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这到底是个啥】也许是Black & White的后续?(01)

* 大概可能也许是BW的后续,但绝对不是BW3!!没看完2就别看了,有一点剧透

* 你说你买了BW2但是还没看完?那你为什么还不看呢?【友善的眼神.jpg】

* 什么,你说你听都没听过BW?那么我非常建议你赶紧买一本来看,来,地址拿好了,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2013.1.0.0.bbKXH2&scm=1007.10010.29847.100200300000001&id=526962124816&pvid=71bc99c1-78ff-4d81-afe1-f83c98757cb4

* 十有八九是个坑,最好别跳

* 还有,这个人 @山羊乐园 非常烦,挑三拣四的、还非要看乡村爱情故事故事,所以搞不好这个故事写着写着走向变奇怪,讲述小马警察搀扶崴脚张大爷回家然后被开着豪车的尤二富撞倒了的故事【


=========================================



01

 

煮得软硬适中的意大利空心面,拌入浓香的番茄肉酱,再撒上马苏里拉奶酪,然后把焗盘放进已经预热的烤箱。关上烤箱门,从冰箱里拿出已经洗净的生菜、紫甘蓝和番茄,仔细切好,爽脆多汁的蔬菜在菜刀的伺候下发出清亮的咔擦咔擦声,仿佛切开了秋天的丰收。将细细切好的蔬菜放进沙拉碗里,加入沙拉酱、橄榄油、几滴柠檬汁,搅拌均匀。

难得久违地休假,马奇亚斯决定久违地给自己做一顿像样的晚饭。尽管平日多数靠速食和外卖度日,并不代表他不会做饭。相反地,他的厨艺其实还不错,毕竟很久以前,他靠自己的厨艺喂饱了一个从小饭来张口、算得上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少爷。

马奇亚斯舔去沾在指头的酱汁,思考了一下,决定在沙拉里再加一个切碎的水煮蛋。

他还没把鸡蛋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在料理台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心里一惊,第一反应是发生了案件、需要马上赶回警局。然而等他看清来电显示,他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嫌弃,仿佛放在料理台上的不是从不离身的手机,而是一罐刚打开的瑞典鲱鱼罐头。

无视他、无视他……马奇亚斯一边在心里说着,一边继续打开冰箱拿鸡蛋。

可惜对方意志十分坚定。手机铃声才刚停止,立刻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马奇亚斯差点捏爆了手里的鸡蛋。

“你又想干嘛!”他按下通话按钮,咬牙切齿地问。

尤西斯的声音慢悠悠地从电话里传出来:“兜个风?”

“想都别想!”

“为什么?”

“因为每次‘兜风’,我们的最终目的地都会变成床上、沙发、或者浴缸!”马奇亚斯在盛怒之下忘记了手里的鸡蛋本来打算用来做水煮蛋,泄愤一样用力磕开了蛋壳,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生鸡蛋掉进拌好的沙拉里。于是他更生气了。“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会跟你去‘兜风’!绝不!!我诅咒你和你的车一起滚进海里!!”然而他却悲哀地发现,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过多少次了?六次,还是八次?

“你今晚火气很大嘛,工作很忙?”尤西斯显然已经对他的怒气习以为常,说话依旧不紧不慢。

“对,拜你所赐,我忙得不可开交!天知道在我浪费口水跟你讲话的这一分钟里,有多少人因为你家的生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事实却正好相反。不仅是马奇亚斯,而是整个反黑部门,这段时间都难得地偷得浮生。

随着卢法斯的死、摇头丸“罗密欧”的消失所带来的风波逐渐平息,尤西斯在黑道的名声如日中天,大家谈论起这个冷血的弑兄者,语气中有厌恶、有憎恨,但更多的是畏惧。在一个用力量说话的世界里,畏惧恰好是修建王座的基石。然后,一种从未有过的秩序在静悄悄地形成,就好像一个本来只有豺狼和鬣狗相互撕咬的草原上忽然来了一群狮子。

马奇亚斯尽力不去想,这种秩序是牺牲什么换来的。因为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他都仿佛能看见另一个自己冷笑着、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把他看低到泥沼里去,泥沼里满满的全是他犯下的罪,散发着腐臭的气息。

就在这时,他的烤箱不合时宜地发出“叮”的一声。

“我是不是听见了烤箱的声音?”尤西斯的语气里带上了明显的笑意,傲慢的那种。

“你……听错了,这是我们警局新换的,咳咳,警铃声。”马奇亚斯还在垂死挣扎。

尤西斯还想继续嘲弄他一番,但一阵刺耳的噪音掩盖了他的话语。

“什么声音?”马奇亚斯皱起眉狐疑地问。

“我的车载音响。”尤西斯回答,“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我的车总是出现各种毛病,音响时不时发出怪声,导航也失灵了。”

“啊哈!”马奇亚斯幸灾乐祸地说:“看来你那些贵得要死的车,质量也不怎么样嘛。还是说,用不义之财买回来的东西毛病特别多?”

这次,尤西斯意外地没有对他的热嘲冷讽作出任何反应。

一段沉默后,马奇亚斯稍微有些担心了。“喂,你怎么了?”他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足够轻描淡写。

“雷格尼茨,我可能要出事。”尤西斯的声音少有地有些惊慌,“我刚刚发现,刹车失灵了,而且导航显示,我的车很快就要冲进海里。”

“什、什么?!!”马奇亚斯知道,虽然尤西斯常常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但不会开这种过分的玩笑。他一瞬间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有人黑了尤西斯车里的电子元件,试图远程控制他的车,造成车祸。

马奇亚斯的指尖发麻,四周的空气好像突然变得稀薄。他几乎用吼的朝电话里说:“不要乱打方向盘,会翻车!挂上倒后档,在车入水之前找机会跳车!”他一边吼一边抓起车钥匙朝外跑。

电话里传来尤西斯的一声咒骂,然后是各种碰撞声、一声巨响,最后归于死寂。

 

 

马奇亚斯来不及熄火便推开车门。他根据尤西斯的手机定位信号消失前出现的最后地点赶到现场。这里是沿海车道比较偏僻的一段,靠海一侧的栏杆被撞出了一个很大的缺口,但漆黑的海面一片平静,看不出不久前刚发生坠海事故。离栏杆缺口大约二十米的车道上,倒卧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不知生死。

“尤西斯!”马奇亚斯大喊着冲过去,心脏狂跳不已,令他怀疑自己的肋骨是不是被撞出了裂痕。

他小心翼翼地将倒卧在地的人翻过来,的确是尤西斯。金发男人双目紧闭,全身上下到处是血迹和泥污。

“妈的!”马奇亚斯一边咒骂一边慌慌张张地伸手在尤西斯的脖子上寻找脉搏。这时,倒在地上的人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吃力地张开眼。看见是马奇亚斯后,他轻轻笑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出警速度……真快。”

马奇亚斯用指尖触碰到尤西斯脖子上的脉搏稳健的跳动,心一下松了。“我一路上冲红灯的罚单,全部由你来付!”他一边说一边查看尤西斯的外伤。肉眼看不见大量出血的伤口,但不清楚有没有骨折、内脏出血和脑震荡,所以不能随便搬动伤者,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让伤者在原地平躺,等待救援。马奇亚斯一边在心里默念守则上相关的指导,一边咒骂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少说两句,留着气来取暖吧。”尽管内心充满焦虑,马奇亚斯嘴上依然没好气。他又说:“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也报警了。你再坚持一下。”

“放心,我还死不了。”也许是说话的动作拉扯到伤口,尤西斯说完便倒抽了一口冷气。“就是全身上下都很痛,好像被你打了一顿。”

“说得好像我时不时就暴打你一样。”马奇亚斯蹲在尤西斯身边,尽职尽责地吐槽。他不知道现在能做点什么来减轻尤西斯的痛苦,他只知道,如果让他抓到在尤西斯车上动手脚的人,他要让那个人承受十倍的痛苦。


TBC



评论(7)
热度(15)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