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七组全员】Long Live the King (Part 4)

* 今天F社公布闪轨音乐剧的二副演员了吗?没有。


* 前三章在这里 part 1    part 2  par3



====================================



马奇亚斯长吁了一口气,“感谢女神,幸好是里恩。”

“我们换个位置吧。”尤西斯朝里恩微微点头示意,风度翩翩地站起来让出自己的椅子,“你坐这里比较方便。”

里恩一贯亲善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动作缓慢地站起来,仔细听的话,好像还能听见他的关节发出老旧机械一般的咔咔声,“谢……谢谢?”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疑问语气的道谢,果然不应该让莎拉教官教语文。”话语间,尤西斯已经绕过桌子站在里恩身后。

迫于身后传来的强大气场,里恩不得不侧身让出了位置,然后像一个慷慨赴死的烈士一般迈开脚步走向马奇亚斯旁边的空位。尤西斯淡然地在亚丽莎和艾略特之间坐下,对面竟然正好是兴高采烈的马奇亚斯。

“发现自己抽到方块9 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眼镜少年热情地替好友拉开椅子,“不过,知道你是7 号,我就松了一口气。看来我运气还是不错的嘛。”

“是、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里恩一边回应马奇亚斯的笑容一边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飘向斜对面的尤西斯。

这个时候,七组其他成员的沉默显得格外尴尬。于是,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下,他们的脑电波莫名地可以相互交流。以下是他们的脑电波交流记录:

艾略特:还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状况吗?!!为他默哀三分钟⋯⋯

菲:“他”指的是马奇亚斯还是里恩?

亚丽莎:肯定是马奇亚斯呀!你们看他还一脸傻笑,他的神经搞不好比导力网络的缆线还粗⋯⋯一路走好,敬爱的副班长大人。

艾玛:我觉得里恩同学的处境更危险?

艾略特:两个人的处境都很危险吧?尤西斯同学的怒气⋯⋯光是想象一下就浑身发冷!

盖乌斯:我大概明白你们在讨论什么了。不过,你们是不是多虑了?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还是说,你们帝国人都很较真?

艾玛:嗯⋯⋯盖乌斯同学说得有道理,以尤西斯同学的涵养,应该不会因为区区一个游戏就心怀怨恨。哎对了!这个问题亚丽莎同学最有发言权了不是吗?因为,她和里恩同学正在交往呀。你会因为他和马奇亚斯同学在游戏里的亲昵行为吃醋吗?

亚丽莎:交、交交交往?!!没没没、没有这种事情!!!总之,这只是一个傻里傻气的游戏!!谁会把游戏里的事情当真!!!

艾略特:亚、亚丽莎,冷静一点!我们已经明白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两个人真的在交往吗?

艾玛:虽然他们没有公开承认,但我觉得已经够明显了?我有问过社长,她说根据她多年的经验,他们绝对是在交往中。

亚丽莎:为什么你们文学部的社长对这种事情会有“多年的经验”??!

艾略特:亚丽莎同学还是不要问得太深入比较好哦。如果真的在交往⋯⋯感觉尤西斯同学是占有欲很强的类型?而且,他总是一张扑克脸,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再加上马奇亚斯又是神经大条、不解风情的书呆子类型,我觉得,情况不是很乐观。

劳拉:各位,你们是不是小看了帝国贵族的尊严?我相信尤西斯不会因为一个游戏就对里恩或者马奇亚斯心生芥蒂。即使他心有不满,也必然会选择堂堂正正的方法来解决。

艾略特:啊、抱歉!不过⋯⋯堂堂正正的解决方法是指?

劳拉:当然是决斗。没有什么问题是一场决斗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决斗一次。

菲:有道理。

艾略特:那不是更糟糕了吗!!!

库洛:喂!!!现在的状况超尴尬的!!!怎么办!!!!

艾玛、亚丽莎、艾略特:都怪你!!!

库洛:我也没想过会出现这种局面!!完蛋了,小少爷绝对会生气吧?感觉超对不起学弟君⋯⋯

亚丽莎:知道就好!还不赶紧补救!

库洛:怎么补救?要不⋯⋯再玩一轮?

亚丽莎:还玩!!嫌局面不够乱吗?!

艾玛:不,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既然接下来里恩和马奇亚斯同学要脸贴脸,我们大家都在场,气氛其乐融融的,总比他们两个独处要好?

库洛:班长大人nice !我就是这么想的。总之,再来一轮吧。

“好了,两位被命运女神选中的男嘉宾,”白发学长拍了拍手,接着说:“不要再傻坐着,请立刻执行国王的命令,我们正好再玩一轮,年轻人不要虚度良夜嘛。”

里恩用驯兽师一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说:“库洛,刚才不是说好了是最后一轮吗?”

亚丽莎适时地跳出来当了一回合老好人:“我们就陪学长再玩一轮吧,反正明天不用上课。”

看见众人都表示赞同,里恩自然不好再反对,只好摊一摊手说:“你们是不是太纵容他了?库洛学长,请偶尔也拿出学长的样子,为我们这些后辈树立榜样吧。”

“别着急嘛学弟君,总有一天我会教导你们受用一生的道理。在那之前,学弟君不妨先好好听学长的话,和那边的小马奇保持脸贴脸的姿势半小时,如何?”

里恩无语地叹了口气,将身下的椅子往马奇亚斯那边挪了挪。

“库洛学长如果上课和考试的时候也这么积极,大概就不会因为学分不够被编到我们班吧。”马奇亚斯苦着脸边说边挪动自己的椅子,直到他和里恩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肩膀相抵,接着便无可奈何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右脸颊朝里恩靠去。两人即将脸颊相贴的时候,里恩停住动作,说:“对不起,马奇亚斯,游戏开始之前我刚从外面回来,没来得及洗澡,希望你不介意。”

“不会。倒是我的眼镜,不碍事吗?”

“嗯……如果方便的话取下来比较好。”

“这种时候就会觉得戴眼镜真麻烦。”马奇亚斯带着歉意笑了笑,脱下眼镜放在桌上。

库洛:喂喂喂,只有我觉得上面的对话听起来很暧昧吗?!!

亚丽莎:你不是一个人!马奇亚斯也就算了,怎么连里恩也⋯⋯天啊我听不下去了好尴尬!谁都好快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气氛吧⋯⋯

艾略特:气氛迟点再说!拜托谁帮我看一眼尤西斯现在什么表情好吗!光是坐在旁边我就寒毛直竖,根本不敢扭头看他⋯⋯怎么办,我好像听见身边传来了“ゴゴゴゴ”的音效!

艾玛:冷静下来啊艾略特,快把你僵硬的笑容收一收!我帮你看了,尤西斯同学的表情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还带着谜一样的微笑。

艾略特:超恐怖啊啊啊!!!

“那个……库洛学长,”马奇亚斯语气僵硬地说:“我们真的要这样保持半小时吗?这个姿势,不仅脖子酸,还很热!”虽然已经入夜,但毕竟是盛夏,空气中的暑气像是有型的固体一样填满了室内的空间,令人无法摆脱,在这样的高温下,即便是热恋中的情侣,大概也不想肌肤相贴吧?更别提在众目注视下与同班男同学紧紧相偎,亲密无间地脸贴脸,简直是酷刑。无论是马奇亚斯还是里恩,刘海都已湿透,湿黏黏地紧贴在额头,汗水顺着脸部的线条往下滑,尤其是紧贴在一起的双颊,就像被刷上了一层刚熬好的浆糊。“还有,”他眯起眼睛努力透过模糊的视线看清四周,“是因为我没戴眼镜看不清吗?总觉得气氛有点诡异……”

罪魁祸首努力闪躲着从四方八面射来的眼刀,挤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笑容,说,“好像真的太严酷了……那么作为国王的我,就给你们一次特赦吧,只要坚持到这一轮的国王下完命令就可了。”

“真是太慈悲了,”马奇亚斯翻了个白眼,“那就麻烦阁下快点发牌吧。”

为了尽快终止这场不仅对当事人、对旁观者而言也难以忍受的酷刑,库洛快速地将已经洗好的牌分发给众人,大家也十分配合,迅速地各自摸了一张牌在手里。

“国王国王是谁呀。”

“怎么是我!”亚丽莎一声惊呼,像触电一样把手上的牌翻过来丢在桌上,正是万恶的红心K。

“请本轮的国王下令。”库洛热烈地鼓起掌来,同时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亚丽莎。不仅是他,几乎在座的所有人都向她投去了热烈的注视,尤其是来自正对面、如同连体婴一样的里恩和马奇亚斯。

突然面对众人的期盼,亚丽莎脑里突然一片空白,发声系统好像也出了故障,结结巴巴地说:“呃、诶……我、我的命令是……是……”

然而越是着急,脑子就越不灵光。她磕磕巴巴了好一会儿,终于像放弃了一样闭上双眼,大声说:“明天,4 号陪我到帝都逛街!”

四周像坠入虚无一样一片安静,少女缓缓张开眼睛。

“明天早上9 点在宿舍一楼的信箱旁边等,可以吗?”

声音来自她的右侧。不会……这么巧吧?亚丽莎难以置信地转动如同生锈机轴一般的脖子,望向右手边,果然看见尤西斯朝她举起手中的扑克牌。竟然不偏不倚正好是他上一轮抽到的梅花4。

“好……好的。”亚丽莎机械地回答。

“既然如此,我就先回房间了。各位,晚安。今晚的游戏十分愉快。”他彬彬有礼地说完,站起来朝大家微微躬身,然后便离开了餐室。随着尤西斯的离去,餐室里的众人仿佛突然被解除了定身咒一样,纷纷站起来,一边互道晚安一边逃也似的离开现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每个人经过亚丽莎身边的时候,都向她投去了安慰的眼神。



最后,餐室里只剩下马奇亚斯。

自从夏伦担任第三宿舍的管理员以来,餐室的橱柜里便多了一个仿佛施了魔法的食盒,无论什么时候,食盒里都放满了点心,有时是三明治有时是酥饼,式样之丰富,令人不禁怀疑这位女仆小姐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魔法师。

像个强迫症患者一样摆整齐餐桌四周的椅子后,马奇亚斯从橱柜里取出谜一样的食盒,掀开盖子。今天里面放着造型各异的黄油曲奇。拜刚才的愚蠢游戏所赐,他今晚的学习计划只完成了60%。看来不得不熬夜了。想着再晚一些大概会饿,索性准备好宵夜带回房间慢慢享用。他从橱柜里摸出一个碟子,准备装上几块曲奇、再热一杯牛奶。

“你这种行为是不是叫‘偷腥猫’?”

“哇啊啊啊啊!!”马奇亚斯被身后忽然传来的人声吓得差点失手摔了碟子。他怒气冲冲地转过身,“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突然在我背后说话!”尽管脸上还带着怒容,手上却自然而然地朝面前的金发贵族递出装着曲奇的碟子,问:“要不要?”

尤西斯也不客气,随手拿了一块,“红茶,和平时一样。”

“这位客人,这里不是餐馆,不要自作主张地点餐。”马奇亚斯将手上的碟子重重地放在料理台上,转身拿起水壶开始烧水。尽管从来不喝这种“装腔作势的贵族饮料”,他却对茶具的摆放位置知道得一清二楚。水还没烧开,他已经轻车熟路地往茶壶里放好了茶叶。

在他身后,尤西斯坐在餐桌旁,食相优雅地吃完了手里的曲奇。拍净手上的碎屑后,金发贵族忽然开口:“你为什么说‘幸好是里恩’?”

马奇亚斯花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他的提问,回过身狐疑地看了看他,回答:“这还用问吗?万一抽到女生,那就很尴尬了。艾略特的话,虽然他也是男生,但我会觉得……占了他便宜;至于盖乌斯,则正好相反,怎么说呢……我会很难为情。但如果是里恩,就不会有这些顾虑了,跟他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让人觉得很坦荡。”

尤西斯显然对他的答案不太满意,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盯着他看了好久,才慢悠悠地开口:“你是不是还漏了一个人?”

这时正好炉子上的水烧开了,发出“呜呜”的声响。马奇亚斯转过身,熄了炉子的火,一边往茶壶里倒入热水一边坦然地说:“你?如果是你,也无所谓。虽然还瞒着大家,但我们姑且算是在交往。既然是这种关系,做那样的事情也不过分吧。咦……咦咦?”眼镜少年忽然困惑了起来,眉头拧成一团,放下手里的水壶,咕咕哝哝地说:“不对不对,正因为是这种关系,在众人面前表现得那么亲密才更令人难为情?还是不难为情?诶我越想越糊涂了,到底是哪……?”就在他纠结成一团毛线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椅子在地上挪动的“吱呀”一声,回过头便正好看见尤西斯猛地站了起来,低着头用手背挡住脸的下半部分,遮去了脸上的表情,只看得见从发丝中探出的耳垂隐隐有些发红。尤西斯看也不看他一眼,扭头就走,脚步匆匆,好像身后有头豹子在追赶一样。

“喂!你去哪?你的红茶……”马奇亚斯茫然地朝他的背影喊道。

“不喝了。晚安。”尤西斯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么一句话,身影咻地一下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哈啊?!这也太任性了吧!所以我讨厌贵族!”


tbc



评论(3)
热度(22)
  1. SherryColory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眼镜骑士剑淑女: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