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20130525-致官方早已逝去的节操

昨晚看了spoon表纸图透后,我:“你看他们像不像去开房被差人查牌然后齐齐罚站?”k:“噗,所以尊哥那边是想怎样哈哈。”X:“哪有JC敢惹Scepter 4和吠舞罗啊喂!”于是就有了下文。

===============================================================


话说镇目町有一条远近驰名的情人旅馆街,夜深人静时,这里的每个灯火暧昧的窗户后面,都在上演着火热的戏码。今天,我们的故事始于这条街上某旅馆的2046号房间……

 

房内的装修一如随处可见的情人旅馆房间,极尽艳俗靡靡之事。翻倒的台灯、歪斜的挂画、散落一地的衣服,都示意着这里刚刚上演了写作打斗读作前戏的动作片,如今正在上演一出如果描写得太详细作者就会收到PTA投诉信的爱情动作片。

“啊……嗯唔……”八田从紧闭的口中挤出几声短促的闷哼,赤裸的大腿微微颤抖,脚趾因为一波一波的快感而蜷曲起来。

趴跪在八田两腿之间的伏见用力吮吸了口中的小美咲几下,换来八田的几声更加急促的喘息后,伏见松开口中的小美咲,舔了舔嘴唇,右手的两根指头娴熟地继续在八田体内轻拢慢捻抹复挑。

“死猴子,你……啊……要做就快点!唔、哈……拖拖拉拉的……嗯……烦死人了!”八田被他撩拨得浑身燥热却又得不到释放,只好狠狠地瞪着伏见,可惜配上水汽朦胧的眼睛和通红的双颊,看在伏见眼中倒更像是挑逗。

“美咲还是和以往一样,一点情趣都不懂,不过这一点,我也很喜欢。”伏见抽出在八田体内搅动的手指,摆好小猿比古的位置,然后压低声线嘶哑着嗓子说:“伏见,紧急拔……”

砰砰砰砰!猛烈的敲门声中夹杂着一把浑厚的男人声:“里面的人马上穿好衣服出来!警察查牌!”

啧,我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警察查牌”?!

伏见正打算充耳不闻,压住身下的八田不管三七二十一插进去再说,可惜八田的想法显然和他不同。

也许是因为混黑道混成了习惯,一听见“警察”,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本能反应就是撒腿就跑,八田一把掀开压在身上的伏见,翻身下床捞起掉在地上的裤子一边往腿上套一边说:“猿比古快撤,我们翻窗户走!”

伏见看着慌慌张张、神情就像是在学校天台打野战被教导主任逮到的中学生一样的八田,也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美咲你慌什么,不就是警察查牌嘛,我又没嫖你,你逃个屁啊!”冷静下来的八田仔细一想,好像是哦,和猿比古又不是嫖又不是赌,为什么要逃?

伏见趁着八田愣神的一会儿,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倒在床上,“别管他们,我们干我们的。”说完就要往八田身上压。

可惜门外的人显然不像他那么有闲情逸致,“里面的人,开门!你有本事来开房,你有本事就开门啊!”

“还是……还是先穿上衣服出去吧,这样子没法做啊,我都软了……”八田红着脸推开身上的伏见。

伏见看了看正在呼呼大睡的小美咲,再看看依然精神奕奕的小猿比古,突然很想一把火烧了整个旅馆。

 

两人捡起地上的衣服,也不管哪件是谁的,往身上随便一套就光着脚走到了门外。

走廊上站满了跟他们一样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正在问话。

糟糕,没想到这么大阵仗,要是传到科室里去了,先不说要写多少页报告和检讨,铁定要被副长和室长唠叨到明年去啊,还是低调一点。这么想着的伏见戴上了连帽外套的兜帽。

八田的情况和他也差不多,一看走廊上那么多人,下意识就伸手捂住了左边锁骨下的吠舞罗纹身。自己丢脸也就算了,但是绝对不能给吠舞罗抹黑。

八田的这一点小动作,伏见全看在了眼里,浑身的烦躁变得更加难以抑制,恨不得立刻把八田压在墙上扒个精光,当着所有人的面击碎他所谓的尊严和荣耀。

就在两人都在出神的当儿,一名年轻的警察来到了他们面前,看他身上的警服干净笔挺,似乎是个新人。对方打量了他们几眼,“喂,你这小子,这个是你男朋友?”他指着伏见问八田。

“哈?!男、男朋友?我跟这种叛徒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再胡说八道小心老子揍你!”小小的吉娃娃果不其然地炸了毛。

行啊美咲,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是吧?伏见愤愤地别过脸,心里打定主意万一等下出了什么误会,也绝对不会帮八田解释。

“不是你男朋友?你几岁了?”警察又问。

“十九。”八田没好气地回答。

“十九?你这小子怎么看也顶多十四五岁。是不是在这里搞援交?快老实交代。”

“援、援交?!我没事干嘛要干这个?!睁大你的王八眼看清楚,老子十九了!喂,猿比古,你从刚才开始就不出声是要闹哪样?快给他解释清楚啊!”

伏见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欠揍表情,你刚才不是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果然是在搞援交吧,哪个中学的?快说!还有,你的手干嘛一直捂住左边胸口,在藏什么?手拿开!”警察说着就朝八田伸出手去。

刚才还作壁上观的伏见突然伸手钳住他的手腕,冷得像孤狼一样的眼神分明在说“你敢碰他一下我就废了你的手”。

虽然口里说着“没有一点关系”,但八田到底是在乎伏见的,一见这个架势就连忙上来拉架,“猿比古你别动手!”

正当这边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哦呀哦呀,这不是伏见君吗?真巧啊。”

一听这声音,伏见就惊得立马松了手,抬头望去,只见斜对面的房间门口,居然站着……“室、室长?!”

是的,说话的人正是青王宗像礼司,仔细一看,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也凌乱不堪:黑色的衬衣只扣了一个扣子,露出了大片的胸膛和小腹,银灰色的领带松松散散地挂在脖子上,平添了几分色气。

虽然现在的状况令人不得不联想到这位平时一丝不苟的Scepter 4室长肯定已经舍弃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宗像本人却没有舍弃一贯的儒雅气质,浑身散发出的气场令人误以为他正身处某个高级宴会,而不是衣衫不整地站在情人旅馆的走廊上等待警察盘查。

“啊哈哈哈!猴子,这不是你们的猴子王吗?超逊的,居然出现在这种地方,噗哈哈哈……啊咧?!尊哥你怎么?”才刚幸灾乐祸了不到两秒的八田立马被打了脸,从宗像身后的房间里,赤王周防尊以一脸刚睡醒的表情,一边撩起白T恤挠着肚皮,一边懒洋洋地走了出来,“哦,八田,你也在啊。”

刚才,青赤二王是不是……从情人旅馆的同一间房间里走出来了?一向冷静的伏见此时觉得自己脑子里简直就像有一百个道明寺在跳踢踏舞。

“我刚才是不是听见八田的名字了?不对吧,小八田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肯定是伏见那个混小子!多多良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揍翻他!”从周防的身后传来一把耳熟得不行的声音。

“草薙你先别冲动!”房间里又传出一把同样耳熟得让人想死的声音。

事实证明,惊喜就像来大姨妈的最后几天,当你以为已经没了的时候,她又措不及防地来那么几下。

草薙风风火火地从周防身后的房间里冲了出来,白衬衫完全敞开,像一双白色的翅膀一样,十束正慌慌张张地背对着伏见和八田拦在他身前,身上的黑色开衫显然没扣好,已经从肩上滑到了左臂弯,露出了整个左肩和大片的后背,白皙的肌肤衬得左边蝴蝶骨下的吠舞罗纹身格外艳丽。

这边的八田已经傻掉了,只知道大张着嘴呆站在那儿。而伏见,则正经历着三观重塑的重要时刻,脑海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些令人十分困扰的场面。

“哦呀,伏见君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们四个人其实只是在这个房间里进行一项对大脑十分有益的、名为‘麻将’的娱乐项目。”看见伏见脸上的表情,宗像慢条斯理地解释道。

“打麻将?!”伏见和八田难得地同步了一次。

“就是这样的,小八田、猿君,”十束笑眯眯地说,“我和King,还有草薙,突然很想打麻将但是又三缺一,正好在街上遇见了宗像先生,于是就约了一起在这里打麻将。顺便一提,我认识这家旅馆的店主,他不但不收我们房钱还把麻将桌和麻将借给我们了呢。”

比起十束莫名其妙的人脉网,伏见此时更想吐槽的是,“就算你们在打麻将,那你们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啊?”十束顺手拉了一下滑到臂弯的衣服,说:“光打麻将很闷的,但是赌钱又伤感情,所以我就提议玩脱衣麻将了。”

“多多良,这种事等一下再解释!那个混小子居然敢把我们小八田拐到这种不三不四的地方来,我要把他揍成抹布拿回去擦吧台!”草薙手一挥,几个小火球就直直朝伏见飞去。

伏见看势头不好,连忙一侧身闪到了八田身后。

“草薙哥,你听我解……”八田话还没说完,从刚才起就一直处于掉线状态的警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感,怒吼道:“安静!!!!你们几个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吵吵闹闹,把这里当自己家了?都给我靠墙站好了!”

本来一直置身事外,只顾着和宗像你一口我一口地抽着同一根香烟的周防这时突然皱了眉,“八田,烧了。”

早就看这个新人警察不顺眼的八田这时得了王的命令,兴奋得就像刚刚得知今年圣诞节有三个的小学生一样,突然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手,完全不顾对方和自己的身形差距,一手卡住那人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另一只手行云流水地扯开早就满园春色关不住的衣领,露出锁骨下的纹身,“你丫给我看好了!我是吠舞罗,我们就是吠舞罗!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丫再不闭嘴我就烧了你!”

“哦呀,周防,我一直看不惯你们这种野蛮人做派。伏见君,向他们展示一下Scepter 4的办事手法。”

早就烦躁得不行的伏见不耐烦地“啧”了一下,顺手掀开兜帽,从裤兜里掏出证件“啪”地一下拍在那个可怜的小警察脸上,然后用一贯的慵懒语调说:“东京法务局户籍课第四分室伏见猿比古参上。你给我老老实实收队走人,否则我会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有意见就直接和总理大臣说去吧。”

当这边正在吵闹不休的时候,没人留意到在走廊围观群众的最后方,一个银白色短发的少年正踮着脚尖努力往人群里张望,一边兴奋地说:“小黑你快来看,那不是青王和赤王他们吗?我们要不要去打个招……诶?!小黑你怎么跪下了?”

“一言大人,我夜刀神狗朗今日做出此等破廉耻之事,令一言大人蒙羞,实在无颜面再苟活世上,请允许我就地切腹!”

“小黑你冷静点——!”

 

话说由于不知道哪个好事之徒将这件荒唐事漏给了当地报社,第二天《镇目时报》的头版头条刊登了题为《吠舞罗S4大闹情人旅馆  红蓝情深惹人羡(?)》的长篇报道,还配上了周防等人衣衫不整聚在旅馆走廊的大幅照片,如果用心看的话,还能在照片的一角看见白银之王伊佐那社及其氏族成员夜刀神狗朗袒胸露背拉拉扯扯的样子。

今天生活在镇目町的众人也一如既往地相亲相爱,真是可喜可贺!

fin


后记

【众人】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他们四个一起打麻将?!

【我】对不起我还是去切腹吧!


评论(14)
热度(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