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The Demon in Me (1)


* 清水剧情向,天使夜、夜天使无差

* 很多很多剧情,一点点谈恋爱

* 之前说这个故事打算用来出本子,现在犯懒又不怎么想出了,总之先写着吧………………………………


=====================================


Chapter 1

 

沃伦在夜色中展开双翼,悄无声息地腾空而起,落在萨克森庄园的房顶上。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三楼的东北角和西南角各有一个狙击手,虎视眈眈地看守着下方的摄像头盲区。沃伦在心里冷笑一声,什么样的慈善家会在自己家的花园围墙装上高压电网、在别墅的阳台安排两个狙击手?

金发天使收拢翅膀,借助夜色的掩护潜行到其中一个狙击手的上方,然后往下一跃,同时双翼微微展开,静若鬼魅地落在对手身后,如同一根羽毛落在水面。他落地的同时,双膝微屈,足尖在地上一蹬,双翼拢在身后,像捕猎的鹰隼一样逼到对身后即将到来的攻击浑然不觉的狙击手背后,干净利落地用右臂勒紧对方的脖子,同时用左手掌捂住他的嘴巴。“晚安。”沃伦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用力收紧右臂。这需要一点技巧,手臂的施力点必须是对手的颈部动脉而不是气管,才能暂时阻断对大脑的供血,有效造成缺氧昏迷而不致命。他当然可以轻松地拧断敌人的脖子,或者用翅膀上的勾刺划开敌人的喉咙,但他选择不那么做。

将怀里不省人事的狙击手放倒在地后,沃伦又轻松地绕到另一角,如法炮制了剩下的守卫,然后重新回到房顶,对着庄园外漆黑一片的小树林扬了扬双翼。很快,他的脑内响起了琴·葛雷的声音:“嗨,沃伦。都搞定了?”

“当然。你们那边呢?”

“哦,彼特刚刚在屋里游览了一圈,搞清楚了里面的构造,把监控室的守卫弄晕了,顺便从厨房的食物柜里拿了一袋牛肉干。这个牌子的牛肉干真不错。”

“嘿,给我留点!”

沃伦几乎能听见琴翻白眼的声音:“柯特第一时间把你那份留出来了。说到柯特,时间刚刚好,他把花园里的几个守卫全放倒了。我们现在进屋。被绑架的三个变种人被囚禁在地下室,我和快银去救人。米歇尔·萨克森在二楼东翼的书房里,门口有两个守卫,彼特已经把他们的枪没收了,不过你和柯特要小心米歇尔,根据教授的情报,她也是变种人,但是不清楚她的能力是什么。在二楼走廊的落地窗外面等着,柯特会在那里跟你汇合。”

“明白。”

 

沃伦落在东侧的树上,透过落地窗能看见走廊上有两个守卫来回巡逻,把守着一扇雕花的红木门。

这时,下方的灌木丛里有微弱的亮光闪了三下。

“三、二、一。”金发天使在心里默数三声,随即展开双翼腾空而起。几乎与此同时,随着噗地一声轻响,夜行者裹在一团带着硫磺味的黑烟里出现在沃伦面前的半空中,咧嘴一笑,“你好哇,沃伦。”像排练了千百次、合作了一辈子的搭档一样,沃伦伸手牢牢抓住了在重力作用下往下坠落的夜行者。柯特像个空中飞人一样悬挂在沃伦下方,仰起头笑着说:“每次我落下,你总是能抓住我。”

“当然。”

“哦,我给你留了牛肉干,要尝尝吗?”

“先把正事干了。”沃伦低下头,像个计划往教务处丢烂番茄的高中生一样笑着问柯特:“准备好撞开一两扇落地窗了吗,小蓝莓?”

“不不不!等一下!!!我可以……啊啊啊!”

以柯特的惊呼为背景音,天使猛地扇动双翼,激射而出的钢羽击碎了落地窗的玻璃,翅膀激起的旋风携着碎玻璃卷入走廊。在震耳的碎裂声中,一脸坏笑的天使和大喊大叫的恶魔一同降临。

萨克森雇佣的守卫果然训练有素,对得起他们领的高额薪水,一眨眼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第一时间摸向腰间的枪套。当然,那里空空如也。但是,他们并没有时间对此感到惊讶。

“去吧!”沃伦用力将柯特往前甩出。天使松手的同时,夜行者已经化作一团黑烟,随即出现在两个还在低头看着枪套的守卫面前。

“对不起!”柯特大声地道歉,伸出右臂勒住一个守卫的脖子,同时一扭腰,甩出尾巴卷住另一个守卫的喉咙。“沃伦,你不用砸碎别人的玻璃,我可以将我们两个瞬移进来。”

“我知道。”沃伦拍打翅膀悬停在半空,抱着胳膊欣赏柯特同时勒晕两个守卫。“但是撞碎玻璃更加……”他侧着头努力搜索合适的词语,“戏剧性。”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场面人。”柯特嘟哝着,将两个翻着白眼、不省人事的守卫放倒在地。

“能张扬地活着就不要强行低调。”沃伦说着,落在柯特面前,一手一个抓起起两个守卫的后衣领,同时抬脚猛地踹开了眼前的红木门。

门后是一间风格诡异的书房。墙上挂着三幅巨大的油画,画面上充斥着各种扭曲的人体、火焰以及分不清是神还是恶魔、带着怪异面具的角色,尽管用色和笔触都透着大师风范,但一看便令人心生不快。书架上除了常见的文学、历史、社会书籍,还有很多十分破旧、沾着奇怪污迹的皮封面大部头。暗红色的天鹅绒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窗前是一张十分气派的木制办公桌,桌面上除了电脑、文具、电话,还有一些咋一看说不出用途的奇怪器皿以及残破的人偶。米歇尔·萨克森坐在桌后的皮转椅上,平静地注视着闯入书房的两个不速之客。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惊讶,她甚至没有从皮转椅上站起来。

“你就是米歇尔·萨克森对吧?”沃伦不太温柔地将两个守卫丢在桌前的地毯上,“绿洲集团的首席财务官,仁济慈善基金会的主席,以及,”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最近三起变种人绑架案的主犯。”

“你们又是什么人?”米歇尔问。

她的声音令柯特感到背上涌起一股寒意。

诚然,米歇尔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说是惊艳也不为过。虽然资料显示她已经将近五十岁,但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痕迹。浓密的黑发在脑后挽成一个紧紧的发髻,五官精致,是一张即使出现在纽约街头的巨幅广告上也不会显得突兀的脸。但柯特无法对她的容貌说出哪怕一个字的赞美之词。她的眼神过于冰冷,她的肤色太过苍白,柯特无法从她身上感到一丝暖意和生命力,唯有冻入骨髓的恐惧和厌恶。

沃伦似乎不为所动。他耸耸肩,口气随意地回答:“只是两个路过的X战警,打算把你送去你该待的地方。”

米歇尔的视线从沃伦的翅膀移到柯特的尾巴,褐色的双眼里忽然燃起了近乎病态的狂热。“天使,”她猛地站起来,撑在桌沿的双手甚至因为激动而发抖,喃喃地说道:“和恶魔。那首诗,果然是真的!”

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tbc



评论(5)
热度(4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