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有你的森林(二)

二、迷路的小狗

 

世界上最糟糕的职业是什么?

伏见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啧,是山神。

没有工资没有五险一金没有年终奖,不能休假不能辞职不能退休,而且工作内容无聊透顶。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可能会以为做山神很帅,退治妖魔鬼怪什么的。但事实上,这种事情一百年能遇上一次就算得上幸运了。有些比较倒霉的山神,比如对面山头的那个周防,因为灵力太强以至于没有任何魑魅魍魉敢在他的地盘撒野,结果终日无所事事只能睡觉,一年只有几天是醒着的。

基本上,山神的常规工作就是签公文和写报告书,偶尔开开会。伏见觉得很扯谈,明明山上一点异常状况都没有(除非你把母驴难产也算上),哪来那么多公文要签、那么多报告书要写?伏见猜测是因为高层看不得手下的山神闲着没事干,于是变着法子安排些可有可无的工作给他们做。听说人间有一种叫“公务员”的职业,工作性质和做山神差不多,伏见觉得愿意做这种工作的人肯定是脑袋被驴踢了。

除了每天和公文、报告书搏斗,山神的另一项常规工作是给在山里迷路的人引路。就像现在这样。

伏见已经观察那个橘红色短发的少年很久了,他想不明白,到底要多笨才会在一本道的山路上迷了路。脸长得那么可爱却是个笨蛋,真是可惜了。

啧,好麻烦。伏见站在正以标准的“失意体前屈”姿势趴在地上的少年面前,拉长了声音懒懒地说:“喂,我说你这个破小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这里瞎转悠,到底想干什么?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家去,别弄脏了我的地方。”

趴在地上的少年“唰”地一声站起来,一手揪住了伏见的浴衣领口,由于身高差的关系,伏见被扯得弯下了腰,“喊谁‘破小孩’呢你个四眼非主流!你以为老子喜欢在这破森林里到处乱转啊!”

伏见本以为少年会像其他迷了路的熊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地扑上来拉着他的袖子求他带路,没想到一上来,自己就像个被勒索午饭钱的初中生一样,被揪住了衣领。有点意思。伏见忍不住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少年。稚气的脸上长着一双三白眼,眼角微微上吊,眼眸是明亮的琥珀色,像是有两团小火焰在燃烧,凶巴巴的眼神本来应该挺有威胁力的,可惜长在这样一张娃娃脸上,只会让人更想欺负。靠近了看,伏见才发现少年长得比刚才观察到的还要……小。身高目测只有166.9cm,偏偏又虚张声势地穿着大了好几个码的白T恤,松松垮垮地衬得身形更小了。

少年被对方直勾勾的眼神看得心里有点发毛,但又不甘示弱,只好努力装出更为凶狠的神色,“看什么看啊臭四眼,再看就一拳打爆你的眼镜!”

伏见抬起手“啪”地拍开了少年揪住他浴衣的手,直起身体利用身高优势俯视着少年,“个子不大脾气倒不小,是不是缺钙啊?难怪长不高。”

伏见一出口就成功踩中了对方的雷区,少年立马像只炸了毛的吉娃娃一样,瞪起眼睛作势又要去揪伏见的衣服,可惜被伏见一侧身轻轻巧巧地避过了。

“我说,你迷路了对吧,是不是要到山上的神社去?”虽然很好玩但还是不逗他了,早点把正事干完好继续偷懒。

没想到对方却不领情,涨红了脸跳着脚气冲冲地吼道,“谁谁谁迷路了!”

哈,这种时候了还在逞强?果然有点意思。伏见猜测自己早上肯定不小心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然怎么会这么好脾气地和眼前的少年纠缠不休。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伏见好整以暇地问。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上下打量了伏见几眼,像是在估量着什么。伏见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让迷路的小狗看对了眼,总之少年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不情不愿地吐出了两个字:“八田。”

伏见难得耐心地又等了一下,却发现完全没有下文了,于是不耐烦地咂了一下舌,“啧,你姓八名田?回答名字的时候说全名是基本的礼貌不懂吗?还是说你智商太低了连幼儿园都还没毕业?”

“喂,你丫到底谁啊!从刚才开始就拽得不行,真他妈让人火大!老子跟你又不熟为什么要把全名告诉你!”

“哼……”伏见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挺欠扁的笑容,“是不是后面的名字太难听了所以不敢说出来啊?是叫狗蛋呢还是内裤次郎?”

“你这家伙是故意来找茬的是不是!老子叫美咲,八田美咲!你给我好好记住了!”

原来叫“美咲”,因为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名字所以讨厌被人这样称呼吗?有意思……伏见脸上露出了让八田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的笑容。

“美咲不喜欢被人叫做美咲吗?这样可不行,因为美咲的名字叫做美咲所以美咲应该好好地告诉别人你叫美咲,如果美咲不说你叫美咲别人怎么知道该称呼你做美咲呢美咲呢还是美咲呢,你说对吗,美~咲~”

活了这么多年,八田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可以用这么多种语调念出来还不带重样的,震惊之余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一股怒火从丹田直冲脑门:

“混!蛋!四!眼!你他妈给老子去死!”

八田握紧拳头往伏见的眼镜揍去,可惜却被对方轻轻松松地侧身避开了。伏见把手笼在袖子里,迈开长腿转身往山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回过头,九曲十八弯地喊着“美咲”。

八田吼出一连串没有意义的音节,拔腿追了上去。

于是乎,伏见和八田就莫名其妙地在森林里上演了一出“来啊来追我啊”“讨厌你别跑”的偶像言情剧戏码。

八田想不通自己一个穿运动鞋的怎么会追不上一个穿木屐的,这不科学。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跑在他前面的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八田一下收不住脚迎面撞上了对方的背,鼻腔里顿时充盈着杉木和青草的气味。什么味道……香水?虽然挺好闻的,但是……呜啊,感觉好骚包!

“你到了,快走吧!”伏见转过身用赶小动物一样的手势朝八田挥着手。

咦?八田猛地抬头,眼前不正是神社的鸟居?什么嘛,原来是给我带路……虽然有点变态但意外地心底不错嘛。

察觉到对方准备离开,八田不由自主地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都把我的全名告诉你了,等价交换懂不懂?”

“伏见,伏见猿比古。”伏见觉得自己今天肯定吃错东西了,不然一向讨厌和人打交道的自己为什么会不假思索地把名字说出来呢。

“噗,噗哈哈哈!什么啊这种老头子一样的名字。猿?不就是猴子嘛!决定了,我就叫你猴子吧!下次见,猴子。”八田兴高采烈地一边朝伏见挥手一边往台阶上跑。

猴子?!由于太过震惊,伏见一时没反应过来。这里的村民提起他,没有谁不尊尊敬敬地叫一声“伏见大神”,就连某个没大没小整天笑嘻嘻的家伙也只是叫他“猿君”而已,这个破小孩居然上来就叫他“猴子”?伏见不知道是应该“哈哈”一笑然后潇洒地拂袖而去呢,还是挽起袖子上去把八田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评论
热度(2)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