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猿美】有你的森林(十四)

十四、拿去吧,巫女服

 

“呐,猿比古,你很喜欢巫女服吗?”

“…………哈啊?”伏见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砸得有点懵,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的八田。

“你‘哈啊’个头!快点回答我!!”八田气急败坏地抓住伏见的肩膀用力摇晃,“你是不是很喜欢巫女服?”

伏见被摇得昏头转向,几乎能听见大脑撞击头盖骨发出的非常具有弹性的声音。

这算是什么问题,性癖的调查吗?那就姑且朝这个方向回答一下吧。“我对制服其实没有太大兴趣,如果非要让我选的话……虽然巫女服也不错,但是我比较喜欢水手服。”

这次轮到八田发懵了,他松开伏见的肩膀,愣愣地问:“你在说什么呀?”

“回答你关于我性癖好的问题,”伏见理所当然地回答,“那接下来轮到美咲了。你很喜欢巫女服吗?看见穿巫女服的女孩子就会蠢蠢欲动?”

八田的脸“唰”地一下全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害羞,又或者两者皆有,总之他就像一只油爆大虾一样,浑身通红地跳着脚吼道,“谁关心你的性、性性癖好啊啊啊!!变态!”

伏见气定神闲地歪着头说:“但是我对美咲的性癖好很感兴趣哦。那么,巫女服、水手服和护士服,你选哪一个?”

眼看着话题朝某个莫名其妙的方向一去不复返,八田抓狂地揪住自己本来就不太整齐的头发,沮丧地蹲下身,“拜托了猿比古,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虽然伏见一万个愿意就刚才的话题与八田进行深入探讨,但还是很知趣地闭上了嘴。他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八田的头发,问:“怎么了?”

像误入三途川的人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救生圈一样,八田揪住伏见的浴衣下摆,抬起头哭丧着脸说:“糟糕了,猿比古,我的人生要完蛋了!这次只有你能救我了……”

八田一五一十、添油加醋地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伏见,“……所以说,你报梦也好显灵也好,总之赶紧去告诉我外婆,你不喜欢巫女服、也不喜欢看巫女神乐,让他们取消今年的这个活动吧!”

什么?!那班家伙居然联手逼美咲在山神祭上穿巫女服跳神乐!对于这种行为,伏见只想对他们说——干得好!

说实话,虽然山神祭上的巫女神乐是向伏见祈求丰收献上的舞蹈,但除了入职的第一年因为好奇去看了一次,之后伏见就再也没去看过。第一,伏见讨厌人多的地方,就好像洁癖的人讨厌公共厕所、幽闭恐惧症患者讨厌电梯一样;第二,身为山神,万一辖区里的作物收成太差,是要负责任的,搞不好还会丢饭碗,虽然伏见对现在这份工作有诸多不满,但是在失业率高企的当下,他真心不想变成大龄失业青年,所以无论山神祭搞不搞、巫女神乐跳不跳,他都必须尽力保证来年作物的丰收。

综上所述,伏见对山神祭和巫女神乐的兴趣,并不比非洲草原上的大象对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关注度高。

但是,如果表演者换成了八田,那可就不一样了,简直就像是把压缩饼干换成了满汉全席。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如何劝服八田去做这件伏见觉得十分有趣、本人却宁死不从的事情。

“美咲,你知道山神为什么会存在吗?”

“呃…………因为有山?”

伏见险些被如此富有哲理的回答呛得接不下话,“……不是,是因为有信仰。神是依靠民众的信仰而存在的,失去信仰的神会消失。”

“……所以呢?”

伏见微微抬头,45度仰望明媚的天空,“山神祭上的巫女神乐,就是民众向山神表达信仰的方式。”他斜着眼,偷偷用余光打量八田。

八田果不其然地慌了神,“诶??!!所以说、所以说,如果取消了巫女神乐,你就会消失?”

“我也不知道,”伏见低头,淡然一笑,“因为信仰就和约定一样,看不见也摸不到,非常的脆……噗啊!”

伏见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剩下的半句话,被八田用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打消了。

“对不起,猿比古!我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想过这件事原来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对不起!”八田把脸紧紧地抵在伏见的胸口。

其实伏见在心里为八田质疑他的时候准备好了八套应对方案,打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一步步将他劝服,万万没想到,八套方案一套都还没用上,就换来了八田如此热忱的回应。伏见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胸前的一头乱蓬蓬的橘红色短发,打心底里涌上了一股负罪感。

“呃……美咲,其实,事情没有那么严重……”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八田猛地抬起头,双眼里燃起了熊熊斗志,“今年的巫女神乐,就交给我吧,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消失的!”

“诶?呃、美咲……其实……”

他还没把话说完,八田就一阵风似的跑了,只剩下哭笑不得的伏见,怀揣着忽轻忽重的负罪感,呆立当场。

伏见越发觉得,八田美咲就是一场橘红色的台风,气势汹汹、自由自在地来了又去,把自以为能够冷静旁观、不动如山的他,吹得东倒西歪,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八田的步调走。

但是,这样的感觉……好像也不坏?

 

=================================================

 

糟糕了……怎么会这么多人!

八田战战兢兢地从后台探出半个脑袋,飞快地扫视了一眼台下黑压压的人群。

本来以为观众顶多就村里的百十来人,没想到因为伏见神社山神显灵、梨花树反季节怒放的消息越传越远,也越传越神,附近村落、县城的好事之人也都纷纷赶来一睹神迹,神社广场被挤得水泄不通。

八田用汗津津的手揪住身上的绯袴,闭上眼睛拼命回想神乐的舞步,简直就像开考前五分钟狂背公式的考生一样。

尽管花了整整一周时间练习、也总算勉勉强强把所有的舞步记住了,但是在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杏子还是瞪着一双无神的死鱼眼作出了“非常微妙,比起巫女神乐、更像跳大神”的评语。“但是巫女服很适合,90分!穿成这样出去绝对能赚钱!”虽然也收到了这样的正面评价,可惜八田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所幸的是,在八田拼死挣扎再加上杏子脚伤没好战斗力大减的情况下,他总算避免了被杏子恶作剧一般地抓去化妆,或者在胸前塞上两个包子……他甚至免除了戴上非常繁复的头饰,只是简简单单地用白色发带在后脑扎了个小马尾,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身上的红白巫女服穿得别扭极了!尤其是,因为外婆说了这是“神圣的”巫女服,里面不能穿任何内衣内裤,所以八田现在处于真空状态的下半身总是感觉凉飕飕的。

怎么办啊,这么多人万一等一下出糗了……咦,等等!既然人这么多,按照猿比古那种下雨嫌打伞麻烦出太阳嫌晒得慌的糟糕个性,很有可能会嫌细菌太多而不来了!

这么一想,八田顿时觉得心情清爽了不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猿比古没看到他出糗,好像也就没什么所谓了。

八田偷偷地从后台探出头,猿比古这家伙大概不会来……这不来了吗??!!!!不仅来了,而且还站在了第一排最中间,天知道他是怎样占到这个位置的……

八田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立刻徒步走回东京。可惜还没等他计算出以1.5M/s的步速走回东京需要花多少天,舞台上已经响起了悠扬的笛声和鼓声。

“你还杠在这里干什么?!快点上台!”杏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八田身后,举起拐杖毫不留情地在他屁股上戳了一记,硬把他推出了后台。

毫无心理准备的八田踉踉跄跄地站在了舞台中央,一抬眼,居然正好对上了伏见似笑非笑的视线。

虽然不知道伏见这时在想什么,但八田本能地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索性一发狠,朝伏见瞪了过去。伏见显然没想到八田会在这种时候用眼神朝他发难,愣了一下,然后一挑眉,回敬了一记白眼。八田不甘示弱地回瞪过去,再加送了一个吐舌头。

这时,台下的观众只看见台上的巫女在朝着台下挤眉弄眼,不禁议论纷纷。台上的乐师赶紧重重地咳嗽了几下,提醒了一下正试图用脸部表情表达“臭猴子你再冲我扮鬼脸我就把拳头塞进你喉咙里”的八田。

八田一愣,这才如梦初醒地记起自己为什么会站在台上,顿时红了脸,低着头深呼吸了几下,慌忙踩着鼓点向前几步,屈膝行礼,正座,右手执起神乐铃,左手捏住金银扇的扇柄,合着鼓点“唰”地展开扇面,然后缓缓起身,右手一挥,清脆的铃声划破了悠扬的笛声。

伏见注视着台上八田翻飞的衣袖,忽然羡慕起凡人。他羡慕他们竟然可以通过如此简单的动作,轻而易举地向神明传达了他们的虔诚之心。而身为神明的他,又该如何向台上的舞者、向尽在咫尺的八田,传达他的想法,他该如何将风一般来去自由的八田,留在伫立不动的伏见山中……


TBC


===========================


*如果不窗的话下个月的妖都春季YACA首发这个本子

*本子除了正篇外还会加录一个番外和一个true ending

*过几天封面出来了会在微博上做个印量调查

*丢下太久了根本找不回手感……希望被逼到绝路的时候能够文力爆发【双掌合十



评论(6)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