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猿美】有你的森林(十五)

*这章甜腻到我自己都烦……出本的时候还是改一改好了


十五、伤口、内裤和烟花

“臭猴子你要笑就笑吧……”八田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将脸埋进手臂之间,努力把本来就占不了多少空间的身体缩得更小。

“我为什么要笑?你的表演可以打80分。”伏见蹲在八田身前,一边说一边顺手揪了根草叶去撩他的手臂。

八田半抬起头,从手臂上方露出一双半信半疑的眼睛,“真的吗?”

“真的,”伏见一脸正经地点点头,像拿逗猫棒一样把草叶伸过去在八田面前晃来晃去,“我特别欣赏你退场的时候踩到裙角摔了个嘴啃泥,噗……”说着,伏见就再也忍不住,一下笑喷了出来。

“啊啊啊!!!真是有够火大!!反正我就是笨手笨脚的,你咬我啊!”八田恼羞成怒地一把抢过伏见手里的草叶扯了个稀烂,然后试图狠狠地甩他一脸烂草叶。可惜牛顿却不太赞成这种做法。细碎的草叶有气无力地在空中扭动了几下后,在伏见的脸和大地母亲的怀抱这两个选项中,义无反顾地选了后者。

于是八田越发愤怒了。他怪叫一声,伸手过去企图拧住伏见因为笑得太厉害而有些扭曲的脸,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握住了手腕,“好了,美咲,别闹了,”伏见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音有些喘,“你再闹,就要把所有人都引过来咯。”

眼下,伏见和八田不太光明正大地躲在了广场角落的一丛灌木后面,远离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八田人生的第一次写作巫女神乐读作跳大神的演出,最终以他踩到裙角在舞台上脸朝下摔了一跤为句点,拉上了帷幕。

演出结束后,虽然山下还有祭典活动,但是大家都不急着走,在拜殿前排着弯弯曲曲的队伍等着往赛钱箱里投钱、祈福,然后再求个签、买个护身符什么的,神社广场上依然挤得水泄不通。

伏见自然不可能跟着凑热闹,闲着没事自己拜自己,于是便袖了手,慢悠悠地四处去找不见了踪影的“蠢萌巫女小姐”,最后总算在一个偏僻角落的草丛后面,发现了试图与背景融为一体、缩成一团在生闷气的八田。

“呸,反正我脸都已经丢光了,管他呢!”八田把手抽回来,自暴自弃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呼呼地托着下巴。

伏见侧着头心满意足地欣赏了一会儿八田气鼓鼓的表情,然后用尽可能轻描淡写的语气问:“有没有哪里摔伤了?”

八田把右侧的裙裤撩到大腿上,露出右膝盖,指了指膝盖下方擦破的一小片皮,满不在乎地说:“这里蹭破了一点,这种小伤涂点口水就没事了。”

八田还没来得及把裙裤盖回去,伏见就已经伸手握住了他的右小腿往上一抬。他连忙用手撑住地面保持上半身的平衡,“喂,你干什……咿!”剩下的半句话被硬生生地憋成了如同受惊的小动物发出的一声惊呼。

他眼睁睁地看着伏见伸出舌头,像猫一样,仔仔细细地来回舔着他的伤口。八田的视线被锁定在伏见暗红色的舌尖上,他全身的触觉细胞不约而同地集中在膝盖的一小片皮肤上,被放大了数十倍的触觉准确无误地向他的大脑皮层传达着一阵阵酥麻,和丝丝的凉意,但身体其余的皮肤却像烧起来一样,孜孜不倦地辐射着热量。

“你、你干嘛……”八田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声音听在自己的耳朵里,也可以变得如此陌生。

伏见像是意犹未尽般,用舌尖在八田的膝盖下方打了个转,然后才抬起头,直视着八田的眼睛,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帮你在伤口上涂点口水。”

“这这这点小事、我自己会做……”

“我知道啊,但是我做得比你好。”伏见挑起一边眉毛,得意洋洋地说。如果这个时候响起背景音乐,应该会是神烦的“Anything You Can Do (I Can Do Better)”。

“这有什么好比的?”八田一脸嫌弃地皱起鼻子,但下一秒就换成了惊讶的表情,“啊咧,伤口不痛了!”他伸出手指戳了戳膝盖下方的皮肤,竟然发现那里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恢复成光洁的皮肤。

“好厉害啊猿比古!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姑且算是个神明,这点小事还是能做到的。比起这个,”伏见将视线锁定在八田的大腿根部,脸上的表情有点难以捉摸,“美咲,你没穿内裤?”

因为腿被伏见抬了起来,宽松的裤裙滑到了大腿根,满园的春色想关都关不住。

“呀呀呀啊啊啊!!!!!!!”八田发出一声能让最擅长打鸣的公鸡相形见绌的尖叫,皮肤上刚退下去的热度变本加厉地升了上去,整个人像是个小太阳一样辐射着热量。

如同能量转化一般,羞耻心被全部转换成怒气集中在脚尖,化作一记教科书一般标准的侧踢,招呼在伏见表情复杂的脸上,力度之大,令伏见一头撞在了旁边的灌木丛上,险些穿过草丛飞了出去。

“很痛啊!你干什么?!”伏见捂住火辣辣的脸颊,气冲冲地问。他的头发上还沾着几片无辜的草叶。算上装鬼的那次,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八田踹脸了,伏见真心怀疑,八田是不是对他这张脸有什么意见。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你眼睛在看哪里啊!”八田把万恶的裤裙扯回原位,抱住膝盖将身体缩得小小的,尽量远离伏见。

“又不是我想看的!”虽然这不是百分百的实话,“说到底,是美咲的错才对吧,你为什么不穿内裤?”

“因为、因为,因为……”八田越支吾,声音就越小,“……因为外婆说,巫女服下面是不可以穿内裤的。”

虽然“巫女服下面禁止穿内裤”这样的说法流传已久,但时至今日早已变成了类似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伏见万万没想到,自己面前居然有一个将这句话身体力行的家伙。

“美咲,你是个笨蛋,真是太好了。”

“猿比古你这个混蛋!”八田简直恨不得立刻扑到伏见身上照着他那张趾高气扬的臭脸来上几拳。

就在这时,

“你们……在干什么?”

尽管神社广场人声鼎沸,无奈八田刚才的一声尖叫存在感实在太高,引来了几个好事之人的围观。

八田望着站在灌木丛边、从表情上看简直恨不得搬来凳子抱着爆米花看好戏的几个路人,顿时又燃起了徒步走回东京的冲动。他“哇”地一声用衣袖遮住脸,一手拉起像局外人一样坐在地上看戏的伏见,像兔子一样跳过灌木丛,低着头飞奔而去。

================================================

回过神来,八田才发现自己拉住伏见,穿过了神社的鸟居,沿着台阶一路往下,然后绕进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冲进了茂密的森林里。

“我为什么要拉着你这个混蛋跑啊?!”八田怒气冲冲地甩开了伏见的手。

“我怎么知道。”虽然被八田拉着一路狂奔,伏见还是一脸气定神闲,连发型都没有乱,令八田看了就来气。

八田觉得今天绝对是他的厄难日。他本来应该在山下愉快地吃着章鱼烧逛祭典,可现在却站在森林的不知道何处,穿着一身巫女服,脚上只穿了表演神乐时的白布袜,沾满了脏兮兮的泥巴。最要命的是,他没穿内裤。

“啊啊啊!!真是受够了!!!”八田抓狂地揪住自己的头发。

“噗!”

“你还笑!”简直难以置信,说到底,自己落到这种地步,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杀千刀的山神,他居然还有脸笑。

“好了好了,”伏见忍住笑,转过身背对着八田,半蹲下来说,“上来吧,你没穿鞋,我背你。”

“你打算背我去哪?”八田眯起眼睛问。

“去一个好地方,算我补偿你的总行了吧,”见八田还在犹豫,伏见又加了一句,“我数到三,你再不上来我就把你自己丢在这里。一……”话音刚落,背上就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躯体,两条手臂犹犹豫豫地环住了他的脖子。

================================================

八田趴在伏见背上,鼻腔里充满了熟悉的、混合着青草和杉木味道的香气,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内裤的重要性。

明明只是少了这样一层薄薄的衣物而已,八田却产生了自己是全裸着趴在伏见身上的错觉,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呼吸也变得乱七八糟,就好像他的脑袋一样。

与此同时,伏见也在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什么叫“惹火烧身”。

隔着两层布料,他几乎能描绘出八田身上某个器官的轮廓。脑袋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如同暴露在十二级台风下的一层窗户纸,岌岌可危。时间的概念也变得莫名其妙起来,明明只是很短的一段路,他一会儿觉得无比漫长,一会儿又嫌太短。才刚抱怨不知道这种甜蜜的折磨何时才到头,目的地就已经在眼前了,立刻恨不得马上回头再走上十几个来回。

“…………到了。”

“诶?嗯……哦!”八田花了几秒才令变得像一团棉花一样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如梦初醒般从伏见背上跳下来,“这里……是哪里?”

小小的山崖正对着山下的祭典会场,红色的灯笼、橙色的灯泡、会场中央刚刚燃起的橘红色篝火,暖暖的色调融合成夜色里的一杯热乎乎的红茶。山下,现在应该很热闹吧。可惜因为离得远了,喧嚷的声音传不到山崖上,变成了一场无声的彩色电影。八田恍惚间觉得山下的世界变成了手中的一个没有雪花的雪景球。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让我看这个?”

“闭嘴。开始了。”

仿佛是咒语一般,随着伏见的话音刚落,一束橘红色的火花“咻”地升上夜空,“砰”地用自己的粉身碎骨换来短短几秒的绚烂,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同伴投身到这场自杀式的演出。

八田不是第一次看烟花,但是这一次,和过去挤在人群中仰着发酸的脖子看的、或者缩在被炉里透过电视屏幕看的烟花不一样。那些烟花再绚烂,都是别人的;但今晚的烟花不一样。大朵大朵的火花就在他眼前绽放,那么的近,近得仿佛纵身一跃就能和烟花一起义无反顾地绚烂,近得仿佛这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烟花。

“这个、好厉害!猴子你快看,刚才那个超~~大!”八田兴奋得在原地上蹿下跳,烟花的火光在他的脸上跳动。

“谢谢你啊,猿比古!”八田转过头,笑着对伏见说。

在将来漫长的岁月里,伏见无数次在脑海里重新构建眼前的场景。随着记忆的剥落,细节也慢慢产生了偏差,背景里的树木,有时是杉木、有时是松树,脚下踩着的,有时是干燥的泥土、有时是毛茸茸的草地,但惟独八田的笑容,嘴角的弧度、眯起来的眼睛、映着烟花火光的脸颊,从来不曾发生过变化。


TBC


*贴一下文里提到的背景音乐,虽然神烦但是我真的好喜欢这首歌XDDDD


*最后看烟花那段简直言情到自己都讨厌自己,搞这么浪漫干什么!这种时候直接扒了衣服啪啪啪就对了嘛,到底行不行啊我!

*好想知道TVB的编剧到底是怎样在最后一集里成功将挖了二十几集的坑一次填平,为什么我写的东西却在快要结局的时候出现了要越拖越长的趋势!好烦躁


评论(8)
热度(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