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我的文风拟人化,那他应该是个二呼呼的话唠,偶尔会装装文艺但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2B青年,平时满口荤段子但一到实战就害羞得临阵脱逃,是个DT

关于

【尤西马奇】Mirror(01)



* 说好的生日前的一万字终于写完了!可以安心等羊羊 @山羊乐园 给我画生贺图噜


* 闪3再不公布旧七组的消息我就要shi了


* 一个坑都没填反而一口气开了两个新的,我好棒棒!


* 努力在闪3发售前把这个坑填平,因为我很喜欢这个故事!!


=========================================


01


阿尔巴雷亚公爵府的一天总是开始得很早。天还没亮,楼下的众人已经开始了辛勤的工作。厨房里飘着刚出炉的羊角面包的香气,女仆们擦拭着楼梯扶手和地板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和污迹,园丁们为每天都在争奇斗艳却少有人观赏的花花草草浇上水,老管家阿诺从邮差手中接过当天的第一批公文、信件和报纸,按照轻重缓急仔细分好类。而府里的主人、如今唯一住在这里的阿尔巴雷亚,通常起得很晚。等到城里的游客已经像丧尸群一样从火车站涌出、彻底打碎翡翠公都的宁静,年轻的代理领主才裹着一身的起床气,坐在餐桌旁用仿佛帝国每个人都欠了他一百万米拉的气势喝掉第一壶红茶,恢复一个成年贵族应有的涵养,开始一天的生活。

然而今天是反常的一天。大厅的古董挂钟上的时针才刚迈过数字7,尤西斯·阿尔巴雷亚已经坐在书房,一脸“没有什么比努力工作更令人痴迷”的表情,拿起第一份公文。这种时候,公爵府里上上下下全都心照不宣:今天是“那个人”来的日子。

 

马奇亚斯在清晨的凉风中踏上巴利亚哈特火车站的月台,用力挺直因为一夜颠簸正在低声抗议的腰背,试图假装看不见身着司机制服、正朝他走来的年轻男子。可惜这时的月台人流稀松,并不能很好地为他提供掩护。

“早安,雷格尼茨少爷。”男子脱下帽子躬身行礼,帽子上的飞马和鸾尾花纹章令马奇亚斯的双眼隐隐作痛,“请允许我为您提包。”

马奇亚斯曾经试过据理力争,阐述身为一个正直的革新派成员不能像贵族一样好逸恶劳享受他人服务的一百个理由,结果却引起了车站工作人员不必要的关注。现在他已经学会了这种情况下的正确应对方式:从容不迫地把包递过去,然后像一个刚在月台装了定时炸弹急需不引人注目地逃离现场的罪犯一样,若无其事但脚步飞快地走出火车站,一头钻进停在路边的导力车后座,最后不要忘了警惕地回头张望一下是否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说实话,如果每次都坐着阿尔巴雷亚家的车离开,那他为了避人耳目选择一趟清晨到达、乘客稀少的列车的意义何在?

不,马奇亚斯并没有对两人的关系感到羞耻。他没有什么可羞耻的。他只是想保持低调,因为太过公开意味着事情变得正式,而正式的关系意味着……毕竟,他不太可能和尤西斯手挽手步入婚姻的殿堂,然后为本就不堪重荷的帝国人口再增添几个小负担。

如果有什么比考试不及格更让马奇亚斯感到恐惧,那就是“失去控制”,所以他最好在事情变复杂之前让一切保持简单。

然而,要做到这一点似乎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一个小时后,马奇亚斯已经坐在尤西斯书房的扶手椅上,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你今天醒得真早。”尽管已经掩饰得很好,但只要听得仔细,不难听出他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其实是“你昨晚又熬夜了,这样很不好”。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过了接近两个月,隔着宽大的办公桌,马奇亚斯能看到尤西斯双眼下方的黑青更明显了,虽然难掩倦意,但脸色不错,看得出来被照顾得很好。

尤西斯将手上的文件放在一旁,轻描淡写地回答:“不仅是今天。”

“是吗?那为什么阿诺告诉我,你平时不到十点都不会把你怠惰的屁股从床上挪起来,还要板着脸撅着嘴像个没睡醒的三岁小孩一样到处撒气?”

尤西斯轻咳一声,“那是因为他年纪大了,多少有些糊涂。是时候替他在乡下买个庄园安享晚年了。”

马奇亚斯装出惊恐的样子,说:“他要是退休了,谁来帮你系领带、切牛排、盖被子?”

尤西斯在桌上交叠起十指,淡淡地问:“你知道在克鲁琴州,恶意毁谤领主是要被判裸体游街外加用马鞭抽打背部三百下的刑罚吗?”

“没、没有这种法律!”虽然嘴上很硬气,但马奇亚斯还是心虚地推了一下眼镜。

代理领主略一点头,说:“会有的。”

“咕……”马奇亚斯发出了愤怒的青蛙的鸣叫,但是却再一次在两人的“大眼瞪小眼”比赛中落败,不得不移开视线转换话题:“那么请问领主阁下今天有什么安排,打算一整天都坐在这里思考如何制订新法律折磨领地上的民众吗?“

尤西斯露出如同吃了一勺青蛙卵的表情,揉捏着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的眉间,过了很久才不情不愿地回答:“你的提议听起来很诱人,但我不得不拒绝,因为我今天要……整理杂物房。”

马奇亚斯愣了一下,尤西斯说话的语气和表情莫名唤醒了深埋在他内心的某种久远的记忆……没错,就是小时候小伙伴来找他,又正好碰上他卧室里的书已经多到连父亲凯尔都看不过眼的日子,他就只好可怜兮兮地趴在卧室窗户上朝院子里的小伙伴喊:“对不起,我今天要整理卧室,不能跟你去玩耍了……”

“你刚才说你今天要干什么?”马奇亚斯咬住微微颤抖的下唇,关切地问。

“我要整理杂物房,”尤西斯面无表情地看着连肩膀都开始颤抖的马奇亚斯,说:“我说第一次的时候你就已经听见了。”

马奇亚斯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边笑边说:“对,我听见了,但是好笑的事情听两次会更加好笑。不知道阁下今天为何要纡尊降贵整理杂物,烦请赐教。”

“因为要捐一批家具和摆设给教会作为慈善拍卖的商品,而阿诺说那些都是阿尔巴雷亚家的财产,必须由我亲自挑选。”

“虽然我对于你们打算从不要的杂物里找出东西送给教会这种做法保留意见,”马奇亚斯努力忍住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尤西斯的肩膀,“但这是为了慈善。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我去花园的亭子里喝着咖啡看一本好书。”

尤西斯忽然以毒蛇扑向猎物般的迅猛,伸手扣住了马奇亚斯的手腕,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你今天跟我一起去杂物房,现在就去。”

“凭什么!”马奇亚斯用力想甩开尤西斯的钳制,却失败了。“我是客人!这就是你们贵族的待客之道吗?”

尤西斯冷哼一声,“客人?你在公爵府里随便抓一个人问问,这里有人把你当成客人吗?”

由于马奇亚斯太过愤怒,他甚至没有细究尤西斯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tbc


评论(6)
热度(25)
  1. 西仔LittleC眼镜骑士剑淑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士官学院尤西马奇推广部

© 眼镜骑士剑淑女 | Powered by LOFTER