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因为不想写BW而摸的鱼】Long Live the King(part 1)


前几天闲得慌,和 @咪了个啪的 一起拿七班的人玩了一下国王游戏,没想到一向很非的我居然抽到了很有爆点的组合,最后两把更是神之一手,强行凑出了二副里亚的组合!


因为四轮的结果都很有趣,所以我决定写出来


主要还是因为我想拖延写bw2。讲真啦,一个大家都不怎么幸福、你虐我我虐你、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的故事,写起来真的好累啊,而且这样的故事看起来也不怎么愉快嘛,咱们打个商量,我把故事后续给大家讲讲然后我就不写了,如何?


========================================


时间是某个最平常不过的周五夜晚,地点是第三宿舍的餐厅,不知道出于什么神秘的原因,七组全员表情肃穆地围坐在餐桌旁,注视着坐在首席、十指交叉托住下巴的库洛。

“看来人齐了。”库洛站起来,庄重地说,“我宣布,第一届士官学院特科班七组国王游戏大会,正式开始!”说着,他便情绪高涨地鼓起掌来。可惜响应的唯有米莉亚姆一个,其他人纷纷露出困惑、无奈、欲言又止的表情。

“为什么我们非要聚在这里玩什么国王游戏?大家的作业都做完了吗,导力学的期末论文都写了吗?”马奇亚斯果然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他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又问:“到底什么是国王游戏?”

尤西斯哼笑一声,说:“原来万事通先生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吗?”

“你说谁是万事通!”马奇亚斯用力压下火气,一扬眉,说:“我没想到你这样高高在上的大贵族,居然会纡尊降贵来参与我们的平民游戏,真是令这里蓬荜生辉呀。”

“跟某位每天只知道学习的书呆子不一样,我向来很合群。”

“合群?你?!哇,你还一点都不脸红!贵族的脸皮厚度真是让我等平民自愧不如。”

“又来了……他们就不能去开个房吗?”菲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呵欠。

里恩从大家慈祥的目光中挺身而出,适时地岔开了话题:“其实我也不知道国王游戏怎么玩。”

“为什么不问问无所不知的尤西斯呢?”马奇亚斯装作谦虚的样子,朝身边的金发贵族微微点头。

尤西斯高傲地一抬下巴,说:“既然是平民的游戏,我这种‘高高在上的贵族’怎么会知道?”

“搞半天原来你也不知道啊!!!”马奇亚斯额头上的青筋努力地刷着存在感。

“等一下!”库洛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成功将大家的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他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怜兮兮地问:“你们都不知道国王游戏怎么玩吗?知道的人举手?”

结果算上库洛自己,一共只有四个人举手,其余三人是菲、米莉亚姆和艾玛。

“我知道!”米莉亚姆站在椅子上自告奋勇地说,“国王游戏就是大家一起打架,打赢的人是国王,输了的就是奴隶,要听国王的话!”

劳拉饶有兴致地点着头说:“哦,是个推崇武道的游戏吗?我很有兴趣。”

艾略特顿时脸色惨白,“居然是这么暴力的游戏吗……对不起请允许我退出!”

“不对!!快醒醒啊我们已经摆脱奴隶制很多年了!!”库洛大声地否定。

菲淡淡地说:“以前在猎兵团我见过他们玩,到了最后他们多半会变成赤条条、醉醺醺的样子。”

亚丽莎一听,立刻红着脸抗议:“听起来是个很不健康的游戏!库洛学长请你自重!”

“冤枉啊大小姐!”库洛苦着脸哭诉,“国王游戏明明是个和谐健康积极向上的游戏……”

艾玛不知道为什么也有点脸红,小声说:“据我所知,是一种扑克牌游戏,要准备不同数字的扑克牌和一张王牌,参与游戏的人各抽一张,抽到王牌的人就是该轮的国王,可以随意下命令。然后、然后……”艾玛越说声音越小,头也慢慢地低下去,“男孩子们就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事情……”

“STOP!!!!!”库洛脸色有点发青,“艾玛同学,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游戏规则的吗?”

“诶、是、是部长给我看的小薄本……”

“好了不要再说下去了……好险啊我差点就看见新世界的大门了。”库洛用力咽了一下口水,擦了擦额头的汗,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说:“还是我来解说规则吧,不然你们说不定要报警了。”

库洛从扑克牌里抽出A,2,3,4,5,6,7,8,9,10,K各一张,“刚才艾玛同学说得几乎没错。等一下我们一人抽一张牌,不能让别人看见你抽到的号码。抽到K的人要亮牌,这个人就是本轮的‘国王’,可以指定任意号码做任意事情。注意,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盖乌斯听完游戏规则后,略一沉吟,说:“在我看来,这个游戏的目的是要让其他游戏者受苦?你们帝国人喜欢玩这种不友善的游戏吗?”

“我同意盖乌斯的话。”马奇亚斯不快地说,“这根本从头到尾都是个惩罚游戏嘛。恕我不奉陪。”说着他便站起来。

“慢着!小马奇你听我说,”库洛露出帝都街头推销理财产品的推销员的表情,“这个游戏其实很有意义!你想啊,如果你抽到国王牌,你就有机会让菲一整晚听你补习功课……”

“我选择死亡。”菲默默地伸手到桌底握住绑在大腿上的小刀。

“你还有机会要求艾略特将他珍藏的薇塔唱片送给你。”

艾略特惨叫一声:“不要啊!那些是我多年的珍藏!!”

“你还可以让尤西斯穿女仆装跳土风舞。”

“学长,请发牌。”马奇亚斯重新坐下,腰挺得笔直,一脸正气凛然。

“你就这么想看我穿女仆装吗?”尤西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个呆子别忘了,我也有机会抽到国王牌让你穿女仆装。”

“你这算是在下战书吗?好啊,闲话少说,学长,发牌吧。”

“好谜啊,为什么他们可以把世上一切游戏都玩成他们之间的对战?”艾略特用“然而我已经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愉快地说道。

库洛开心地说:“很好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气势!”然后他立刻换上狗狗眼看着其他人,说:“你们也一起玩嘛,人多才开心。”

里恩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说:“库洛,我们可以陪你玩。条件是,要控制好分寸。大家都同意吗?”

大家纷纷点头。

库洛忙不迭地答应着,迅速地洗好十一张牌散在桌面。

“国王国王是谁呀。”

大家各自抽了一张牌在掌心。

“哈!真不愧是本大爷!”库洛一声欢呼,将手里的牌翻过来甩在桌面,红桃K。

“不会吧怎么偏偏是他……”

“这下完蛋啦……”

“现在说退出还来得及吗!”

库洛雀跃地搓着手说:“放心吧小猫咪们,我会好好对待你们的。”

“库洛。”里恩眯起眼,“记住不能提太过分的要求。”

“好好好。”库洛一边答应着一边摸着下巴想了想,“那就先来个老套点的。8号公主抱着5号绕桌子一圈。”

“这里这里!!我是8号!!”米莉亚姆非常兴奋地举起手里的桃心8。

“喂,让一个小女孩公主抱,实在太……”马奇亚斯皱起了眉。

尤西斯侧着身子去偷看马奇亚斯握在手中的牌,“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是5号?”

“不是!我看你才是5号吧!”

“看来一切都是风的选择。”盖乌斯很淡定地亮出了手里的牌——方块5。

TBC



评论(7)
热度(40)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