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在写BW2的间隙中随便想的脑洞】How I met your father again


更新至2016/01/21

在这次更新的最后给大家准备了一口玻璃渣,科科~



这两天码字累了的时候给 @咪了个啪的 讲的一个二副脑洞,又长又臭的家庭伦理剧,关于单身爸爸副班和寂寞基佬二少的故事【冷漠脸.jpg


想了想发现自己其实挺喜欢这个脑洞(?),索性在这边也记录一下吧,还在遥遥无期地连载着,每次更新就不开新po了直接在这里写吧,情节基本是现编的,所以会有些乱


如果你不幸点进来看了,提醒一下,这只是脑洞,只是脑洞,脑洞,并不是成品文,以及,有各种狗血和原创角色


===============================


故事是原作背景,二少副班都已经三十岁出头了,副班儿子是个八岁小正太,叫Joe(名字是咪啪啪起的)

先预警一下,整个故事都非常日常,没有什么阴谋阳谋悬疑惊悚

话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二少在公都的职人街处理完一些事务,站在路边正在跟手下的人说话,说着说着感到衣服的腰带被人扯了一下,回头又看不见有人

正觉得奇怪,就听到有把声音从下方传来,说,大哥哥,你能不能帮我报警

二少一低头就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一头绿毛,抱着个猫,衣服上还沾着点血

他很紧张地蹲下来问,你哪里受伤了,是不是跟父母走失了

那个小男孩把抱着的猫举起来给二少看,说,不是我,是他。二少看见那只猫的一条后腿上扎了条带血的手帕,猫的身上脏脏的,又很瘦,应该是只流浪猫。然后那个孩子又说,我的确是走失了,不过不是和父母,是和我的老师和同学

接着那个孩子就跟二少说,他在帝都上小学,今天他们班的人来公都春游,参观职人街的时候,他因为看见一条巷子里有只猫受伤了,过去照顾那只猫,结果就跟班上的人走散了,他自己到处找了很久,反而迷路得更彻底,又因为人生路不熟不知道警察局在哪里,看见二少两手空空站在路边,衣着比较奢华,应该是当地人不是游客,所以过来找二少帮忙

二少听完之后挺惊讶的,因为这个孩子一个人在公都那么大的城市迷路了,居然一点都不慌张,说话有条有理,还推断出他是本地人,说明这孩子很聪明,不是那种遇到事只知道哇哇哭的熊孩子,顿时对这个孩子很有好感

然后二少就立刻让手下的人去查一下今天是不是有个小学的班级来公都春游,班主任叫什么,联系方式,以及那个班闲逛到哪里去了难道不知道走丢了一个小孩吗

下完命令之后,他问小孩叫什么名字,小孩说自己叫Joe,二少又问他姓什么,但是Joe摇摇头说,对不起,我爸爸交代过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我的姓

二少猜测这个小孩可能是个贵族小孩,因为有些贵族为了防止自己家的孩子被绑架,会吩咐孩子在外不要随便透露姓氏或者让他们说一个假姓,加上这个孩子特别知书达理,二少当时就认定他出身贵族,对他更有好感了

二少就跟Joe说,快到中午了,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回你们班的人,我先带你去吃饭吧,然后二少就把Joe带到舅舅的餐厅,跟他一起在那里一边吃饭一边等消息

吃饭的时候二少跟他开玩笑说,你就这么乖乖跟我走了,不怕我是坏人吗

Joe说,你刚才给那几个人下命令了而且他们都听你的,你应该是这个城市的boss,就好像我爸爸跟我讲过,我家附近的boss猫那样,其他猫都听他的话,既然是boss猫,怎么会是坏人呢

二少听完就楞了,想起很久之前,也有人给他讲过boss猫的故事,那个人也说他是公都的boss猫

二少很仔细地看小孩的五官,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真的越看越像,心想,完蛋了,不会真的这么巧吧,公都三十万人口每天几千名游客,这都能遇上?

他其实特别想问小孩是不是姓雷格尼茨,但是又不敢

在纠结的时候,手下的领邦军带了个年轻的女老师进来,原来他们找到了Joe的班主任

班主任就各种道谢,然后告诉二少,要麻烦他再照顾Joe一小会儿,因为她发现Joe不见之后,第一时间练习了他爸爸,然后他爸爸超级生气,立刻从帝都坐定期飞行船过来了,她刚才跟孩子爸爸说已经找到人了,结果爸爸并没有消气,让班主任不要把Joe带回帝都,而且他的原话是【宁愿将儿子留在满地贵族的贵族繁殖基地也不要把他交到不负责任的老师手里】,又因为其他小朋友要按时回去,所以她不得不把Joe留在这里等他爸爸把他接回家

二少听了这个描述,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怪兽家长,今天总算能见到活的了

班主任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去带其他小朋友坐火车回帝都了,Joe坐在原位,一脸死灰,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二少看他的样子觉得很好笑,就问他,你怎么了,你爸很凶吗?听你老师的描述你爸很爱你哦

Joe生无可恋地回答,他的确很爱我,他也的确很凶,这下完蛋了我要被他禁足一星期了,我现在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

二少问他,你妈也很凶吗,你可以跟你妈求救,让你妈去凶你爸

Joe回答说,可我没有妈妈

二少听了,立刻露出了很sad的表情,Joe看见了就赶紧安慰他说,你别这样,你误会了,我妈还在,她只是不和我爸爸在一起了,但是我每年过生日还有圣诞节的时候她都会回来看望我和爸爸,还会给我带不同地方的土特产

二少就趁机打探一下这个传说中的老爸,从Joe口中得知,他老爸是从政的,外交方面的官员,之所以不让他在陌生人面前说自己姓氏,是出于安全考虑,因为他爷爷也是高官,老爸小时候曾经差点被爷爷的政敌绑架,大概有心理阴影了【

二少听完,心里哇凉哇凉的,暴脾气的外交官员加上官二代,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他还是抱着一丝丝侥幸心理,问,你应该不会正好姓雷格尼……

才问到一半,身后就有人很大嗓门地说【Joe Regnitz,这么大个人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走丢的?他们还告诉我你受伤了?总之你被禁足了!现在你向这位好心肠的贵族先生道谢,然后跟我去医院治伤!】

二少慢动作回过头,果然看见副班站在身后,气喘吁吁、一脸怒火

副班看见二少,表情就僵了

两个人僵硬地对视了大概半分钟,副班忽然用很外交的口吻跟二少说话,大意是,犬子给你添麻烦了,非常过意不去,改日会登门道谢之类的客套话

二少愣了一下,站起来,用贵族的社交辞令回答,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之类

当时整个场面突然就画风一变,变成外交酒宴一样了,各种华丽的客套话、官腔,你来我往

副班儿子听了一会儿,听不下去了,就过去扯了一下他爸的衣角,把捡回来的那只猫抱起来问能不能带回家养

副班看着儿子,很无奈地说不行,儿子快哭的样子追问为什么不行

副班就蹲下去跟他说,猫能陪你的时间是有限的,总有一天他会不在了,你越珍惜、越重视他,他不在之后你就会越伤心,而你越伤心,我就会越伤心,因为我不想伤心,所以我们家不能养宠物,你哪里捡的就放回哪里吧,他的生命力很顽强,就算只有他自己一个也能活很好

二少发现副班跟儿子说话的时候,表情很柔,他挺惊讶副班会这样跟儿子解释,一般家长拒绝孩子养宠物的理由大多是【没有时间照顾】【野猫很脏】之类,而且他隐隐约约觉得副班不仅在说猫的事情

他忍不住插嘴说,不介意的话可以把猫给我带回去养,最起码让猫治好伤

副班儿子听了就特别高兴,抱着副班大腿使出浑身解数撒娇,副班只好很勉强地答应了,然后就带着儿子很快地走了

副班带着儿子走了之后,二少就有点懵懵地抱着猫坐回原位,开始喝茶

才喝了半口,他舅舅就冲过来了,劈头盖脑地问他,你在这里干什么!

二少还是有点懵,回答说,如您所见,我在喝茶

舅舅很火大地叫了个服务生把二少的茶给撤走了

骂他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喝什么茶,去追啊


=================================2016/01/15


上回书讲到二少舅舅让他去追副班父子

二少假装淡定地表示没有什么好追的

舅舅气得差点动手去扭他耳朵,教训他说,是嘛!那你下次就不要跑我来这里跟我哭诉你亲手弄丢了重要的人

二少立刻辩解说我没有哭

舅舅一脸【啊哈让我逮到你个小兔崽子了】的表情,说,那就是说除了【哭】以外的部分你都不否认咯

然而小兔崽子还在垂死挣扎,义正词严地扯了很多大道理,比如说什么那个人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不应该再去打扰他,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blablabla

舅舅露出【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为什么死死抱住那个人留下的猫不放呢】的表情

苦口婆心地劝二少,你是呆子吗你没听见他儿子说,爸妈已经不在一起了,所以那个人在法律上已经是单身,你最起码跟他坐下来像两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一样好好聊聊,你看你们刚才对话那个气氛别扭到哦,我都没眼看了blablabla

劝了一大轮之后,二少总算智商上线,站起来想去追,舅舅没眼看地跟他说,你敢不敢先把猫放下来,我怎么不记得我妹妹生了个瓜娃子

这么折腾一轮,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二少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就跟三流爱情片的剧情一样,开往帝都的火车刚刚开走

二少怅然若失地回餐厅接了猫回到公爵府,纠结了半天后,果然还是【遇事不决找里恩】

他就给里恩打电话,直接告诉里恩说,我今天在公都遇到马奇亚斯和他儿子

但其实他并没有跟里恩谈心,主要是了解了一下副班的婚姻

副班跟他老婆的相识,非常老土,是双方父母安排的相亲

他老婆算是大家闺秀,而且是个理科才女,两人谈啊谈,谈了将近一年的恋爱,然后就结婚了,婚后第一年非常sweet,第二年儿子出生,第三年离婚

至于为什么离婚,里恩也不知道,只知道离婚前的一段时间副班像个抖M一样忙工作

接下来插播二副当年的恋爱经历

基本上你可以把这个脑洞当成我那篇电话文的后后续

在士官学院的时候一直暧昧暧昧暧昧,全班都在心里尖叫GET A ROOOOOOOM那种

毕业之后哼哼唧唧一番后终于正式在一起,一开始自然非常sweet,各种不要脸虐死单身狗

毕竟是异地,加上两人都很忙,慢慢地开始平淡,开始有小摩擦,但问题还不算很大,磕磕碰碰地到了副班从政治学院毕业进入政坛,矛盾开始激化

双方都是社会人士之后,就要开始维护自己的公众形象了,两人的关系完全转向地下,再加上各自所在的阶层不同,各自代表的利益团体不同,矛盾开始变得不可调和

经历很多次争吵之后,二少终于忍不住提了分手,他本来以为副班至少会挽救一下,然而并没有

副班很淡然地接受了,哦这样啊,那就分了吧,祝你幸福

两人就这样各奔天涯,像一切深爱过又分开的情侣一样,进入老死不相往来的阶段

副班甚至放弃了本来的职位,将工作转向了自己不熟悉的外交部门,因为这是一个跟二少不会有什么交集的部门,二少也屏蔽了所有跟副班有关的消息,只隐隐约约听说他结婚了、他在外交事务上混得风生水起


二少追忆完往事后,自然也没有主动去联系副班,毕竟 it is what it is, life goes on

当他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信,一封来自帝都的信


===================================2016/01/16


那封信有点奇怪,不是直接寄给二少的,而是寄到他舅舅的餐厅再转交给他的

信封上的字一看就是小孩子写的

二少拆开信,果然是副班儿子写给他的,信的开头先说了这封信是怎么寄的

原来Joe一直想给二少寄感谢信又不知道他的地址,正好他那天拿了一张餐厅的传单,就把信按照上面的地址寄到餐厅了

【因为你是公都的boss,所以我猜那里的人都知道你住哪里,哦女神保佑这封信一定要送到你手上,如果女神实现了我的这个愿望,我就一星期不吃巧克力】

二少看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心想,这孩子比他爸聪明多了

接下来Joe就表达了谢意,还写得很正式,大概是在模仿副班平时工作时说话的口吻

二少忍不住感叹了一下遗传真的好厉害,因为Joe的思维方式跟副班很像,以前副班有求于他或者有什么问说又不好意思的时候,也是这样先一本正经地扯一堆有用没有的

经济危机人口过剩blablabla我有两张歌剧的票你要不要一起去看,这样

想到这里他觉得又心酸又怀念

然后二少就开始写回信

他先回复了Joe的感谢,故意写得很正式,用了很多华丽丽的大词,想象了一下副班儿子读信的时候皱着脸查字典,又困惑又努力的表情和副班一毛一样,他就觉得很有趣

接着他用小孩子也能看懂的遣词造句,告诉Joe,猫的伤已经治好了,现在在公爵府生活,被女仆们养得肥肥白白,他给猫起了个名字叫副班长

最后他本来想问问副班的近况,犹豫了很久还是没问

他写下公爵府的地址,告诉Joe如果还想给他写信就直接寄到这里,然后就按照信封上的寄件人地址把信寄出去了

过了几天,他真的收到了回信,这次的信很短

Joe这次的信主要表达了一个意思【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再给你写信吗?这样我跟你是不是就是笔友了?】

二少很囧,他从来没想过要跟副班的儿子做笔友,但是谁能拒绝一个八岁小天使呢?所以他就写了回信【鉴于你上次给我写了回信,我想我们应该算是笔友】

讲真,他也不知道跟一个八岁小朋友聊些什么(除了聊他爸),就挑了一两件最近发生在公都、小朋友可能会觉得有趣的事讲了一下,问了Joe上次被罚禁足几天

二少又想了想,万一被副班知道儿子跟他在书信交流,说不定会杀上门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冲突,他又在信的最后让Joe要跟他爸保密做笔友这件事

于是他们就开始了隔三差五的书信交流

Joe告诉二少,上次他没有被罚,因为他爸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书房一整晚,第二天也没提起要罚他,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二少从Joe的信里知道,这孩子其实挺寂寞的,因为太聪明,在学校跟别的小朋友不太玩得到一起,副班工作又很忙经常不在帝都,很多时候家里只有他和爷爷

二少虽然一直忍着不问副班的情况,但是一个八岁小孩能聊的话题,除了学校就只有家人了,所以他还是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一些副班的事情

比如副班工作很忙,一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到处出差;比如副班一直单身,爷爷偶尔会念叨说应该给Joe找个新妈妈,但每次副班都会反驳说您老怎么不给我找个新妈妈呢

还有就是副班其实是个儿子奴,但不是溺爱的那种,正好相反,他对儿子要求很严格,但是他每次在家,大概是因为觉得忙于工作不能常常陪着儿子于心有愧,就会一天到晚盯着儿子,巴不得拿根绳子把儿子拴在身上那种

但是你想啊,小朋友再怎么爱自己的父母,也不高兴父母整天盯着自己吧,所以导致了Joe很烦他

二少不由感叹,这孩子活得太不容易了

所以每次Joe的信,二少无论多忙都一定会当天写回信,给他讲发生在公都的趣事,陪他吐槽学校的老师同学

然后有一次,二少告诉他,公爵府的一匹新来的马,因为还没有完全驯服,冲破了马厩跑到大街上了,最后不得不骑马去把它追回来

这次Joe的回信非常激动,【啊啊啊啊你家居然有马!活的马!!如果我能骑马我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八岁小孩!】

二少看了这封信觉得特别好玩,脑子一热就在回信里写,我家还有一匹小马,你骑正合适,如果你有机会到公都玩,我教你骑马

这封信寄出去之后,好多天都没收到回信,不过二少也没有特别在意,觉得,八岁小孩也有他们要忙的事情

又过了几天,二少接到了一个电话


=====================2016/01/17


他接起电话,对方先是不说话,因为【敌不动我不动】,所以二少也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对方语气不善地叫了二少的全名

注意是全名,连名带姓加中间名那种

二少一听,心想完蛋了,知道我全名的人总共那么几个,会用这种语气叫我的就只有那一个,于是就默默地做好了狂风骤雨的心理准备

电话那头开始用教导处老师一样的口吻开始教训他,【你这个卑鄙小人,不要妄想用贵族阶层的糖衣炮弹来腐蚀我的儿子

【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跟一个八岁的小男孩通信,还试图邀请他去家里骑马?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人是你,我现在已经报警了】

副班一直说一直说,气都不带喘的那种,而且越说越生气,渐渐歪了楼,开始对二少进行人身攻击

二少隐约听到背景音里有副班儿子的声音,带点哭腔在道歉,他听不下去了,大声地制止了副班继续说下去,【你这人是被害妄想症吗?我从头到尾都是一片好意,而且你没发现你儿子被你吓哭了吗?让我跟他说】

怎么说呢,二少用他的贵族腔说话的时候,是挺有威严的,副班愣了一下,还真的让儿子听电话了

副班儿子接过电话,忍着哭腔跟二少道歉,【对不起,你让我跟爸爸保密,但是我实在太想去公都找你学骑马,忍不住就把事情都跟爸爸说了,我想让他带我去公都,但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害你被我爸爸骂了,对不起】

二少安慰他说,没关系,我已经习惯被你爸骂了,而且你爸不是在生你的气,他从头到尾都是只生我的气,所以你该干嘛就干嘛去,让我跟你爸说

电话又换回去给副班听,二少先是向副班道歉,当然啦,是写作道歉读作指责那种道歉

大意是,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背着你跟你儿子通信的确是我不对,但是你别太被害妄想,说得好像我跟你儿子偷情一样,而且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为什么你儿子有什么话不跟你讲反而巴巴地跟我一个陌生人说

副班自然一下就听出二少的调调,正要发火,看见儿子在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硬把火气压下去,问二少到底想怎样

二少就跟他说,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儿子,如果你担心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大可不必,我们之间早就两清了,这个你也是知道的

你也不要对你儿子过度保护了,还是说你打算将他培养成一个跟你以前一样目光狭窄仇视贵族的人?

副班听到很想骂人,但是儿子在旁边看着,不好爆粗,就跟二少说你等着,我先和儿子谈好了再来教训你

然后副班就挂了电话,跟儿子坐下,很平等地进行了一次对话,问了他是不是真的很想去公都,为什么这么想去

谈好之后,他又打了电话给二少,跟他说,我同意让我儿子去公爵府玩一天,让他看看心心念念的小马,但是只有一天!而且我会全程盯着,I'm watching U,我不会让我儿子沾染上任何享乐主义恶习的

然后他又强调了一次,我这么做全是为了儿子,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已经两清了

最后他们就约定了一个日期

然后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约定的日期

虽然一再强调跟副班没关系,但是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拎不清的,二少自然也忍不住会想太多,结果导致了前一天晚上不小心失眠了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亲自坐车到车站接副班两父子

副班看见他,立刻像早就排练好那样,很公式地微笑,上前跟他握手,打着官腔说,很荣幸造访此地,你把这里治理得很好,我很期待进一步的经济文化交流blabla

二少立刻操着贵族腔回答,你过奖了,你的到访令公都蓬荜生辉blabla

两个人在那里演啊演,副班儿子突然站出来,特别字正腔圆地跟二少说,我给您准备了一份薄礼希望您能笑纳,然后就递给二少一袋他早上和邻居的主妇一起烤的小饼干

二少跟副班就一起愣了,副班特别懵逼地问儿子,你干嘛要这样讲话

Joe很无辜地回答,因为你们都这样讲话啊,我以为是什么风俗还是礼仪?我做错了吗?

二少跟副班都特别尴尬,觉得演不下去了,二少就赶紧邀请他们父子上了车,往公爵府开

上了车之后气氛总算缓和了一些,但基本上只有二少在跟Joe讲话,副班全程看风景

Joe跟二少说自己因为太兴奋,昨晚都失眠了

二少微笑不语,心里暗想,这么巧啊我也失眠了

他看了一眼坐对面的副班的侧脸,发现副班也一脸倦意

二少忍不住想,真是日了狗了一车人昨晚都失眠,女神保佑司机别也失眠。。。。。。

他们到了公爵府,副班儿子第一次看到那么雄伟华丽的大宅,还有女仆在门口列队欢迎,自然非常兴奋

二少也循例要先带客人四处参观一下(虽然副班早就对这里熟门熟路)

他就带副班父子看了图书室、餐室、宴会厅、后花园,介绍了一些特别有文化历史意义的摆设,副班儿子全程两眼发光,特别崇拜地看着二少,副班看了就特别不爽,不是那种牵涉到贵族平民的不爽,是【噫儿子世界的中心不是我了吗他最崇拜的人不是我了吗】的不爽

副班儿子中途问了二少,你家那么大那么多空房间,你住着不寂寞不害怕吗?副班赶紧抓住机会教育儿子,这就是他们这些贵族阶层的陋习,过分奢侈专注享乐,你千万别学

二少听了不乐意了

跟他们说,我们再去参观下一个地方,然后带他们去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门,副班儿子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房间里有什么,副班看了一眼就哐一下把门拉上了,看着二少说,你这个卑鄙小人


==============2016/01/18

 上回书说到副班拦着不让儿子看房间里有什么

二少似乎早就料到他有这样的反应,问他,干嘛,你怕了?【抖S笑.jpg
 
副班回答,you wish! 
 
【突然变成了德哈文hhhhh】 
 
副班儿子很奇怪这两个愚蠢的大人到底在干什么呀,于是就自己把门给打开了,一看见房间里面的东西,立即哇哦地感叹出声,两眼发光 
 
这间房被布置成了儿童游乐室,地板铺着软绵绵毛绒绒的地毯,按照副班儿子的口味放满了各种玩具、图书和一些别的小玩意儿,比如天文望远镜啊,动物骨架模型啊,昆虫标本啊 
 
副班儿子快高兴哭了,在地毯上咕噜咕噜地滚来滚去 
 
副班看儿子这么高兴,心里哇凉哇凉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二少的行动力,居然下了那么大血本、花那么多功夫,这么短时间内量身打造一间儿童房【万恶的贵族阶层 
 
但二少并不是要去讨好谁,他真不是,他知道布置这个房间意义不大,副班父子又不要来长住,但他还是忍不住做了,就像当年副班每次来公爵府住之前,他都会忍不住准备很多东西一样,尽管他知道多半会被副班吐槽【你们这些骄奢的贵族】 

虽然他花了不少心思去布置这个房间,但他弄好之后,想想觉得自己简直冒傻气,非常丢脸,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呢,于是他原本打算把这个房间封印起来,留到将来自己有孩子之后再拿出来用
怎么说呢,他多半是那种,会在背后为你做很多事情但是又不高兴被你知道他为你做了很多事情
所以他本来不打算带副班父子去参观儿童房的,谁知道副班全程各种哼哼唧唧叽叽歪歪,把他惹火了,激起了莫名其妙的好胜心,他才故意带他们去看这个房间,可惜胜利的愉悦只持续了很短时间,他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副班看起来真的生气了

副班问二少,你做这些是想干什么,炫耀吗,卖弄吗?想当着我儿子的面告诉我,我这个爸爸当得有多失职吗?还是想借这个机会让我知道你有多“贴心”,我有多大损失吗?

讲真,二少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大部分情况都能用“我不跟你这种愚蠢的人类计较”的态度轻描淡写过去,但是他的这套心法唯独面对副班的时候派不上用场,每次都要针锋相对一轮。他对副班吼回去,你这人真是被害妄想,为什么总要把别人的好意看成恶意呢,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一点都不变,简直是“岁月是把雕刻刀”的绝佳反驳,敢不敢成熟一点不要老抓住以前的事不放

副班:听听你说的话,到底是谁抓住以前的事不放

二少:你还真好笑,对我这么大意见,你今天干嘛要来呢?我没记错的话,我邀请的是你儿子,不包括你

副班:哎哟总算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搞这么多就是想证明我是多余的对吧!这么不待见我,我还是赶紧走吧

二少:您走好不送

副班:啊哈,你以为我会轻易狗带让你跟我儿子独处用你那些享乐主义霉菌感染他吗,我还就不走了,suck it

那一天,副班儿子终于想起,自己在这个狗屎故事里是理智担当。他很大声地用一句enough制止了这场男高音对唱,然后跟那两个高龄儿童说,你们两个加起来比爷爷还老,但是吵起架来让我想到我的同班同学,说真的,我班上的同学吵架的时候我起码还能听懂他们吵架的点,但我听了这么久不知道你们在为了什么争吵,这就是所谓的“大人的复杂的事情”吗

二少跟副班两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帝国英雄,但也是风云人物,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被小学生说像小学生一样,内心受到了极大震撼

副班儿子还要再补一刀。他很有礼貌地跟二少道谢,说谢谢你准备了游戏室,我很喜欢很期待能在这里玩耍,但是我现在更想看看小马,可以带我去看小马吗?

二少很不容易地从内心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像一个理智的大人那样跟副班儿子说,很高兴你能喜欢,请跟我过来,我们去马厩

副班也恢复过来,非常成熟地跟儿子道歉说对不起刚才我那么大声说话,最后还不忘提醒儿子,你爸我还没那么老,岁数乘以二之后还是比你爷爷年轻一点,说完之后收到了【翻白眼X2】

三个人到了马厩,牵了小马到花园,二少还专门请了个教贵族小朋友骑术的老师回来。副班儿子就跟着老师学怎么跟马打招呼、跟它建立信任关系、怎么上马,副班知道自己这种对骑马一窍不通的人过去之后碍手碍脚,就跟二少一起坐在一边喝茶

经过刚才吵了一架之后两人的关系反而好像变好了,起码不像一开始那么僵着,可以比较正常地互相吐槽了。

副班看着儿子特别高兴的样子,很苦地问二少,你说我是不是一个不及格的爸爸,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高兴,而且讲真,他喜欢什么,说不定你比我知道得清楚

二少安慰他说,你瞎想什么呢,你是他爸而我只是Uncle Jusis,我的工作就是把他宠坏了然后由你来把他教育好,再说了,你做得很好啊,他绝对是我见过最懂事最聪明的八岁小孩

副班:你不懂,我看着他我就想把最美好的东西全给他,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最美好的,你说我要给他什么呢

二少:你给了他生命啊,难道不是最美好的吗

副班笑了,说,所以你只能当Uncle Jusis,养小孩没那么简单,很复杂的,你以为是养马哦

二少【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只好换个话题问副班,那你觉得什么才叫美好

副班有点呆呆地看着一个地方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太蠢了,美好的东西都被我弄丢了

二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摸着左手无名指上原本戴着戒指的地方。他这个小动作让二少觉得心里发堵,就起身过去跟骑术老师一起教副班儿子骑马了

======================2016/01/21



评论(28)
热度(18)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