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AU】【尤里中心】魔法师的学徒 (04)

* 目录:01   02  

* 本子将会直参cp19-Day 1&2,摊位号尚未公布,通贩链接会在cp场贩结束后开,如无意外本子还会参明年春季妖都yaca,请喜欢小金毛的大家多多支持

* 有意购入请参与印量调查,http://vote.weibo.com/poll/137572020

 

===============================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落地窗外的城市灯火,映出了家具的轮廓,仿佛是一群蛰伏在黑暗中的怪兽。四下十分凌乱,奇形怪状的瓶瓶罐罐、写满不知道哪国文字的卷轴和书本、画着凌乱符号的纸张,以及各种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工艺品,散落在地板桌椅上。

男人的身影悄无声息地从黑暗中显现,毫不在意地将茶几上的所有东西一把扫落在地,然后将一张古旧的地图铺展开来。他伸出右手,五指平展,停在地图上方。他身体四周的空气泛起不规则的波动,温度也在上升,右手下方,一个泛着红光的奇异法阵逐渐显现。仿佛在响应法阵的号令,地图上出现了大量散落的墨点,这些墨点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粉一样满满聚集成线,凌乱的线条如同奔流向海的溪流一样,逐渐向地图上的某个点汇集。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紧张,然而就在这时,他的体内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烧灼感,仿佛内脏正在被烈火焚烧。

“嗯呃!”男人一声闷哼,手上的法阵随之分离崩析,地图上的线条也应声消失,仿佛从未显现过。

又失败了……他颓然坐倒在沙发上,大口喘气,无暇顾及额头渗出的汗珠。“我必须找到最后一把钥匙,”他喃喃自语,“而且要快。时间,不多了……”

这时,卧室的壁挂电视里,正在播送一条新闻:“国际知名魔法师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宣布取消今年所有演出活动。据本台可靠消息,他此举原因是为了设计新的演出项目外出取材,但具体取材地点尚未公布……”

 

 

胜生勇利对着橱窗的玻璃,第三次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和眼镜,效果……不怎么拔群。他叹了口气,暗骂自己直冒傻气。到底在紧张什么呢,只不过是去送个外卖而已,即使收货人写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先不说根据媒体报道因为外出取材取消一切演出活动的国际巨星维克托出现在日本某个小城镇并且正好点了勇利打工的餐厅的炸猪扒饭外卖的几率,和陨石撞击地球的几率相比哪个更高,即使这种小概率事件真的发生了,又如何?除了激动万分地提出签名和合影的请求之外,勇利不知道还能怎样。其貌不扬的小粉丝与大明星偶遇然后两人携手展开一段新的人生冒险,这种剧情大抵只会出现在小说和漫画里。

勇利对着橱窗玻璃再一次确认了自己并不是什么虚构故事里的主角。

“如果你欣赏完自己了,我有事找你。”背后突如其来的说话声让勇利险些把手里拎着的外卖箱丢了出去。

“对不起!!”勇利火急火燎地转身,习惯性地道歉,尽管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外国少年,半长的金发盖住了线条优美的后颈,右侧刘海很长,一直垂到下巴,完全挡住了右眼,反而让人更加无法将视线从如同一汪春水般的碧绿左眼中移开。少年的衣着很张扬,豹纹外套底下是一件黑色的虎头毛衣,奇怪的是,这种有些恶俗的衣着品味在他身上居然令人讨厌不起来,不得不感叹有时候颜值决定了一切。

视线落在对方脸上的一瞬间,勇利心里突然涌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说不定,我真的是什么奇幻故事的主角……

勇利认为自己的故事应该是这样开头的:某年某月某日,我在熟悉的街头,遇见了金发的妖精。

“你看什么看?你对我的脸有什么意见吗!还是我的身高?!小心我揍你!”似乎为了提高话里的可信度,金发妖精伸出拳头在勇利面前晃了两下。

……划掉,不是“妖精”,是金发的“不良少年”。

勒索?收保护费?勇利有些紧张地四下张望,街上行人稀少,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万一被缠上,他自然有方法脱身,他只是不喜欢引人注目。“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勇利小心翼翼地问,仿佛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大猫。

“这个地方,”不良少年把一张纸条戳到勇利眼前,“怎么去?”

搞半天原来只是问路啊!勇利在心里怒而吐槽,但表面上还是敢怒不敢言地继续担当热情好客的日本人民,仔细看了看怼到眼前的纸条。上面的地址……好眼熟?再认真看看,不就是自己要去送外卖的地址吗?!!

以防万一,勇利觉得还是做好预防措施比较稳妥。“你去这个地方,是要找人吗?”他问。

“不,”少年意外地诚实,“我是去揍人的。我要把他的腿打折了,拖回俄罗斯。”他的语气很平和,仿佛在说“我早餐吃的吐司上面抹了花生酱”。“所以,你知道这个地方怎么去吗?”他问。

警察叔叔,这里有犯罪者!!!此时,勇利真的很想高呼着这句话,高举双手像一个即将到达终点的马拉松跑者一样冲进最近的警察局。但事实上,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根本挪不开脚。事后勇利回想当时自己为什么不跑,结论是,因为脑内的弹幕太厚挡住了视线看不见路——“他刚才是不是说了俄罗斯?”“传说中的战斗民族!徒手打死熊的战斗民族!”“把腿打折是不是也是战斗民族的日常之一!”“哦不,我不想惹祸上身……”“我只是一个路人,我是不是应该安静地走开?”……

“喂,我在问你,这个地方怎么去!”少年抬起手,在愣神的勇利面前挥了挥,“你能听懂我的话吗?Do you understand Japanese?”

“是!”勇利忽然大声回答,冷不丁地把少年吓得浑身一颤。他抬手往右边一指,说:“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不要回头!很快就到了。”说真的,勇利只是想做一个走在普通街道上的普通的外卖员,谁被谁打折了腿这种暴力事件,他一点都不想参与。

“哦,谢谢。”少年用看待裸奔者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勇利一番,便走了,他的背影十分坚决,仿佛在说“再也不想和神经病打交道”。

至于勇利,等少年走远之后,他半秒也不耽误立马转身朝反方向跑。是的,他只是想安安稳稳地当一个普通人,但与此同时,他的良心不允许他对即将发生的暴力事件视而不见。

 

 

勇利走在长长的走廊上,仔细确认着两侧的门牌号码。这里是市中心某高级酒店式公寓,他努力不去计算这里的房间每月租金可以买多少份自己手里提着的炸猪扒饭。

“啊,2003!”终于发现了和手里的送餐地点相符的房间号码,勇利深吸一口气,用有些僵硬的动作按下了门铃,尽量不抱任何期待地等待房门被打开。

怎么可能真的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呢?毕竟对我来说,他只存在于贴在卧室墙壁和天花板的海报、塞满整个书柜的蓝光DVD里……

“来了!”房门被毫无征兆地打开,裹着一身白色浴袍的银发男人出现在勇利面前,一脸兴奋地问:“Bravo!是我叫的炸猪扒饭外卖吗?”

如果人体结构学允许,勇利的下巴肯定已经拖到地上。梅林的袜子!!居然是如假包换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憧憬了将近十年、追着跑了大半个日本一场不落地看完日本巡演每一场奇幻秀的表演者,现在就站在伸手可及的距离里!

“你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得像是从一个小脑受损的傻瓜嘴里发出的一样。

“да,是要签名吗?”

“请问,可以签在我的衣服上吗?”勇利从未如此感激地球引力的存在,不然的话,他现在肯定已经因为过分激动而飘在九万尺的高空上。

“……难道不是应该签在外卖单上吗?”

维克托如此接地气的回答让勇利猛一激灵,忽然想起来除了送外卖和要签名,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

“维克托,你听我说!”凭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拽住维克托的胳膊,“我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俄罗斯不良少年,他信誓旦旦地说要打折你的腿!虽然我不是很懂你们俄罗斯人,但是打折腿肯定不是打招呼的一种!请你一点要注意安全!!最好马上离开这里!!”

维克托露出了苦恼的表情,“欸,可我的炸猪扒饭还没吃……”

现在是吃炸猪扒饭的时候吗?!!勇利在心里怒吼,简直恨不得直接把这个人打晕扛走。

就在这时,刺耳的玻璃破裂声打断了勇利的内心吐槽。他猛一抬头,便看见金发不良少年,完全不顾20层的高度,稳稳地站在房内的窗台上,破碎的玻璃撒了一地,米色的窗帘被卷入室内的风吹得肆意飞扬。

少年从过长的刘海下抬起眼睛,咧嘴一笑。微微弓起的背部、鲜红的舌头,都令人联想起扑食的猎豹。

“我终于找到你了,维克托。”他说。

tbc

评论(1)
热度(89)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