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八田中心/猿美】被迫学会的事

 

看了青组漫画的那几格后被虐出来的一个小短篇。伏见在慢慢习惯一个人的时候,八田肯定也在经历这个阶段吧。这样想着,然后就写了。


******************************************************************************************************************************************************************************************************************************************************************************************


八田美咲的身上有很多优点,可惜学习能力强不是其中之一,所以有些事情,他要花上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学会。

比如,“猿比古已经离开了”这件事。



八田的兵书里只有一句话,“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无论是中学的时候和高年级的不良学生打架,还是加入吠舞罗后的帮派斗殴,他都将这句话200%地身体力行。

这次也是。

但这一次,情况有点不同。

八田轻描淡写地用棒球棍格开迎面挥来的铁水管,抬起结实光裸的小腿狠狠揣在对方的小腹上,身形魁梧的男人惨叫一声,像一袋厨余垃圾一样朝后飞了出去。

——这帮家伙到底行不行啊尽是些史莱姆级别的三流货色!快点把老大叫出来让我揍一顿啊!

八田突然觉得很无趣,只想快点把这群在吠舞罗的地盘上兴风作浪的小混混收拾干净,然后回去洗个澡,再钻进被窝里睡一觉。

——不对,我不想回去睡觉,我不想看见卧室里的那张双层床……

就在这一晃神的瞬间,八田突然感到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温热的液体随之顺着脊梁往下流。他朝前踉跄了几步,眼前一阵发黑,险些跪倒在地。

事情发生得太快,再加上连续几天睡眠不足,八田的大脑在短暂的空白后,自作主张地给他的嘴巴下达了错误的命令:”猴子!你没事吧?“

可是一回头,却只看见一个混混被镰本扭住了胳膊,痛得嗷嗷乱叫,地上掉着一把刀口染着血迹的西瓜刀。

”八田哥你没事吧?!“镰本回过头大声问,脸部因为担忧而有些扭曲。

——对啊,猿比古那家伙,不在了呀……他背叛了吠舞罗,去了蓝衣服那边了。

——我啊,真是个笨蛋,居然以为他还在保护着我的后背,被砍了之后,居然在担心”猿比古是不是受伤了所以才没有保护好我“,原来我真的是个笨蛋,难怪被那家伙当做笨蛋耍了这么久。

八田一声怒吼,回过身挥起棒球棍砸向被镰本扭住的混混。



”……伤口不能沾到水,要换纱布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帮你换,还有啊,这几天不要去打工了,伤口会裂开的,还有……“

”啊啊啊烦死了,镰本你是我的老妈子吗!“八田不耐烦地把装着冰水的玻璃杯重重地放在吧台上。

”咳咳!“草薙出云不满地轻咳两声,八田立刻缩了缩脖子,喃喃地说了句:“对不起,草薙哥的吧台。”

酒吧老板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擦得闪闪发光的鸡尾酒杯轻放在杯架上,然后摇摇头对八田说:“小八田,你呀,太乱来了。架,不是这样打的。”

“就是啊!”镰本忙不迭地附和,“八田哥你不能一个劲地往前冲,要顾一下你的背后啊!”

八田自知理亏,低了头小声地说:“又不是我的错……”

草薙苦笑了一下,他当然知道八田这种顾前不顾后的打架风格是怎么养成的,说来说去,还不是被惯出来的。要让被惯坏的孩子把毛病改过来,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

“镰本,”草薙叹了口气,“以后你多留点神,别再让鬼鬼祟祟的鼠辈偷袭小八田。”

“不用!”八田不等镰本回答就大声说。他的头埋得很低,草薙和镰本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到他放在吧台上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指关节都发白了。

“八田哥……”

“我说了不用!我虽然是个笨蛋,但是一个人战斗这种小事,我还是学得会的!所以猴子那家伙不在了我也完全没问题!”八田低了头,抓过放在一旁的外套随便套上,“……草薙哥,我先走了。”说完就急匆匆地站起来往酒吧门口走去。

镰本刚想站起来就被草薙按住了肩膀,“由他去吧。”酒吧老板摇摇头,轻轻地说。

由他去吧,有些事,总得一个人学会。



八田把手揣在外套口袋里,低着头匆匆走在喧喧嚷嚷的街头,后背上的伤一抽一抽地痛,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没关系,绝对可以学会的,除了一个人战斗,要学的还有很多。

比如,早上睡醒第一件事,是掀开被子起床,而不是伸脚去踹上铺的床板,嘴里喊着“猴子猴子,你醒了吗?”

比如,早餐的荷包蛋,只要煎一个,夜宵的方便面,煮一个就够了。

比如,游戏没办法通关的话,就再努力一下吧,因为再没有人一边说着“美咲你好笨”一边接过手柄把boss虐得体无完肤。

比如,不小心听了鬼故事睡不着觉,那就把房间的灯打开,而不是说着“猴子你一个人睡肯定很冷吧真拿你没办法啊我就大发慈悲分你点温暖吧”,然后哆哆嗦嗦地钻进上铺的被窝。

……

……



曾经,八田的兵书里只有一句话,“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无论是中学的时候和高年级的不良学生打架,还是加入吠舞罗后的帮派斗殴,他都将这句话200%地身体力行。

现在,他的兵书里多了一句话,“自己的后背由自己保护。”


end



评论(9)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