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X战警】【天使/夜行者】The Demon in Me (2)

* 这次没有什么要提醒的,不过还是习惯性地在正文前面加上了所谓的【作者的话】,对没错,你从刚才到现在看到的都是没有什么卵用的【作者的话】。。。。。


Part 1

==================================

 

柯特听不清米歇尔在碎碎念什么,但他不喜欢这个女人眼神里的狂热,令他……浑身不舒服。“沃伦,”他小声说着,绷紧了身上每条神经,“小心点。她有点……不正常。”

“不用你说我也看出来了。”天使蠕动嘴角压低声音回答,双眼紧紧盯住办公桌后方的米歇尔。他明白柯特的意思。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有种莫名的邪气,令他脖子后面的汗毛直竖,那张美丽精致的脸上有着寒冰一样冷静的表情,但双眼里的神色,却仿佛属于精神病院里的疯子。“嘿,小蓝莓,”沃伦抖动双肩,唰地展开背上的双翼,小声说:“等一下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你就麻利地闪到我的翅膀后面。”说完,他没等夜行者有机会抗议,就扬声说道:“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乖乖被我们抓住咯?”

米歇尔微微一笑,就好像要邀请沃伦坐下喝一杯一样,说:“乖巧听话的女人,现在已经不受欢迎了。男人都喜欢有挑战性的。难道你不喜欢?还是说,你对这些一点都不了解?”

对于这么明显的挑衅,沃伦自然不会上钩。他表情轻松地扬了扬眉,回答:“我听懂了,原来你喜欢粗暴一点的。虽然我不好这一口,但陪你玩玩也可以。”

尽管他说话的语气里带着轻佻,全身的肌肉却绷成了一张满弦的弓,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就在这时,他注意到米歇尔的右手伸向了办公桌的下方。

武器,还是某种机关的按钮?沃伦本能地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小心!”他的双翼一抖,迅速飞起急退到墙边,与此同时,柯特也噗地化作一团黑烟,瞬移到靠墙的书架顶部,像一只领地遭到强敌入侵的野猫一样蹲伏着,虎视眈眈地盯着米歇尔的动作。

看见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米歇尔的嘴角露出了诡黠一笑,同时右手一晃,手上多了一把银色的匕首。

不是枪?难道这个女人打算靠一把小匕首来一对二?沃伦和柯特狐疑地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明白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米歇尔做出了奇怪的举措:她没有用手里的匕首攻击两人,反而刀刃一翻,在自己的左手掌心划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流出了暗红色的鲜血。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令他们目瞪口呆。从米歇尔左手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并没有滴落地面,而是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一样从伤口窜出,扭动着、向着他们的方向凌空前进。这条猩红的“蛇”迅速分成两股,但目标似乎并非沃伦和柯特,而是倒在地上的两个守卫。两股鲜血像有生命的藤蔓一样,分成许多细小的触须状,灵巧地钻进守卫的嘴巴、鼻孔和耳朵里。这些由鲜血组成的触须动作十分迅速,仅用了两三秒,便全部消失在倒地的守卫的七窍中,而米歇尔左手的伤口里也不再流血,只有一道暗红色的刀痕。

“这、他妈的……”沃伦完全看呆了,连话都只说了一半。柯特也没比他好多少,半张着嘴傻乎乎地看着。

也难怪,毕竟眼前发生的事不仅怪异,而且十分迅速,即便像魔形女那样身经百战,也不一定能立刻做出反应,何况是夜行者和天使这两个初出茅庐的新手。

面对还没回过神的两个对手,米歇尔轻蔑地扬了扬眉,左手五指以某种节奏抖动起来。这时,本来倒地不起的两个守卫忽然以极快的速度站起来,还在没有任何外力的辅助下腾空而起,气势汹汹地分别朝沃伦和柯特扑去。

夜行者的动作很快,守卫的双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他的脖子,他便化作了一团硫磺味的黑烟,瞬移到了天使下方。

但沃伦的反应稍微慢了几秒,被死死地扼住脖子按在了墙上,白色的翅膀以一种别扭的角度被压在背部和墙壁之间,无法用力。沃伦心里暗暗叫苦。扼住他脖子的守卫,力气大得异乎寻常,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气管不堪重荷的悲鸣声。而且,那个守卫虽然瞪大双眼直直地看着他,但双目里却毫无生气,瞳孔里一片浑浊,宛如一具行尸。

“沃伦!”柯特第一时间想上前帮忙,但沃伦使劲抬起已经发麻的右手食指,指向米歇尔。他已经察觉到,两个守卫都是被米歇尔操控的,她的变种能力多半就是利用体内的血液操纵他人。柯特马上领会到沃伦的意思,正准备向米歇尔发起攻击,另一个守卫竟然像一只风筝一样凌空越过半个房间,重重地撞在他身上。巨大的冲力将他整个撞飞,摔下时正好压在一张小圆几上,玻璃桌面被压得四分五裂,飞溅的碎片划破了他脸部、颈部和手臂的皮肤。虎背熊腰的守卫没有给柯特任何喘气的机会,伸手揪住他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起,一把将他甩在墙上。柯特一声闷哼,和被砸碎的玻璃画框一起滑落地面,在冲击力和剧痛的双重作用下,眼前一阵发黑。

“……操!”沃伦咒骂一声,曲起右膝猛击压在他身上的守卫的胯下。尽管因为被扼住喉咙无法使出全力,但沃伦知道,他这一击,也足以让任何一个身体构造正常的男性痛得原地单脚跳。然而,他的对手脸上却毫无波动,手上的力度也没有任何松懈,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痛觉。

“哦,我的小白鸽。”黑发女人咯咯地轻笑几声,说:“别挣扎了。那边蓝色的小朋友也别调皮了。”她抖动一下左手五指,另一个守卫便抬起脚,用力踩在正准备爬起身的柯特的胸口上。米歇尔满意地略一点头,“很快你们也能体会到当一个扯线娃娃有多轻松。”说着她便举起匕首,似乎打算在手掌上再次划下伤口。

沃伦心想,被你的腥臭粘稠的体液钻进我身体里之前,我会先把头塞进马桶里淹死自己。

这时,天使忽然抖开右翼,往前一扇,十数根羽毛便像飞镖一样向米歇尔射去。刚才他一直像一条被甩上岸的鱼一样扭来扭去,看似因为喉咙被扼住而挣扎,其实真正目的是想将被压在墙上的翅膀解放出来。

米歇尔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左手一挥,本能地拉过一个守卫挡在前方,沃伦射出的羽毛悉数打在了这个倒霉蛋的身上。虽然躲过了这一招,但她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其实已经落在下风。“操!”她低骂一声,转头一看,夜行者果然消失不见了。她的反应也很快,当机立断地往后急退。

可惜无论她的动作多快,也比不上柯特瞬移的速度。当她闻到硫磺味的时候,左手臂已经被牢牢抓住,反剪到身后。

“抓住你了!”柯特兴奋地叫出了声。

随着米歇尔的左手被控制住,两个本来张牙舞爪的守卫便好像被剪断线的木偶一样颓然倒地。



tbc



评论(2)
热度(14)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