”八田站在神社的鸟居前,大咧咧地叉着腰说。他站得比伏见高三个台阶,难得地俯视着对方。

伏见袖着手,神色淡然地点点头。

八田转过身“蹬蹬蹬”地顺着台阶往神社走,可是才刚走了几步,不知为何打心底里涌上一股浓重的不安感,连忙回过头。

看见伏见还站在原处,他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猴子,明天见!”

伏见微微一笑,朝他挥了挥手。

八田心满意足地咧嘴一笑,头也不回地一口气跑上了神社的台阶。

第二天,八田没有见到伏见。

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八田找遍了山里的空地、小溪、山崖……都没有见到那个杀千刀的山神。

他知道伏见还在,只是躲着不见他。因为第六天的时候,他试图在森林中央点燃一堆干树叶,想借此将山神大人逼出来——我放火烧你的山,看你管不管!可是每当他划着手中的火柴,就会有一股风不知从哪里吹过来将火苗吹熄。

“猿比古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八田这才意识到,为什么他之前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伏见,那是因为伏见想要被他找到,同理可得,如果山神大人不想见他,自然也可以轻而易举地避而不见。

曾经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也可以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八田在空荡荡的森林里,蹲下身,将头埋在胳膊里,呢喃着:“混蛋……你最起码要告诉我,老子做错了什么……”


tbc



*比起不留余力自虐的伏见,我觉得什么都没弄明白就被抛下的八田更惨…………………………



评论(11)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