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七组全员】Long Live the King (Part 2)


* part 1在这里 

* 和 @咪了个啪的 一起拿七组全员玩的国王游戏,以及,生日快乐

* 咸鱼一样的我终于来填坑了

* 接下来闪轨这边的计划有 1. 填平国王游戏的坑,争取6月cp用来出一本无料   2. 把骑龙的剧情补完     3. 写BW的番外      4. 整理一下再录本

* 上述计划只是写写而已,仅供参考,不要当真


==========================================



“喝!”米莉亚姆把衣袖挽到肩膀,露出肉眼并不可见的肱二头肌,兴致勃勃地说:“来吧!”

对面的盖乌斯露出慈祥的微笑,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别闹,这也太不合适了。所以一开始我就说了不应该玩这种游戏。”马奇亚斯不快地说着,用手肘推了一下旁边的尤西斯,小声说:“喂,快管管你的小女友。”

尤西斯一脸严肃地点点头,然后对米莉亚姆说:“去吧,做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不要让任何人说你不行。”

米莉亚姆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兴奋得直接站在椅子上,高举起双臂大声呼应尤西斯的鼓励:“哦!我要抱着盖乌斯绕桌子十圈!”

“哈啊?!!”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同班同学的面,马奇亚斯大概已经揪住尤西斯的刘海了。“你为什么要唯恐天下不乱!现在是跟我作对的时候吗?分清楚场合好不好!”

然而尤西斯不想和他说话,并朝他丢了个白眼。

艾略特眼看他们又要吵起来,连忙将话题扯回米莉亚姆身上,说:“米莉亚姆,我们都知道你力气很大,但是要抱起盖乌斯……是不是有点勉强?不小心拉伤肌肉会很痛的。不如反过来让盖乌斯抱你好不好?”

“不好!”库洛几乎和米莉亚姆异口同声。他抱起双臂,故作深沉地说:“我同意小少爷的话,小米莉大胆地上吧,不要被别人的框框条条束缚。而且,”他嘿嘿一笑,原形毕露,“反过来就不好玩了。别忘了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又得到了一个人的支持,米莉亚姆更雀跃了,拍着桌子说:“对啊,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再说,菲也公主抱了马奇亚斯,为什么我不能公主抱盖乌斯!不公平!”

突如其来的爆炸发言令餐桌四周一下陷入了沉默,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射在马奇亚斯身上。然而当事人却是最震惊的一个,嘴巴张得如此之大,令人不禁担心他的下巴是不是已经脱臼了。

马奇亚斯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第一时间着手挽回自己的尊严:“我向知识之神起誓,绝对没有发生过这么不堪的事!”他觉得,自从六岁那年因为睡迷糊了口误将班上的老师喊成了姐姐之后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堪过。“菲!你都胡说八道些什么!”

菲不紧不慢地解释说:“我说的是,我‘可以’公主抱起马奇亚斯,不是说过我已经这么做了。不过,你们如果不信我能做到,我可以当场证明。”

“哦?”尤西斯歪着头,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情。

“不需要!”马奇亚斯斩钉截铁地吼道,然后气急败坏地大声对菲说:“你注意一下动词的正确用法,情态动词和行为动词是不一样的!”

面对马奇亚斯的怒火,菲不为所动地耸耸肩,“谁让我的语文是莎拉教的。”

艾略特小声吐槽:“……我们的语文都是莎拉教官教的。”

其他人听了,不约而同地露出悲愤的表情。

“哎呀现在就别管这种事了!盖乌斯,乖乖站好!”米莉亚姆说着,便从椅子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朝盖乌斯走去,脸上还带着熊孩子的标志性笑容。

里恩眼看情况就要失控,连忙介入。“我有个提议!”他大声说,“米莉亚姆,你不是经常说你跟小卡是一心同体的吗?不如把小卡叫出来,让它把盖乌斯抱起来吧。”

“哎…………”米莉亚姆显然不觉得这是个好提议,腮帮子鼓得老高。

里恩苦口婆心地循循善诱:“你不是总想在室内把它叫出来吗?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这么做。而且,我们很久没见它了,都挺想念的,也想近距离见识一下它的力量,对吧各位?”他打着眼色环顾了一圈,大家自然都懂,连忙大声点头附议。除了库洛还想捣乱,被里恩一记眼刀憋了回去。

米莉亚姆皱起鼻子沉吟了好久,忽然喜笑颜开,说:“既然这样,好吧!”说着把手一扬,身后的景象便像海市蜃楼一样出现波纹,一个比人还高的银白色机器人凭空出现,漂浮在她身后,还发出听上去很欢欣的电子音。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也见过好几次,但是在并不开阔的室内空间看见这么高大的机器人,大家还是感到了震慑,都不约而同地往后缩了缩。

米莉亚米似乎很满意大家的反应,兴致勃勃跃到机器人的身上,开心地下令:“上吧,小卡!”话音刚落,银白机器人便咻一声划过半个餐厅,悬停在盖乌斯身边。餐桌上方的吊灯因为它飞过时带起的气流还在猛烈地左右晃动,震落了不少尘土。

面对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盖乌斯依旧保持着巍然不动的淡定,像是面对自己的弟弟妹妹或者放牧的羊群一样。他施施然地拉开椅子站起来,任由两条粗壮的银白色机械手臂将他打横抱起。

看着颀长健硕的身躯宛若一个娇羞少女一样偎依在银白色机械傀儡的怀里,在场的各位虽然很想保持严肃脸,但难度实在有点大。库洛第一个没忍住,“噗噗”地笑出了声,餐桌四周随之响起了各种音色的低笑、轻咳、想憋笑但没憋住的怪声。身为当事人的盖乌斯却毫不在意,悠然自得地抱起双臂,似乎颇为享受。米莉亚姆“咯咯”地笑着,右手往上一扬,命令道:“小卡,走吧!”

大家本以为她会让银色傀儡慢悠悠地围着桌子转一圈,但顽皮的少女岂会按牌理出牌。随着几声愉悦的电子音,巨大的机械傀儡便咻地一声,竟然在餐厅内全速飞了起来。大家只见一道银白色的残影咻咻地围着餐桌划了好几个圈,猛烈的气流使得两边壁柜里的餐具哐哐当当地晃动着,银色傀儡每次从背后飞过时都卷起一阵风,令人不禁寒毛直竖。等到它终于稳稳当当地悬停在盖乌斯的椅子旁边时,众人都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她在室内把小卡叫出来……”里恩的脸上露出带着歉意的微笑。

刚经历了一趟极速飞行的盖乌斯依旧淡定,轻轻巧巧地从机械傀儡的手臂上跳下来,抚平裤子上的皱褶,然后说:“真是非常有趣的体验,没想到身为男性的我也有机会感受新娘抱。哦不对,你们帝国人把这个称为公主抱。”

“新娘抱?”艾玛感兴趣地问道。

“没错。”盖乌斯点点头,解释说:“在我们高原,这是一种婚礼上的习俗。新婚当晚,在帐篷里举办完宴席后,新郎就会把新娘打横抱起放到马背上,两人同乘一匹马到草原上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幕天席地,在风之女神的见证下……”

都是正值青春期、血气方刚的少男少女,盖乌斯说到这里,大家几乎都立刻明白了,好几个人的脸上浮起了红晕,偏偏米莉亚姆天真烂漫地追问了一句:“接着呢,他们要干什么?”

盖乌斯如佛陀一般微笑着说:“自然是交……”

“咳咳咳!!!”马奇亚斯突然爆发出一轮震天撼地的咳嗽声,硬生生打断了盖乌斯的话。“学长,差不多该开始下一轮了!快发牌吧!”副班长涨红了脸,不停地向白发学长投去求助的目光。

库洛虽然爱捣乱,但也很有分寸,知道有些话题不适合现在讨论,立刻唰唰唰地花式洗牌,一边炫技一边对蓝发小女孩说:“小米莉你快坐回位置上,我们开始第二轮吧。”

贪玩的孩子集中力一向不太持久,米莉亚姆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乐呵呵地丢下话题,乘着心爱的机械傀儡回到了座位上。

马奇亚斯见状,拍着胸口长吁了一口气。尤西斯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禁好笑,说:“你到底在紧张什么?尚未踏足交际圈的贵族小姐都比你落落大方。”

“那种事怎么可以当众说出来,更别说菲和米莉亚姆年纪都还小!我可不像你这种骄奢淫逸的大贵族那么不要脸!”他压低声音呵斥完尤西斯,又有点后怕地看了一眼另一侧已经落座、正在和艾略特低声交谈的盖乌斯,说:“我真佩服盖乌斯能这么坦荡地谈论那种事……还有,他被当众公主抱着转了那么多圈还能说出‘有趣’的评价,太了不起了。换做我,大概已经羞愧到躲在桌子下面。”

尤西斯不动声色地听完他的话,冷不丁地发问:“你有多重?”

“……你闭嘴。”

 

 

吵吵嚷嚷了一轮后,库洛已经麻利地重新发好牌。

“国王国王是谁呀。”

大家各自确认了手上的牌。这时,艾玛发出“呵呵”的轻笑,亮出了自己手里的牌——红桃K。

“呼,太好了。”马奇亚斯松了口气,“艾玛同学肯定不会下达没节操的命令。”

“真是呆子,艾玛同学抽到国王牌才是最可怕的好吗?”尤西斯没好气地说着,略为紧张地注视着歪着头在思考什么的班长大人。“你没发现她的笑容很腹黑吗?”

“真的假的?”马奇亚斯眯起眼端详了一下,不屑地说:“一点也看不出来。我看你是因为内心阴暗所以看谁都腹黑。”

“哪有,你在我眼里很纯良。”尤西斯语气诚恳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简直像白纸一样,空无一物。”

“……我去!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笨蛋呀!”

这时,艾玛一拍掌,说:“啊,我想好了!”戴眼镜的少女用食指支着下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在小说里经常读到一个桥段,很想亲眼看一下,就趁这个机会拜托大家了。请1号向2号单膝下跪说出爱的告白。“

“这个要求简直是为本大爷量身打造的。”库洛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扑克牌靠近唇边轻轻一吻,飒爽地亮出牌面——红桃A。

餐桌左侧响起一声慢悠悠的叹息,“真麻烦。”随着话音,菲伸手将盖在桌面的牌翻过来,梅花2。



TBC




评论(7)
热度(35)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