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有你的森林(五)

五、一树梨花

 

凡是处于青春期的少年,难免会患上中二病,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本故事主角之一的八田美咲,作为一位身心健康的青少年,自然也免不了往自己身上加些这样那样的设定。在八田的妄想世界里,他有时是反叛势力的领袖(原本是皇子),要将世界毁灭、又将世界创造;有时又是右手封印着黑炎龙的“漆黑烈焰使”。

如今,一位自称“神”的男人出现在八田面前,这让八田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棋逢敌手惺惺相惜识英雄重英雄的感情来。

于是,八田稍微踮起脚伸手用力拍了拍伏见的肩,场面如同曹孟德见了关云长,“好!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去毁灭世界吧!你是不是有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小本子,只要把人的名字写上去,那个人的身高就会变成只有一米六?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伏见看着眼前八田喜逐颜开的脸以及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的眼睛,完全不明白他在兴奋些什么,也不明白他的思路是怎么从普通的日常交流跳跃到异次元层面的,只好愣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半响,像孕妇难产一样憋出一句:“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

伏见的一句话,就像一瓢泼在热炭上的冷水,“哗啦”一声浇灭了八田熊熊燃烧的中二魂。

本以为是战友会面执手相看泪眼的热血场景,岂料成了一个人的羞耻Play,八田顿时又羞又恼,一拳捶在伏见胸口,怒道:“什么嘛!还不是因为你说自己是什么‘山神’,害我还以为……”

冷不丁被当胸捶了一拳,伏见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对面前这个橘红色短发的小个子发脾气,看来是遇上命中的克星了,想想只好自认倒霉,于是强忍住胸口的闷痛,做出高贵冷艳状,理了理浴衣的前襟,说:“你要怎么妄想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好了好了,快点让开,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小孩子太晚睡会长不高的。”

八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悻悻地侧身让开了路,就连被伏见旁敲侧击地取笑了身高也懒得回嘴。

什么嘛,还以为终于遇上了一个有趣的家伙,结果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半夜睡不着觉到处乱晃的怪人而已……果然,这个世界很无聊。

正准备离开的伏见瞄到八田脸上的表情,不知怎的就迈不开腿了。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却生出“刚刚开车碾死了八田养的小狗”这种级别的负罪感来了?!

“啧,真是火大!你这家伙生出来就是为了折腾我的对吧?”

“咦?咦!喂喂喂,你想干嘛?”八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气了的伏见抓住手腕硬拽到了房外。

出了八田睡的客房就到了神社的后院,后院里,一棵郁郁葱葱老树无辜地站在那儿。

八田听外婆说过,这棵是梨树,早在神社建成以前就长在那儿了,不过也许是因为年事已高,这棵树已经七八年没开花结果了。

“闭嘴看着!”

还想嚷嚷什么的八田被伏见一句话说得噤了声。

伏见把双手隐在浴衣袖子里,走到梨树下,皱着眉朝树上看了几眼。正当八田还在茫然的时候,伏见突然做了一件让他瞪目结舌的事:只见伏见突然一撩浴衣下摆,抬脚就往树干上狠狠地踹了过去,一边踹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简直就像勒索店家保护费的小混混!

“喂,猴子你这家伙!”八田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光着脚就从门廊上跳到了院子里,打算冲过去代表国际善待树木委员会惩治伏见的恶行。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的时刻。

梨树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树的花苞,接着,满树的花苞争先恐后地开放,简直就像是一树的梨花因为不堪伏见的虐待,齐齐撒开小短腿跑到八田面前,掰开自己的花瓣让八田检视它们身上的伤。

这时,吹过一阵山风,灼灼的梨花像是不堪重负一样,纷纷扬扬地飘落,在星光灿烂的夏夜里下起一场飘着淡淡香味的雪。

然后,伏见就站在纷纷扬扬的梨花雨中,沐浴着一身的月光,45度角回过头,勾起一边嘴角笑着对八田说:“你不快点对山神大人献上祭品吗?”

八田认为,这个坏心眼的山神肯定乘机对他下了什么诅咒,不然为什么他会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呢?

 

======================================================

 

第二天,八田是被吵醒的。

拼命挣开仿佛压了两头大象一样沉重的眼皮,引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睡得昏昏沉沉的大脑花了好一会儿才完成开机任务,只击败了全日本1%的大脑。

说起来,昨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啊……梦见了昨天白天遇见的叫猿比古的家伙,那家伙还自称什么“山神”,然后还让院子里的一棵老梨树开了花。

以后果然还是少看点漫画比较好……

八田一边想,一边拿起枕边的手机,滑动手指收了一下蘑菇。

“这梨花开得真好!看来山神大人今年特别高兴呢。”房外,不知是谁扯着嗓门说了一句。

八田手一抖,握在手中的手机滑落下来,险些砸在裆部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顾不上打理一下仪表,八田穿着皱巴巴的背心和短裤,顶着一头鸟窝,光着脚冲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一树梨花开得正艳,险些灼瞎了八田的眼。

梨树下挤满了喧喧扰扰的人,大概是山下的闻讯而来村民吧。八田的表姐杏子穿了巫女服,在树下摆了个小摊子,正在向村民们兜售神社里不知猴年马月积压下来卖不出去的护身符,生意居然挺红火。至于八田的外婆,也同样穿了巫女服,站在人群当中,眉飞色舞地向不明真相的群众灌输“这是山神大人显灵代表福气降临,只要趁这个机会多添香油钱多买护身符,就可保家宅平安谷物丰收夫妻和睦添丁发财身体健康青春常驻才色兼备十动然拒人艰不拆这不科学”。

据我所知,那个山神大人性格挺糟糕的,大概懒得管这些,而且,里面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外婆!

八田一边目瞪口呆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美咲你个臭小子!赶紧换了衣服过来帮忙啊!”杏子挥着手中的一叠福泽谕吉和野口英世,丝毫不顾形象地朝八田吼道。

“美咲你醒啦!快来看快来看,山神大人显灵了。”八田的外婆笑眯眯地朝八田招手。

“哦,这位就是巫女婆婆的外孙啊,小伙子果然长得很有福气,你一来山神大人就这么高兴,啊哈哈哈!”一位长得像河童一样的地中海大叔豪迈地笑着伸出手胡乱揉着八田的头发。围观群众一见,也纷纷围上前来,这个摸摸八田的头,那人捏捏八田的脸,好像这样就能沾上点福气似的。

是不是该找台神轿把美咲供奉起来,握一次手就收一千日元呢?杏子摸着下巴很认真地思考着,此时八田在她眼中仿佛化作了长野动物园里的熊猫。

可怜八田被热情的村民们推搡得东倒西歪,就像是暴雨天晾在阳台上的一块抹布,同时心里还在翻江倒海:糟了糟了!那家伙真的是山神啊喂!!我昨晚居然踹了他的脸、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猴子”,这下要遭天谴了!!!!

八田美咲,16岁,正处于人生的暴风雨中。


评论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