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Black & White (vol.2)》本宣+预售+vol.1二刷


拖了这么久,BW的下册终于正式开预售了!


感谢封面画手 @闻笛赋 ,插图及特典画手 @山羊乐园 ,G图画手 @咪了个啪的 及  @SherryColory ,本宣图感谢 @咪了个啪的 


通贩预售链接请点击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n3naRj&id=526962124816

通贩从1.30晚上9点开始,2月20日之后开始发货


场贩暂时确定直参2.20妖都春季yaca,摊位号待定,打算走场贩的小伙伴请在这里或作者微博下留言,方便作者统计场贩数量(请勿重复留言)


通贩前20名及场贩均可获得特典lomo卡片一张(图三为未完成版的卡片预览图,完成图将会是全彩),大小和银行卡差不多,可以放在钱包里


另外,《Black & White (vol.1)》将会开放二刷预约,同样是1.30晚上9点开始

通贩链接请点击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n3naRj&id=526962528540

二刷修正几处排版错漏,内容不做任何调整

上册二刷如需走yaca场贩,也请在这里或作者微博留言


=============================


哦对了,隔了那么久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上册讲了些啥不?作者不太会写内容梗概,直接贴个上册(无肉清淡和谐版)的连载地址吧

http://baicaiandchengguan.lofter.com/


=========================


最后放两段下册的预览


试阅一


马奇亚斯从有生以来最怪诞的梦中醒来。他似乎在梦里到达了很久之后的未来,大概是公元2333年,汽车在天上飞,飞机在海里游,周围的人们——地球人,长着粉红色的皮肤荧光绿的头发,唯有他自己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正骑着一只绵羊奔驰在公路上。考虑到梦中的时代背景,那多半是一只电子羊,最怪诞的是,这只电子羊长着尤西斯的脸。尤西斯(电子羊)对他说:“狂暴的快乐将会产生狂暴的结局。”

马奇亚斯睁开眼睛,没有经过镜片修正的视线有些模糊,他眯起眼吃力地分辨着眼前的景象:他在自己的卧室里,但尤西斯(21世纪的地球人)正坐在落地灯旁边的扶手椅上看书,橘黄色的灯光像鸟笼一样将他罩在其中,金发男人像一只笼中鸟一样安静地栖息在灯光里。

哦,我在做梦。马奇亚斯想,也就是说粉红色皮肤荧光绿头发才是现实?那我还是赶紧闭上眼睛,继续和电子羊讨论莎士比亚吧。

“你醒了。”坐在灯光里的尤西斯放下手里的书向他走来。尤西斯拿起放在床头的一瓶水递给他,说:“把水喝了。她说你可能会出现轻微的脱水症状。”

马奇亚斯没有接那瓶水,而是握住了尤西斯拿水的手。温暖,而且……真实。“你是……真实的。”他说。

“你还好吗?”尤西斯有点不安。他在床边坐下,捏住马奇亚斯的下巴,仔细地在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寻找理智的踪迹。“她说这个剂量不会造成脑部损伤。还是说你没有完全清醒?但已经快5个小时了。”

“别碰我,你这个肮脏卑鄙的犯罪分子!”马奇亚斯愤怒地扬手推开尤西斯的手。

尤西斯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你的确清醒了。所以刚才你不是因为脑部损伤,而是日常犯傻。欢迎回到无趣的现实,雷格尼茨博士,希望你不会从此沉迷于探索仙境。”

“雷格尼茨博士”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笑话。以前,每次马奇亚斯干了什么蠢事,尤西斯都会称呼他为雷格尼茨博士,因为他的行为只有得了Ph.D(permanent head damaged)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他了。这个名字引起了不合时宜的怀念和甜蜜。

“你没有告诉我你搬家了。”尤西斯似乎将马奇亚斯的沉默误认为是和平对话的邀请。

“真好笑,你成为阿尔巴雷亚家族的新任当家时,我也没有收到通知。”

对话好像进行得不太和平,但仍然可以继续下去。于是尤西斯试着将棋子往前移动几格,“但是你没有丢掉那张沙发,为什么?”

“什么沙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马奇亚斯显而易见地明知故问。

“灰色的双人沙发,上面有一块褐色的茶迹。”我和你在上面“战斗”过的沙发。“你为什么将它留下了?”



试阅二


“库洛,抱歉。”

库洛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里恩为了什么在道歉。

“安学姐的案子,没什么进展。肇事的货车司机在监狱的集体斗殴中被捅死了,这条线索也断了……”

“早料到了,大少爷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库洛笑着揉了一把里恩的头发,“别苦着脸。查一下参与斗殴的囚犯的探访记录,说不定会有收获。”

“已经在查了,但我不认为探访记录上的是真名,希望能从监控录像里发现线索。”

“喂喂喂,你查归查,记得低调点。别忘了我的身家性命都在你手上。”库洛知道以里恩的性格,提醒他注意自身安全远没有让他小心他人的安危来得有效。

“我知道。”里恩斩钉截铁地回答。“对了,有件事要你查一下。最近我们查获了一种摇头丸,但查不到来源。简直像幽灵一样,突然就出现了。跟以往的摇头丸相比,这批药对人体伤害变小了,但是成瘾性更大,最可怕的是,这种药产生的依赖性是没办法靠其他摇头丸来缓解的。他们把这种药叫做‘罗密欧’。”

库洛吹了一声口哨,“‘哦,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不得不说,这个名字起得很贴切。爱情,就像毒品一样会令人上瘾。”

里恩轻笑一声,说:“没想到会听到你感叹爱情。我还以为你是一匹孤狼?”

库洛孩子气地用两根手指夹住里恩的鼻子拧了一下,笑着说:“小子,你是在埋汰我吗?别小看我,哥哥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开过玩笑,他随即换上认真的表情,“你应该知道阿尔巴雷亚家号称绝不涉足毒品生意。小少爷意外地是一个很传统、很守规矩的人,我不认为他和这批摇头丸有直接关系。但是家族里的其他人,我就不敢这么肯定了。我会留意那几个干部有没有暗地里搞小动作。不过我建议你们暂时把调查重点放在海恩斯家族上,毕竟毒品这一块一直是他们坐大。”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总觉得这批药的来源很古怪。”

库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夸张地伸了个懒腰,说:“我看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再不回去,我家的大小少爷该惦记我了。”说着,便转身走向天台的铁门。他刚把手搭在门把上,就听见身后传来里恩的声音:

“库洛,记住了,安学姐的案子由我来查,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任务。”

库洛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回过头,朝里恩抛了个媚眼,然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天台。

里恩望着紧闭的铁门叹了口气。他趴在天台的栏杆上仰起头,然而天空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


评论(11)
热度(29)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图片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