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有你的森林(八)


八、请给我最详尽的攻略!

 

自从认识了伏见,八田的暑假生活顿时变得多彩起来了,就好比一夜之间从黑白电视换成了52英寸高清液晶电视,还是带3D功能的。

伏见神社有山神显灵的事迹很快就传遍了附近好几个村庄,周围的村民们纷纷揣着一口袋福泽谕吉,放着自家的山神不去拜祭,兴高采烈地跑到这里来祈福,求姻缘求财运求健康求平安求升学求生子的,不一而足。神社生意好,两位巫女自然也忙得不可开交,白天里基本没空理会八田。见八田天天往神社外头跑,只当他新结识了山下的小伙伴,也就不多问了。

八田每天的日常几乎都是吃饭、睡觉、跟在伏见身后满山跑。不到一星期,精力旺盛的他就几乎把过去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只属于乡下孩子的暑假活动玩了个遍:捉天牛、钓河虾、偷西瓜……

至于伏见,每天都打着“加强城乡文化交流”的旗号,光明正大地摸鱼,自然也乐得逍遥。当然,哪怕心里美得开了花,脸上是不能表露出来的,不然就角色崩坏了。所以,伏见一般都摆着一张兴趣缺缺的臭脸带着八田满山疯玩,一边说着“好麻烦”一边对八田有求必应。

话说这天,八田吃过午饭,就像平常一样,穿着背心短裤、踩着一双夹趾拖鞋,甩着手溜达到和伏见碰头的森林空地上。

只见伏见坐在树荫下,倚着一块表面光滑的大石块,一脸仇大苦深地托着腮不知在写什么。

八田踢踢踏踏地跑过去,一下扑在伏见背上,越过他的肩头瞄着他正在写的东西,“猴子你在干嘛?”

伏见感到背上传来熟悉的重量,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看不就知道了吗,我在工作。”

“诶?!原来山神还要做文书工作啊……”

伏见侧过头,用“无知真是幸福啊”的眼神扫了八田一眼,然后又继续埋头苦干了。

八田保持着趴在伏见背上的姿势,打量了一下他的侧脸,觉得他现在的表情像极了开学前三天拼命赶作业的自己,于是忍不住“噗噗噗”地笑了出来,呼出来的鼻息湿湿热热地喷在伏见的耳朵上。

伏见手一抖,硬是把自己的名字签错了。

“我今天没空陪你玩,你自己爱干嘛就干嘛去吧。”伏见一边说,一边用面对杀父仇人的表情在公文上盖上自己的印章。

“嗯……天太热了,你这里凉快,我就呆在这里好啦。”八田靠着伏见的背盘腿坐下,从短裤口袋里摸出手机,自顾自地玩起游戏。

“你不是说热吗,还靠那么近。”

“………………吵死了、闭嘴、去死!”

伏见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勾,手下的签名写得格外龙飞凤舞。

过了没多久,伏见感受着隔了两层薄薄的布料、源源不绝地向他传来的八田的体温,突然觉得眼前那些马上就到死线的工作,是世界上最无关紧要的事。

其实仔细想想,这些公文签与不签,伏见山都不会倒塌;而且等到死线将至,自己那位很能干的部下,自然会一边哭丧着脸说“伏见大神、如果再被上面抓到我替你写报告书我就要丢饭碗了”,一边熬夜模仿伏见的笔迹把该签的公文、该写的报告一一完成。

想通之后,伏见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唰唰”地把散了一地的文件收拾起来放进山神必备的四次元衣袖里,然后回过头,装出毫不关心的样子问八田:“美咲,你在玩什么?”

“之前下载了又一直没玩的游戏……”八田头也不抬地一边操作手机一边回答,“你的工作呢?”

“……做完了。”

“诶,好快!猿比古你太快了!”

喂,美咲,不要随便说一个男人“太快了”啊,太失礼了!虽然知道八田说的意思不是他想的那个,伏见还是觉得有点气闷,但又不好发作,心想难道这就是偷懒不工作的报应吗?

沉迷在游戏里的八田浑然不知背后的伏见正在没事找事地自寻烦恼,只觉得他动来动去的,晃得都看不清屏幕上的字了,“猿比古,你屁股上有蚂蚁吗?别老晃来晃去的。”

“啧,你怎么那么麻烦……”伏见一边抱怨,一边单手撑住八田,自己原地转了180度,改为面朝八田的背,然后轻轻地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口,刚下意识地想伸手环住他的腰,马上又觉得这样的姿势未免亲昵过头了,只好非常柳下惠地将双手撑在自己两侧。

八田哪里知道伏见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挣扎,自顾自地左右挪移了几下,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把头靠在伏见的胸口,像个大财主一样心满意足地坐在专属的山神牌靠背椅上。

伏见越过八田头发乱翘的头顶,将视线投在他手中的手机屏幕上。八田正在玩的似乎是个文字游戏,主角是个性格冲动、二二呼呼的少年,名叫Y君,故事是关于他和他的一个性格阴沉的好友F君,其中还夹杂了很多中二气息满满的设定,什么石盘、王、能力者之类的。伏见看了一会儿,发现了游戏里面几乎每个角色,性取向都……有点微妙。伏见觉得有必要找游戏作者谈谈人生。

一个小时后。

“我去!这个怎么可能是BE,明明是HE好吧?!”八田压抑住摔手机的冲动,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的结局CG:Y君笑容满面地勾着F君的肩膀,F君的表情却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下方一行文字“Bad End  一辈子的好兄弟”。

“啧,这个必须是BE啊,你看不出来F君一直暗恋Y君吗?你却给人发了一张兄弟卡,这不是BE是什么?”

“诶?!!!这居然是个恋爱游戏吗?!!我一直以为游戏目的是要把Y君和F君所在的黑社会组织打造成全日本最强……”

“哈,连游戏性质都搞不清楚的美咲,还真是笨得可以。”

八田恼羞成怒地反手将手机拍在伏见脸上,“你行!你行你来啊!”

来就来,不就一破游戏嘛!伏见扶正被手机撞歪了的眼镜,一脸轻蔑地按下了“开始游戏”。

这个游戏居然还是双主角模式,这次,伏见神差鬼使地选了F君视角。

又过了一个小时。

“噗哈哈哈!猿比古你好逊,这个结局肯定是BE里的BE吧。”八田捂着肚子笑得浑身发抖。伏见打出来的结局是“Bad End  永远在一起”,CG图上,F君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在地下室里紧紧抱着眼神已经坏掉了的Y君,仔细一看,Y君手上和脚上还铐着铁链。

伏见无语地看着屏幕上的CG,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着很纯爱的游戏会有一个这么重口味的结局,游戏作者脑子有问题吧?!不,仔细想想,有问题的,搞不好是一周目就打出这种结局的自己,顿时觉得有点恐怖,连忙把手机丢到八田怀里,冷冷地说:“我看这个游戏根本没有HE。”

“怎么可能没有HE!好,再来一次。”八田干劲满满地再一次按下“开始游戏”。

这次,他选的依然是Y君视角,和第一次不同的是,这次的选项他几乎都和伏见讨论过再选。

于是,又过了一个小时。

“……不玩了,这个游戏根本没有HE,鉴定完毕。”八田悻悻地把手机收进口袋。

在八田和伏见的通力合作下,他们成功地打出了又一个BE:Y君和F君最终分道扬镳,多年过去后,两人在街上擦肩而过,却装作互不相识——Bad End“最熟悉的陌生人”。

伏见无语地将下巴搁在八田的头顶上。

午后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沉沉的,伏见嗅着八田头发上的薄荷洗发水的香味,像一只打盹的黑猫一样眯上了眼睛。

“好热,想吃冰的东西……喂,猴子,不如我们又去偷西瓜吧。”

“不去,你又想被瓜农举着锄头追两公里?”

“……不想。但是我好想吃冷饮,不知道这里能不能买到嘎哩嘎哩君?”

谁是嘎哩嘎哩君?伏见想这么问,但是又不愿意显得自己太无知,只好作罢。沉默了一会儿,说:“去吃刨冰吧。”

八田眼睛一亮。

说到夏天,就是吃西瓜。没有西瓜的话,就吃刨冰吧,最好是,免费的刨冰。

                                                                                              BY  八田美咲


TBC


评论(3)
热度(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