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AU】【尤里中心】魔法师的学徒 (03)

* 目录:01  02  03  04

* 久等了!这篇au将会在下个月cp上变成实体本和大家见面,希望作者不窗!!【欢迎催更QAQ


==================================


尤里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

内脏的痛楚一瞬间消失了,空气争先恐后地涌进肺部,视线重新变得清晰,更妙的是,刚才身体内部仿佛一间被搬空的公寓一样空虚得难受,现在一下被填满了,魔法像高峰期从地铁下车的社畜一样从指尖涌出。

冻住诡狼四只爪子的冰块突然像有生命一样,沿着它的四肢以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往全身蔓延,一转眼,浑身漆黑的邪恶生灵就变成了一座冰雕。然而这还不是魔法之曲的最后一个音符。精致得几乎能看清每一根毛发的冰雕瞬间炸裂,四散的冰晶在透入车厢的阳光映照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仿佛每一块细碎冰块中都蕴藏着一个小小的宇宙。

尤里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魔法。美丽,而且致命。

“孩子,干得漂亮极了。”

贴在尤里后背的温暖手掌随着话音移开,充盈在男孩体内的奇异力量也随之消失。突如其来的失落感令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不满的抗议,随即仰头朝后侧望去,站在身后的,是一个身形修长的银发男子,左侧刘海很长,几乎遮住了眼睛,但无法遮掩他面容的俊美,反而强调了他脸部曲线的精致,卡其色的毛呢长大衣,松松挽在脖子上的黑色毛线围巾,身上的衣着简单但富有品味。

哦,这不是真的……尤里一时间无法决定是惊喜地大声尖叫,还是激动地跳窗,因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

“天啊,他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四周窃窃私语的人群已经将答案说了出来。

维克托似乎已经习惯了人群的围观,毫不在意地朝四下挥手微笑,一边朝人群打招呼一边说:“大家好!无论是拍照还是签名都可以哦,不过请排队。”

这时,雅科夫有些吃力地从车窗跳进车厢内,视线第一时间落在依然呆若木鸡的尤里身上,随即几个箭步来到男孩身边,一把拉过他,不满地训斥道:“你看你给自己惹了什么祸!你现在还活着简直是梅林的慈悲,要是出了什么差池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坨诡狼粪便在给不知道什么花花草草提供营养了!嗨呀你个臭小孩怎么还流鼻血了!”雅科夫絮絮叨叨地说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不太温柔地擦拭着尤里鼻孔下方的血迹。

尤里从震惊中挣脱出来,随即试图挣脱雅科夫的钳制以及手帕攻击。说真的,他已经不是个小孩了,不需要被人一边念叨一边用一条土里土气、沾满雪茄味和大叔臭的手帕在众目睽睽下擦鼻涕,尤其是,当着维克托的面!

“Ciao,雅科夫。”维克托显然觉得化身奶爸的雅科夫十分有趣,笑盈盈地朝他挥手问好。

“啊,你怎么在这里!”直到这个时候,雅科夫才非常不情愿地承认了维克托的存在,用仿佛含着一颗酸柠檬的口气说道:“你又偷偷摸摸去跟哪个情人见面吗?既然在火车上,怎么不来帮忙!”

“我帮忙了……”维克托苦着脸略显无辜地回答,“我……”

但他接下来的话被猴急的男孩打断了。“雅科夫,你认识维克托!?”尤里急哄哄地问。

雅科夫脸上的表情如同刚被硬塞了一口过期奶酪,“……岂止是认识,他是我的学生。”

“欸?!!!!”尤里急切地将视线转移到维克托脸上,试图在那张俊美的面孔上找到肯定的回答。

“没错,”维克托将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语气轻松地回答:“我还在预备学院的时候,雅科夫就是教我魔法理论的老师。我毕业之后,他还收了我当学徒。不过,”银发男子有些浮夸地大声叹了一口气,“他好像不太喜欢承认这个事实。”

“因为我不记得我带出来的任何一个学徒,跑去当一个表演魔术把戏的街头艺人!”
“雅科夫,”维克托微笑着耐心解释,“我说了很多次,我早就不在街头表演……”

维克托的话再一次被金发男孩打断,“魔术把戏?!!街头艺人?!!”尤里瞪大双眼,仿佛雅科夫刚刚宣布最爱的艺术作品是《海绵宝宝》。“雅科夫,你的脑子被伏特加泡了才会说出这种话!维克托创造出来的是完完全全的艺术!不对不对,应该是奇迹!!”男孩挥舞双臂,试图用不明所以的动作加强话语的可信度,“你看过他在拉斯维加斯的表演了吗,他的魔法造出了在天上飞的冰龙!”

尤里从未试过这么迫切地想要说服一个人。雅科夫怎么能说维克托的表演是“魔术把戏”?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维克托的冰上奇幻秀》,他创造出了最狂野、最不可思议的梦境,简直就像同时观看一百场迪士尼焰火。当然,尤里并没有现场观看过维克托的任何一场演出,他只能用自己那台破旧的老电脑在YouTube上看现场观众偷拍的视频,当也足够让金发男孩沉醉不已,想象一下如果身在现场……

维克托明显觉得尤里奋力为自己辩护的样子有趣得很,笑眯眯地背着双手,看得饶有兴致,就差坐下来切个瓜再喝口茶。但雅科夫并不这么想,正在用要把眼珠子翻进头盖骨里的气势翻白眼,说:“我承认他是个魔法天才,正因为如此,他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更有用的人!”

“哦雅科夫,”维克托苦笑着说,“用魔法给观众带来微笑,也没什么不好嘛。”

“呸!你丫才不在乎什么‘观众的微笑’,你只是享受他们朝你欢呼膜拜。”

周围的人群开始窃窃私语:

“啧,我真是听不下去了!这个糟老头怎么能这样说维克托……”

“就算他是维克托的老师也无法原谅!”

“他知道维克托有多努力吗!”

哦真是好极了,我现在正巴不得和一群维克托的狂热粉丝开嘴炮呢。雅科夫愤愤地想着,又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头上的植被最近开始呈现颓势,他现在肯定已经抓狂地揪住了头发。

“走吧孩子,”年长的魔法师一把拽住尤里的胳膊往车厢的一头走去,“我们要马上通知附近的魔法师工会。”

“不!”尤里甩开雅科夫的手,毅然决然地来到维克托面前,然后朝他伸出右手,“我是尤里·普拉赛提,马上要去莫斯科入读预备学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三年后等我毕业,我要成为你的学徒!”尽管说得掷地有声,但如果看得仔细就会发现,男孩的右手在微微颤抖,左手紧紧握成拳头,指关节都发白了。

维克托注意到他用的不是请求的语气,而是命令。少年人特有的张狂吗?维克托喜欢这种特质,令他联想到各种美好的事物。于是,银发男子微微弯下腰,握住了男孩伸出的右手,郑而重之地回答:

“好,一言为定!”

 

 

第二天,全俄罗斯的各大报纸,头版头条都被维克托、雅科夫和尤里的大幅合照占领了,《“奇迹的创造者”,魔法奇才勇救火车乘客!》,类似的标题仿佛在扯着嗓子朝读者的耳朵嘶吼。这条新闻是如此地吸引人眼球,以至于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报纸的某个角落,还有一条地区新闻报道了,在尤里他们遭遇诡狼群的那座雪山上,一座具有六百年历史的修道院遭遇了火灾,藏书馆被烧成了一片焦土……


tbc



评论(11)
热度(90)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