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穿过你的翅膀的我的尾巴(04)

* 前文在这里 01   02  03


* 这两天圈内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小事情,针对这件事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有兴趣的孩子可以去看看╮( ̄▽ ̄")╭,虽然已经是个老阿姨,只想安心养老圈地自萌,但有些事情太过火了还是忍不住说两句


* 之前几更有不少人问我是天使夜还是夜天使,这里统一回答一下,我是个无差狗,两家的粮我都吃,文里不开车,两个角色的相处方式就如你们所见的那样,如果你们觉得合口味,欢迎常来坐坐,如果不对口味,谢谢你曾经来过


* 平了这个坑之后,我就去开长篇正剧,争取9月底的魔都slo出个本,欢迎来吃



=================================



沃伦推开窗,任由迎面的夜风携着青草和松柏的清新气息灌满肺部。大概是因为离市区远,加上来访的车辆极少,这里的空气似乎总是带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闭上眼睛仿佛就能在这股香甜里触碰到身体深处最怀念的回忆。尽管对这里依然谈不上喜欢,但沃伦不得不承认,这种恬静又充满活力的氛围,真的很好。好得有点过头了。好得有点不真实。如同乌托邦。

他深吸了一口香甜的空气,然后攀上窗台,朝外纵身一跃。不过,这次他没有听从重力的指示往下坠落,而是展开双翼,拍打托起他的翅膀的空气,朝上飞去,像一尾朔流而上的鱼。他并没有飞多高,仅仅抵达宅邸东翼最高的女儿墙便收拢双翼,蹲坐在墙头,无所事事地眺望着远方的灯火,悬空的双脚一晃一晃,好像在打着某种只有他自己明白的节拍。

自从那次失败的越狱计划之后,沃伦便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第二天早上,汉克到他房间做例行检查的时候,两人都心照不宣地对沃伦前一天夜里失败又丢脸的尝试只字不提。接着汉克便给了他一份详细到分钟的复健计划,其中还包括了每日食谱。沃伦看着这份仿佛从《洛奇》片场里拿出来的训练计划,意外地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这正是他现在需要的。他迫切地渴望重新感受双翼的力量,这种渴望像有毒的藤蔓一样在他体内扎根生长,绞紧他的内脏,他能感觉到身体深处像正在被腐蚀一样疼痛。他熟悉这种疼痛,也惧怕这种疼痛,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做点什么来抑制这种渴望,如果任由体内的藤蔓肆意生长,最终会结出丑陋的果实。

至于训练计划里的肌肉锻炼,他正好求之不得。经过大半个月的无所事事、好吃好喝,他引以为豪的胸肌和腹肌的确有些松弛了。

于是,接下来沃伦便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复健训练中。

不过,令他有点沮丧的是,本来长势喜人的翅膀,生长速度忽然变慢了,慢得令人烦躁,花了好几天才勉强长了一厘米(是的,他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用尺子去量翅膀的长度)。汉克安慰他说这是正常的,因为过了生长速度最快的阶段,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恢复力量,否则,长出来的只是两坨盖满羽毛、鼻炎患者深恶痛绝的装饰品。

“虽然你叫天使,”面对沃伦的牢骚,四眼研究员板着脸回答,“但没有人想看你穿着性感内衣、扑扇着翅膀在T台上走秀。所以,年轻的沃辛顿先生,请你专注于锻炼肌肉和力量,而不是抱怨今天的翅膀看起来不够漂亮。记住了,狗尾巴草就算长到两米,依然是狗尾巴草。”

无法及时在言语上取得反击优势的金发天使只好将满肚子的怨气在实战训练中发泄出来。

是的,他的复健计划的其中一环,就是参加X战警们的实战训练。

训练在一间被他们称为“危境训练室”的巨大穹顶房间里进行。训练内容几乎每天都不一样。有时是1V1的对战,他们当然可以尽情使用各自的能力;有时是分组对战,进行阵地的攻守对抗;有时他们会被要求独立或者组队对战巨大的哨兵机器人;甚至有一次,他们的训练内容是集体对战万磁王(据校内小道消息称,那次训练的前一天晚上,有学生看见X教授和万磁王在书房发生了争执)。在训练当中,他们除了学习如何加强和控制自己的能力并运用到实战中,还会学到各种策略和军事知识。沃伦也因此糊里糊涂地被拉去上了好几堂由查尔斯主讲的军事理论与历史,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写一篇五千字的论文。

尽管沃伦已经在一点一点地、有些不情愿地融入了X学院的生活,但令他气愤的是,查尔斯再也没有问过他是否想留在学院。这位温文尔雅的教授只是充满魅力地微笑着,询问沃伦的恢复情况,然后欣慰地点头,仿佛沃伦是一只被他偶尔在路边捡到的翅膀受伤的信鸽,把伤养好之后就会扑棱翅膀飞向蓝天、重新投入到信鸽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中去。沃伦自然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他是想让沃伦自己提出要留下。然而沃伦·永远中二·沃辛顿并不打算让对手称心如意!

于是,这场对弈陷入了僵局。

 

 

夜晚他们一般不用参加训练。其他人会在各自的房间里或者挤在学生休息室、图书室里写作业,不用赶死线的时候,他们就会像一群普通的、荒废时间的、目无法纪的学生一样干些吵吵闹闹的蠢事。

沃伦很少参加他们的夜间活动。大部分时间,他都会像今晚这样栖息在屋顶上,什么都不干。

也许是因为从出生开始,基因就决定了他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变种人,沃伦从小就对高处有着莫名的执迷。从衣柜顶到房顶,再到父亲的办公大楼最顶层的观景台,沃伦的整个童年都像个朝圣者一样,孜孜不倦地向着天空靠近。

于是,在这座有着数百个房间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宅邸里,沃伦最喜欢的地方是房顶,他甚至暗暗将X学院的房顶称为“我的地盘”。

但今天晚上,他的地盘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随着噗的一声轻响和有些呛鼻的硫磺味,沃伦身边多了一个蓝色的恶魔:“嗨,晚上好。”

“哇啊!!”沃伦被吓了个措手不及,本能地展开双翼,差点腾空而起。“柯特!别做这种事!”

“做什么事?”柯特脸上露出了蓝色的困惑,随即恍然大悟:“哦,我吓到你了!对不起!”

“吓?!不!”沃伦露出了野猫打架的表情。这只蓝精灵怎么敢这么说!沃伦·无所畏惧·沃辛顿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吓到!“你没有吓到我,我一点都不害怕,听懂了吗?”

“但是……你刚才尖叫了一声。”

“我没有尖叫!那是我在表达惊讶。惊讶,”沃伦展开左边翅膀,“和惊吓”,再展开右边翅膀,“是两个概念,明白吗?”他猛地拍打双翅,以达到增加气势的效果。

可惜柯特看起来不太信服,“好吧,你高兴就好……”

沃伦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继续胡搅蛮缠下去,便换了个话题:“你来干什么?”

“我从下面经过,看见你了,就上来看看你一个人在这上面干什么。”柯特忽然有点局促,脚趾头蜷缩起来,尾巴在身后毫无节奏感地左右摆动,“我没有特地去留意你!但是你知道的,你的翅膀是白色的,在黑夜里特别显眼。”

沃伦狐疑地眯起眼,朝下望了望。下面的花园并没有多少人经过,仅有的几个学生也都成双成对地躲在阴影处忙着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沃伦很怀疑自己就算在头上顶个灯泡也没有人会注意到。

“我不管你上来想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沃伦侧过翅膀,用上面的勾刺在两人之间划了一道划痕,“呆在你那边!”

柯特眨着眼看了看那道浅浅的划痕,小心翼翼地将一只脚挪过去,脚趾刚刚好越过沃伦划下的线,说:“但这座大宅是属于X教授的,你说了不算。”早就对沃伦的暴脾气身有体会的柯特多多少少有些担心自己会被一把推下楼,特地用尾巴钩住身下的女儿墙。

但这次,金发天使的怒气没有爆发出来。他只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表情看似无辜的蓝色恶魔,难以置信地想,白天那几个女孩子怎么会捧着脸说出“柯特真是太可爱了简直是个小天使”这种话来?她们难道看不出来这人是个恶魔吗?!

“你为什么非要烦我!”沃伦几乎在哀嚎:“你为什么非要把我从残骸底下挖出来!我躺在床上养伤的时候,你还几乎天天跑来我房间,读圣经、给我送吃的,就差伺候我洗澡上厕所了!!你没别的事要做了吗!?现在也是,我不需要你每天邀请我加入你们的小团伙、吃饭的时候跑来跟我坐在同一桌!我不是学校里被人孤立被人排挤的怪咖,不需要你同情!懂吗!!所以你到底出于什么理由天天烦着我?”

柯特没有立刻回答沃伦的问题,而是困惑地皱起眉。

沃伦也皱起眉,等待他的答案,同时在心里发誓,如果柯特回答说是出于当初弄断他的翅膀的负罪感和责任心才处处关照他,他会二话不说一拳打断柯特的鼻子。

“说实话,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柯特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看得出来他真的在很用力地思考,“我就是……这么做了。就好像当时在角斗场,你提醒我如果我不和你打,那些人会开枪射杀我一样,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还有在天启战里,我想你是有机会杀死我的,但是你没有那样做,你只是尽力把我从金字塔里赶出去,又是为什么呢?”

沃伦的胃里忽然涌起几分愧疚,内心挣扎着要不要告诉柯特,他说的其实不完全对……

但柯特没有给他机会,便继续说道:“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觉得,只要我坚持祷告,天父会告诉我答案的!至于现在,如果你非要我回答的话,我……大概只能说……我喜欢和你呆在一起,想和你……做朋友?”夜行者挠了挠头,眉头拧得更紧了,“好像……又不太对。我也喜欢和彼特、斯考特他们做朋友,但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像放弃了一样,说:“你知道的,我以前没上过学,大概脑子也不怎么好使,所以很多事情我表达不好。算了,我还是多多祷告,等天父给我答案吧。那么现在,”他转过头朝沃伦咧嘴一笑,说:“我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吗?”

有很长一段时间,沃伦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其实他没有想过,可以从柯特嘴里问出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答案,他只是随口哀嚎一句,但现在,他反而也跟着困惑起来了。

不过眼下,他的确想到一件事,只有柯特能替他办到。


tbc




评论(16)
热度(159)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