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一个神烦又有病的脑洞(心理医生尤西斯X内科主任马奇亚斯)(更新至20161118)

*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赶稿期间就特别喜欢开脑洞,而且是又臭又长的脑洞

* 只是脑洞!!脑洞!!!不是成品文!!!!

* 直接把群里的直播记录复制黏贴出来,可能比较乱,反正也就随便看看


============================


我最近一直在看那个俄剧 实习医生


所以这个脑洞是心理医生二少x内科主任副班


故事自然是发生在一个医院里,副班是那里很王牌的主任医师,就是那种,你一进医院就能在专家照片墙上看见他,照片特别大张,贴在最高的地方,简介文字多到可以凑合当短篇小说看的那种牛逼医生


但是副班很不满意,因为和他的照片并排的,是二少的照片,而二少是一个心理医生


副班非常看不起心理学,不承认那是一门系统的、有理有据的医学,觉得那都是骗钱的,一群臆想自己心理有病的人躺着吐黑泥,然后所谓的心理医生在一旁听着,嗯嗯啊啊地应几句只要发声系统没毛病的人都会讲的话,然后收患者一大笔钱


副班认为有病就应该吃药,吃药不能好,就打针,打针还不能好,那就开刀,靠所谓的心理辅导是不能好的!心理医生之所以能治好病,说到底还是靠精神科药物,而那些药,内科医生也有处方权可以开!所以心理医生,换言之也就是二少,是没有存在价值的!更谈不上和他并排在医院的专家墙上!


可惜医院的院长不这么认为,所以二少和副班的大幅照片,就一直并排在医院的专家照片墙上,顺便一提,院长是艾玛


副班作为内科主任,除了救死扶伤,还要带实习医生


最近几个月副班压力非常大,心情非常不好,因为今年的四个实习医生,糟糕极了,如同世上所有的老师一样,副班也每年都要说一次【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但今年这四个毫无疑问真的是最糟糕的


对,这里的二副都是中年男人了


说回四个实习生,虽然我觉得他们没多少机会出场,但还是说一下吧


分别是里恩,库洛,菲和艾略特


库洛不用说,基本是个混日子的,混日子的程度令副班怀疑他是不是出卖了色相才得以进入实习期的


库洛给病人看病一般分三个步骤,第一,“你哪里不舒服”;第二,“你觉得你得了什么病”;第三,“里恩你觉得这个人得了什么病,该怎么治”


艾略特比库洛好一点,起码他作出的诊断都是比较靠谱的,但他的缺点是非常不自信,明明已经得出正确诊断了,但还是要给病人开一大堆不必要的检验项目,验血验尿验屎外加全套CT什么的,所以经常被病人投诉乱收费乱开检查项目


每次被人投诉了都要副班背锅


然后里恩是四个人里面最聪明医术最好的,但是因为太过热心肠,经常上着上着班不见人了,逼得副班开全院广播找人,最后发现他要么在急诊室帮忙包扎或者帮电工换灯泡或者在后勤洗白大褂,最离谱的一次是开车送一个出院的孤寡老人回家


至于菲,在她不躲起来偷懒睡觉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可惜有一半以上时间她都在睡觉,醒着干活的时候,又经常因为对病人太冷酷,被投诉


病人:医生,我可不可以不打针?

菲:可以。我把你从窗口扔出去,保证你以后都不用打针了


副班每天光是工作就已经够累了,还要无时无刻冲这四个实习生发火,还要抓住每个机会和二少斗嘴,再加上没有什么性生活,压力非常非常大


然而这四个实习生日子也不好过,因为每天都被副班吼,也蛮苦逼的,所以经常上班时间摸鱼跑去二少的科室,向二少哭诉


因为他们一来哭诉,二少就能听到很多针对副班的吐槽,还能掌握不少副班的黑料,所以他十分欢迎,因为他病人其实不多,所以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等实习生过来吐槽副班,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话说有一天,艾玛把二少叫到院长办公室,跟他讲,现在有一个病人,是卫生部门某个大官员的亲属,得了心理病,你是我们医院的王牌心理专家,这个病人我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表现,不然我们医院下次评定可能就会遭殃


然后艾玛就去档案柜里找病历,找了一会儿说,哎呀糟了,刚才马奇亚斯过来从我这里拿了几份病历,可能错手把那个病人的病历也拿走了,你赶紧去他办公室把病历拿回来,一定要亲自去,这是涉及病人隐私的,马虎不得


二少心想,你真是会没事找事,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那个四眼一碰面就吵架


但是毕竟是院长命令,所以他就去了,在内科的医生休息室里碰到正在偷懒打游戏机的库洛,二少问库洛干嘛不干活,库洛很悲催地回答说,因为刚才他送9号病房5个病人的尿检样本去化验室的路上,只顾着偷看路过的女病人的胸,摔了一跤把尿液全打翻了,副班大发雷霆,罚他蹲在地上用抹布擦干净地板,然后在休息室反省,晚上值夜班


库洛大大一边说一边拉着二少的白大褂抹眼泪吐槽,今天副班火气特别大,刚才差点让他舔干净地上的尿液,简直是法西斯


二少很正经地回答,他这种现象在医学上称为经前综合症


库洛听了就很猥琐地嘿嘿嘿笑,然后告诉二少,副班发完火就把自己关进办公室,还专门叮嘱说除非有病人马上要死了,不然一个小时内不准来敲他的门


二少心想,上班时间躲进办公室里一个小时,肯定不是喝酒就是看奇怪小电影,我现在去找他说不定能挖到他的黑料,再说了我是有院长命令在身的,怕他有牙哦


于是二少心情很愉快地到了副班办公室门口,门口不敲,直接推门进去大声问,雷格尼茨,把我的病人的病历还给我


这时,不仅办公室里的副班吓了一跳,看清楚副班在干嘛的二少也吓了一跳


副班把白大褂脱了,衬衣袖子挽到肩膀,用止血管扎住上臂,在给自己静脉注射


看见二少突然冲进来,他吓一跳说,卧槽你干嘛不敲门!吓得我针头都差点断在肌肉里了


他虽然看起来吓一跳,但是并不慌乱,还很淡定地继续打针,好像给自己注射的只是普通维生素一样


但是二少知道他注射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药剂,因为他第一时间关上门然后去看副班桌上的空药瓶,发现药剂瓶上根本没有标签,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药


二少立刻很严肃地质问他注射的是什么,当然,这个时候二少心里想的是某些违禁药


但是副班很淡定,还有点自豪地回答


这是我的独门配方,同时具有镇静和亢奋精神的功能,可以让人心情平和的同时保持脑子的高速运转,最妙的是,没有药物依赖性,就是起效比较慢,要差不多一个小时,我还在改善起效时间


二少听得一脸懵逼,心想这个人真的是脑子有问题


二少问他,这种药经过临床试验了吗你就敢往自己体内注射?


副班很自豪地回答,我已经在小白鼠身上试验过了,效果十分安全,至于人体临床试验,我不就是吗,你看我已经收集了这么多数据。说着他就从抽屉里拿了一大叠报告书出来


还非常洋洋自得地损二少说,像你这种搞心理学的,肯定不懂的吧,这种精密又科学的研究数据


二少心想你是智障吗我也是拿医学博士学位的好吗。。。然后他仔细看了副班那堆数据,的确从数据上看,这个药剂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是实验样本只有他一个,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然后二少就懂了


其实副班根本不打算将这个药剂用在病人身上,他就是压力过大,实在没办法了只能靠药物舒缓,但是又说服不了身为医者的职业道德,才故弄玄虚搞那么多数据分析出来自欺欺人,严格来说,他现在这种状况跟吸毒没什么分别


讲真,二少不想管副班的闲事,但他毕竟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心理医生,一下职业病发作,很自然地往副班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坐,就开始引导副班把心里的压力抒发出来


当然,他用的不是平时跟病人沟通的那一套,因为他知道副班一听就会知道他在干什么,所以二少就用平时跟他斗嘴的那种语气,跟副班交流


类似,我说怎么一进来就闻到一股怪味,原来是你的脑子终于腐烂了呀,说说看吧,你最近有什么不高兴的,让我高兴高兴


就这样聊了将近一个小时,二少大概知道了,副班心理真的很有问题,压力很大无法舒缓,还有点躁狂症,已经不是光靠心理治疗就能解决问题的程度了,但是药物治疗,肯定不能靠副班那个自制的毒品


不过二少也有点佩服副班自己搞出来的那个药,真的一个小时之后明显看得出来他的精神状态平稳了很多,同时说话条理也很清晰,不像是平时那些注射了镇静剂或者磕了药的人


聊完之后,二少想起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就找副班要病历,然而两个人找了半天也没发现院长说的那个病人的病历


二少没办法,只好回去找艾玛,不过他一离开副班的办公室,马上明白,自己是被套路了


一气之下直接杀到艾玛办公室,进去就说,你是故意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卫生部官员亲属的病历,仔细一想,那个人不可能瞒着你自己做药剂,他用的都是精神科管制药物,医院全部有记录的,所以你肯定知道他在给自己注射没经过临床试验的精神科药物


然后你一边顺着他的意,一边想办法套路我让我给他治疗


艾玛一脸淡定,谜之微笑着回答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放着他不管,毕竟你也是发过希波拉底誓言的


二少一脸不屑,说,我管不了,你知道那个人跟我一见面就吵架,这个医院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心理医生,你找别人吧,然后给他放假让他回家好好吃药配合治疗


艾玛十分苦闷,说,如果他愿意放假我早就给他放了,他跟我说,我告诉你一个医学秘密吧,病人不治疗就会死,我要是放假了,内科病房里的病人怎么办,交给那四个单细胞生物吗,那还不如直接用机枪把病人全都突突死


二少依旧不以为然,说,就算我想管,也得病人配合治疗啊,还有,你别想用奖金来诱惑我,我不缺钱

二少的确不缺钱,本来心理医生收入就高,他又是富二代中的战斗机,每天开个跑车上下班,医院钻石王老五排行榜蝉联五年冠军


我必须为他澄清一下,他其实蛮受欢迎的!毕竟在医学界很有声誉,工作很负责,经常发表有分量的论文也救回了不少病危的病人,带实习生也有一套方法,脸也算长得不错,刚进医院的小护士啊实习生啊或多或少都对他有点crush


就是近年来不知道为什么脾气越来越暴躁,手下的实习生个个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再加上这么多年来都像块顽石一样没听说过跟谁有过绯闻,渐渐变成了医院里跟本攻不下也没人想去攻略的堡垒


说回二少不受艾玛的糖衣炮弹,不打算继续为副班治疗


艾玛当然知道区区奖金引诱不了他,淡定一笑,说,昨晚你哥给我打电话了


果然二少一听,脸色马上变了;讲真,他自己有钱有颜有才,没什么好怕的,唯一怕的就是他哥


因为怎么说呢,二少这个人啊,也是有点心理病的,而且他自己也知道


因为小时候母亲被抛弃,从此对爱情啊婚姻啊都非常抗拒,可以说是性冷感,不仅对谈恋爱毫无兴趣,就连ons都懒得去试,导致大少十分担心自己亲爱的弟弟会孤独终老


本来二少执意要读心理学,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心理有问题,希望靠自己可以找到治疗方法,没想到读来读去,越读越觉得自己没救了,索性放弃了治疗


所以艾玛一说大少给她打电话了,二少立马很头痛,就问她我哥跟你讲什么了


艾玛很无辜地回答,没什么特别的呀就老一套咯,问你在医院工作顺不顺利,最近有没有约会呀之类咯


二少问,那你怎么回答


艾玛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说,我说我在忙工作让他今晚再打给我,所以我会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就看你咯,顺便一提,你哥好像打算给你安排相亲呀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相亲对象是我呀,哦呵呵呵呵呵,所以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心爱的马奇治疗心理病呀


二少头痛得不行,只好实话实说,不是我不想给他治疗,是他根本不可能配合我的治疗,你说我该怎么办


总之后面就是二少答应治疗副班,班长说具体怎么让他配合就由我来安排


然后班长一开始说的所谓卫生部高官的亲属,说的就是副班


本来她还犹豫要不要告诉二少


结果二少说,我早就知道了


我想想后面发生什么事好


说到艾玛私下和二少交流,问他副班的心理治疗,第一步该怎么办


二少就实话实话,副班现在的状态其实也没有太糟糕,起码有十几套方案可以帮到他,但是无论那一套,都需要他配合,所以第一步还是要先跟他打好关系,让他对我有一定的信任


二少这么说的时候,一脸的嫌弃,好像被迫吃过期奶酪一样


艾玛听了,马上说,那正好,我们医院下周有个活动,要安排几个专家到儿科,和在那里住院的小朋友玩耍,打造我们医院儿科既专业又亲切的形象,你就跟副班两个人去参加这个活动吧


二少听完,更加嫌弃了,一字一句地问艾玛,你的意思是,我下周要跟那个四眼,去儿科当奶爸,我现在选择跟你相亲,还来得及吗


班长慈祥地微笑着回答,说得好像我很想跟你相亲一样,赶紧去吧,他现在注射的频率越来越高,迟早要把脑子搞坏的


其实最近二少有特意去找那四个实习生,了解一下副班的近况,越来越觉得那个人脑子的确很有病,钻牛角尖,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要求过高,难怪一肚子压力,仔细想想如果他不是靠注射药剂缓解压力,估计已经重度抑郁了


说着就到了去儿科和小朋友搞活动的日子


二少和副班都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本来想着儿科住院部的小朋友,很多都是有先天性缺陷,来医院做手术的,比如心脏有问题之类的,估计不会特别闹腾


结果他们还是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不闹腾的小孩


再加上当天还有不少家长在场,他们只能陪着笑脸,跟小朋友玩游戏,画画,还要应付家长的问长问短


半天的活动结束后,两个人的白大褂都是皱巴巴、沾满了熊孩子的眼泪鼻涕、蜡笔果汁雪糕污迹,头发上粘着彩带闪纸,像两具丧尸一样从儿科住院部走出来


二少自然回自己科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副班居然跟着他回去心理诊疗科,一进去就摊在二少的诊疗椅上


说到二少和副班在儿科住院部被蹂躏一番之后


副班跟着二少回去心理科,瘫在二少的治疗椅上


二少忍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在我这里干什么,回去你自己的科室啊


副班非常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不行啊我现在又累心情又差,如果回去对着科室那四只草履虫,我怕我会忍不住用汤勺把他们一个个谋杀了,反正你也是闲着,让我在这里躺一下吧,大不了我付你钱,说吧你一个小时多少钱


二少心想,为什么听起来好像你要嫖我一样


因为二少不说话,副班就当他同意了,在那里躺了一会儿,忍不住说,没想到啊你这张治疗椅真的特别舒服,跟一般的沙发完全不一样


二少说,这还用说吗,这可是正经的医疗器械,跟你们内科的灌肠器什么的是一个级别的东西,你不要把它跟宜家家具相提并论


副班立马吐槽,你能不用灌肠器作比较吗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好像躺在一个巨大的灌肠器上一样了


二少见副班居然能好声好气跟他吐槽,不由得感叹院长果然挺英明,安排他们两个人去儿科,一起经历过苦逼事之后,关系的确稍微缓和了一点


然后二少心想,既然你都自己躺平了,我此时不上,简直说不过去啊


于是他就开始转弯抹角地给副班做心理辅导


不过他们这次心理辅导进行得并不顺利


才开始了没多久,院内广播就在喊副班让他赶紧回内科,新收了一个重症病人


于是副班就回去内科了


然后过了一周,这个重症病人死了


但其实副班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病人救不回来,所有的治疗也都只是做给家属看的心理安慰而已


但是四个实习生是第一次经历自己的科室有病人去世这种事情,心情都很低落


不过四个人里面,里恩是医术最好也是最明白的,所以他多多少少判断出来这个病人其实没有痊愈的希望,于是,当其他三个人在医生休息室里失落的时候,他偷偷地找到副班,问他


主任,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病人是救不回来的


副班反问他,救不回来难道我们就不救了吗,难道我们告诉病人家属,你的亲人已经没救了带回家好吃好喝伺候着早日准备一口漂亮棺材,是这样吗


里恩被他说得没法回答,副班看了他很久,然后跟他说,以后你就会习惯了,当医生不仅是救人,有时候我们还不得不做行刑者,只是我们的判断会决定病人是凌迟死还是痛快地一枪毙命


里恩发现,副班这么说的时候,垂下来的手有点发抖,副班发现里恩注意到他的手了,赶紧把手揣进白大褂的衣兜里,然后像平时一样冲进休息室,朝里面的三个人吼,你们三个下班了为什么还留在医院浪费电!你们白天谋杀病人还不够,下了班还要跟那些可怜人抢空气吗!赶紧滚回家不然我就留你们下来值夜班


那天晚上,副班失眠了


躺在自己床上怎么都睡不着


然后他就做了一件,可能会后悔一辈子的事


他大半夜开车回医院,找到后勤值班的人


跟那个人说,自己白天把一个病人的病历忘在心理科的科室里了,这份病历很重要,性命攸关,让那个人赶紧把心理科的钥匙给他


因为副班是内科主任,在医院声望超级高的,所以对方根本不怀疑,直接就把门钥匙给了他


副班开了心理科的门,往那张治疗椅上一躺,果然秒睡了


他本来想的是,按自己的生物钟,早上7点肯定会准时醒过来,然后就溜出去在医院外面的咖啡店吃个早餐等到上班时间再假装自己是从家里过来的就可以了


没想到,到了早上九点,二少来上班,一打开科室的门就看见副班躺在治疗椅上睡得像死了一样


二少第一反应是去翻科室里的垃圾桶以及地板,看有没有用过的针筒和空药瓶


发现没有,才稍微放心


神奇的是,二少这样乒乒乓乓翻了一轮,副班居然都不醒,如果不是看见他胸口有在起伏,二少差点要给他做心肺复苏了


二少想了想,觉得以副班的心理状态,睡眠质量能有这么好实在不容易,索性就让他睡,还特地让护士把预约在上午的病人都推到11点之后


然后他就一边在电脑上玩扫雷一边等副班睡醒


没玩多久,库洛就甩着小手屁颠屁颠地来了


一进门就兴高采烈地跟二少说,跟你说件我们主任的大黑料!他今天居然迟到了!现在都还没来!


二少很无语,指了指还在睡的副班


库洛看了看副班,然后看了看二少,再看看副班,再看看二少,又看一眼副班,再看一眼二少,最后问


你昨晚在这里把我们主任睡了呀?


二少看着库洛那副八卦嘴脸,忽然很明白为什么副班经常说想用汤勺谋杀实习生


二少就很严肃地跟库洛讲,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假装刚才什么都没讲过,回去你们科室该干嘛干嘛去;第二,我把你以前在我这里吐槽你们主任的录音拿去院内广播那里播出来


库洛立刻很识相地开始装傻,啊咧我怎么在这里我明明是要去巡病房的呀我不打扰您工作了阿尔巴雷亚主任如果您看见我们科室主任麻烦您告诉他我们在找他


库洛走之后,二少看见副班居然还在睡,简直恨不得拿台灯砸他,心想,这人简直是我命中的灾星,我现在不仅变成他的主治医生还要义务帮他带实习生


结果,一直到十点多,副班才醒


醒了之后坐在那里,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表情


二少从显示屏后面探头出来,问他,你昨晚睡得好不好啊睡醒了还不打算走是想让我再去打包一份早餐放在银托盘上送到你面前是不是


副班一看时间,再看看二少,尴尬飞了,简直想当场自杀,坐在那里哼哼唧唧半天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四肢僵硬地站起来,同手同脚地朝门口走


二少很辛苦地忍住笑,从抽屉里翻出来一把诊室的备用钥匙,丢给副班,说,如果你下次还打算半夜溜进来睡觉,第二天早上起码帮我买份早餐吧


副班没想到二少不仅不计较,还主动把诊室钥匙给他,更加无地自容了,很想说谢谢又说不出口,只能站在门口哼哼唧唧


二少看他还不走,就问他,你拿了我诊室钥匙还不够,还想要我家的钥匙吗,对不起我跟你的关系还没发展到这一步,起码要先一起吃顿烛光晚餐吧


副班立刻骂他,你神经病啊!然后逃也似的跑了


二少严肃地思考了一下,忽然担心搞不好副班说的没错,自己真的有神经病,因为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想问副班下班有没有时间可以一起吃个饭,二少吓得不轻,赶紧从系统里调出几份“精神疾病自我评估表”认真地做了起来


至于副班,这天反而过得很正常,像往常一样查房看病骂实习生,直到下班开车回家的路上,才忽然醒悟,卧槽早上尤西斯跟我讲的那句话,是在跟我调情吗?!因为太过震惊,他险些闯了红灯


========更新至20161108===========


在接下来将近一周时间里,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两个人居然一次都没再碰过面


艾玛一看情况不妙,副班每天在医院黑着脸,把儿科的病人吓哭了好几个,眼看快要压力爆表又要给自己打针针了,她赶紧找到二少,问他,说好的心理治疗呢


二少赶紧装无辜,说,没办法啊我跟他最近根本没碰过面我总不能没事就跑去内科找他,问他今天心情好不好呀不如我们来一发心理治疗吧


艾玛回答,你有困难你早说啊组织一定会全力协助你的


二少心想,你说话的语气怎么那么像婚姻介绍所的?到底是安排心理治疗还是安排相亲…………


艾玛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给二少,说,正好下周有个医学会议,要去外地出差三天,我们医院有两个名额,就你们两个去吧,好好培养感情,不要辜负了组织对你的期望


二少心里非常卧槽,心想,我这算不算是为医学献身……


果然到了第二天,医院就贴了全院公告,说要派二少和副班代表医院去xxx地方参加一个为期三天的国际医学会议


到了出发那天,两个人像奔赴刑场一样到机场坐飞机,气氛十分僵硬,整个飞行过程中一句话都没有


到了开会的地方,第一件事当然是去大会安排的酒店check in


副班一想到可以check in,心情就十分轻松愉快,觉得终于可以摆脱二少了,因为他收到通知的第一时间就是去院长办公室找艾玛闹,坚决不同意跟二少一起出差,但是艾玛态度也很强硬,说没办法名单已经交上去了没法改,唯一可以帮忙的,就是为他们争取两间单人房


当然,艾玛也是这样跟二少保证的,一定让他们住两间单人房


所以他们就很开心地去前台check in,结果前台妹子核对了他们的资料后,笑眯眯地递给他们两张房卡,说,你们预定的是一间标准双床房


副班赶紧跟前台妹子说不不不你搞错了我们订的是两间单人房


妹子反复核对了记录,说,你们订的就是标准双床房,而且我们现在单人房已经订满了没法帮你们换


二少一听,立刻觉得自己又被艾玛套路了,赶紧打电话给她,威胁说如果不安排他们住单人房他就立刻买机票回去


没想到艾玛听了也很懵逼,说自己报上去的资料的确是帮他们争取到两间单人房的


于是艾玛就先安抚了副班和二少的情绪,然后各种打电话跟会议组织方以及酒店沟通,最后发现,艾玛是无辜的,出错的是酒店


于是前台妹子就很抱歉地跟副班他们讲,现在的确没办法帮他们换单人间了,但是酒店方面为了表示歉意,可以免费为他们升级豪华蜜月双人大床房,附赠玫瑰花和香槟


副班听了立刻狂躁症发作,差点在酒店大堂暴走,幸好二少从后面架着他把他拖进了电梯,不然就要造成血案了


最后经过协调和沟通,得出的解决方案是,酒店给他们房间提供一个屏风,把他们两张床隔开


但是这个该死的酒店还是不依不饶地,给他们送了玫瑰花和香槟


晚上他们一起出席完欢迎晚宴,副班的气还没消,尤其是当他回到房间,发现二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居然把酒店送的那束玫瑰花,插在花瓶里摆在副班床头柜上


副班自然气得要死,二少一脸无辜地拿了换洗衣服进浴室洗澡了


副班坐在床上看着那束玫瑰,越想越气,把玫瑰全撕成一瓣一瓣,准备丢进垃圾桶,想想觉得不解气,就隔着屏风,把撕下来的玫瑰花瓣全丢到二少床上了


二少洗好出来,副班立刻抓起自己的换洗衣服躲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想象二少看见自己床上全是玫瑰花瓣暴跳如雷的样子,觉得心情十分舒爽


没想到他洗好出来,发现二少那边安安静静,甚至把床头灯都关了,好像已经睡了的样子,似乎对副班的恶作剧毫不在意,副班自觉十分无趣,只好悻悻地收拾好东西,躺床上拿个平板上网下棋


下着下着,还差几步就能把对手将死的时候,忽然有片玫瑰花瓣飘到他的平板上


副班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差点吓死


二少居然站在他自己的床上,在屏风上方只露个头,面无表情,像个花童一样一把一把地朝副班丢花瓣


在房间昏暗的灯光下,场景十分诡异


副班气得把平板一扔,跳起来指着二少鼻子骂,尤西斯你几岁了敢不敢不这么幼稚


二少不回嘴,直接唰地丢他一脸花瓣


于是副班决定直接还手,也站在自己床上,拣二少丢过来的花瓣丢回去


一时间,房间里花瓣飞舞,不得不说,颇为浪漫


两个人很幼稚地丢了一会儿花瓣,副班丢在床上的平板嘟嘟嘟地响了警告音,副班赶紧喊停火,然后抓起平板一看,果然是因为他只顾着和二少斗气,忘了还在下棋,现在因为超时,他被系统判为输棋了


二少看副班因为被判输棋很懊恼的样子,不屑地说,别想着怪我哈,我看以你的智商就算继续下也是要输的


副班不服,说,别装的好像你懂下棋的样子,我刚才还差几步就将死对手了


二少继续不屑,说,我学会下国际象棋的时候,你可能还穿着开裆裤画蜡笔画呢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两人自然一言不合就下起棋来,二少拿了自己的平板,两人坐在自己床上,在游戏平台上开了个房间,开始厮杀起来,还约定输的一方负责扫干净地上的花瓣


下了一会儿副班觉得有点口渴,想起酒店送的香槟,觉得不喝白不喝,同时又不屑得跟二少开口说话,直接在游戏平台上给二少发信息问他要不要喝香槟


二少居然很配合地也在游戏平台上给他回信息说要喝,然后副班就去把香槟开了,隔着屏风递给二少一杯


那天晚上两个人就在同一间酒店房里,隔着一个屏风,一人拿个平板电脑联网下棋,也不开口说话,但是在游戏平台上互发了两千多条信息,还隔着屏风互相递香槟


居然不知不觉下了一个通宵,然后正好是平手,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决定谁也不去管地上的花瓣,各自无言地洗漱完,就去出席当天的医学会议了


两人都不知道的是,那天在酒店的清洁阿姨当中,流传开一个故事,说xxx号房的两个男人,很有情趣,晚上撒了一地玫瑰花瓣,还在床上喝香槟


========更新至20161111===========


说到他们丢完玫瑰花,下了一通宵的棋,第二天直接就去开医学会议了


这天他们基本没见面,因为两人的领域不同,所以在不同的会议室,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都在别人上台发言的时候睡着了


【既然没啥特别的索性就拉一下进度条吧


咻的一下我们就来到了会议的晚宴


晚宴上,这两个人也像故意的一样,绝对不走近对方的方圆五米之内


但是,到了快结束的时候,二少正拿着自己的香槟站在餐桌旁边研究,那里的生蚝吃了会不会拉肚子,忽然看见副班脸色凝重,甚至有些慌张地走过来


副班一走近,就拽住二少胳膊,说,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对你说这句话但是现在不说不行了


尤西斯,请你帮我一个忙


二少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说,如果是想问我借钱,我的利息很高的


副班回答,呸呸呸!谁要借钱了!我想说的是,刚才有人给了我两张艺术展的门票,看样子是想明天约我


二少也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眼科医生,如果你打算找人帮你诊断一下那个人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才看上了你,你就找错人了


副班似乎真的很着急的样子,都懒得回嘴了,说,我没时间跟你斗嘴,那个人马上要走过来了!!


二少很困惑,问他,你到底在急什么,有女人看上你不是挺好的,正好你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而且,有人约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副班一脸快哭的样子,对二少说,问题是,是个男的……


二少一下爆笑,很不优雅地把喝到嘴里的香槟又吐回杯里,然后强忍着笑问副班,男的你不行啊?


副班想了一下,很老实地回答,也不是完全不行,关键是,这个人我不行!不是我杯茶!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你帮我演一下,就说明天我跟你有约了


二少很好奇,到底是被谁看上了才这么慌张,就问副班到底是谁,副班很紧张地回头,然后偷偷指了一下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正往他们这边看的男人


二少看清楚副班说的是谁,差点忍不住笑到飙泪


副班也算挺高的了,但是那个男的比他还高一个头,而且特别虎背熊腰,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各个方面的尺寸都比副班大好几个码


二少正笑得很开心的时候,那个人就向他们走过来了,副班一看急得要死,剧本都还没对好就要开始演了吗,尤其是,二少还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然后对方走近了,低下头向副班说话,意外地声音很温柔,语气也很温文尔雅,他问,dr.雷格尼茨,我刚才的邀请,你的答复是?


副班立刻朝二少使眼色,没想到这个混蛋一脸“我认识你吗”的样子,背着手站在旁边看热闹,副班只好自己演下去,非常僵硬地回答,那个……其实我对艺术挺感兴趣的,但是,就是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明天和人有约了


对方也蛮执着,听他这么说了还追问,是吗,你和谁有约了?


副班又给二少使眼色,但是这个混蛋还是不接梗,反而去研究旁边的生蚝了(其实是在侧着身忍笑),副班没办法只好接着演,说,就是和我旁边这位,他是我的同事,我们关系很好的


那个人很主动地跟二少打招呼,二少这个时候才转过来,一脸“欸原来你们在说我吗”的样子,跟对方握手


对方一边跟他握手一边问,我听说你和雷格尼茨医生明天有约了?


二少这个混蛋忽然很起劲地演了起来


直接伸手搭住副班肩膀,说,是啊我和马奇亚斯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所以出发之前就拟好了明天的观光游览计划了。说完还要故意笑着跟副班对视一下,问,对吧,马奇亚斯?


这个时候副班脑里的弹幕已经厚到看不见画面了


全都是【手!!你的手在干嘛!!】【拿开你的爪子!!】【马奇亚斯?谁是马奇亚斯!不要叫我马奇亚斯!!】【我靠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弹幕横飞的同时,还不得不挤出僵硬的笑容配合二少的演出


对方看他们这样,脸上就露出了有点失落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其实是误解了2333)


副班赶紧趁这个机会,把那两张门票拿出来还给他,说,真的很抱歉,你还是约别人一起去看艺术展吧


没想到那个人很温柔,跟副班讲,你收下吧,如果明天你们观光结束后还有时间,就一起去看看这个展览,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艺术展


之后,三个人又寒暄了几句,那个人就走了


二少等那个人走远,就松开了副班的肩膀,然后不知道真心还是假意地在那里夸奖说,真是一个有礼又和气的人,好像还很有艺术涵养,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都正好和你互补呢雷格尼茨


副班从旁边桌子上抓了把叉子开始威胁二少


如果我看见你笑了,今晚你睡着之后我就用这把叉子谋杀你


如果我们医院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今天这件事,我也会用这把叉子谋杀你


虽然我不知道你住哪里但是我可是有你科室钥匙的,我会埋伏在你办公室等你来上班就谋杀你,我可是内科医生,你的心肝脾肺肾长在什么地方我都清清楚楚


二少很淡定地拿了块小蛋糕插在副班的叉子上,说,我是心理医生,从心理学角度上看,你现在虚张声势的威胁其实是在掩饰你内心的慌乱和动摇,至于你为什么慌乱,我真是一点都猜不出来呢


二少说完就走了,留下副班一个人很愤怒地在吃叉子上的小蛋糕


于是副班晚上回到酒店房间打定主意不跟二少说半个字,二少自然乐得清静,两人一夜无话


副班第二天睡醒发现二少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于是他就乐呵呵地洗脸刷牙然后下去餐厅准备吃早餐,结果一走进自助餐厅,就看见二少笑得特别阳光灿烂地向他走来


还远远地就朝他打招呼,马奇亚斯,你怎么现在才起床,我等你很久了


副班心里大叫不妙,完了他叫我马奇亚斯!他只要叫我马奇亚斯就绝对没好事!我还是赶紧跑吧


于是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没想到二少像开了闪现一样,一下就追上了,啪一下搭上他肩膀,还凑到他耳边说,我昨晚帮了你,现在轮到你报恩了


然后一个漂亮大姐姐就突然出现在他身边,问他,我听说你今天一整天都跟尤西斯有约,是真的吗


这个时候二少拼命捏他肩膀,捏到他痛死了,但是毕竟二少昨晚的确帮了忙,副班只好忍痛回答,对啊我们今天要去观光然后看艺术展


大姐姐听了很失望,说,太可惜了我本来想约尤西斯去爬山的。。。


二少一边捏副班肩膀一边说,真是太抱歉了我们赶时间先走了,说着就推着副班往外面走


等到走远了,副班就甩开二少的手,抱怨说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你被大姐姐约而我只有糙汉子!


二少本来想翻着白眼回嘴,但突然脸色一变,又搭上副班肩膀,说,你小声点你的糙汉子正看着你呢


副班心里大叫卧槽,然后抬头一看,果然昨晚那个汉子正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朝他们招手,还大声打招呼问,早上好呀你们是要出门吗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只好心里好气哦但是还要微笑地说是啊我们赶时间先走了,然后搭着肩膀出了酒店,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两脸懵逼地停下来站在路边


两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但肯定不能回酒店,酒店充满了危险


副班把手揣进外套口袋一摸,居然掏出了昨晚汉子送他的艺术展门票,两人无声地交流了一会儿,决定找个咖啡店吃了早餐然后去看艺术展


本来他们想着到了艺术展就分头行动,但神奇的是,场馆明明很大,他们却总是会遇上,如此两三次后,他们终于放弃了,索性一起行动


虽然副班对艺术没什么兴趣,但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汉子没介绍错,的确是一场很有意思的艺术展,尤其是里面的现代抽象画展区


他们很愉快地玩起了猜谜游戏


副班说,这幅画一看就知道,画的是心血管系统;二少说,你是智障吗,这明显想表现的是人的愤怒情绪;结果一看墙上的说明,画的题目是《乡村风景》,两人只好默默地闭嘴走开


===========更新至20161118===============




评论(7)
热度(26)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