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AU】【尤里中心】魔法师的学徒 (02)

* 目录:01  


=============================


“那是什么?”尤里把鼻尖贴在车窗玻璃上,使劲眯起眼睛试图看清山坡上黑影的样子。似乎是……一群狼?

“诡狼。”雅科夫简短地回答,脸色十分凝重。

“诡狼?!”尤里楞住了。他听说过这个名字,应该说,俄罗斯大多数小孩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因为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少不免要从家中口中听到这么一句话:“你再捣蛋,诡狼就会来把你叼走吃掉!”尤里一直以为它们只是大人用来吓唬小孩的一种手段而已。“它们居然真的存在?!”

“当然。圣诞老人才不存在。”

“那……它们是要来吃掉火车上的小孩吗?”尤里有些紧张,忍不住在心里盘算,12岁应该不算是小孩……了吧?

“吃小孩?梅林啊,你还不如学院门口的石雕像懂得多。”雅科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诡狼不吃小孩,它们吞噬人类的灵魂。”吐槽归吐槽,雅科夫能理解他的无知,毕竟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他们的床底下没有躲着怪物,潜伏在街角阴暗处的也只有醉汉和抢劫犯,而魔法师的工作就是让他们永远这样相信着。

但对于尤里来说,他不喜欢被雅科夫当作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小孩。他有太多问题想问,也恨不得立刻证明自己。但雅科夫脸上的表情令他明白到现在不是提问的好时机。“我们该怎么办?”他问,“现在只能靠我们了,对吧?我是说,你们一般不乘坐普通交通工具,所以火车上应该没有别的魔法师了。”

雅科夫在心里暗暗称赞,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冷静清晰地分析现状,这个孩子的确很有潜力。但年长的魔法师没有将这个想法在脸上表露出来,反而板起脸孔训斥道:“不是‘我们’,是‘我’!你现在充其量是个能耍点小把戏的肉馅饼,别太得意了。你给我乖乖坐在座位上,哪儿也别去。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雅科夫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

这一刻,尤里清晰地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什么秃顶的无趣大叔,而是一个具有梅林资格认证的、164级的大魔法师。



雅科夫在火车顶上吃力地站直身体,抵抗着刮过脸颊的寒风。诡狼群已经很近了,他可以在风中闻到那股腐尸一般的臭味。狼群的数量到底有多少,二十匹,还是三十?雅科夫判断不出来,但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抵御的。

然而,魔法师的工作不就是利用简单的技巧,化不可能为可能吗?

就目前而言,他并不需要清除每一匹诡狼,他要做的是让狼群远离火车,然后再联系附近的工会,让他们完成剩下的清理工作。

要达成这个目的,他只需要……

一个简单的空间魔法。

雅科夫伸出双手,将注意力集中在指尖,感受那种熟悉的、如同微弱电流通过的酥麻感,然后,像是要撕开眼前一幅肉眼看不见的幕布一样,硬生生将前方的空间撕出了一道裂缝。

咋一看没有任何变化,但如果看得足够仔细,就会发现,诡狼群和火车之间的空气,有某一处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扭曲,像是竖起了一道泛着微微涟漪的水墙。忽然,冲在最前头的诡狼,眨眼间凭空消失了,下一秒,火车另一侧的冰湖上方,大约五米高的空中,一头诡狼嗷嗷叫着忽然坠落,重重地落在冰面上。此时正值初冬,湖面的冰层尚薄,顿时被压得四分五裂,坠落的诡狼哀嚎着落入冰冷的湖水,没命地扑腾,但还没来得及把头探出水面,就被同样从半空坠落的同伴再次压入水中。

这就是雅科夫所说的“简单的空间魔法”。简单,但有效。

然而,撕开空间建立一条通道并不难,难的是让开口足够大以吞噬整个狼群,以及维持通道存在的时间。

即便是对雅科夫而言,也有点勉强了,他能感觉到指尖和膝盖在微微颤抖。

“厉害!”脚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叹,雅科夫措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脚下一抖,险些摔倒,张开的通道也因此产生了一点波动。

“你在这里干什么!”雅科夫几乎不用低头都知道,尤里偷偷跟在他后面爬到了火车顶上,此时正像只小猴子一样蹲在他脚边。梅林啊,他光是专注于手上的魔法就已经够呛了,现在还要分心跟这个熊孩子讲话!他简直恨不得把尤里从火车顶上踹下去。“我说了让你坐在座位上哪里都别去!”

感受到了雅科夫的怒气,尤里吐了吐舌头,缩起脖子小声顶嘴:“你老婆肯定也没少叫你别熬夜不然会秃顶,也没见你听话……小心!”尤里惊呼一声,心里一沉,明白自己真的闯祸了:因为雅科夫刚才分心,通道的入口产生了一瞬间的抖动,狼群中一匹体型特别大、似乎是头领的诡狼竟然趁着这个机会跃身避开了被撕裂的空间,瞄准了他们两人所在的车厢冲来。

“我来拖住它!”尤里几乎想都没想就说。他闯下的祸自然由他来弥补。

“你疯了!”雅科夫怒吼,“如果你这么急着害死自己,还不如现在就跳到铁轨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小孩子,他们既狂妄又愚蠢,让人无时无刻不为他们捏着一把汗,像是把心掏了出来拴在他们腰上一样。

“不,我不会死。”尤里此时已经趴在车顶边缘,做好了从下方的窗口翻进车厢的准备,“因为你会来替我收拾烂摊子。”

那一刻,尤里是这样确信着的。



尤里翻身跳进车厢时,那匹漏网的诡狼已经把前爪搭在了另一侧的车窗边沿,正嗷嗷叫着挣扎着往车厢里爬。

车厢里一片混乱,旅客们尖叫着往两头的拉门跑去。

尤里感觉双手在颤抖,手心和后背全是冷汗。说实话,他完全没想过该怎么办,但也不是全凭一时意气就跳进了车厢。大约再过半分钟,雅科夫就可以将整个诡狼群送进冰湖,所以,他只要想办法拖住车厢里的诡狼,撑过半分钟就可以了……

说着容易!可是到底要怎么做啊啊啊!!

男孩在心里抓狂地大喊,一边四下打量,慌乱地寻找能用的东西。他的视线落在了某个座位旁的一个水桶上,桶里还装着半桶脏水,大概是火车上的清洁人员拖完地板还没来得及倒掉,在这么慌乱的环境下居然没被人踢翻,也算是奇迹了。

尤里心中迅速形成了一个成功率怎么看都很低的计划,但这也是他目前能想出的唯一一个计划,所以他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干了再说。

这时,他忽然闻到一股恶臭,一阵劲风随之扑面而来。尤里来不及细想,凭着本能往一旁翻滚躲避,直接从窗边的小桌滚落到地板上。

身后一声狼吼。

尤里后脖的寒毛全竖了起来,恐惧一瞬间像电流一样流遍全身。他不用回头都知道,那匹诡狼就在身后。他听见前方不远处,有旅客大声让他快逃。但他不能逃,还不能。他几乎连滚带爬地起身,朝前跑了几步,伸手拎起了水桶,然后转身。

眼前的一切似乎变成了电影里的慢动作:身形巨大的诡狼从桌上跃起,朝他扑来;他迅速退后一步,把桶里的水往地上一泼;跃在半空中的诡狼落地,正好踏在水上。

就是现在!

周围的声音忽然褪去,尤里的耳内听不见游客们的尖叫和近在咫尺的狼吼,他只听见自己心脏猛烈跳动的声音。他蹲下身,双手往地上的积水一拍。水瞬间冻结成冰,将诡狼的四只爪子一起冻在地上,邪恶的生灵顿时动弹不得。

诡狼的血盘大口就在尤里眼前。这时他才看清对手的样貌:浑身上下覆盖着黑色的毛发,但没有任何美感,只令人感觉到肮脏和厌恶;血红色的双眼像两团火焰,似乎会将任何与之对视的生物的灵魂烧成灰烬;刺鼻的腐肉恶臭弥漫在四周的空气中,令人作呕;张开的大口中,粘稠的口水正往下滴落,黄黑色的尖牙随时会刺入尤里的喉咙。

男孩的对手显然不打算乖乖投降,愤怒地甩动着身躯,试图挣开禁锢着四肢的冰块。尤里咬牙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指尖,不仅将地上的积水,同时将四周空气里的水气也集中在诡狼的四只爪上,全部冻结成冰。

时间大概只过了十秒,但这毫无疑问是尤里有生以来最漫长的十秒。他从来没试过将体内的魔法使用到极致,直到这时他才知道,超出负荷使用魔法竟然如此痛苦。内脏像是被火烧一样疼痛,喉咙被看不见的手牢牢扼住,几乎无法呼吸,视线越来越模糊,一滴温热、鲜红的液体从鼻腔滴落在手背,然后又是一滴……

尤里不知道在使用魔法的过程中流鼻血代表了什么,但肯定不是好兆头。

我大概要死了……男孩悲哀地想,被诡狼咬死,或者因为魔法使用过头死掉。太可惜了,我连莫斯科长什么样都还没看到。雅科夫大概会气得暴走……

尤里在痛苦中合起双眼,不情不愿地准备迎接死亡。

“孩子,干得漂亮。”

尤里感到有一只宽大温暖的手掌贴在了自己背上,传入耳内的声音很陌生,但令他莫名地安心。

紧接着,一股力量霸道地窜入了他的身体。


TBC


=========================


欢迎加入尤里家长群593808804





评论(13)
热度(113)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