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YOI】【尤里中心】魔法师的学徒(01)

* 为了不被官方打脸,只好开坑写AU了

* 魔法师AU,万年不变的小金毛中心,含勇尤、维尤

* 欢迎催更,不然这篇就赶不上cp了


=================================


12岁的尤里·普拉赛提觉得自己离死掉已经不远了。

他感觉有人敲开了他的头盖骨,放进去一把铁钉,再抓着他的头使劲摇晃。早餐吃下去的燕麦粥也不太安分,随着火车的摇晃在胃里搞事情。尤里把额头抵在冰凉的金属小桌上,第35次问坐在对面的雅科夫:“还没到吗?”

雅科夫合起手上的《论空间魔法及其社会道德性》,抿紧嘴唇,无奈地看着男孩。说实话,身为一个164级魔法师,雅科夫认为普通的交通工具既慢又难以忍受,但使用传送法阵对于连新手都算不上的尤里来说,未免太过危险。“我再说一次,这列火车今晚七点到达莫斯科站,在那之前不要再问了!”

男孩趴在桌上发出了一声近乎抽泣的哼唧,不过,如果听得足够仔细,会发现他说的是“我操”。

雅科夫当然听见了,但他选择不提醒男孩注意文明用语,因为他不得不承认,这次旅途对尤里来说的确有些严苛。初次背井离乡、缓慢又难受的交通工具、唯一的旅伴是一个几乎算是陌生人的无趣大叔,梅林啊,换成他也忍不住会爆粗的。心痛归心痛,雅科夫并不后悔将尤里从那个偏僻的北方小镇中带走。



雅科夫和尤里的相遇颇具戏剧性。当时,年长的魔法师正在那座小镇上拜访一位隐居的老朋友,而尤里则因为偷了一个倒霉路人的钱包,被事主追了三条街。像这种街头闹剧,雅科夫从来都是漠不关心的,毕竟,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要魔法师出手,俄罗斯还要警察来干什么。然而就在他准备扭过头的那一刻,他看见正在玩命奔跑的金发男孩朝后一扬手,后方路上的一滩积水便一瞬间凝结成冰,正好把穷追不舍的钱包失主滑了个四脚朝天。一个近乎完美的初级冰系法术!雅科夫立刻知道,从身边跑过的男孩,不仅是一个法术天才,如果放任不管,还会是一个潜在的社会祸害。

雅科夫不费吹灰之力就在一条后巷里堵住了正在清点战利品的金发男孩,但对方一开口就险些让他猛吐一口老血。“滚开,老色鬼。”尤里啐了一口,“我不干那档子事。想找人帮你吹就去隔壁街。我警告你,要是敢把你的脏玩意儿放进我嘴里,我就把它一口咬掉。”

看清了男孩的样貌,雅科夫大概明白了,街头生活对长相精致的小男孩来说,十分不易,尤其是像尤里这样的小男孩:四肢纤细,白皙的肌肤和淡金的发色透着精灵一般的透明感,眼神和嘴角却又带着猫科动物的野性。到底遭遇过多少次相似的情形才足以让男孩一瞬间做出那种反应,雅科夫不敢多想。接着,他花了足足一天,才让尤里相信,他打算提供一个入读莫斯科魔法预备学院的机会。怎样的生活才能令一个这样年幼的孩子难以相信他人的善意?光是这样的想法就足以令雅科夫胸口发闷。

但是,孩子,以后有我在。

 

 

“如果你确实无事可做,那就看书吧。”雅科夫对萎成史莱姆的尤里说:“我正好带了几本简单易懂的魔法书,很适合消遣。”

尤里翻起眼皮,难以置信地说:“你到底是怎么看得进去的?里面连一张图画都没有。我宁愿打开窗跳到铁轨上去。”

“那你最好从现在开始祈祷莫斯科有足够的铁轨让你跳,因为等你入学后,这些‘连一张图画都没有’的书就会变成你的日常读物。”

这次,尤里真的发出了一声近乎抽泣的呻吟。

他开始后悔到莫斯科入读预备学院了。

就算雅科夫不说,尤里也知道自己具有学习魔法的天赋。从小开始,每当他情绪激动,身边总会出现一点小意外,桌上的报纸冒出火星、架子上的玻璃杯破裂、壶里的水冻结成冰……随着年纪增长,他渐渐可以控制这股力量,也知道了自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天生的魔法师”之一。但是,这又如何?所有的魔法学院都在莫斯科,高额的旅费、学费、生活费,每一样都在狠狠地扇尤里的耳光,将他仅有的期待和幻想击碎成渣。

我大概只能像一个普通的穷小孩一样长大,然后烂在这个被我称作“老家”的无人问津的北方小镇上。在遇到雅科夫之前,尤里一直是这样相信着的。

然后,雅科夫走进了他的人生,向他描绘了一个称得上是玫瑰色的未来:只要尤里同意入读雅科夫任教的预备学院,雅科夫可以作为他的担保人,帮助他申请全额奖学金,还可以介绍他到朋友开的魔法道具店打工,不仅能支付生活费每月还能给老家寄回一笔钱。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遇到对你很好的大叔,先朝他胯下猛踢一脚”,这是尤里混迹街头学到的铁则之一。但这一次,也许是雅科夫身上的某种特质,也许是尤里太过渴望改变自己的人生,那天,他握住了雅科夫伸出的右手。

这样,爷爷和家里其他人都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了,靠我的力量……光是这样的想法就足以让尤里的心脏狂跳不止,晕车的不适和单调的火车声都似乎因此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

他把右手藏在小桌底下,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周围空气的水汽上,不一会儿右手掌心上就多了一团大水珠,水珠又慢慢凝结成一团雪球。这是他无聊时用来自娱自乐的方法。

“哇啊……”从左侧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叹。尤里侧过头,看见过道另一侧的座位上,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穿着红色斗篷、茶色长发扎成两个麻花辫的小女孩,正用艳羡的目光看着他手里凭空出现的雪球。尤里脸上一红,不由得挺直了腰背,心头涌上几分少有的自豪。

毕竟,魔法师一向都是极受民众崇拜和追捧的职业。预备学院不到百分之三十的毕业率就足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即便成功毕业,还必须拜入一个100级以上的魔法师门下,成为学徒,再经过三到十年不等的修行,才有机会考取资格证书。

这时,小女孩的目光时不时地从尤里手中的雪球移到他的脸上,炽热的眼神令尤里的腰挺得更直了。现在的小妞都喜欢什么,小猫吗?尤里心里想着,将注意力越发集中在手上,手指微微抖动,试图将雪球变化成小猫的形状。

他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雅科夫的眼睛。年长的魔法师一向不提倡学生在公众面前显摆魔法,但这一次他决定假装没看见。在无聊的旅途中为偶遇的淑女提供一点小惊喜,无伤大雅,他觉得自己要是年轻二十岁,肯定也会这么做的。

然而,就在尤里手上的小猫即将成型的时候,靠窗的乘客们忽然一阵骚动,慌乱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快看!山上有东西冲过来了!”他们喊道。尤里一惊,手上的雪球啪地掉落地上摔成一堆冰渣。

操!他暗骂一声,扭头朝右侧窗外看去,眼中所见令他后颈寒毛直竖:铁路右侧的山坡上,一大团黑影卷着风雪,正朝着他们的火车冲来。


tbc


====================


* 欢迎加入尤里中心取暖群593808804



评论(22)
热度(168)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