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穿过你的翅膀的我的尾巴(03)



* 前文在这里 01   02


* 这几天有些忙,更新慢了,虽然大概没什么人在蹲这个坑,还是要说一声抱歉,上一章的评论也没有及时回复,感觉很对不起给我留言评论的每一个小天使,我爱你们


* 说什么这一更会完结,狗屁啦!感觉还要再写两更!!以及,不厚道地剧透一下,下一次更新的主题曲是《屋顶》【在屋顶唱着你的歌♪♪


* 前方EC虐狗,请自备护目镜


* 顺便问一句,大家愿不愿意看长篇正剧,比较正经、而且不开车的那种?如果有人愿意看,填平这个坑之后我就开个长篇坑,如果大家不爱看………………………………我还是会写的【抠鼻



====================================


一周后,沃伦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他站在窗边,扭着头,吃力地观察自己倒映在玻璃上的背影。尽管讨厌汉克总是用老菜农喜迎丰收的口吻来评价他翅膀的生长状况,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翅膀的确长势喜人,像施了肥一样,夜里他甚至怀疑自己听见了骨头生长的咔咔声。现在,翅膀上覆满了修长的白色羽毛,收拢起来时,已经垂到大腿根。沃伦展开双翼,小心地扇动几下,却悲哀地发现,翅膀软绵绵地扑棱着,完全感觉不到过去令他血脉喷张的力量感。虽然知道自己操之过急了,但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那股焦躁的愤怒。

他摸着翅膀顶端、如同写秃了的铅笔一样的勾刺,暗暗咒骂了一声,一无是处的垃圾。

“哦,你真可爱。”暴风女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说,“简直想把你挂在圣诞树上。”

“蓝色的史莱姆叫做‘可爱’,”沃伦龇起牙,用力将双翼展开,如同一只进入临战状态的野猫,“我不‘可爱’。试试再用那个词来形容我,我会让你尝尝被挂在圣诞树上是什么滋味。”

“是吗?”奥罗罗嘴角一勾,缓缓抬起双手,房内的摆设便被突如其来的强风吹得摇摇晃晃、咣当作响。“我倒想知道,像你这样的小麻雀能在飓风里飞多高。”

沃伦从喉咙深处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吼,用尽全力鼓起双翼,迎上异族女郎招来的狂风。

“都住手。”伴随着威严的怒斥,一只手搭上了奥罗罗的肩膀。

听清身后来者是谁后,奥罗罗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席卷房内的风也骤然停息,本已离地三公分的木床咚地一声落地。

沃伦也僵住了。他怎么都想不到,步入房内的竟然是自己的前队友万磁王。这位前任天启骑士换了一身休闲的高领毛衣配西服长裤,但依然不离不弃地戴着那顶造型难以评价的头盔。沃伦心情复杂地看着不久前还誓言旦旦要毁灭全人类的四级变种人气定神闲地走在(前)敌对阵营的大本营里,仿佛这座大宅是他的一样。

“你又在这里做什么?”沃伦问,“别告诉我,你现在也是X战警了?”

艾瑞克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了天使一眼,脸上露出了显而易见的不屑,仿佛沃伦刚才的提问侮辱了他的人格:“你是在问我,我是不是查尔斯的小锡兵之一?我看上去像是会陪他玩这种过家家游戏的人吗?”说完,他扫视了房内一眼,确认自己在气势上已经掌握了绝对优势之后,满意地略一点头,继续说:“这个残破不堪的世界需要重新建造,曾经的废墟上将会伫立起象征着丰功伟绩的城堡。”

“老万的意思是,”奥罗罗看见沃伦脸上的表情和她在汉克的量子力学课上如出一撤,好心地为他解释,“他在这里帮忙重建X学院,顺便修复他和老相识,a.k.a.泽维尔教授的关系。或者你把主次关系调换一下也是成立的。”

“暴风女,”万磁王回过头,用“你知道得太多了”的眼神看着奥罗罗,“查尔斯布置的一万字文学鉴赏论文你写完了吗?依我看来,现在的学生,作业还是太少了。”然后他又望向沃伦,“至于你,刚从病床上爬起来就好勇斗狠。我称赞你的勇气,但唾弃你的不自量力。”他停了一下,用看着草履虫的眼神看了看金发的天使,语气稍微平和了一些:“查尔斯让你到他办公室去。”

“哦,是吗?”沃伦在胸前交叠起双臂,倔强地说,“他要是想见我,为什么不来这里呢?”

倚在门边看热闹的奥罗罗叹了口气,朝沃伦投去一个“你已经死了”的眼神。

然而艾瑞克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可惜你新长出来的翅膀不是金属的。不过没关系,你看见桌上的水壶了吗?那个是金属的。如果你觉得走着去太累,我很乐意把它捅进你的屁股里,然后让你飘过半个学院到查尔斯的办公室去。”

 

 

沃伦跟在艾瑞克的身后朝X教授的办公室走去,假装自己是个有教养的年轻人,而不是被人在言语上威胁了所以才这么言听计从。

正好是课间休息时间,走廊上到处都是学生。沃伦注意到,这里的学生虽然大部分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但也有不少八九岁的小孩。孩子们在走廊上奔跑打闹,看见艾瑞克和沃伦,基本都会停下来,很有礼貌地打招呼。他们称呼万磁王“兰谢尔先生”,然后在两人走过之后,自以为不会被听见但其实音量很大地说“看见了吗,那是货真价实的天使翅膀,太酷了”。经过学生休息室的时候,沃伦看见了柯特,还有几张熟悉的面孔:戴风镜的银发少年、容貌端丽的红发少女、全天候戴着红石英眼镜的少年。沃伦看着柯特和他愉快的小伙伴们挤在一张只容得下三个人的长沙发里嬉笑着,奥罗罗也自然而然地过去和他们击掌、加入到他们的讨论中。

每个人都笑得无忧无虑。除了沃伦。

这里的人都有毛病吗?沃伦心想,他们难道都忘了,在天启战中,万磁王、暴风女和他,都曾经是敌人,打算将他们、将所有人都置于死地?一转眼,所有人都相亲相爱地牵着手高唱友谊地久天长?而且,他们为什么可以笑得这么爽朗?他们难道不知道,在外面的世界里,变种人依然被视为怪物、被当作应该关在笼子里观赏的奇珍异兽吗?

这时,柯特对上了沃伦的视线。蓝色的小恶魔马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拼命朝他挥手。但沃伦假装没看见,扭过头,走了。

真他妈恶心。沃伦在心里说。

 

 

走进办公室,沃伦发现传说中的X教授并没有坐在他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而是在窗边的一张小几旁,托着下巴,对着眼前的残局苦思冥想。

万磁王看也不看便挥一下手,棋盘上的黑色教皇朝前移动了三格。

“真是一步好棋,老朋友。”查尔斯露出了自信满满的微笑,拿起眼前的白色骑士朝斜前方走了一步,说,“但还是我棋高一着。将死。”

艾瑞克皱起眉头,过去俯视了棋盘许久,然后下结论:“你作弊了。你肯定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偷移动了棋子。”

“你每次输给我,都要指责我作弊,我都听厌了。”查尔斯仰起头朝自己的老朋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你是时候想个新借口,否则,我就要找个新对手了。”这时,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沃伦,笑容里便带上了几分歉意,“你好,沃伦。抱歉我刚才醉心棋局,没看见你。”

沃伦感到自己的眼睛被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狠狠地晃了一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很老套了:X教授温文尔雅又不失热情地慰问了沃伦的伤势,然后邀请他留在学院并且加入他们的队伍成为X战警;沃伦不太礼貌地拒绝,假装没看见旁边万磁王向他投来不善的目光;X教授文质彬彬地表示没关系,并欢迎沃伦继续留在学院直到翅膀完全恢复,同时再仔细考虑他的提议;沃伦礼貌地回答我谢你全家,然后离开办公室,当然不能忘了要重重地摔门。

当天夜里,沃伦便趁着夜色翻窗户逃离了房间。虽然他的翅膀还不足以带着他飞起来,但展开双翼做缓冲,他便可以稳稳当当地落在窗户下方的草地上。

但他忘了很重要的一点:X教授的能力之一是心灵感应。

沃伦才刚走出两步,他的脑里便想起了查尔斯的声音:“孩子,你这就要走了吗?汉克告诉我,你现在翅膀的力量还不能飞起来。学院离市区很远,你是打算在大晚上走路吗,还是计划偷我们的车?诚然,你性格里有不少小毛病,但我不认为你会当小偷。对了,你跟柯特告别了吗?我相信,如果你不辞而别,他会很伤心……”

脑里没完没了的长篇大论实在烦人,沃伦不得不停下脚步和他争辩起来。沃伦不知道为什么X教授会这么不依不饶,也许下午面谈的时候,他不应该第一句就问“你的头发怎么没了”。而就在这时,他看见前方不远处,万磁王正缓缓地朝他飘来,脸上还带着慈祥的笑容。“慈祥的笑容”的意思是,身后悬空着数根碗口大的铁管,每一根都虎视眈眈地朝向沃伦。

“你在找什么东西吗?”艾瑞克问。

“我……”沃伦清了清喉咙,“我在找厨房。我渴了,想喝一罐冰冻的啤酒。”

“年轻人,相信我,将来你有大把的时间用酒精来浸泡心上的悲伤。为此,你应该趁年轻,好好照顾你的肝脏。别喝什么冰啤酒了,喝牛奶吧,对你的翅膀有益。”

于是,当沃伦一肚子怒气地回到房间时,他便看见命中的魔星,柯特·瓦格纳站在面前,用尾巴端着一杯热牛奶,咧着嘴露出天使一般的笑容,说:“教授告诉我你想喝牛奶,所以我给你送来了。”


TBC



评论(42)
热度(357)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