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七组全员】Long Live the King (Part 3)

* 为了庆祝闪轨音乐剧明年一月公演,我决定把手上的存货全拿出来!!希望在存货发完之前能看到二副的定妆照【双掌合十


* 前两章在这里 part 1    part 2


====================================


这一轮的“国王”捂着嘴呵呵地轻笑了几声,“哎呀,出现了意 料之外的组合呢。”如果看得足够仔细,似乎可以从隐藏在圆形镜片 后面的湛蓝眼眸里读到几分腹黑的意味。 

“单膝下跪?真是一个非常具有骑士风范的姿势,如果有机会的 话我也想尝试一下。”劳拉不无遗憾地说道。 

艾玛抚了一下垂在肩上的麻花辫,问:“劳拉同学是想成为单膝 下跪的一方,还是被告白的一方?” 

蓝发贵族少女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沉吟道:“还真是…… 很难选择。” 

听见了这场对话的艾略特有些惊恐地吐槽:“她是真心在苦恼 吗?!” 

与此同时,尤西斯也没闲着,极其认真地对马奇亚斯说:“接下 来的知识点在你的人生之路上是必考点,快做笔记。” 

“我的笔记本不是用来记这种错误示范的!”说完,他一推眼镜, 略带鄙夷地看着身边的金发贵族,说:“再说了,你凭什么觉得我没有掌握这个知识点?”

 “‘我有一本祖传的习题集想送给你’,这种程度的掌握吗?” 

今天的马奇亚斯也在“成为一朵冷静知性的美男子”的修行道路 上摔得鼻青脸肿,青筋暴起地朝着尤西斯怒吼:“不要小看我啊!! 一脸‘老子很了不起’的样子,有本事你来个正确示范!” 

尤西斯意味深长地“嗯哼”了一声,问:“你那么想听?” 

马奇亚斯滞了一下,露出吃了酸柠檬加苦香菇的表情,说:“一 点都不想,一个字都不想听,你千万不要开口。”他甚至还毕恭毕敬 地加了一句:“拜托了。” 

不知道为什么,尤西斯反而像是恶作剧得逞了一样心满意足地微 笑了起来。 

目睹这一切的里恩露出悲天悯人的笑容,淡淡地说:“看见他们 关系这么好我很欣慰。不过,下次集体活动记得提醒我,千万不要让 他们坐在一起,对旁人的眼睛很不好。” 

亚丽莎表情漠然地接话:“难道你宁愿他们隔着一张长桌子对吼, 声音大到连知事阁下和卢法斯阁下也能听到?” 

“………………我突然好想去钓鱼。” 

库洛用力咳嗽了几声,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你们这样成 双成对、热热闹闹,学长我会很寂寞的,说好的接下来是我的主场呢?” 

众人这才发现,他已经早早摆好了架势,单膝跪在菲的跟前,将 少女的右手捧在掌心。然而菲却依旧一脸冷漠,没有半分女主角的娇羞, 仿佛只是一个吃瓜群众。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瞬间安静了下来,现场 突然变得有些庄重,令人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产生了些许心如鹿 撞的悸动。 

在静谧的气氛中,库洛握起菲的右手,在手背落下轻轻一吻,看 着少女的眼眸,说:“菲·克劳塞尔小姐,你金色的双眼就如同夜空 中最明亮的星,请问你是否愿意,为你眼前的迷途之鸦,指引回家的 道路?” 

“太麻烦了我不愿意。” 库洛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哭笑不得地说:“导演,女主角不按剧本演出,我该怎么办?” 

“嗯……怎么说呢,”眼镜少女微微皱眉,带着点歉意说道:“比 起爱的告白,感觉更像是牛郎店里的台词?” 

群众纷纷发出表示附议的声音。 “是呢,太缺乏真情实感了,我还以为学长会说出非常高能的台 词。”艾略特一边点头附和一边不无惊讶地问:“艾玛同学难道去过 牛郎店?” 

少女顿时红了脸:“怎么可能!我是从社长给我的小薄本里……” 

库洛不禁扶额:“不是我说你啊班长大人,那些小薄本你还是少 看为妙,年纪轻轻的不要误入歧途。”接着,他对众人的评价作出了反击。他指着自己的脸,义正词严地说:“对我的告白台词打低分之 前,麻烦各位裁判认真仔细地看着我。”他高傲地一扬下巴,“看好了, 有了这张脸,你们觉得本大爷还需要什么告白台词吗?” 

全场陷入一片死寂,片刻之后,“呜哇,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 耻的人……”

马奇亚斯尽责地吐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无法反驳。” 

众人不甘心地表示了同意。 

“后辈们,早点认清事实吧,你们活在一个看脸的残酷世界里。” 库洛得意洋洋地一边总结一边唰唰地洗牌,做好了下一轮游戏的准备。 

里恩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再玩一轮就结束, 如何?” 

“没错,”艾玛点头道:“虽然明天是自由行动日,但太晚睡觉 始终对身体不好。”

这时,菲很应景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看见大家的脸上露出了同意的表情,库洛苦着脸说:“现在的年 轻人怎么这么扫兴……”不过,他很快就振作精神,迅速发好牌,露 出坚毅的目光,说:“既然这样,这一把我要抓到国王牌,一雪前耻!” 说完,抢先用十分专业的手势摸了一张牌在掌心。 

众人也各自抓了牌。 

“国王国王是谁呀。” 

库洛看了一眼手里的牌,惊呼出声:“不是吧,说什么来什么! 早知道我今晚运气这么好,应该去赌场的……”他痛心疾首地将牌翻过来,果然是红心 K。 

亚丽莎眯起眼,向白发学长投去了狐疑的目光,“哪有这么巧, 你该不会出老千了吧?” 

库洛举起双手高呼冤枉:“大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看我的 双眼,难道不是清澈透明、充满诚意吗?”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我什 么都看不见”。 

不被信任的“国王”气急败坏地拍着大腿说:“总之这一轮我是 国王!我的命令是,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7号和9号要一直脸贴脸。” 

命令一出,大家赶紧略带惊恐地再次确认手里的牌。

一阵沉默过后, 马奇亚斯面如死灰地举起了手里的方块 9。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十分 一致地投向尤西斯。

金发贵族淡然地摇摇头,“别看我,不是我。” 说着亮出了手上的梅花 4。 

米莉亚姆兴奋地挽起衣袖,“是谁是谁?快亮牌,不然我要一个个翻咯。” 

“抱歉,是我。”里恩一手捂脸,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红心 7。


tbc




评论(1)
热度(23)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