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有你的森林(九)

九、熊出没注意!

 

八田隐约记得,那天吃完刨冰回神社的时候,伏见好像跟他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但是具体内容是什么,八田又记不清了。

怪就怪他那天多嘴说了一句“猿比古你要穿这身老头子一样的浴衣下山吗?”,结果伏见像是赌气要证明什么似的,不知去哪里换了一身私服回来:海军蓝的条纹T恤,卡其色的九分裤,脚上一双沙滩凉鞋,手腕上还套了几个款式不同的手绳,硬是把只穿了夹趾拖鞋和背心短裤的八田衬托成了个土包子。衣着搭配、时尚潮流什么的,八田半点都不懂,但也觉得伏见这一身实在顺眼得很,特别是那条九分裤,把他的一双腿衬得更加修长了,以至于八田跟在他身后走回神社的时候,关注点全在眼前的一双长腿上,心里想着,猿比古的腿真他妈长啊,要是能砍一截下来接在我身上那就好了。于是,光顾着胡思乱想的八田把伏见的话听成了耳边风。

当八田抱着那个小孩在森林里没命地狂奔、身后是近在咫尺的咆哮、后脖子几乎能感觉到带着腥臭味的气息,他突然心里一个激灵,想起了伏见那天说的话……当时,伏见说的是:“这几天日子不好,山里不干净,你别到处乱跑。”

猿比古,以后,只要是你说的话,我一定认真听!这样行了吧!所以,你他妈的还不快来救我,老子要被熊怪吃掉了!

八田一边在心里呐喊、一边发足狂奔,怀里的小孩早已经吓得连哭都不会了。就在这时,他的脚下突然被一段枯树枝绊了一下……

 

===============================================

 

几个小时前。

八田睁开惺忪的眼,抹了把嘴角的口水,摸过枕头边的手机看了眼屏幕,果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多年以来,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广大民众:为什么假期的时间会过得比平时快?其实,问题的答案非常显而易见。平日里,一天分成三个时段,上午、下午和晚上,但是到了假期,往往一睡醒就已经是中午了,平白无故地弄丢了上午,时间自然比平日少了一截。

八田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人生又少了一个上午这个事实,随手把被褥卷成一团堆到房间一角,然后就斯斯然地趿拉着拖鞋去刷牙洗脸等着吃午饭了。

但是,这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吃完午饭,八田还没来得及放下筷子就被杏子牢牢抓住了胳膊,“美咲你个混小子别想又溜出去玩!留下来帮忙做护身符。”

这段时间,神社的生意特别好,平时无人问津的护身符被抢购一空。

“我又不是神社的巫女,做什么护身符!放开我!”八田奋力挣扎了几下,却惊恐地发现打遍全校无敌手的自己居然在杏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无奈之下只好向坐在一旁的外婆求救。

“唉,好不容易盼到了在大城市生活的外孙,他却不愿意花点时间陪陪我这把老骨头,真是世态炎凉哇!说起来,最近我的身体越来越不中用了……”八田的外婆说着,从衣袖里摸出一块白手帕擦了擦眼角。

“…………我知道了!我留下来陪你们做护身符行了吧!”

“很好,杏子你和美咲去做护身符,务必要把一年份的赶制出来。下午有一户有钱人家要来神社祈福,我要想办法让他们多添香油。”八田的外婆边说边站起来,手脚麻利地收拾着碗筷。

八田目瞪口呆地看着,深深地感到了来自世界的背叛,可惜还没来得及感叹就被杏子拉走了。

 

===============================================

 

八田坐在神社院子的石桌边,在杏子的监督下,哭丧着脸往小木牌上抄写伏见的名字和祝福的话语,恍惚间觉得自己化做了当年蟹工船上的劳工。

当伏见的名字在八田眼中已经扭曲成了一个看不懂的符号时,突然传来了一把中年妇女的声音:“巫女婆婆,不好了!我家次郎在山上迷路了!”

八田回过头,正好看见一个满头大汗的大婶从神社的石阶跑上来,正扶着院子里的石雕喘着粗气。

杏子连忙丢下缝到一半的御守袋,过去把大婶扶过来石桌边坐下,“田中大婶你先坐着歇口气。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时,八田的外婆也急急忙忙地从拜殿里赶了出来。

田中大婶好不容易喘顺了气,然后说:“今天早上我家次郎和我吵了一架,然后他就跑了出去,结果到现在也没回来!佐藤家的小子说看见他上山了,糟糕了,我家次郎肯定在山上迷路了!说不定已经被狼叼走了!”田中大婶说着说着就捂住脸哭出了声。

八田外婆一边抚着她的背给她顺气,一边和颜悦色地说:“日本的狼都在动物园里关着呢,你先别急,我……”

“我来帮忙找!”八田自告奋勇地说。

“你别瞎凑热闹!”杏子抬手就给八田的后脑来了一下,“等一下连你也走丢了!”

但是,八田外婆却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说:“不,让美咲帮忙找吧。美咲好像和山神大人很有缘,说不定他能让山神大人显灵帮忙。”杏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八田外婆摆摆手制止了,“杏子你来帮我起坛占卦。田中太太,你到山下去让大家一起帮忙找找,然后你就回家等着,说不定次郎自己下山回家了。”

八田看见外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不由觉得她小小的身影顿时高大起来,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村民们遇上难题总是第一时间来找她相谈。敬佩之余自己也变得热血起来,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打算立即把这个倒霉的次郎找回来。

不过,脚刚迈出去,他就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个,次郎是谁?”

“田中大婶的小儿子,今年五岁!八田美咲,你能靠谱点吗?!”杏子抓过桌上的毛笔朝八田丢了过去,吓得他回身撒腿就跑。

 

===============================================

 

伏见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八田想了想,觉得与其在山上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不如先把伏见找到。既然是山神大人,要找个迷路的倒霉孩子自然易如反掌。

八田觉得自己简直太机智了。

说来也奇怪,平时像个跟踪狂一样总在八田身边神出鬼没的伏见,今天却没了踪影。

“那个混蛋猿比古,今天又翘班逃哪里去了?!”八田把平时常去的地方走了个遍也没找到伏见,只好在森林里四处乱转。

正当八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迷路了的时候,身边的灌木丛里发出“沙沙”的响声,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里面钻了出来,一头撞进了他怀里,险些把他中午吃下去的炸鸡块都撞了出来。

“咳咳!谁啊?”八田捂着肚子低下头,只见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死死抓住他的T恤下摆、一脸惊恐地仰头看着他。

“哦!你就是次郎吧?你妈妈到处找你,快跟我回去吧……话是这么说,你认识下山的路吗?我好像有点迷路了啊哈哈哈……”

“大哥哥快跑!有熊!”次郎根本没听八田在说什么,拉住他的手就想往前跑。

熊?日本不是只有北海道才有熊吗……

就在这时,八田面前的两棵小树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轰”地一声往两旁倒了下去,一个巨大的身影咆哮着出现在八田眼前。

站在八田面前的,是一头用两只后脚站立起来的黑熊,差不多有三米高,正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盯住八田,最恐怖的是,它的两只前掌居然冒着诡异的幽蓝色火焰。

这哪是熊,分明是熊怪啊!因为,没有哪个品种的熊,前掌会冒火吧!

“操!快跑!”八田一把抱起躲在他身后发抖的小孩,转过身没命地发足狂奔,身后,咆哮声紧追不舍!


TBC



评论(2)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