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YOI】【尤里中心】魔法师的学徒(05)



* 本子将会直参cp19-Day 1&2,摊位号尚未公布,通贩链接会在cp场贩结束后开,如无意外本子还会参明年春季妖都yaca,请喜欢小金毛的大家多多支持

* 有意购入请参与印量调查,http://vote.weibo.com/poll/137572020

 

===============================

 

尤里站在窗台上,背后是傍晚时分的阴暗暮色,脚下是20层楼的高度,而眼前不远处,是他费了不少功夫、苦苦追寻到的人。但他的脸上既不愤怒也不惊喜,而是一种漠然,令人感觉颇有些落寞。

面对忽然出现的金发少年,维克托的诧异只持续了很短时间,便恢复成往常那种余裕的微笑。

与两位当事人的淡然不一样,勇利反而是在场最紧张的一个,他甚至在脑内听见了西部牛仔决斗的背景音乐。

仿佛为了配合勇利的脑内小剧场似的,尤里突如其来地从窗台上跃起,右手一扬,掌心出现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瞄准了维克托而去。但维克托却依然淡定,不闪不避,甚至把双手背在身后,一副看热闹的路人样子。

“闪开!”危急关头,勇利一改往日缺乏自信的模样,伸手把维克托往一旁用力推开,同时踏前两步,举起右手在身前画了个大圆。尤里丢出的火球在勇利身前不远处仿佛撞上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在半空中炸开,迸溅出星星点点的火花,煞是好看。

尤里没想到对维克托的攻击会被一个无关人员拦下,一时间因为过分震惊无法做出反应,被炸开的火球的热浪逼退了几步后,呆立在当场,稍一愣神,这才认出了勇利。“你是路上那个送外卖的!”尤里气愤地指着勇利,“你竟然骗我,害我兜了个大圈,还差点被当成走失儿童被送到警察局!!现在还敢插手?!我要把你做成红菜汤!”话音刚落,他的右手往前甩去,一条火焰长鞭便向着勇利抽打过去。

面对尤里的怒火和攻势,勇利刚才的气势荡然无存,下意识地高喊着“对不起!!”同时急哄哄地后退,但没几步后背就已经顶在墙上,再也无路可退。眼看火焰鞭子已经甩到眼前,他甚至感觉到刘海的发丝已经因为火焰的热度稍微有些卷曲。我要完了……勇利几乎绝望地想道。然而就在火焰要烧到他脸上的一瞬间,长鞭像是有生命一样忽然往回缩,下个瞬间,尤里便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勇利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尤里的鼻息带着气愤不已的情绪,喷在自己脸上。他也是第一次如此靠近地看清少年弯曲的睫毛、碧绿的眼眸、仿佛在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金色发丝。勇利不习惯和别人靠得太近,像所有传统的日本人一样,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和他人保持礼貌的个人距离,更别提他至今为止的恋爱经历几乎为零。如果不是目前处境尴尬,他也许会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跳不已。

在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心猿意马的同时,勇利注意到一个小问题,金发少年大概为了增强气势,居然选择了踮起脚尖以强行增加身高。即便如此,他依然不得不仰起下巴才能和勇利对视。

“警告你,不要妨碍我!”少年瞪大眼睛,恶狠狠地说。

见识过少年的魔法攻击后,勇利必须承认,他的威胁颇有压迫力,可惜这种凶巴巴的话一旦踮着脚说出来,效果便大打折扣。勇利不得不用力咬紧下唇不让自己笑出声,心里忍不住在想:好像……有点可爱?

“还有你!”尤里的怒火忽然转移了对象,轰隆隆地袭向从刚才起一直被冷落了的维克托。此时的维克托,正弯着腰,试图伸手拎起被遗忘在地上的外卖箱。

“别想着又偷偷摸摸溜走!”尤里怒吼一声,扬起左手,手上瞬间出现一截细长的冰柱,幽幽地闪着寒光。他手一扬,冰柱便毫不留情地瞄准了维克托的脖子激射而去。

维克托不慌不忙地略一侧身,尤里投出的冰柱便擦着他的脖子,深深地插入他身后的墙上。维克托脸上的微笑依旧没有丝毫动摇,曲起手指在冰柱上轻轻一弹,随着清脆的“叮”一声,整根冰柱便随即消融成水,顺着墙壁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很好,”维克托点头夸奖,“冰系法术加上简单的变形术,快速有效的攻击手段。不过,你还可以在变形术上多下点功夫,如果能做出更加锋利的武器,比如剑,就能大幅提高伤害力。”

“啊哈,你现在倒愿意对我的魔法指手画脚了?”尤里抱起胳膊,气呼呼地说。

维克托脸上露出些许窘迫,有些无奈地回答:“尤里,我说过了,我不能……”

“不!”尤里无情地打断了维克托的话,“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约定就是约定!跟我回俄罗斯,现在,马上!”

维克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展现出浮夸的痛心疾首,捂着胸口说:“时光真是无情啊,当年那个两眼发光、一脸崇拜地跟在我身后的可爱小男孩,到底哪里去了?”

尤里一滞,双颊略微飞红,气急败坏地扬起拳头大声说:“维克托,我看你的记性和发际线一起退化了吧?!你说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那个和我们在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此时,被遗忘的勇利正在全力演出名为“懵逼”的表情。他不太确定眼前正在发生着什么,十分钟前还在上演生死决斗的两人,此刻却在……怎么说呢,打情骂俏?

“那个……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勇利终于忍无可忍地小声发问。

尤里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跟你没有关系!”

但维克托显然不这么想,他似乎很乐意给不明所以的观众讲解来龙去脉。“说来话长,我们可以坐下来泡壶茶慢慢说。不过,在这之前,”他挥手示意一下四周的一片凌乱,“先生们,你们是不是应该先帮我收拾一下房间?毕竟,是因为两位刚才上演的动作片,我房间的熵值才到达了顶峰。”维克托说完,朝尤里和勇利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tbc

评论(3)
热度(94)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