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偏食症吸血鬼

说好的吸血鬼paro,猿美都是吸血鬼的设定。


***********************************************************************************************************************************************************************************************************************************************************************************************************************************************************************************************************************************************************************************************************************************************************


*轻微R-15注意




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正以最大音量单曲循环舒伯特的《魔王》,单纯的少年最终没能逃过魔王的诱惑。

伏见躺在沙发上,出神地看着天花板,酒红色的衬衣只扣了两个扣子,V字形敞开的领口下露出了大片白得病态的胸膛,穿着黑色长裤的腿一条跨在沙发靠背上,一条搭在沙发扶手上,浑身上下散发着慵懒、堕落的气息,宛如一朵躺在泥里逐渐腐烂的罂粟花。

他抬起右手,在白得晃眼的灯光下细细打量着隐藏在手腕皮肤下的蓝紫色血管,然后将手腕凑到嘴边,亮出两颗尖利的獠牙,试探性地在手腕上咬了一口。

呸!自己的血还真是难吃!

不过,如果吸血鬼能靠吸自己的血维生,不就成了永动机一样的存在了吗?简直太不科学了。

永生。

青春常驻。

超凡的运动神经。

人类梦寐以求的这些,对吸血鬼而言却是理所当然。

但是,无论在什么世界观下都逃不过“等价交换”的约束。

比如说,吸血鬼晒了太阳会头昏,还会皮肤过敏。

比如说,除了鲜血以外什么都不能吃。

比如说,要面对横亘在面前的无尽时光。

再比如说,要忍受无时无刻烧灼着五脏六腑的饥渴感。

……

……

……

饿死了!为什么我的外卖还没到!!今时今日的服务态度!!

“说好的外卖呢?!说好的美咲呢?!”伏见突然将“吸血鬼是一种优雅的生物”这样的设定抛诸脑后,像个撒泼的熊孩子一样把枕在脑后的抱枕抽出来一把砸在墙上,然后从沙发滚到地板上,伴着BGM跳动的钢琴声从客厅的一头滚到另一头再滚回来。

伏见滚到第三个来回的时候,门铃响了。一瞬间,他以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从地板上弹起,跃过沙发,光着脚冲到门前,伸出手刚想拉开门把,却又缩回来,先理了理左侧长长的刘海,抚平身上衬衣的皱纹,扣上敞开的扣子,想了想,又把扣子解开只剩两颗,刻意将领口从胸膛一直敞到腹部。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门外的来客已经用足以挑战太鼓达人十星难度的手速将伏见家的门铃按得叫苦不迭。

伏见一边在脸上挂上标志性的不耐烦表情,一边伸手拉开门,“美咲,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

“猿比古你在里面孵蛋吗,这么久才开门!“门外的小个子橙发少年没好气地回答。他的白色卫衣上夹了一个工作牌,名字一栏被原子笔涂掉后写上了”八咫鸦“,不过,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原本印着的是”八田美咲“。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见我吗,美咲?“伏见好整以暇地斜靠在门框上,说话的语气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调情的意味。

“……说地球上的语言因为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八田大大咧咧地把右手提着的小冰箱丢到伏见脚边,”十袋新鲜B型血,麻烦清点一下,确认无误之后请在单上签名。吠舞罗祝你用餐愉快。“说完,八田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单在伏见面前扬了扬。

在整个对话过程中,八田一直在苦恼自己的视线应该放在伏见身上哪个部位,坦荡荡地露出来的胸膛和黑色裤脚下的一双赤足都带着太多的色情意味,但除去这两个部分,就只剩下胯部和脸了。八田思想挣扎了一番后,狠狠地将视线锁定在伏见脸上。

“……没有笔。你跟我进来我给你签。“

八田面无表情地从另一边裤兜里摸出一枝原子笔拍在伏见脸上。伏见面无表情地接过,然后单手将笔管捏碎,“哎呀,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猿!比!古!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忍无可忍的八田一把揪住伏见的领子,凑上去露出了自己嘴里的两颗獠牙。

“来呀!咬我啊美咲!”伏见不但没有躲,反而将脖子亮了出来,大有“你打了我的右脸我就将左脸也伸过去让你打”的架势,黑色的双眸里也染上了几分病态的狂热。

“谁要咬你啊!你这个终年贫血的早……咦,等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八田松开揪住伏见衣领的手,改成捧住他的脸,踮起脚凑过去仔细打量了伏见的眼睛几秒后,突然大声说:”靠!猿比古你多久没喝过血了!你看你的眼睛都浑浊成什么样了!“

“啧,美咲你真的很吵啊……“伏见用两根食指堵住耳朵,然后刻意移开了视线,”谁要喝那些难喝到爆的袋装血。“

“嫌袋装血难喝你还叫个屁外卖!有得吃就不错啦你还嫌三嫌四,你知道现在血价涨得多厉害吗,非洲有很多吸血鬼只能喝鸡血你知不知道!“

枉八田说得声嘶力竭,伏见却充耳不闻,反而趁他说话的空档乘机将他拉进了屋内外带顺手锁上了门。

“……你爱喝不喝!最好饿成猴子干我还乐得清净……靠!我怎么进来了?!“突然认清自己处境的八田立马转身想逃,可惜伏见却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伸手一拉、一抱、一托,动作行云流水地将八田扛在了肩上往卧室走去,还不忘拎上装血袋的小冰箱。

“操!猿比古你他妈的放我下来!“八田蹬着两条小短腿徒劳无功地挣扎着,期间还试图扒住卧室的门,可惜除了在早已伤痕累累的木板上新添了几道指甲痕外一无所获。

伏见完全不顾八田的挣扎和抗议,像甩麻袋一样将他丢在铺着深蓝色床单的双人大床上,顺手将小冰箱也丢到床上后,便脱下眼镜随手一丢,然后以饿虎扑食的姿态一跃上床跨坐在八田身上,伸手去扯他上身的白色卫衣。

“等等等等!有话好好说你别脱我衣服啊!”

“美咲!”伏见忽然放弃了上衣的领土之争,像个没电了的机器人一样软软地趴倒在八田身上,把头埋在他的肩上,有气无力地说,“……我好饿。”

八田完全没料到刚才还像野兽一样的伏见会突然示弱,一时有点手足无措,气势也瞬间弱下去半截,犹豫了一下之后,伸手抱住了压在身上的躯体,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伏见的身体冷冰冰的几乎没有温度,“……你饿就吃东西,脱我衣服干嘛。”

“想喝美咲的血。”伏见边说边用两颗尖牙去撩拨八田脖子处的敏感皮肤,声音也因此带上了浓重的鼻音而变得闷闷的,在八田耳中变得格外催情。

八田在心里叹了口气,握起拳在伏见头上轻轻敲了一记,“笨~蛋~~既然这么喜欢我的血,当初就不要把我变成吸血鬼……“

第一次遇见伏见时,八田还只是个对情事一窍不通的小处男。当伏见将獠牙埋进他颈部的皮肤,以仿佛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一般的贪婪吮吸着他的鲜血时,八田第一次体验到了性快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如果要给当时伏见和八田之间的关系打上一个关键词,那就是“诱惑“:对伏见而言,八田的血是至高无上的美味;对八田而言,被伏见吸血有着至高无上的快感。久而久之,这种双向诱惑便沉淀为双向占有欲。于是,在一个空气闷热得几乎凝固的夏夜,伏见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将他的血液喂进了八田口中。

他说,成为我的东西吧,美咲。

笨蛋猿比古,你难道不知道,我早就属于你了,而你,也早就属于我了。

八田永远忘不了成为吸血鬼后第一次睁开眼所看见的光景:他好像一个初次认识色彩和线条的瞎子一般,着迷于眼前色彩斑斓的世界,就连一片最普通的绿叶,在他眼中都成为了艺术品。他能看见蝴蝶挥舞翅膀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甚至能捕捉到从翅膀上落下的彩色鳞粉。

悸动之余,八田也体会到了面对未知世界时的无助。然后,伏见从背后将他拥入怀中。一瞬间,八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仿佛找到了在这个疯狂旋转的世界里的唯一支点。

八田偶尔会梦见自己还生而为人时的事情,醒来后他会问自己,后悔了吗?可惜,时至今日,他依然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后悔了?“仿佛能看穿八田的思想,罪魁祸首毫无愧疚地问。

“呸!对不起,本大爷不认识这两个字怎么写!“

伏见微微勾起嘴角,试图去吻八田的唇,可惜却被他毫不留情地一掌推开了,“靠!你就不能先填饱肚子再发情吗?“

“啧!“伏见懒洋洋地直起身子跨坐在八田身上,伸手掀开小冰箱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血袋,直接用牙齿咬开袋口后,皱着眉像喝药一样灌了几口,然后闭上眼、仰起脸,将剩下的大半包血全部淋在自己头上。

再睁开眼的时候,伏见的瞳色已经变成了血一样的赤红色,鲜血顺着脸部的弧线滑落到下巴,再不堪重负地滴落在他的锁骨上,在他苍白肌肤的衬托下,艳丽得几乎成为了一种罪。伏见懒懒地将被血浸湿的刘海撩上去,然后像猫一样伸出舌头舔了舔染了血的手。

八田一向对红瞳的伏见没有抵抗力,这次也不例外。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野兽一般的低吼,猛地挺身坐起,两条胳膊像蛇一样缠住伏见的脖子,然后伸出舌头从伏见的下巴一路舔到他的眼角。

伏见冰冷的手抚过八田的后腰,滑进了他的裤子。八田仰起脖子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吟,然后狠狠地扒开伏见的衬衣,将口中的獠牙深深地埋进了他的肩膀……

==============================

不知情的人肯定会以为伏见的房间是凶案现场,而且还是重口味的碎尸虐杀案。四面墙上像街头涂鸦一样泼溅着鲜血,房间里的家具,除了中央的双人大床外,全都横七竖八地翻倒在地,窗帘被扯掉了,窗玻璃上触目惊心地印着几个血手印和几道用手掌抹出来的血痕。

八田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努力地思考天花板上的几个明显属于他的血手印和脚印是怎么弄上去的。

苦苦思索无果后,八田翻了个白眼,推开压在他肚子上的一条胳膊后,翻身下床,一边在嘴里嘟嘟哝哝一边收拾起房间的残局。

“美咲,你在干嘛?”伏见继续把脸埋在枕头里,含糊不清地问道。

“老子在给你收拾房间啊!”八田悲哀地从地上捡起一坨曾经作为他的裤子而存在的破布。

“你急什么,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伏见在床上翻了个身,像尊大理石雕像一样毫不在意地展示着自己不着一缕的胴体,“来床上陪我躺会儿。”

八田一脸“真是拿你没办法”地叹了口气,丢下手里的破布,爬上床躺倒在伏见身边,“靠!我每次一来你这里就变得特别堕落。”

“哈?别忘了,我们是吸血鬼,堕落是我们的天性。道德良心什么的吃屎去吧。“

“嗯……猿比古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堕落’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听起来特别好听。“

伏见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卡住八田的下巴,将舌头探进了他的嘴里。

半响,八田扯了扯伏见的刘海,说:“……回去我跟草薙哥说,以后你这里的血袋全部由我来送。“

“嗯。“

“你邪笑个什么屁啊!要收钱的!加收10%,不,20%的服务费!“

“我加到50%,你能穿女仆装吗?“

“……你他妈的还是给我烂在东京湾里吧!“


END




评论(15)
热度(4)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