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有你的森林(四)


四、渡行世间的都是神(渡る世间は神ばかり)

 

八田很后悔睡觉之前没向外婆或者杏子求两张驱鬼用的灵符,现在那两位正牌巫女大概正在神社的另一头睡得高枕无忧,完全没察觉在神社的客房里,某位印堂发黑的少年正惨被恶鬼缠身。

破魔矢啊驱鬼符啊什么的是指望不上了,现在手边只有一张防御力为5的被子,只能物尽其用。于是八田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卷了个严严实实。

根据八田绝无仅有的一点鬼怪知识,大体上,鬼魂会因为死因的不同而呈现不同的姿态,比如说,淹死的人化作水鬼,饿死的人则变成饿死鬼。如果这种说法科学的话,八田推测,被子外面的那只,应该死于痴汉行为。

“美~咲~看着我啊,为什么你都不看我呢?”

“美~咲~我的眼珠掉了,帮我捡一下好吗?”

“美~咲~你看我的舌头有这~~~么长,你能让我舔一下吗?”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

……

如果对方不是鬼的话,八田早就掀了被子冲出去和他战个痛快了!当然,现在八田之所以还卷在被子里cos蚕虫,绝对对对对不是因为害害害害怕,日本不是有句俗俗俗语,“好好好人不与鬼鬼鬼斗”嘛。

当八田躲在被子城堡里贯彻“我看不见你你就看不见我”路线时,守在城堡外面的伏见也并没有太愉悦。被欺负的人总不反抗,时间久了其实也挺无聊的,尤其是对于一向没什么耐性的伏见而言。

“美咲,出来吧。”伏见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戳了戳面前的八田卷。

被子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一起纹丝不动。

不会是在被子里闷了太久热晕了吧?伏见试着把耳朵贴上去,然后伸手敲了敲被子,“有人在家吗?我给你送水……嗯?”被子里面隐约传出了几声抽泣声。

不是吧,吓哭了?其实伏见的本意是想把八田吓得满屋子乱跑,自己就可以追在后面再上演一次“来啊你来追我啊”的戏码,只是没想到八田居然怕鬼怕到这种地步,搞得伏见也有点愧疚了,觉得自己仿佛是个调戏了良家妇女的恶官。

“美咲,我和你开玩笑的,我不是鬼,你出来吧。”伏见收起戏谑的语气,很认真地说。

被子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一起纹丝不动。

这下,伏见也有点生气了。算起来今天一天,几乎在八田身上耗去了一年份的耐性。

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

伏见伸手揪住被子用力一扯。八田被偷袭得措手不及,不但没拉住被子,还被扯得在地板上“咕噜咕噜”地滚了几圈。

简直就像时代剧里面,企图侵犯年轻姑娘的恶官抽走姑娘腰带时的情景。看来今天晚上自己是注定要演反派了,伏见放下手中的被子悲哀地想。

这时,好不容易停住滚动的八田头晕眼花地爬起来,闭着眼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企图逃到房间外面去。

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既然被导演分配到演恶官,那就要尽职尽责地演好这个角色。身为反派,这种时候岂能让猎物轻易逃掉。伏见不顾印象地趴在地上,伸长手臂抓住了八田的左小腿。

“救命啊!外婆、杏子姐,我被鬼抓住了!”八田悲哀地想,这下惨了,离得那么远,外婆年纪大了耳背、杏子姐又是睡着了就连地震都震不醒的类型,她们肯定听不到自己的求救……看来这次要被恶鬼捉回去剁成肉馅做包子了。

“别喊了,都说了我不是鬼!”

尽管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但是这个时候八田也隐约觉得事情也许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因为他能感觉到,抓住自己小腿的那只手虽然有点凉,但的的确确是带有体温的,和想象中冷冰冰的鬼手不一样。

八田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伏见还是白天那副青靓白净的模样,头上没有青色的鬼火、眼珠子也没有掉出来。

“你……真的不是鬼?”

“都说了不是。”

“那……刚才都是在耍我?”

“对。”好孩子伏见诚实地点了点头。

“猿!比!古!你他妈的敢耍我!”知道真相的八田顿时恼羞成怒,用力挣开伏见的手抬起左脚,照着伏见的脸一脚踹了过去。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伏见根本来不及躲开,脸上被结结实实地踹了一脚,眼镜也飞了出去。

八田觉得还不解气,翻过身来又想再踢他几脚。但伏见也不是好欺负的,刚才被踹了一脚已经窝了一肚子火,现在看八田还想再踢,立刻伸手抓住了八田踢过来的脚踝,然后往上一提。八田顿时失了平衡,上半身向后倒去,后脑勺“啪”地一声撞在地板上,痛得眼冒金星。伏见趁八田还没恢复过来,顺势扑了上去将八田压在身下,顺手抓住八田企图掐他脖子的手,按在地板上。

好像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了,伏见看着被他按住双手压在身下的八田,悲哀地想。

手脚都被伏见压制住,八田现在能动的就剩下一张嘴了。他含了一口唾液,企图啐伏见一脸,可惜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发现了。

“你敢朝我吐口水我就强吻你。”反正都被当做坏人了,伏见索性耍流氓到底。

八田吓得“咕噜”一声把一大口唾液吞回了肚子里。

好了,现在打是打不过了,开嘴炮的话,自己战斗力还不到5,也是行不通的,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反攻,啊不对,是反击呢?八田一边冲着伏见瞪眼睛一边动用起经常余额不足的智商认真地思考起来。

当八田在认真思考的时候,伏见却在心猿意马。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八田的短裤一边裤管卷到了大腿根部,差一点就到了要自主规范的地步,松垮垮的黑色工装背心的一条肩带也滑到了手肘处;平时,八田的眼神是颇有威胁力的,可惜刚才在被子里闷得久了再加上又稍微运动了一下,现在两颊通红,威力大减,硬是被伏见在凶神恶煞的眼神里品味出了几分风情来。

夜深人静时把一个衣衫不整的纯情少男压在身下,故事接下来的发展似乎不难想象。只可惜这时伏见的脑海里,在用大银幕播放爱情动作片的同时,还有一台小破电视在孜孜不倦地播着文艺片。

我到底是怎么了?一向不喜欢和人有太多纠缠,但为什么视线就是没法从这个破小孩身上移开?伏见仿佛从八田的眼眸深处看到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而他自己,简直就像一只黑色的飞蛾。

想到这里,伏见突然心烦意乱起来,像是被火烫了一样松开了握住八田双腕的手,捡起落在一旁的眼镜戴上后,站起来理了理身上的浴衣,努力做出正人君子状,说:

“懒得和你胡搅蛮缠,我走了。”

伏见不知道的是,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八田其实也在心烦意乱。

八田眼中的世界是无聊透顶的,而来历不明的伏见猿比古就像一把大锤,简单粗暴地将困住八田的灰色围墙砸出了一个破洞。真有意思、简直太有趣了、想知道更多、想了解更多,这种雀跃的心情对八田而言是陌生的。

……好不容易遇上这么有趣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不准走!”八田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张开双臂拦住伏见的去路,“你丫到底是谁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以为这里是你家?”

被各种陌生情绪搅得烦躁不已的伏见只想找个地方好好静静,于是长腿一跨,逼到八田面前,近得几乎贴到八田身上了,然后以居高临下的气势说道:“整座山都是我的地盘,美咲,你凭什么拦我?”

八田被伏见突如其来的气势压得有点怂,但还是硬着脖子回答:“你你你凭什么说这里是你的地盘?你是哪里来的山大王吗?”

伏见弯下腰,鼻尖几乎贴在了八田的鼻子上,一字一句地说:“我是神,这座山的山神。”


评论(2)
热度(4)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