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穿过你的翅膀的我的尾巴(05)

* 前文在这里 01   02  03  04


* 顺便来做个群宣,这是一个文明和谐的群,不仅有睡前故事听,还会定期搞联文,最棒的是,群主(我)拖更的时候会发红包……………………………………………………………………

所以你们不来加群吗!门牌号是340954212


=======================================



“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应该这样做。”柯特抱紧怀里的东西,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远离沃伦。

“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沃伦往柯特那边靠过去,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越过了自己划下的分界线。“来吧。”

柯特抿紧嘴唇思考了一下,固执地侧过身,说:“还是不要了吧。”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还没到年龄。”

沃伦看上去像是快忍不住要揪住自己的金色小卷发,“我到年龄了!!你到底在扭扭捏捏什么,只是几瓶啤酒而已!”

“是放在教员休息室的冰箱里、我瞬移进去偷拿出来的啤酒!”柯特像一个单亲母亲抱住自己的孩子以防被无良离婚律师抢走一样护住怀里的半打冰冻啤酒,“我还是把它们放回去吧。”

“不!”沃伦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柯特的胳膊,以防蓝色的变种人一言不合就(带着他心心念念的冰冻啤酒)瞬移。金发天使清了清喉咙,苦口婆心地劝说:“它们只是几瓶人畜无害的啤酒而已,没有人会因为区区几瓶啤酒就醉的。而且你知道吗,啤酒的使命是被人喝掉,而不是被关在冷冰冰黑漆漆的冰箱里无人问津最后过期了。你把它们从教员室的冰箱里解救出来了,柯特,你是它们的英雄!你忍心把它们重新关进又小又黑又冷的冰箱里吗?”

面对天使的长篇大论,柯特无语地看了他很久,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拒绝不了你。”他将抱在怀里的啤酒放在了两人之间。

沃伦的嘴角向上一勾,不无自豪地回答:“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有魅力。”说着,他兴高采烈地拿过两瓶啤酒,驾轻就熟地将瓶口往石墙边缘一磕,便敲开了瓶盖,然后将其中一瓶递给柯特。

“哦,不。”仿佛沃伦递过来的是一瓶农药似的,柯特忙不迭地往边上缩了缩,“我还没到喝酒的年龄。”

金发天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嘟囔:“你真是个无趣的小恶魔,和一个人喝酒一样无趣。”他略一思索,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你的口音。你在德国长大?”

柯特局促地将双腿蜷缩在胸前,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喃喃回答:“是、是的……我的口音很奇怪?”

“不,一点都不。”正好相反,听起来很……可爱。

呸呸呸,错了错了!是“滑稽”!

“我想说的是,”沃伦多此一举地清了清喉咙,“你知道在德国的一些地方,合法喝酒年龄是十四岁吗?”

不知道为什么,柯特忽然把脸埋进膝盖,笑得双肩一耸一耸地抖。“你又在胡说八道了,”他抬起头,咧开嘴笑得十分开心,一边像个不倒翁一样左右晃动身体一边说:“可我还是没法拒绝你。”说着,他伸手接过了沃伦递来的啤酒,但并没有喝,只是用三个手指握住瓶颈,有些紧张地盯着瓶口。

沃伦可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将瓶口凑到嘴边,仰起头,像干旱季节的非洲草原上好不容易找到一片水源的野象一样,贪婪地掠夺着瓶里的液体,他甚至能听见翅膀上的每一根羽毛都在欢欣鼓舞。天知道他多久没接触到酒精了,这里的食堂甚至连冰锐都不提供!

沃伦放下已经半空的酒瓶,满足地长吁了一口气,甚至懒得擦去嘴角沾着的白浊泡沫。这个时候,柯特依然一脸严肃地注视着手里的啤酒,仿佛在等待爱尔兰小精灵从瓶口钻出来。沃伦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件他早就想对着柯特做的事。

金发天使伸出右手,比了一个瓦肯人的手势,说:“他们说有些人做不了这个手势,我敢打赌,你能轻而易举地办到。”柯特一脸茫然地看了看沃伦的脸,又看了看他的右手,犹豫了一下,伸出自己的右手贴在沃伦的掌心上,说:“是的,我能办到,因为我只有三个手指。但是……这是什么意思?”

沃伦愣住了,他甚至忘记将手缩回来。“生生不息,繁荣昌盛。你不知道?”

柯特摇了摇头。

“星际迷航。没听说过?”

柯特又摇了摇头。

沃伦惊呼:“你难道不看电视吗?”

柯特的脸上露出了焕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是电视上的东西,难怪我没听说过!在马戏团里,只有团长有电视,也只有他和他的家人能看,我平时只能待在笼子里,一个很小的笼子。”他缩回手,看着自己的掌心小声重复了一句“生生不息,繁荣昌盛”。他的双眼在夜色中闪着惊喜的光芒,仿佛一个得到了新奇玩具的小孩。

沃伦却觉得胸口仿佛被塞了一团棉花,而且是一团被水浸泡过的棉花,沉甸甸、冷冰冰、湿答答的。他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试图将堵在胸口的棉花冲下去。然而却失败了,甚至连舌头上的啤酒味都变得很奇怪。太苦了,而且像针一样扎得口腔里隐隐作痛。他尝试抓住刚才柯特话里的关键词,“马戏团”“笼子”。然后天使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柯特的时候,他的确是从一个很小的、通了电的笼子里滚落到角斗场上。

他们把他当作一件物品,一件可以装在箱子里搬来搬去的东西,就像搬家的时候打包起来放进纸箱的一把水壶、一摞书。他们根本没把他当作一个人。一群混蛋!如果让我再遇到他们,我要把他们的拇指拧下来,塞在我的耳朵里,这样我踩爆他们的肚子时就不会被他们的惨叫声烦到了。

“你怎么了?”注意到沃伦脸上有些扭曲的表情,柯特不安地问。

“没什么。”沃伦说,“只是啤酒太冰了。”

柯特笑了笑,“你喝得太急了。”

沃伦看着柯特的笑容,不明白为什么他经历过那么多狗屎事之后还能露出这样干净的微笑。他有成千上百个理由去埋怨、憎恨、哀嚎,但他没有,他只是微笑着,仿佛这个世界充满了独角兽和彩虹小马,他甚至每天祷告,感谢天父赐予的食物、阳光和雨露。

沃伦将手里的酒瓶伸过去,在柯特握着的酒瓶上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叮”一声。“敬……”然而他却词穷了。敬什么呢?这个操蛋的世界上有什么值得祝酒的?

“敬什么?”柯特小声问。

“敬……一切。”沃伦耸耸肩,“敬你还活着,我也没死。”

“我喜欢你的祝酒辞。”柯特笑着将一直握在手里的酒瓶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

“啊噗!”夜行者的表情忽然变了,仿佛刚才喝下去的不是一口冰得恰到好处的啤酒,而是一瓢从维多利亚时期的泰晤士河舀上来并且没有经过任何防腐处理的河水。“是苦的,还有泡沫!只有被撒旦诅咒过的水才会有泡沫!还、还有汽……我讨厌有汽的饮料,它们会让我的胃胀起来,还会让我这样。”说着,他就打了一个又长又响亮的嗝。

“哈哈哈哈哈哈!!”沃伦捧着肚子,笑得翅膀上的每根羽毛都在颤抖,“你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喝啤酒。接着喝,小蓝莓,你会爱上它的。”

然而沃伦并不知道柯特最后有没有爱上啤酒,他只知道,怂恿柯特喝酒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在柯特口齿不清地试图第十次给沃伦描述商场里的一种“能把你的脑子冻住”的饮料时,沃伦才反应过来,夜行者醉了。

“你才喝了多少,一瓶都不到?!怎么就醉成这样了……”沃伦难以置信地说着,心里浮起了几分愧疚,背上的翅膀像偷吃零食被发现的小犬的尾巴一样耷拉下来。

“我没醉,”柯特大着舌头说,“你说过,没有人会因为几瓶啤酒就醉。”

“……我说什么你都信吗?”

“对。”柯特用力点头,然后歪着头仔细端详着沃伦,忽然咧嘴一笑,像发现了世界真理一样,大声说:“沃伦,你眼睛的蓝色太漂亮了,就好像……好像……”他皱紧眉头苦思冥想了好久,“……蓝色的思乐冰。”

金发天使瞪目结舌了好久,终于下了结论:“好了,我现在相信你真的醉了。”他无奈地对柯特说:“你明天早上睡醒会感觉有一百个快银在脑子里跳踢踏舞,到时可千万别怨恨我。当然,如果你打算和我打一架,我也随时奉陪。现在,我送你回房间吧。”

“哦不用!”柯特兴奋地说,“我可以噗回去。”

“千万别!你太……”沃伦急忙伸出手企图抓住柯特的胳膊阻止他瞬移,然而已经迟了。

“……醉了。”噗地一声轻响,沃伦伸出的指尖只握住了一把硫磺味的黑烟。

世界静止了数秒。

从某间浴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有色狼!”紧接着,一串烟花随着破碎的玻璃在夜空中炸裂。接下来是此起彼伏的哄笑、尖叫、开门关门的砰砰声、玻璃陶瓷摔在地上的乒乒乓乓声、激光射穿墙壁的爆炸声,中间夹杂着柯特的“对不起”,最后,这场交响乐以汉克的一声怒吼“柯特,到我办公室来”划上了休止符。

沃伦静静地蹲在屋顶,思考是否来得及在一夜之间进化出令自己变成石像的变种能力。


tbc



评论(15)
热度(205)
  1. 韶华与爱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