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YOI】【大三角】Phthonus

* 焦躁不安的少年尤里、糟糕的大人维克托、以及旁观一切的勇利,三个人的故事


=======================================


维克托问:“你有想过关于‘爱’吗?”,尤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没有。”

因为这是真的。少年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自认为不切实际的事情。“爱”对他来说是比赛用的曲目的主题、名字印在教科书上而本人早已化成尘土的大文豪竭尽全力歌颂的东西、耳机里的电吉他嘶吼的旋律。仅此而已。

他注意到勇利略微迟疑了一秒才用力摇头。

尤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撒谎精,敢不敢坦荡一点承认,好像有谁会在意你那点小心思一样。

当Eros的旋律响起,尤里一下就听出了音符之间的燥热和纠缠。“我要滑这首!”少年毫不避嫌地迎上维克托的视线,用挑衅的眼神告诉他,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知道这首曲子在说什么。

不。维克托蓝得近乎透明的双眼里没有一丝动摇。你只是以为你知道。

 

 

“维克托!”少年的怒吼回荡在滑冰场的走廊上,然而他的呼喊却好像投进黑洞里的一颗小石子一样得不到任何回应。平日总是自带闪光特效的著名花滑冠军此时像个被追债的赌徒一样猫着腰,甩开大长腿朝着滑冰场的大门逃去。

但有时候怒气是个好东西,能让人突破很多障碍。比如腿长。

“你站住!”尤里像一头扑食的花豹,伸长手臂一把拽住了维克托的外套下摆,猛一用力,将他推到了墙上。

“为什么不让我滑Eros!”在仰视角度下让对手感觉到威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里不得已只好拼命踮起脚尖来缩短17cm的身高差。“什么‘你们比自己想象的更没有个性’,屁话!你明知道我跟那个一看就是童贞的四眼不一样!我比他懂得多!”

维克托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

这个表情令尤里的左胸口猛地一紧。他不是第一次在维克托脸上看见这个表情,而且,他近乎本能地厌恶它。

 

 

尤里觉得有点好笑。谁能想到在公众场合毫无廉耻地散发荷尔蒙的维克托,卧室的装修居然是工业风格。

他想知道有多少人见识过维克托的卧室。应该不少。说不定用上脚趾也数不完。金发少年“啧”地咋舌,在心里竖起中指。

空气里还隐约残留着汗水的气味,但少年却没有感到满足,反而有种空虚,好像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踏空了。他不太确定该怎么定义刚才发生的事,嘴唇、舌头、手,仅此而已。尤里把掌心贴在腹部,几乎能触碰到隐藏在皮肤下面的空洞和落差。如同期待已久的电子游戏,到了发售日当天,制作商却说,对不起我们只来得及做试玩版,你回家下载吧反正是免费的。

“喂,维克托!”尤里终究忍不住问出了那个问题,“为什么没有做全套?!”

维克托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表情,而正是这个表情狠狠地刺痛了尤里的自尊。他看上去好像要解释一个超出了对方理解范围的难题,如同向三岁小孩讲解粒子物理学的理论。

“因为如果我做了,你肯定会后悔。”维克托微笑着回答,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加诚实可信。

尤里显然不吃这一套。“你怎么知道?”

“……经验之谈。”

少年冷哼一声,掀开被子坐起来,像宣战一样用食指戳着维克托光裸的胸口,说:“如果你觉得不可行,我们大可以交换位置。我来做‘上面’那个。”

然而,维克托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尤里稍微有点动摇了。我没有说错吧?少年紧张地想,那件事是这么做的吧,一方做“上面”那个,另一方做“下面”……

“咳,”维克托清了清喉咙,仿佛要把话里的笑意清理出去,“不得不说,你的提议非常出人意表,我喜欢。还十分……诱人。”

“那就是说……你同意了?那就来吧。”尤里说着就准备把维克托压倒在床上,然而他的对手却像一条鳗鱼一样咻地从他手下滑开,动作优雅地翻身下了床。

9.5分。

“耐性是一种美德,年轻人。”维克托说。

此时的尤里就像一只蹲在食物柜顶上盯着餐桌的炸鱼排的猫。“我不需要什么美德,又不能当钱用。”少年露出两只虎牙,“你打算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嗯……”维克托像在思考明天的早餐吃什么一样想了想,回答:“等你拿到第一个成年组冠军的时候。”

“这两件事根本没有关系!!”

“啧啧啧,”维克托竖起食指摇了摇,“尤里,你还没搞懂。有没有关系是由我来决定的,不是你。”说完,他便把手叉在腰上,仰起头啊哈哈哈地笑着转身朝浴室走去。

操!尤里愤怒地一脚把无辜的枕头踹到地上,气呼呼地仰面躺倒在床。好气啊,这就是所谓的“大人的余裕”吗?少年朝天花板伸出手。他第一次觉得天花板这么高,无论怎么伸长手臂都摸不到,就好像他和维克托之间的距离,无论怎么追赶,都无法缩短两人之间的年龄差。

好想变成大人。尤里收回手臂,盖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此时,尤里正努力踮高脚尖,揪住维克托的衣领把他压在墙上。“回答我的问题啊维克托!为什么让那个童贞男滑Eros?你已经对他出手了吗!”

“尤里。”维克托没有提高音量,但他声音里的某种东西在提示尤里,他已经在生气的边缘。银发男人伸手撩起少年的刘海,又松手,任由淡金色的发丝从指间滑落。“你还记得勇利是怎么形容Agape的吗?‘透明感’。”维克托把手掌贴在尤里的脖子上,掌心下能触碰到少年脉搏的鼓动,咕咚咕咚,仿佛开春后沿着山涧流下的雪水。

“嗯……”这算什么呀,尤里不甘心地想,简直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他能清楚地感受到维克托手掌的热度,贴在颈部的动脉上,就像一把匕首划开了他的喉咙,力气也好血液也好,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都流走了,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不得不把额头抵在维克托的胸口,把全身的重量依赖在他身上。

维克托的手掌沿着尤里的脖子划过锁骨、胸口,最后停留在腹部。“不要假装自己是老虎,小猫自有小猫的好。还有,嫉妒是一种很难看的表情,跟你不称。”

尤里忽然有点想哭。他很想用力敲打维克托的脑袋,大声告诉他,你已经27岁了,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下次失踪之前,记得先告诉我一声你要去哪去干嘛,我好提前算算机票钱是不是值得把你追回来。从俄罗斯飞到日本很花时间的,新干线的售票机很难用,站名也不好认,日本人不会讲俄语也就算了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会讲的,口音老重了根本没法沟通,所以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才追到这里……

“维佳……”尤里刚想开口,然而下一秒,维克托就像一条鱼一样咻地从尤里和墙壁之间滑了出去。少年措手不及地失了平衡,一头往前栽去,咚一声撞在了墙壁上,“嗷!”

“抱歉抱歉,”肇事者脚底抹油地往大门开溜,快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刹住车,回过头,伸手在空中做了个揉捏的动作,说:“尤里你该少吃点炸猪扒饭了,小猪猪一个就够了。”

“欸不是吧!!”因为过于震惊,尤里甚至懒得去追维克托,火急火燎地掀起上衣,在自己的腰上和腹部捏来捏去,试图找到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的薛定谔赘肉。

这时,附近忽然传来咚的一声。尤里猛一抬头,便看见拐角处的金属垃圾桶旁边,勇利正一脸痛苦地揉着小腿。

尤里先是一惊,但很快恢复了气势汹汹的常态,毫不客气地大声说:“要偷听就低调一点,肥猪!”

勇利带着歉意笑了笑,,一手摸着后颈,站起来一边朝尤里走去一边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有心偷听,毕竟滑冰场只有这一个出口。但是……”

这时,勇利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虽然脸上还带着平日那种平易近人、甚至有点小心翼翼的笑容,但尤里却本能地感觉到,有哪里不一样。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但后背却一下撞在了墙壁上。

“我不太清楚俄罗斯的习惯,但是,”勇利低下头看着尤里的眼睛,脸上的表情和往常一样,但他声音里有点什么,令尤里后颈的汗毛竖了起来。他说:“在日本,我们把长幼尊卑看得很重。尤里君可能没有注意到,但无论是从年龄还是滑冰的资历上说,我都应该算是你的长辈?虽然你可能根本看不起我,但你跟我说话的态度,是不是稍微注意一点比较好呢?而且,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现在都是站在同一个比赛场上的对手了。至于你和维克托之前的事情,说实话我不太关心。”勇利推了一下眼镜,轻轻笑了笑,“只不过,想要在比赛中获胜、想要得到维克托的编舞和指导,这样的心情我和你是一样的。所以,希望你可以把我当成对手。”说完,他朝尤里微微鞠了一躬,便转身走了。

尤里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太清楚刚才确实发生了什么,但他十分透彻地明白到,维克托说得没错,嫉妒是一种很难看的表情。


fin


==================================


* 想和更多的小伙伴一起玩,欢迎加群【尤里中心取暖群593808804】【三人携手共创美好未来群【292684583】




评论(11)
热度(68)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