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YOI】【尤里中心】筷子、橡皮筋和逗猫棒


* 依然是俄罗斯小金毛中心,他为什么这么可爱,每天在推上吃粮吃到撑【捂心口倒地

* 欢迎加入尤里中心取暖群,群号码:593808804

* 才不管是不是冷cp呢总之我爱小金毛一辈子


===================================


坐落在莫斯科中心的法国餐厅“莫奈”,以其一流的出品、优雅的室内装潢、以及时不时就会上演的撕逼闹剧,赢得了极大的口碑,被誉为莫斯科最受欢迎的法国餐厅。尤里和维克托也是这里的常客。

“晚上好,请问想试一下我们新推出的日本寿司吗?”年轻的女侍应笑意盈盈地向他们递上一本点缀着淡粉色樱花的新菜单。

“法国餐厅卖日本寿司,你们是快要倒闭了吗?”尤里毫不客气地说着,满脸嫌弃地用一根食指推开面前的菜单。“维佳,都说了应该去隔壁新开的‘彩虹’吃。”

“尤里,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敢肯定他们并不是面临倒闭。说不定是因为主厨欠了赌债被沉到了海底,或者是老板被女人骗光了钱。”

你的说法更加恶意满满好吗?尤里无语地吐着槽,眼角的余光看见女侍应一脸尴尬地僵笑着,不禁稍稍有点可怜起她来。

“不过这些看起来很好吃,”维克托兴致勃勃地研究着眼前的菜单,“我早就想尝一下寿司了,听说这是日本忍者的食物,Ninja foods!”

“我不要吃这些!几坨白米饭上面铺了生的鱼片,这哪是人吃的食物,根本是猫食。维佳,我警告你,如果你非要我吃这个,我就……”

“嗯,你就怎样?”面对少年的怒气,维克托托着下巴优雅地微笑着说:“就算你把眼睛瞪得比我的拳头还大,小猫还是变不成老虎的哟,尤其是在今天的训练里磕破鼻子的笨拙小猫咪。再说了,小猫咪吃猫食又有什么不对呢?”他假装没看见少年气得通红的脸,合起手上的菜单递给站在身旁的女侍应,“请给我们两份寿司A餐。”说完,还不忘送上一个媚眼。

 

 

尤里不得不承认,端上来的寿司看起来的确比印在纸上的要美味得多,但问题是……

“叉子呢?”尤里抓起手边的两根小木棍,“为什么给我两根树枝?”

“这叫‘筷子’。”维克托熟练地夹起一块三文鱼寿司,“据说有超过15亿人用这种餐具进食。”

“你在搞笑吗?”少年赌气地把手上的两根“木棍”往桌上一扔,“我要叉子。”

“这很无礼哦,你该学会尊重其他文化。”维克托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耐心解释,同时像个孩子一样炫耀地用筷子将面前的寿司夹起又放下。“当然你也可以用手抓着吃,完全没有问题,我昨晚看的纪录片里,丛林里的大猩猩们都是这样吃东西的。”

尤里努力控制自己不把手边的两根木根捅进最崇拜的花滑选手的屁……不,鼻孔里。

“其实没那么难,我有个小技巧能帮到你。”维克托说着,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根橡皮筋。

尽管早已将长发剪短,但尤里知道维克托随身带着橡皮筋的习惯还是没改。金发少年不无惊讶地看着他用一根橡皮筋把两根筷子粗的一头捆在一起。

就这样?就这么简单?尤里将信将疑地接过用橡皮筋捆好的筷子,学着维克托的样子尝试去夹眼前的寿司。

真的夹起来了。米饭的清香混着鱼生的鲜美在舌尖绽放,好吃!少年甚至懒得计较人生第一次吃日本寿司居然是在一家法国餐厅里。

“看,我都说其实很简单吧。”银发男子托着腮,微笑看着对面的少年狼吞虎咽地扫荡不久前被他评价为“猫食”的食物。

“嗯……”尤里稍稍低下头,任由过长的刘海垂下来挡住视线,用几乎没人能听见的音量加了一句:“谢谢。”

“嘴里含着食物的时候不要说话。”

“啰嗦,老头子。”

是的,这就是维克托。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解决尤里的问题,比如用橡皮筋捆住筷子,比如在尤里的动作连接屡次失败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出“因为你的重心太偏右了”。

而且,他总是在那里,在少年伸出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至少,在那个时候,尤里是这样相信着的。

 

 

尤里看着面前的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炸猪排盖饭,感觉口水不仅从嘴角、甚至要从鼻孔里流出来了。

“啊!”勇利忽然惊呼一声,“尤里君大概用不惯筷子吧!我去给你拿叉子。”

“吵死了,笨蛋!四眼猪腩男!”金发少年毫不客气地口吐恶言,一把抓起筷子熟练地夹起一块炸猪排丢进口里,边嚼边说:“你在小看我吗?谁不会用筷子啊!”

“欸!好厉害……”勇利真诚地夸奖着,甚至鼓起了掌。

俄罗斯少年得意洋洋地挥舞筷子,风卷残云地往嘴里扒拉米饭,刻意不去看对面的维克托的表情。

 

 

“嗯呼……”吃饱喝足的少年趴在桌上,闭着眼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四周静悄悄的,其他人都去忙旅店的事情了。尤里知道维克托还在这里,即使不睁开眼睛他也知道。

果然,一只宽大的手掌撩起了少年的刘海。

“你现在不需要橡皮筋也能用筷子了呢。”

尤里用极快的速度扬手,“啪”地一声挥开了维克托的手。“我不需要你那些傻逼橡皮筋!我也……”他坐直身体,执拗地别过脸,“不需要你。”

“真的?”维克托伸出食指,划过少年因为气愤而鼓起的腮帮,停留在还带点婴儿肥的下巴上,然后俯过身,嘴唇几乎贴在藏于金发之下的耳垂上,“那你为什么追到这里来?”

然而下一秒,尤里一侧身,抬腿一记华丽的飞踹踢在人形自走荷尔蒙的腹部,将他整个踢飞了出去,一头撞在了身后的拉门上。“嗷!”

 “少跟我来这套!”尤里还不解气,站起来一脚踩在维克托的肚子上,“你该知道你那些荷尔蒙对我没有效!我来,是因为你跟我约好了!”

维克托似乎并不太介意自己目前的处境,反而爽朗地笑了起来:“尤里,你果然很像小猫。”

“哈啊?”尤里收回踩在维克托肚子上的脚,一头雾水。猫?他知道维克托一向是犬派,比起特立独行的猫,更喜欢粘人、听话又好懂的狗。

“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好大一声!”拉门唰地拉开,勇利火急火燎地出现在门外,“哇啊啊啊啊为什么维克托会躺在地上!!”

尤里一看见他那张脸就没来由地生气。“关你屁事!让开,猪腩男!”说着,他便卷着一股怒气从勇利身边离开了。

“呃……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勇利无奈地推了一下眼镜,伸手把还躺在地上哈哈笑的维克托拉了起来。

“没有没有,倒不如说你来得正好。”维克托抚平浴衣上的皱褶,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勇利君家里有没有逗猫棒?”

“逗、逗猫棒?”勇利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没有,我们旅馆没有养猫。呃……维克托你什么时候养了猫吗?”

“嗯,养了。一只金毛小猫。”


fin




评论(14)
热度(147)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