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穿过你的翅膀的我的尾巴(02)

* 前文在这里 01

* 剧情并没有太多进展(或者说,本来就没多少剧情)

* 争取下一更完结,以及,下一次更新会有少量EC虐狗情节

* 总觉得我写出来的天使和夜行者,画风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希望只是我的错觉,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好方!


=======================================


尽管汉克告诉沃伦,翅膀的生长过程会比较痛苦,但事实却是,沃伦觉得这段时间是他将近二十年人生里内心最平静的一段日子。以前,他的心里总是充满了愤怒。在角斗场的时候,愤怒是廉价威士忌和尼古丁的味道,中间还混杂着皮肉被高压电灼烧后的焦臭;时间再往后退,当他还是一个懵懂的富二代,愤怒是对着浴室的大镜子试图剪下背上正在萌芽的翅膀时,空气里的消毒水、厕所香薰和血腥味。而现在,他的内心只有平静,如同在波澜不惊的湖边、苹果树的树荫下、身穿白衣的圣诗班歌颂着主的福泽。

一开始,沃伦觉得这意味着自己成熟了。毕竟,当一个人亲身经历过轰轰烈烈地企图灭世然后失败得一塌涂地、濒临死亡然后重获新生,他的心境总是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但很快,他便发现,狗屁啦!沃伦·沃辛顿还是那个沃伦·沃辛顿,只不过暂时加上了名为杜冷丁的滤镜。

以及,他内心的平静,有很小、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是因为有个蓝色的恶魔,定时定候在他床边诵读圣经。

“……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柯特的声音停了下来,视线落在书页右下角最底下一行的文字上。他双手的绷带还没拆开,正用尾巴提起水壶往玻璃杯里斟水。趴在床上的金发天使继续把脸埋在枕头里,伸出右手,将摊在柯特膝头的书翻过一页。

“……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诵读的声音便平滑地继续延伸开去。

 

 

除了柯特,来探望沃伦的人,便只有他的前队友(女)。

“看,他们给我量身订做了新制服,是不是特别酷?”奥罗罗兴高采烈地向他展示身上的紧身衣。

于是沃伦像一个有智商的男人那样,当你的女性朋友问你喜不喜欢她新买的裙子而你觉得它看上去就像你乡下老祖母家里的餐桌布时,你应该转移话题:“你换发型了,很适合你。”

奥罗罗有些遗憾地抚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是吗?我还是比较喜欢之前天启帮我做的头,更酷一点。”然后,她仔仔细细地左右端详了沃伦几眼,“至于你,我觉得你最早的发型更适合,正好遮一下你脸颊的线条。现在这个发型显得你脸好大。”

沃伦翻了个白眼,“你可能没注意到,我最近忙着长翅膀没空去做发型。”接着,他问了一个从奥罗罗进门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们没告诉你吗?我现在是X战警的一员了。我最近在接受战斗训练,”她压低声音,两眼发光,仿佛在告诉沃伦世上最昂贵的珠宝的所在地,“由魔形女她本人亲自教导。”

沃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前队友。世界实在变得太快,他有点跟不上,因为上一次和奥罗罗见面时,这位异族女郎还和他一样是天启四骑士之一。

虽然和面前的银发变种人没有什么交情,唯一的共同话题也只有失败的灭世计划,沃伦还是很欢迎她的探访,毕竟,当你负伤在床时,能看到一张熟悉的、同时不是蓝色的脸,总是让人心情愉快。不过很快,沃伦便后悔了。他愿意用全副身家(或者说,他父亲的全副身家)交换,让蓝精灵回来给他朗诵圣经,也不要再多听一秒钟奥罗罗歌颂魔形女的伟大。

“……非常强大!她的动作又快又优雅,简直就像猎豹。还有她笑起来的样子,哦,好像阳光照在你的脸上。今天她教格斗术的时候,她碰了我的手!你能想象吗,那位伟大的领导者、独一无二的魔形女大人,就站在我身边,还碰了我的手!……”

沃伦面无表情、生无可恋地伸出手,将止痛剂的输液开关调到了最大,同时在心里祈祷杜冷丁的药效足够强劲令他尽快昏睡过去。

 

 

很快,沃伦便为自己的草率和天真付出了代价。

晚上汉克做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了止痛剂的用量比规定的超出了许多。他将沃伦怒斥了一顿:“孩子,我当初是怎么跟你说的?!不能滥用!我不管你之前过着多么随心所欲、多么糜烂不堪的生活,你以前可以用酒精、滥交甚至非法药品将自己活埋,我管不着,但是在这里,在X学院,你们全都要遵守查尔斯和我的规矩。我不允许任何人滥用药物,零容忍,听懂了吗!再让我发现你过量用药,我就撤走你的止痛剂。想象一下你翅膀的骨头一点点钻破你的皮肤生长出来,我敢保证,没了止痛剂你会尿裤子的。考虑到你的暴脾气和你在这里的人缘,我怀疑会不会有人愿意替你换尿布。”

“沃伦开始用尿布了?我可以帮忙换。”柯特字面意义上的凭空出现在汉克身边,一脸真诚地说道。

野兽和天使不约而同地被吓了一跳,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

“柯特!”汉克扶正脸上的本体,“我说过很多次了,在学院里,你不能一言不合就瞬移,尤其是不能这样突然出现在别人旁边,非常不礼貌。”

“对不起,”夜行者像个小绵羊一样垂下头,“我刚好在外面听见你要找人帮沃伦换尿布,我又正好空闲,就想着进来帮忙……”

沃伦顶着一张番茄一样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恼怒还是羞涩,吼道:“你试试再把我的名字和尿布放在同一个句子里!”

“这里没有人需要用尿布!”汉克头都大了,挥舞着双手为这场闹剧画上句号。他瞥了一眼趴在床上的天使,加了一句:“暂时还没有。好了,柯特,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再惦记着沃伦和他的尿布……划掉,没有尿布,没有!”说着他便像赶羊一样把柯特轰了出去。

临走前,汉克不忘回头再警告沃伦一句:“孩子,行行好,可怜一下你所剩无几的智商和理智,不要滥用止痛剂。”

沃伦把脸重重地埋进枕头,发出一声怒气冲冲的闷吼。他懒得跟四眼研究员解释自己调大输液开关的原因,也不想为自己的智商进行辩解。

是的,尽管沃伦总是像个叛逆期的少年一样,汉克说两句他就要回嘴三句,唯独针对他智商的评价,他从来不反驳。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知道自己是个彻头彻尾、震古烁今的大蠢材。二话不说就跟随一个来历不明、一看就是反派的人去毁灭世界,这件事真的特别蠢,沃伦觉得这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做过最蠢的事,比试图剪掉自己的翅膀还蠢。诚然,沃伦从来没有真心喜欢过这个世界,他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太操蛋。但还没有操蛋到需要一股脑推倒重建,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少令人可以忍受的事,比如黑啤酒、甜甜圈、AC/DC、Nirvana、Metallica、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大海、便利店出售的蓝色思乐冰……

如果你发现他举的例子里有太多蓝色,只是你的错觉。

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大蠢事之后,沃伦一直希望有人能将他臭骂一顿,最好再暴揍一轮,越狠越好。但没有。每个人都表现得好像他没干过错事一样。

这是最令他愤怒的一点。

 

 

第二天,柯特照例带着圣经出现在沃伦床边。但今天,沃伦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他的表情……怎么说呢,特别有使命感,好像准备做一件筹备了很久、期待了很久的事情一样。

沃伦觉得有点慌。

柯特像是排练过一样,说:“每个人都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

不,不是每个人。沃伦心想。

“天父会原谅你过去犯下的错,只要你相信他,向他敞开心扉,他会引导你走向光明,赎清罪孽。”柯特用清澈的金色双眼注视着沃伦,满怀期待地问:“你想谈谈吗?”

沃伦一头雾水地反问:“谈什么?”

柯特突然局促起来,有些紧张地扭动着六根指头,说:“我知道这很难开口,毕竟、毕竟这涉及到你的过去……但是,相信我,我能理解,因为我也经历过,我知道角斗场的生活有多难熬……所以,如果你染上了那种习惯……”

沃伦更加一头雾水,甚至有些暴躁起来了,“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

“哦、我我、我偷听到麦考伊老师说,你有滥用药物的习惯……所以我想帮你,就好像当年神父做的那样……”柯特的情绪突然高昂起来,“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想尝试一下,像神父那样引导迷途的人走上正轨,去帮助别人!”他一咧嘴,笑得春光灿烂,问:“所以,你要谈谈吗?”

“我没有滥用药物!!”沃伦简直想从床上跳起来糊他一脸羽毛,“你不要再把我当成他妈的互助小组的可怜虫!如果你想拯救世人,赶紧去,这份工作很适合你!别来烦我!”沃伦简直想以头抢地。这里的人都是怎么看他的?把他当成了在地下世界混的人,堕落、离经叛道、作奸犯科?是的,他曾经有过酗酒的经历,但只是很短一段时间!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除了试图毁灭世界),天啊,他甚至连超速驾驶的罚单都没收过……

“你不用感到羞愧,也没有什么好隐瞒……”

“不!!我不羞愧!!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沃伦看着柯特那张虔诚的脸,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打一场注定要输的仗,只好无奈地把脸埋进枕头,咕咕哝哝地说:“你……念圣经吧。”

“你喜欢听我念圣经!”柯特喜出望外地翻开膝盖上的书,“太好了,这是你获得救赎的第一步。”

“不,我不喜欢!闷得要死!闷到我能一觉睡到天亮!”

这倒是实话。自从来到X学院,沃伦夜里总是睡得特别安稳,就好像很久之前,当他还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的世界里既没有变种人也没有邪恶。


tbc



评论(34)
热度(328)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